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穿越 > 浴血指战员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打探消息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冲天炮虽然脾气暴躁,却不是个傻子。

双头蛇得比得半天,就拿出个委任状,显然不符合他的预期。

在独立团里,虽然物资补充不多,但是好歹还是有一些的。

最起码枪支这一块,独立团并没有短了他一星半点。

他手下的土匪们,现在已经全员换装了汉阳造,像胡黑子这种军官【威尼斯人注册地址】身份的人,还配了短枪。

尽管重武器与弹药方面,还是不太尽人意,可最起码人家答应他的,是做到了。

在他看来,那位素未谋面的李团长,是个讲信用的人,这种人就值得交。

可同样的,那位李团长的规矩也多得吓人。

这也是他最为诟病的一点。

没事你整那么多规矩干啥?这不是难为人吗?

双头蛇显然也清楚这一点,不过他本来就是来忽悠的,至于赵二狗能不能兑现,可不关他的事。

于是双头蛇就红口白牙地从嘴里冒出不少的物资来,最起码听上去,这些物资并不比独立团给的多,甚至某些方面还稍微有些少。

双头蛇很懂人心,他知道吹得多了,冲天炮会怀疑,但是恰到好处稍微少点,会增加自己的可信度。

果然,冲天炮有些心动了。

只要对方的规矩,不像独立团这样,那稍微少点也不算什么。

可冒然转投他人,名声不好是一个,而且肯定会得罪独立团。

他心里还是有些犹豫的。

因此他并没有立马应下,而是说要找几个兄弟商量商量。

恰好在这时候,周大毛来了。

驼背作为第一个知道双头蛇来意的人,能把双头蛇带到冲天炮这里,定然是支持双头蛇的。

周大毛早也习惯了对方的态度,毕竟对方平日里对整编就比较抗拒。

当驼背赶他走的时候,周大毛并没有感到有何不对。

但是当他看到往日里,喜欢躺在阳台上躺椅上晒太阳的冲天炮,竟然破天荒的大中午头拉上窗帘,这就有些不对劲了。

你会客就会客,大白天拉窗帘是什么鬼?

周大毛很想进门看看,冲天炮到底在见谁,可看着对他防备甚重的驼背,他还是打消了念头。

一旦发生了冲突,那只会增加彼此的猜忌。

周大毛思前想后,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回到了镇公所。

回到办公室的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冲天炮这段日子越来越对整编不上心,甚至隐隐有反对的意思。

下面的那些土匪,为何动不动开小差,八成就是摸透了他的心思,甚至不排除有人在背后怂恿的缘故。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为何他一点风声没有得到?

想到这里,他内心的不安越来越重。

恰好这时候赵六贼眉鼠眼地敲门进来了,看到在椅子上揉着太阳穴,对他的敲门都没发觉的周大毛,他觉得新老大很可能是有了烦心事。

为了避免触霉头,他蹑手蹑脚打算退出去。

正好周大毛有些口渴,拿起桌上的杯子往嘴里一送,发现杯子没水,正打算起身倒水,恰好看到了赵六那蹑手蹑脚的样子。

“站住!鬼鬼祟祟干什么?”

赵六停住身形,讪笑着转身回答:“老大,我听说您回来了,就来看看您这有没有什么吩咐。”

周大毛冷哼一声:“你这消息很灵通呀,连我啥时候回来的都知道!”

说完之后,周大毛忽然一愣。

对呀,这小子狐朋狗友一大堆,说不定真能打探到什么消息。

“老大,你这可是冤枉我了,我就是出门买了包烟,听站岗的小张说你脸色沉重,就想着来找你问问,是不是遇到烦心事了?”

周大毛脸色缓了下来,突然看着赵六觉得不那么讨厌了。

“赵六呀,虎头山那你有熟人吧?”

赵六有些捉摸不透周大毛的意思,小心地回道:“是有那么几个朋友,不过都是以前的熟识,现在给不给面子,这个我也不打准。”

周大毛招呼对方坐下,语重心长地说道:“赵六,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是个可造之材,你人机灵,交际还广阔,对我下达的任务,大部分也能保质保量完成。说实话,我是十分看好你的。”

听到周大毛的赞赏,赵六没来由地有些心慌。

你平日里看我横挑眉毛竖挑眼的,有事没事就训我,今天突然这么夸我,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事呀!

“老大,你不会是要赶我走吧?或者是要派我上前线当炮灰?老大,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

周大毛被说得老脸一红,神情顿时就冷了下来。

“闭嘴!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我这有个任务给你,你想法设法打探下,谢营长今天接待的是什么人,谈得是什么事,打探到消息之后,赶紧报给我!”

赵六一听是打探消息的任务,这才松了口气。

“没问题老大,包在我身上,呃,谢营长是哪个?”

“就是冲天炮!”

赵六腹诽着,你说冲天炮就完事了,还什么谢营长。

领了任务的他,正大光明出了门,还带着周大毛给他的十块大洋。

别说,别看赵六混得不咋滴,但是在底层还是有些名头的。

谁都知道他好面子,有钱就会请熟人喝酒,因此很是有些人吃他这一套。

这一次他还是老办法,请了几个以往认识的熟人,找了个饭馆边喝边瞎扯。

“我跟你们说个秘密,保准你们谁也猜不到!昨天我就跟着我们五当家的接了一个人,你们猜是谁?”

赵六眯着眼睛摆了摆手:“驴蛋子你就吹吧,劳资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底细,也就在哥几个面前吹下牛。”

另一个土匪大着舌头应道:“六哥说得是,驴蛋子你成天除了吹牛还会干啥?”

驴蛋子一听不干了:“谁吹牛了?昨天我跟五当家接的就是蛇盘山的双头蛇!怎么样,吓着了吧?”

赵六心神一紧,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切,那双头蛇可是上头点名要办的人,你那个驼背敢窝藏?借给他个胆子也不敢!行了行了,不听你吹了,喝酒喝酒!”

驴蛋子借着酒劲,脸色更红:“你们懂个锤子,五当家的早就想脱离这个鸟独立团了,他私下跟我说过,跟着独立团干,完全是送死,还不如回山上过以前的逍遥日子!”

赵六听到这里,心里一下子就有了数。

他装作不经意地问道:“那这事跟双头蛇有啥关系?回山上自个回去就是,何必得罪独立团呢?”

“哈哈,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我也是趁着送酒菜的时候偷听了一点点,据那老东西说,他现在也是果军了,还帮炮爷要来了个什么官,具体咱就不了解了。”

另一个土匪无所谓地说道:“反正也不关咱们什么事,喝酒喝酒,管他那么多干啥?好处也分不到咱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