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都市 > 秘密的森林 > 9、三神与鹿(下)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林允儿的动作很麻利。

等她把行李箱整理好,距离孙骁骁离开还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看看墙上的时钟,估计等大家集齐还有一会儿,她就起身拍拍手,拿起了剧本,走到床边坐下,准备把之前自己已经背得差不多的一场戏给彻底背完。

翻了没几页,一封叠放好的信封就滑落了下来。

“啊。”

林允儿的口中顿时发出了一声稍显懊恼的轻叫,她抬起一只手拍了拍额头,就弯下腰,将那封信件给捡了起来。

这是昨天随着那尊“三神奶奶”的陶瓷雕塑一起从韩国寄来的家书,可能是林父觉得东西寄都寄了,索性再写点什么。当时林允儿看完之后先随手夹在了剧本里,要不是今天看见差点就忘了。

在信中,林父依旧像往常一样,简单讲了两句,就关心起了林允儿在这边的生活,寥寥十来行的内容,却也足以让林允儿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温暖。

将这封家书拿在手中端详了一阵,瞧着信封上爸爸亲手写的“女儿”这个称呼,林允儿就微微一笑,把信给小心地收好起来。

其实要说没点想念的心情是不可能的,毕竟是身在异国他乡。只不过两国确实不算远,而且自己每隔一两个月应该就会因为行程的原因回去一趟,再加上电话联系也很方便,林允儿在剧组中这才没有把一个外国人的思乡模样表现得太过明显。

工作就是工作,她也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出道时才十八岁的青涩姑娘了。

“叮咚!”

放在一旁的手机来消息了,林允儿拿过来看了一眼,下意识就蹙了蹙眉尖。

是她的经纪人把公司那边新出的行程安排发给了她,说巧不巧,看上面重点标注出来的一项行程,过几天她就得回韩国去参加一个活动了。

刚准备继续翻看剧本的手又不由自主地放了下来,林允儿忽然转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

房间里此时没有旁人,她可以放心地释放自己的心情了。

她微微抿动自己的嘴唇,神色间隐约流露出了几分有些烦躁的感觉。

事实上,什么感情问题、想家与否的问题,都还只是小事,现在她更担心自己的工作。

作为自己第一部外国作品,自出道以来就因为演技问题而遭到不少诟病与苛责的她当然想要努力做好,证明给所有人看。

偏偏语言问题成为了她的一大难关。

中文本来就是世界上最难学习的语言之一,她此前又没有任何基础,靠着进组前两个月的临时学习,还是在工作之余见缝插针,想要按照自己所想的那样跟上剧组的进度实在太难了,否则孙骁骁之前也不会看到她偷偷给自己的剧本写上韩文的谐音标注。

当然进组以后,剧组也有给她安排中文老师,可还得同时兼顾拍摄的工作,实在没有很多的空余时间,她最近甚至连睡眠都不太安稳了。

说实话,被孙骁骁这位自己来到中国后认识的新闺蜜看到自己在剧本上标注的那些韩文之后,林允儿心里还多多少少有点感到羞耻的心态。

总感觉,就像是小时候考试作弊被同学发现那样。

想到这,独自一人坐在房间的床上,林允儿就没由来地叹了口气。

……

回到【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办公室后,下午正式的上班时间还没到,林深时难得地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清闲了下来,无所事事之下,干脆就把那尊陶瓷雕塑重新从盒子里拿可出来,摆在面前的桌上端详。

外面一片阴霾的天空似乎总算有要放晴的趋势了。

随着阳光的渐盛洒入,林深时办公室里的光线逐渐明亮起来。

就连眼前这尊“三神奶奶”的陶瓷雕塑都仿佛笼上了一层奇异的淡淡光辉,折射的光亮在每一点细节之处呈现,眉眼如生,发鬓生辉,静止摆在那里的模样看上去颇为精美。

其实要光从工艺品的角度来说,林深时倒不介意收下这份礼物。

虽说平时的他和“艺术”这两个字也完全沾不上边,但基本的欣赏力他还是有的。

然而问题就是那远在首尔的林母寄来这样东西的目的,实在是让林深时有种想要把这尊陶瓷雕塑倒手扔掉的冲动。

“叮咚!”

林深时收回手,从怀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口中就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啧音。

是林二水同学发过来的消息。

【哥,昨天你说的那个群,那个管理员刚才找我道歉了。她昨天是凑巧和男朋友分手了,所以才情绪不好。处理事情的人是你,我就代为转达歉意了。不过话说回来,哥你真的是不懂得怜香惜玉,怎么可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么不给女孩子面子?搞得我现在不仅掉了马甲,还被朋友们误会是很冷酷的人。你这样以后真的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转达个道歉还能数落自己一通,林深时横看竖看这条消息,都觉得这是林饮溪在趁机报复自己。

他随手就把手机丢到了桌面上去,如同在丢某个死丫头一样。

不过没过几秒,他又忽然坐正了身体,拿起手机回复道:

【我的温柔给我爱的人就足够了】

这话发出去后,他就把手机给重新丢回了桌面上,往后靠在椅背上,一脸平静。

肉麻吗?肉麻。幼稚吗?也有一点。

但他无所谓。

毕竟,他说的是实话。

……

习惯性地抬起手,把手指甲放在嘴中轻咬。

这是林允儿以前陷入思考时的一个小动作,实际上她已经改正过来很久了,只不过最近来到中国之后,就故态复萌,老是情不自禁地做了出来。

墙上时钟的秒针在以轻微而清晰的嘀嗒声忠实地走动着。

好在,自顾自的沮丧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

转头再次看了看时钟,时间还剩下一点,林允儿却没有什么继续看剧本的心思了。

她做了个深呼吸,放下手,把才摊开不久的剧本合了起来,就起身准备去楼下的餐厅。

心烦意乱的时候,是最没有工作效率的时间段,与其强迫自己,不如先好好调整一下心态,这是她出道多年个人的经验之谈。

不过,她刚拿着剧本起身,目光就不自觉地落在了摆在床头的那尊“三神奶奶”上。

南方暮冬时节的稀薄阳光从酒店外面洒进了客房内,将这座崭新的陶瓷雕塑映得熠熠生辉,叫人赏心悦目。

林允儿的动作不由自主地一停,她又坐了下来,伸出手摸摸雕塑,用一副聊胜于无的口吻,抿唇自语道:“真烦……希望您真的能保佑我。要是我的中文水平能快点提升起来就好了。”

话音落下。

窗台边上,在淡淡的阳光中,一缕清风被送进了房间里。

在窗纱悄然掀起一角的同时,坐在床头的林允儿也浑然不觉地从自己嘴里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

与此同时,远在sh。

一点点凉爽的感觉拂面而来。

坐在办公桌后的林深时下意识转头看去。

外面的天色不知不觉已经恢复了一片蔚蓝,透着丝丝凉意的轻风从窗外吹了进来。

林深时的心情却没有因此而好转。

他回头看看自己面前这尊陶瓷雕塑,微微皱起眉头。

早上失败后的郁闷好像也累积到了这时爆发出来。

想来想去,他索性也重重地从口中吐出了一口气。

……

同一时间,分隔两地。

年轻的男女们怀着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心事,在风中叹息。

这时候,他们中间谁也不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

“叮咚!”

林深时刚准备把面前这尊“三神奶奶”的陶瓷雕塑放回盒子里,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

以为是林饮溪发回的消息,结果林深时拿起来一看,是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没有备注人姓名,说明应该不是自己通讯录里的那些人。

是谁呢?

怀着一丝疑惑的林深时点开短信具体内容看了一眼,整个人顿时就愣了一下。

【好烦啊……要是我的中文水平能快点提升起来就好了。】

“……”

无语了片刻,愣神看着这条短信的林深时才回神地咂了咂嘴。

“槽点还蛮多的,问题是……你这条短信难道不是用中文发的?”

短信诈骗年年有,这么奇葩的情况林深时倒还是第一次遇见。

这到底是想干嘛?骗回复?

按照林深时往常的做法,他对于这种诈骗短信都是直接拉进黑名单,不予理会。

不过今天的情况不太一样,他正好也心情烦躁到觉得无聊。

瞧瞧联系人,还是zj那边的个人号码,他就信手打了一条内容,发了出去。

……

“叮咚!”

坐在酒店客房里的林允儿下意识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一瞬间,整个人便犹如森林中见到生人后受到惊吓的小鹿,腾地从床上站起身来。

双眸圆瞪,一脸呆萌。

在她手机的屏幕上,赫然显示着一条完全由韩文写成的短信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