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次元 > 绣丽人生 > 第四百二十章:你去自首我就原谅你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我要你的命有什么用。”安之素的声音更冷了:“我要的是叶丽姝的命,要的是安听暖的命。她们一个害死了我妈妈还差点害死外婆,一个曾经置我于死地,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安博远心头一惊,他自认已经看惯了安之素的冷淡,可此时此刻安之素的表情和语气,都让他感到无比的陌生和阴冷,好像给她一把刀,她真敢去杀了叶丽姝和安听暖。

“是不是觉得我现在很可怕?或者还以为我精神不正常呢。”安之素忽然笑了起来,神色就显得更加的诡谲了。

安博远吸了一口气,心底更加内疚:“都是我的错。”

“是你的错,是你的野心害死了妈妈,也是你的野心害了外婆,更是你的野心害我在精神病院被关了五年。你知道一个正常人被当成精神病跟一群疯子关在一起的痛苦吗?

我被她们打断肋骨,肋骨扎进肺部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躺在重病监护室久久无法脱离危险的时候你在哪里?我的作品被杨兮拿去牟利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安董日理万机恐怕早就想不起来了吧,那我帮你回忆回忆。我肋骨断裂的时候你在美国,你在你骄傲的小女儿的促成下签下了一份重要合同。医院给你打电话让你回来签病危通知书,你回来了吗?不,你舍不得回来,在我和集团之间,你的选择永远都是后者。

甚至在我和安听暖之间,你的选择也永远都是她。她是你的骄傲,而我只是你的耻辱。我当年蒙冤被人诬陷,你是怎么做的?你哪怕有一点点相信我,也不会那么着急的把我送进精神病院。

你害怕我的事情被曝光之后会影响集团的股市,你害怕我给你的名声抹黑。你对妈妈对外婆对我的自私和残忍,难道因为你一句忏悔我就要原谅吗?

不,我不会原谅,永远不会。我们父女一场,你给了我生命,我救过你一命,已经两清了。从此以后,请你不要再出现在外婆面前。如果有需要,我不介意登报与你划清父女关系。

我也可以坦白的告诉你,叶丽姝我不会放过,安听暖我也不会放过,要是你想为了保护他们和我为敌,我也无所谓,反正不是第一次了。言尽于此,安董保重。”

说完安之素便直接起身朝门外走去,不想再听安博远半句忏悔的言辞。

安之素自认自己不是一个圣母,更没办法像电视剧里演的圣母玛利亚女主那样可以原谅所有伤害过自己的人。

她是一个心眼很小也很记仇的人,唯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才能让她放下仇恨。若活着的人原谅了对方的过错,那死去的人又将如何安息?

安之素刚走到门口的时候看见了安听暖,她不知道已经来了多久,又听到了多少,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恶毒。

安之素冷淡的扫了她一眼,话不投机半句多,她一个字都不想和安听暖说,直接越过了她。

“姐姐。”

安听暖忽然开了口,噗通就跪在了她身后,伸手抱住了她的腿。

安之素的脚步被迫顿住,垂眸俯视,嘴边扬起嗤笑:“又来演什么姐妹情深吗?演了那么多年你也不腻。”

“姐姐,我知道你恨我和妈妈,对不起,是我妈妈插足了爸爸www.beritatribun.com和你妈妈的婚姻,可那些是大人之间的事,姐姐不能因此迁怒我啊。我从小就喜欢姐姐,羡慕姐姐。我唯一对不起你的事就是当年不该报警,你就不能原谅我吗?”安听暖说哭就哭,演技比职业演员还炸裂。

“想让我原谅你吗?”安之素觉得自己要是不陪她演一场都对不起她的眼泪。

安听暖拼命的点头:“只要姐姐肯原谅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行,那你去自首吧。你去告诉警察,当年贺思翰的死是你一手策划的,是你找人撞死了贺思翰又嫁祸给我。也是你买通了医生,让医生故意把我和疯子们关在一起,让她们差点把我打死。只要你去自首了,我就原谅你,认你这个妹妹,怎么样?”安之素好整以暇的提出要求。

安听暖浑身一颤,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姐姐你在说什么?贺思翰的死跟我没有关系啊,我又怎么会去买通医生,你住院之后我就出国了啊。”

“说的跟真的一样,这些年谎话说多了,你自己也分不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吧。还是说恶事做多了,自己都忘记曾经做过什么了。”安之素现在看着她跪在自己面前演戏,就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我没有,姐姐你不要误会我,我真的没有。”安听暖哭成了一个泪人。

“行了,差不多得了。我可不是萧睿,你的眼泪还是留着哭给他看吧。”安之素甩了甩腿要将她甩开。xdw8

安听暖抱的紧紧的:“姐姐你不原谅我,我是不会放手的,我会一直跪到姐姐原谅我。”

“滚,别恶心我。”安之素最近总被叶澜成操练体能,力气比以前可大多了,安听暖不肯放手,她也没客气,使劲一蹬脚,嘭的一声就把安听暖踢倒在地。

安听暖疼的啊了声,只觉得肩膀都快断裂了。

安之素转身就走,她决定回去之后加大体能训练,下次安听暖再敢跟她来这套,她准一脚踢断她的爪子。

安博远眼见着安听暖被安之素踢了一脚,忙起身来将小女儿扶起来。

安听暖会装,咬着牙忍疼,好像怕安博远怪罪安之素似的。

然而安博远经历了这次的生死,很多事情都看的比以前清楚了,只是淡淡的问了她一句怎么样。

“我没事,爸爸你不要怪姐姐,是我不好。”安听暖像往常一样把错都推到自己身上来,这个办法屡试不爽,每次都能博取安博远的偏疼。

“嗯。”岂料这次安博远只是淡淡的嗯了声便没有其他表示了。

安听暖心中大惊,爸爸的变化太明显了,不仅对妈妈冷淡,对她也冷淡了下来,难道真的已经开始疑心她了吗?

若真是这样,那她就得做另外一手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