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次元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964章 茫然,哪里不对劲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坟墓前的黑雾很久之后才散去……

苏可可赶到的时候,远远看到那坟前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吊起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我就说这小子没事,你偏要急匆匆赶来找人。慢着点儿走啊徒弟,慢着点儿走……”

苏牧成在一边嘀嘀咕咕,时刻注意着苏可可的脚下。

田地里的路本就坑坑洼洼不好走,很容易摔着磕着,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呢,能不能长点儿心?

“就是那里了。”白月湘望着远处的坟墓和孤影,心情有些压抑,她调头看向苏可可,问:“秦墨琛每年都会来这儿看他吗?”

苏可可也望着远处那杵着不动的人,点点头,“嗯。”

每年的这一天,秦墨琛的心情都不好,虽然他在苏可可面前努力克制,但苏可可还是能感觉得出来。

苏可可看出了白月湘的犹豫,主动邀请道:“白小姐,你跟我一起过去吧。”

白月湘迟疑地摇了下头,“还是不了,我一会儿再过去。”

她停留在原地,不打算再往前一步。

苏可可看了看她,没有强求。

“可可,我和老曾也不过去了。我怕我见到这小子忍不住破口大骂,惊扰到逝者。”苏牧成道。

“好,我和琛琛很快就过来。”

秦墨琛早就听到远处的脚步声,但并未回头,他看着眼前的墓碑,目光复杂难辨。

“对不起,对不起啊蒋俊……”他闭眼喃喃道。等再睁眼的时候,那一丝复杂已然消失不见。

“琛琛。”苏可可低声喊他。

这一路上本来憋了满肚子火,可来了这里,看着四周荒芜的田地,还有田地里这座安静的坟,突然间什么火气都没有了。

她一直都清楚,他心里的痛苦和悔恨。

“可可。”秦墨琛调头看她,皱了皱眉,“我给你的留言没看到吗?你来做什么?不听话。”

说着,他上前扶住她,柔声问:“走这么远的路,累不累?”

苏可可摇头,“你当我是易碎的瓷娃娃吗?我来找你还不是因为担心你。”

说着,她上下打量眼前的男人,神色蓦然一变,“你跟人打架了?!谁来过这里?”

秦墨琛低头看了看沾了泥土的外套,嗯了一声,“回去再细说吧。”

苏可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秦墨琛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回去之后,我肯定全部告诉你,什么都不隐瞒,嗯?”

说完,他将苏可可拉到身边,一起面向眼前的墓碑,“可可,这就是蒋俊,我的好兄弟。几年前这里房屋拆迁,他的家人都搬走了,只留了他一个人在这儿。xdw8

不过,安静一点儿也好。他原本并不是个吵闹的人,只是因为我话太少,他才慢慢变成了一个话痨。”

苏可可望了望男人的侧颜,然后认真地打量眼前的坟,低声道:“你好,我是秦墨琛的太太苏可可。”

秦墨琛也低声道:“蒋俊,这是你嫂子,以前想带她来看你,一直找到没机会,现在,我把她郑重介绍给你。”

上完香,秦墨琛拉着苏可可往回走,看到白月湘的时候,他表情突然变得冷漠,“既然来了,你也去上炷香吧。你欠他的那句对不起可曾当面跟他说过?”

说到这话时,男人的眼底有那么几分怨。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当初就不会是那样的结果。

白月湘听到这话嘴唇轻颤,不禁垂下了头。

她以为秦墨琛早就原谅了她,可刚才秦墨琛的眼神却在告诉她,他没有。

他心里还有怨。

秦墨琛拉着苏可可错身而过。

旁边苏可可抬头看他一眼,眼里划过一丝狐疑之色。

“琛琛,我以为你早就不怨她了。你刚才……”

秦墨琛目光微闪,淡淡道:“我以为自己不怨,可是每次我站在蒋俊的坟前,回想当初那一幕,才发现自己并没那么大度。不过,这怨已经淡了很多。”

“你个不辞而别的臭小子,知道可可多担心你吗?还不赶紧死过来……”

苏牧成老远就开始训人,训斥了整整一路。

曾老则时不时插上两句,语重心长地劝解。

“师父,您不是说不破不立么?我总不能一直待在象牙塔里。而且,我不想劳师动众,让你们一群人都跟着我赶远路,我只是想一个人祭拜一下故友。”

微顿,他话音一转,“不过,这一趟的确是遇到了一点儿麻烦。”

几人立马盯了过来。

“我碰到薛宇了。”秦墨琛沉声道。

苏可可的神色骤变,“谁?你说谁?!”

“可可,别紧张,他还奈何不了我。”

“君南宇就是薛宇,他承认了。我跟他打了一架。”

苏可可目光凛冽,满脸戒备,“他为什么会在那里?他想做什么?!”

秦墨琛叹了一声,“可可,我说实话,但你别生气。”

“是他约我去的。

我收到短信时也很震惊,可是,机会难得,我不想错过。我要的从来都只是他的一个亲口承认。”

苏可可的语气不自觉变得冷厉起来,“他让你去你就去?万一是个陷阱呢?秦墨琛,你冒险的时候能不能想想你老婆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秦墨琛伸手去拉她的手,却被气恼的苏可可一把拍开。

“可可,我心里有数,而且你看我现在,不是没事么?”

苏可可这次却格外倔强,“君南宇这人的实力连我都没看透,你以为你是谁?你很厉害吗?就算你有自保的办法,万一他找了其他更厉害的帮手呢……”

秦墨琛默默挨训,不敢再插一句话,等苏可可巴拉巴拉教训完,他才微微一笑,“对,秦太太说的都对,我错了,我跟你道歉。但是可可,你知道这件事对我有多重要。”

苏可可就是知道才只生闷气,没有暴怒。

她绷着脸问:“后来呢?”

“后来”秦墨琛目光微沉,“他说他会给蒋俊正名,前提是我不再追究以前的事,以后我跟他井水不犯河水。”

苏可可不禁一愣,“琛琛,你……答应了?”

“可可,你明白我有多想杀了他给蒋俊报仇。可是比起另一个选择,我不得不舍弃。只有他能帮蒋俊正名。可可,只有他。”

“……我懂。”苏可可蹙眉,突然有些心疼她的老男人。

任由凶手逍遥法外,他比谁都不好受。可是,能替蒋俊正名,对他来说的确更为重要。

“我没有把话说绝,要是以后他再害人,我不会放过他。君南宇既然将自己放在大庭广众之下,我相信他不会再做什么蠢事。我会一直盯着他。”

苏可可看他片刻,缓缓地点点头。

只是低头【威尼斯人注册地址】的一瞬间,苏可可却有些茫然。

叔说的话没有任何漏洞,但她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或者,他隐瞒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