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次元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792章 交易,戴口罩的老人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这个吴宗柏肯定知道,背书一样的立马就回道:“你是风水圈五大风水世家之首玄门殷家的直系弟子,殷正决殷大师的小女儿,殷少离的小姑,一名特别优秀的风水师。”

殷泠冷扫他一眼,“你这话放到现在,在我听来很像是嘲讽。”

见他瞬间变得慌张,张嘴就要解释,殷泠冷抢在他前面道:“当然,我知道你不是这样意思。”

吴宗柏老男人的这颗心啊,被女朋友一句话折腾得七上八下,跟坐过山车一样。

“你知道吗?我很少叫他爸。”

吴宗柏知道她说的是殷正决。

“我跟他的父女情分很淡,不过我很敬重他,他在我眼里是个很厉害的风水师,因为这一点,我可以原谅他之前消失那么长一段时间。而且他后来也解释了自己失踪的原因,他声称说自己是被人困在了一个地方无法脱身,并不是不想回来。

我可以相信他,但过去的时光回不来就是回不来了。

所以,在殷家,我最亲近的是少离。

我妈和我哥嫂去得早,少离基本是我拉扯大的,殷家家主只会传授他风水玄学知识,根本不会照顾一个孩子。xdw8

可就在不久前,我突然发现,我不是我妈亲生的……”

殷家出了那种丑闻,殷泠冷一开始不太信。

如果殷正决那些年真的被困在姬家,她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总不可能是她爸跟姬家那个可怜的女人生的吧?

怀揣着这样的疑惑,殷泠冷前段时间一直在查证当年的真相。

查着查着,阴差阳错之下,她竟查出了自己的身世。

她跟殷少离的爸不是一母同胞,而是别的女人跟殷正决生的!

她父亲在得到姬家信任之后,有姬家那个女人做掩护,竟不止一次从姬家偷溜出去。

他用花言巧语安抚了当时性格懦弱的原配老婆,又意外邂逅了她的亲生母亲。

可是,在得到她亲生母亲的人之后,殷正决并没有对这个女人负责。

那个女人生下她之后就去世了,她则被送回了殷家,记在了原配名下,成了殷少离的小姑。

她还查到了更意外的事情。

殷正决在消失那二十年之前就做好了准备,他主动跟以前并不亲近的堂兄弟等亲戚联络了感情,并留下了他从道观里得来的一些风水玄学书籍,殷家众人对他感恩戴德,那个时候便有了玄门殷氏的雏形。

“……真不敢相信,他从一开始就在策划,进入姬家,离开姬家,全在他的算盘里。

是不是很可怕?

相处这么多年,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他是一个能够‘忍辱负重’到这种程度的人。”

殷泠冷说到这儿,语气嘲讽不已。

她把殷少离视为最亲近的人,所以知道自己有这样一层身世后,没有隐瞒殷少离。

而殷少离那小子,在最初的诧异过后,还是肯毫无芥蒂地叫她一声小姑。

“不愧是我看着长大的崽子,知道疼人。”殷泠冷淡淡笑了笑。

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世,殷泠冷又立马沉下了脸,“我很意外,他居然会做出这种事。这不像他。

难道我的亲生母亲是他无意间邂逅的真爱?这个原因想想就觉得可笑。”

外人眼里的殷大师并不是一个好女色的男人。

他的事业心很【威尼斯人注册地址】重,野心也很大,哪怕当时中间人介绍的原配他不喜欢,他也不该会干出这种偷吃的事情。

“我和少离他爸从小就没体会过父爱。

但我那个时候还是个小女生,后来他回来了,满足了我对父亲的幻想,加上我从小就对风水玄术感兴趣,他又那么厉害,在我心目中形象很高大,虽然关系依旧疏离,却比一开始缓和了不少,不像我哥。

他不喜欢风水,我妈去世后,我哥一直很憎恨父亲,他们两人的关系十分差劲。

后来,我爸他发现孙子殷少离资质好,更是直接把人从我哥身边强要了过去,亲自教养。

再后来,我大哥大嫂两人死于飞机失事,少离很小就没了父母,这些我都没跟少离说过,他从小就敬重他爷爷,你说,如果他知道这些之后,他还会不会那么敬重他爷爷……”

吴宗柏知道她不是真的想听一个答案,所以没吭声。

他默默听着,默默削水果给她吃。

“心情不好的话,多吃点儿水果。”

殷泠冷看他一眼,“你怎么不说,多喝点儿开水?”

吴宗柏:“……那句话有些过时。”

殷泠冷气笑了。

“你在我眼里是最好的。”吴宗柏求生欲爆棚,“所以这些都不重要。什么身世,什么名声,都不重要。我喜欢的是你的人。”

殷泠冷听到这话,眉眼一下不自觉就柔和了下来。

……

被苏可可坏了好事的山羊须吴延拿了定金走人,没再鸟白睿希和那个疯女人,但他并没有离开DìDū。

山羊须刚刚替一只鬼煞完成了心愿,然后将对方收入了腰间的炼魂袋。

满意地拍了拍腰间鼓囊囊的袋子,他嘴角扯开一抹笑,赶去了今晚的目的地。

那是一条暗黑的老巷子。

这个地方不是山羊须第一次来了,不管之前躲藏在什么地方,一到约定好的时间,他必定会赶来DìDū的这条老巷子里。

他要见一个老头子,跟他谈一笔交易。

吴延盘腿坐在角落里,取出香炉,点燃了三炷香,然后便闭着眼,一边打坐,一边耐心等待。

他没有提前点香,所以这次等待的时间有些长,足足等了两个小时,他才睁开了眼。

角落里,一个拄着拐杖戴着口罩的老人缓缓走近。

老人走到他面前,低低咳嗽了几声,道:“这次的间隔比上次短,你办事效率越来越高了。”

吴延眼里划过诧异,“感冒了啊老头子?我还以为你是神的使者,百毒不侵。”

“我要的东西呢?”老人开门见山地问。

吴延将腰间的炼魂袋解开扔给他,“一百个,你点一点,高等鬼煞、低等鬼煞,还有几只厉鬼,已经被我净化过了,身上绝对没有怨气煞气,全都满足你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