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次元 > 叔,你命中缺我 > 第686章 放心,我不会这样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冷月的骚操作也惊呆了苏可可和罗。

就算真的解释不清,那也不要搞失踪啊,这会让问题变得越来越糟糕。

苏可可回去后跟秦墨琛讲起秦星和冷月的事情,有些感慨。

秦墨琛听完,突然道了句,“放心,我不会这样。”

“嗯?”苏可可望着他。

“冷月是个蠢鬼,明知道秦星不喜欢他身边有异性,还带回去,不管是忘了,还是有别的原因,光这一点,他就不如我。

再者,不管他有什么难言之隐,都应该及时跟秦星解释,而不是这样一声不吭地失踪。”

苏可可:……xdw8

叔,你这样趁机夸自己真的好么?

秦墨琛没有放过表现个人魅力的机会,继续:“不管是因为什么事耽搁了,一句简单的解释也给不出来?

说什么三言两语解释不清,那都是鬼扯,小学语文课本就开始学习主要内容概括和中心思想总结了。”

苏可可:……

可冷月本就是鬼啊,还是个古代鬼,没学过这些。

“叔,冷静下来后,我再思考这件事,发现冷月的鬼品还是可以的,或许他瞒着的那件事难以启齿,一时说不出口,想找个适当的时机来解释?”

秦墨琛:“那就活该被分手。”

苏可可撇嘴,“叔,我发现你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秦墨琛挑眉,“我说的是比唱的好听,因为我不会唱。”

苏可可一听这话,双眼蹭一下就亮了,“叔,我想听你给我唱情歌!”

“别闹。”秦墨琛捏她脸蛋。

“别闹?”苏可可绷着脸看他,表情非常之严肃,“你们男人是不是最喜欢说这句话,哄女人时说别闹,嫌弃的时候也是说别闹。

我跟你说,我这么明事理的人从来不会瞎闹,所以你再用这个词,我会认为你是在嫌弃我。”

秦墨琛:……

今天的小丫头格外胡搅蛮缠。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讲理,胡搅蛮缠啊?”

“没有,怎么会?”

秦四爷的求生欲今天也格外强。

冷月和秦星吵架殃及池鱼,而秦四爷就是那个池鱼。

剥皮厉鬼的后续苏可可不知道,但因为这东西差点儿伤害到大星,所以她主动询问了殷少离。

“……如果这种事不方便对外说,那就算了,你只需要告诉我,它是不是被你们灭掉了?”

“没什么不能说的。不过这只剥皮厉鬼在阳间待的时间太长,又吃了不少人,许多事情已经记不清了,我只知道这只厉鬼……”

作恶的这只剥皮厉鬼有近六十年道行,在厉鬼中算是道行深的了,因为怨气滔天,当年抓它的道士灭不了它,就暂时将它封印了起来。

但就在不久前,那封印被人不小心打开,厉鬼趁机逃了出来,并杀了那误开封印之人,披了那人的皮混入人群。

碰上秦骏驰的那次,它披着的正是剥下的第一张满意的皮。

后来它发现这女人的皮肤全是化妆化出来的,不够细腻,那一晚又刚好撞上秦骏驰,所以就动了心思。

“既然不是妖而是厉鬼,那就是有性别之分的,它到底是女是男,为什么男女的皮都要?”苏可可问。

“本身是女的,可时间太长,它的身体和意识便没有明显的男女之分了……”

剥皮厉鬼是被人活生生剥皮而死,死后一直没能杀掉仇人,怨气就这样与日俱增,到后来发狂,开始杀无辜之人,先剥人皮,再吃人肉。

当年被道士封印的时候,剥皮厉鬼就已经吃了不下十人,拥有了食人恶鬼的一些特征

四肢扭曲,面目狰狞,嘴里也长了獠牙,而男女之分的特征也渐渐模糊化了。

“……大概是死的时候被剥了皮,它对剥皮极为狂热,很喜欢寻找那些漂亮的皮囊披在自己身上,尤其是年轻的女人,像秦骏驰那种只能算第二目标。

它已经忘了自己是谁,仇人是谁,我确定问不出什么之后,就将它处置了。”

苏可可想了想,提醒道:“它被封印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它被杀害的地方。”

很显然,这一点殷少离也想到了,“嗯,在一个比较偏远的村子里。”

苏可可微顿。听这话,殷少离已经知道了确切位置。

但他避而不谈,是不想她插手这事吗【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

不过,殷少离真的想多了,这段时间她都快忙死了,哪有时间去查这些东西。

“殷家会建立这些鬼怪的档案,目前剥皮厉鬼的档案基本是空的,所以我会抽时间去村子里查证,完善档案。”

殷少离顿了一下才道:“到时候你要是感兴趣,我再讲给你听?”

“……好,谢谢。”

这剥皮厉鬼的过去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影响?反正已经被殷少离处置了。但殷少离愿意告诉她的话,苏可可觉得,了解一下也挺好的。

“叔,这剥皮厉鬼死得很惨。”苏可可道。

秦墨琛嗯了一声,“能成为厉鬼的哪个不是冤死枉死。”

苏可可有些气愤,“可是,它明明知道惨死的痛苦,却去残害无辜的人。”

秦墨琛点点头,“别愤慨了,明晚秦骏驰会带女朋友来家里做客,你记得早点回来。”

苏可可有些惊讶,大侄子速度挺快啊。

秦星听说这事儿之后也要去凑热闹,还把罗叫上一块。

苏可可想到她这几天心情不佳,对她百依百从,当然答应了。

三个小丫头排排坐,一起围观传说中的这位把秦骏驰胖揍过一顿的女人。

没见面之前,三个小丫头都以为对方是个很壮的女人,长得凶神恶煞,结果……

挽着秦骏驰的女人踩着一双十厘米细高跟,看起来很高挑,但其实很娇小,脱了高跟鞋的话大概跟苏可可差不多高,或者还要矮上一两厘米。

胳膊很纤细,软软的,一点儿肌肉都没有。

妆容浓而不艳,长得很漂亮很有女人味儿,根本不是几人之前脑补的凶悍肌肉女。

而且这人美得很有特色,并不是秦骏驰以前喜欢的那种蛇精网红脸。

苏可可目光微闪。

这女人……

怎么给她一种像同行又不像同行的感觉?

莫非是个半吊子风水师?

还是,修的不是道法,而是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