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玄幻 > 从荒原而来的使者 > 第两百二十八章:忍得难受一般就不会忍了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几人在河边玩了一下午,一直到傍晚才回家。

夜晚,安懒散地靠在房间的门边,透过小院的篱笆,眺望着远处的田野。

那是她家的田地,上面还有些许秋收后留下的痕迹。

“以后我想在那边种一些水果。”安突然指着田地一角说道。

初过后头来,看着安手指的方向,点了点头:“好。”

“那边种土豆。”安又指着一角说道,她喜欢吃土豆,无论是土豆泥,还是薯条,还薯片,还是最简单的烤土豆,她都喜欢吃。

“嗯。”初接着点了点头。

“那边种一些蔬菜,那边种一点稻谷”

看着安就像是小孩子一样对着自己的田野指指点点,初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也许是她想笑吧,不过她笑不出来。

“初呢?”忽然,安回过了头来,看向她问道。

“嗯?”初不解地侧过了头。

“你想要什么呢。”安笑着问道。

初发现她的脾气变好了很多,最近总是在笑。

“我还从没有听你说过你想要什么东西呢。”安靠在门边,摊了摊手。

“你就真的没有一点想要的吗?”

房间里的灯光有些暗,小桌上摆放着晚餐后没有收拾掉的碗筷。

初像是思索了一会儿,看向门外的乡野。

“我,想要被人原谅。”

被她的父母原谅,被她的妹妹原谅,被她杀死的人原谅,被希尔曼、樱子、b3068、劳伦斯、曼恩、八神成兰,还有,安原谅。

她知道这是一个很过分的要求,因为她曾经做出过不值得被原谅的事,但是,如果只是想一想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什么的吧。

“呼。”门外吹过了一阵风,风很冷,安紧了紧自己的衣服,向后坐了一些,靠坐在了初的身边。

可能是考虑了一下之后,安眯着眼睛说道。

“那我原谅你了。”

原谅你早晚都要离开。

安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她很了解契约,也很了解她和初之间的交易。

她从来就明白,初不可能一直陪着自己,而初那晚的话也一定会食言。

不过,她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生气,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初惊讶的看向安。

“哼。”安则是哼哼地笑了一下,用肩膀撞了一下她。

“作为补偿,你可要抓紧时间多做一些让我开心点的事情才行哦。”

“让你开心的事情?”初呆了呆显然有些不能理解。

“比如说”安另有所指地横过眼睛,上下地扫视了一边初的身子。

应该是明白了安的意思,初的神情一僵,但是随后,她低着头握了握自己地双手,轻声说道。

“我,可以的。”

“哈哈哈。”安看着紧张地初,大声地笑了起来:“好啦,跟你开玩笑的,我不会强求你做那样的事的。”

说着,她坐在初的身边,拉着自己的身上的衣服把自己裹得像是一个粽子,这天气确实是太冷了。

“我已经很满足了哦。”安笑嘻嘻地出了一口气,从自己的口袋了掏出了一包烟,拿了一根叼在嘴里。

“你是一个好人,那种想要完全地依靠在一个人身边的玉望,我已经切实的感受到了,所以那种事,反而不再是那么重要了。”

“啪。”火机被打响,跳动着的火焰点燃了安嘴上的香烟。

安轻吸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吐出了嘴里的烟雾,女士香烟的味道在房间里缓缓地散了开来。

初看着安好久,轻声说道。

“抽烟对身体不好。”

“你说话和我老妈一样。”安夹着烟,笑着喃喃自语:“烦死了。”

“这是最后一根,以后我不会再抽了。”

说着,她弹了弹烟灰,任由着烟雾飘散,烟雾里,掩盖着她有一些失意的眼睛。

安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就像她从来不会挽留挽留不住的人和事一样。

两周后,安为她的母亲举行了葬礼,村子里有一座专门埋葬逝者的山坡,安把她的母亲埋葬在了那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她的母亲不喜欢引人注目,就像是她常说的那样,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

葬礼的那天,村里的每户人家几乎都来了人,有的帮安守夜,有的帮安出殡,有的帮安撒水开道。

在这个人并不多的村子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比想象中的要紧密一些。

那天安没有表现的很伤心,只是在母亲入葬之后,她独自守着墓前的烛火,守了很久,直到天快要亮的时候,才最后一个默默离开。

在离开之前,她对自己的母亲说了最后一句话。

“原谅我。”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是为了得到别人的原谅而活着的呢。

原谅我没有用,原谅我做得不够好,原谅我不能满足你想要的,原谅我不是一个优秀的人,原谅我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原谅我在你需要的时候没有陪在你的身边。

而又要有怎么样的原谅,才能让人释然呢。

也许当人祈求原谅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可能释然了。

至于初,她没有来,她不适合守丧,因为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鬼魂的话,她反而会让鬼魂不安心。

安的母亲下葬后的第三天,如同村民的预料,开始下雪了。

酝酿了许久的冰冷从天而降,覆盖了这座没有多少人烟的山村。

天气实在是冷得厉害,安根本不想出门,初也懒得动,两人就一起呆在开着暖气的房间里休息。

初拿着安小时候的漫画书,躺在地上看着,这是她最近养成的新爱好。

而安呢,则是老神在在地拿着一杯温茶喝着,一副上了年纪的老婆婆模样。

她正在考虑着辞职的事情,这样明年开春的时候,她就可以开始在自家的地里播种了。

别看她这样,她小时候经常帮母亲干农活,所以种菜什么的还是完全没有什么问题的。

想着想着,安又有点想抽烟了,但是因为前几天刚刚答应初要戒烟,以至于她现在的打火机都交给初保管了。

“初啊。”

安拿着茶杯,看着悠闲地躺着看漫画的初抱怨道。

“是你让我戒烟的,现在我忍得难受,你是不是应该帮我分散一下注意力?”

听到了安的话,躺在那里的初愣了一下。

忽然,她看了一眼手里的漫画,迟疑了片刻,从地上坐了起来:“好吧。”

就在安好笑地想着初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帮助自己分散注意力的时候。

初却已经凑到了她的身边,抬起嘴唇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噗!咳咳咳咳!”

猝不及防地安被水呛了一口,捂着嘴巴剧烈地咳嗽着。

“可以吗?”正坐在安的身边,初的眼神有些飘忽的轻声问道。

很明显,这是她从漫画上学来的,不过她不确定自己适不适合这么做。

【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 “可,可以吧。”安红着脸移开眼睛看向门外。

只不过,她现在是对另一件事,忍得难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