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科幻 > 低配版系统主神 > 第440章:他只是一个孩子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看到康斯坦丁转眼间被斩断手脚,削ChéngRén棍,周围的村民们全都愤怒了。

“杀了他们!”

“杀了这群恶魔!”

轰!

生肖牛帝具使与一个村民对撞,随即蹬蹬蹬退了三步,而对方只是身子一晃,随即又冲了上来。

其他村民们也都瞪着滴血的双眼,一道道诡异的血红色光芒升腾、流转。

泰米尔不知道怎么回事,艾芙却大声提醒。

“这是透支生命燃烧潜力的邪术,大家小心防御,不要与他们硬拼!”

他们不拼,村民们却不停手,一个个好像疯了一样,毫无章法的挥舞武器,武器被打落了就双手抱住敌人用牙咬,野兽一样全凭本能战斗。

这一刻,他们已经不再是人,而是一群被宗教荼毒的行尸走肉。

泰米尔侧身避开一个正面扑来的村民,随即反手一剑刺入他的后心。

村民身上金光大作,神圣的十字图案浮现出来,形成护盾挡住剑尖。

然而,火之高兴迅速抽取护盾中的神圣力量,原本拇指厚的护盾瞬间变成纸一样薄。

噗嗤!

村民的心脏瞬间被绞碎。

www.beritatribun.com 泰米尔没有理会身后的敌人,而是手臂一挥,火之高兴划着一道玄月状的剑光,将身前的村民枭首。

天使之翼一振,泰米尔移形换影似的出现在十几米外,将一个抱住fff团员的村民斩杀。

空中,野蛮人的图案频繁出现,并且留下“下辈子做个好人”、“如果投胎失败,找我继续重来”、“活着太艰难,你还是死了吧”之类的文字。

有泰米尔这个切菜砍瓜的杀神,其他人立刻站稳了阵脚。

生肖牛帝具使放弃使用护手盾,双手持着混铁棍发出刚猛无俦的一击。

轰!

被击中的村民身上金光大作,圣光凝成十字图案挡在棍头上,然而下一瞬,护盾仿佛铁锤下的蛋壳,毫无抗拒的瓦解、粉碎,连带他的头颅也凭空炸成齑粉。

“靠,原来这个棍子还有粉碎打击的效果。”

其他帝具使们也纷纷反击,并且在反击中发掘帝具的特殊属性。

这时候,帝具使终于展现出他们以一敌万的能力,哪怕面对的是神力祝福的村民,也能凭借高超的战斗技巧一个打十个。

周围掠阵的亲卫们也纷纷加入战斗,依靠人数优势将村民们往一起驱赶,或者将大堆的敌人打散,分成三三两两的小队。

fff团成员拿出50厘米长的棍子,按过上面的按钮后,向地上一插,空间力量激荡而出,形成直径510米不等的禁锢,分割战场,村民们化整为零。

每个区域都是三五成群的敌人,而他们所面对的是几十个fff团成员。

“来呀!单挑啊!”

十几个甚至几十个fff团成员单挑一个村民,结果毫无悬念,只是一个照面村民便被斩首。

随即,fff团成员拔出短棍,撤去空间禁锢,并且进入下一个禁锢区域。

康斯坦丁痛的闭上眼睛。

断手断腿的痛苦并不能令他哀嚎,信徒们被斩杀却令他心如刀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滥杀无辜!草菅人命!你们就是魔鬼!”

艾芙将镰刀压在康斯坦丁颈上,刚要斩首,却被泰米尔制止。

“留着他!还要把他当成祭品献给系统主神!”

艾芙挥手散去大镰刀,随即命令手下打扫战场,将所有异端的尸体堆积起来。

身体堆成一堆,头颅摞成一摞,死透的和还能喘气的村民也都枭首。

很快,一个京观便筑了起来。

艾芙拿出一本典籍,念诵上面的经文。

她不再全身心投入,而是分出心神,留意四周。

毕竟,上次就是这种时候被敌人的尸体偷袭的。

很快,经文念诵完毕,艾芙挥手在空中勾画出一个焱的符篆,其他fff团员们也纷纷画出火、炎之类的符篆。

轰!

烈火燃起,净化罪恶。

无情的火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更是永远留在村民们心中。

幸存的村民们纷纷跪倒在地,无论忏悔也好,畏惧也罢,总之,他们总算明白了这是谁的地头,这里应该尊谁的号令。

与此同时,泰米尔已经揭掉蒙在系统主神神像上的红布,毕恭毕敬的拜了一拜,念了一句赞美系统主神。

火焰熄灭,艾芙带领着fff团成员在村子里巡视一周,寻找漏网之鱼。

炎蟒套装赋予fff团成员们红外探测的能力,无论目标藏在地窖中还是水井里,全都被揪了出来。

“这个,带走!”

“这个,带过来!”

被艾芙点名的村民要么神色大变想要逃走,要么破口大骂,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

只是,他们的反抗全都像螳臂当车一样可笑。

“恶魔,该死的恶魔,你还我阿爸!”

一个小孩子拿着土坷垃砸向艾芙,艾芙没有躲避,而是任由土坷垃砸在自己胸前。

视线随着土坷垃落到地面,随即抬头看向满脸泪痕的小男孩。

周围的村民们立刻向两侧避开,唯恐和小男孩扯上关系,唯有一只羊驼咬着小男孩的衣服向后拽。

“团长!?”

笨蛋征询道。

艾芙摇了摇头,毕竟,那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我们只负责清理邪恶,无论什么身份,只要染上邪恶,就唯有焚尽!”

小男孩昂着头,倔强的说道:“但他是我阿爸!”

艾芙不为所动,也不再解释。

该懂的人自然会懂,不该懂的人说也没用。

宗教原本就是世界上最邪恶的组织,精神上的洗脑和**上的毁灭原本就是并重并行的传教方式。

笨蛋失望的说道:“团长,您应该斩草除根。”

艾芙点了点头,“但是,今天陛下也在。陛下在,我就是内政官,而不仅仅是团长。”

泰米尔走出神殿,看了一眼外面跪着的村民,一言不发的登上了狮鹫。

“带着他,我们走!”

狮鹫依言走到康斯坦丁身边,一爪子将其扣住。

其他人也纷纷乘上坐骑,随即呼啸着冲向天空。

周边城镇的官员立刻带着守军开赴过来,处理各项善后事宜。

与此同时,村外桑叶林中,一个小男孩一边擦眼泪,一边昂头看向天空。

“神啊,如果你能听到我的祈求……”

旁边,正在低头啃草的羊驼立刻抬起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