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科幻 > 低配版系统主神 > 第二百零七章:抓着就是干干干(4/4求书评)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肮脏的杂种,真以为可以对我呼来喝去?”

血袍巫师神色狰狞,目光狠厉,言语中满是怨毒。

“我们与高加索一族合作,不过是为了光明正大杀戮生魂、搜集尸体,而不是为了给你们当奴仆。”

“恰恰相反,你们不过是一群被驱赶出去觅食,为我们践踏一切规则的兽群。”

“可笑,还真以为你们能建邦立国,堂堂正正做人?”

“你们永生永世都洗不掉文明毁灭者的屠夫恶名,迟早会在文明世界人类的联合下灰飞烟灭。”

“愚蠢!”

血袍巫师冷笑着举起骷髅法杖,仿佛行刑的刽子手。

白狼部落首领目眦欲裂,可是高加索犬力量奇大,尤其是变成亡灵生物后,完全不知痛苦,筋肉力量发挥到极限。

血袍巫师又给加了几个状态,一身力气十去七八,坐骑两只爪子压在他肩胛骨处,竟然压得他无法动弹。

“放心,我会轻点的。毕竟,你等会儿就是我的傀儡了,我还需要你这张脸控制白狼部落呢。”

骷髅法杖高举高落,然而这时候,一个灰色斗篷遮掩的身影从旁边死亡迷雾中飞掠过来。

火光迸射,一柄刃口深蓝的死亡镰刀凭空出现。

“异端!斩首!”

艾芙话音未落,死亡镰刀便已经切开了巫师颈部的护喉,炙热的火焰更是点燃了他的衣服和头发。

可是下一瞬,巫师身形横移,同时手腕一转,骷髅法杖重重磕在镰刀上。

艾芙还要追击,一个通体漆黑的重剑武士现了出来,幽绿的眸子死死瞪着艾芙,二话不说就是一个持剑冲锋。

艾芙踩着小碎步避开重剑武士的冲锋路线,手腕一转,死亡镰刀便切掉了白犬破碎的脑袋。

白狼部落首领翻滚起身,手中战刀一个上撩,狠狠斩在重剑武士裆部。

钢制的护裆迸射出一溜火星,发出尖锐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刀剑对碰,双方同时向后退去。

重剑武士咆哮怒吼,仇恨瞬间转移到白狼首领身上。

可是这时候,一声“斩首”从背后传来。

火光一闪,重剑武士冲锋的动作戛然而止。

失去灵魂和力量的无头战士拄着剑跪倒在地。

艾芙看了白狼部落首领一眼,目光在其脖颈上逡巡,仿佛在思索什么角度下刀比较好。

“你与亡灵巫师战斗,不算异端;你信仰白狼,而白狼救了我的命,也不算异教徒。你不是我的敌人。”

说着,艾芙抬手打出一团火焰,无头战士的尸体瞬间化作火炬、转眼间烧成灰烬。

不等火光散去,艾芙便拉起兜帽,遮住头上小巧可爱的猫耳朵,然后一纵身隐入死亡迷雾中。

白狼部落首领则挠着头思考那一番没头没脑的话,直到大腿上传来剧痛,他才想起自己的伤势。

脱掉裤子,用手抓了一把狗脑子抹在大腿的伤口上这是高加索人的祖传秘方,可以治疗狂犬病。

这时候,艾芙去而复返。

“如果你哪天成了异性恋,我必定会把你烧成灰!”

看到白狼部落首领只穿着遮羞短裤的样子,再看他手上和大腿上白腻腻的东西,艾芙惊讶了几秒钟。

“这么快?看样子你这辈子只能喜欢男人了。恩,我不会烧死同性恋的。”

白狼部落首领更加纳闷了。

“谁能告诉我,这究竟什么回事?那娘们又是怎么回事?”

……

裂缝中不但涌现出滚滚如潮的亡灵生物,还有灰黑色的死亡雾气。

高加索人虽然上万,可是被浓雾分割,全都各自为战。

失去了首领的发号施令,高加索人全都变成没头苍蝇,不知道自己该和谁一起,又该和谁战斗。

甲:谁威胁大我打谁!天上飞的就算了。

乙:队友打谁我打谁!卧槽,怎么就剩我自己了。

丙:谁打首领我打谁!咦,首领你怎么光着屁股?还有,你的狗怎么了?哦不不,我什么也没看见。

丁:谁把首领的狗打死了?出来跟我单挑!

戊:狗首领死了?哦不,首领的狗死了?

死亡迷雾中,血袍巫师后怕的拍灭脖子上的火焰,如www.beritatribun.com果不是这件骸骨护喉阻挡了零点几秒钟,自己估计已经被斩首了。

身为魔法师职业,最怕的并不是硬打硬冲的武者,而是藏匿在远处的弓箭手和隐蔽在阴影中的刺客。

没有人可以时时刻刻绷紧精神,任何一瞬间的松懈都会引来致命的袭杀。

历史上陨落在刺客手中和弓手箭下的天才魔法师不计其数,血袍巫师也不想成为其中一员。

所以,他挥动骷髅法杖,召唤出几个身穿破烂法袍的亡灵,随即脱掉身上猩红的法袍,换上一件褴褛的衣衫。

第二道裂缝始终没有闭合,因为战场上有着太多的新鲜血肉和灵魂,裂缝后无数亡灵生物争先恐后的想出来。

即便亡灵巫师想要闭合裂缝都得废一番手脚。

亡灵生物开始攻击高加索狗骑兵,这不仅仅是亡灵巫师的意志,更是它们自身的本能。

毕竟野蛮人要么在天上,要么在钢铁城堡中,亡灵生物能摸到的只有高加索狗骑兵。

高加索狗骑兵也不是好相与的,反手就是干。

二狼神捉着骨龙也是一番干,两个庞然大物打得地动山摇,不知波及了多少亡灵生物和高加索狗骑兵。

钢铁堡垒中的野蛮人兴奋的嗷嗷叫,却只能坚守在城墙上,用猎龙弩点杀越界的亡灵生物和高加索狗骑兵。

飞龙则针对性扑杀飞行的亡灵生物,尤其是那几个石像鬼。

艾芙则幽灵一样穿梭在战场上,凭借猫女郎头盔对试听的增幅,寻找亡灵巫师的身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干,反而泰米尔成了最清闲的人。

或者说,最无聊的人。

他也想下去战斗,但是亲卫们组ChéngRén墙,打死也不肯让路。

成为国王后,泰米尔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杀得浑身浴血,杀得酣畅淋漓。

“卧槽!”

泰米尔在控制台上恨恨的砸了一拳,于是,巴掌印旁边又多了一个拳头印。

“咦,刚才好像碰到了一个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