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次元 >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 > 第450章 又替别人养了个儿子吗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北堂凌镜也不再理会她,转身面对着北堂千琅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眼神虽然绝望,表情却十分平静:“父皇,哦不,罪臣根本就没有资格这样叫你,其实罪臣有个秘密,一直不敢说,但是今天必须说出来,不只是为了父皇,更是为了大皇兄和皇嫂!我说过我宁愿死,都不愿意做对不起他们的事情……”

北堂苍云目光一凝,突然开口打断了他:“你要说的这件事,是不是楚秀薇母子被杀之前,你要跟我说的那件事?”

北堂凌镜点了点头,跟着一声苦笑:“没错,本来我一直在痛苦犹豫,可是那天你跟我说,只要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你就还认我是你弟弟,就冲这句话,我必须把一切都告诉你!可谁知道聘婷出了事,我只好先过去照顾她,紧跟着又出了楚秀薇母子被杀的事情,我才一直没有机会跟你说实话。但是大皇兄,我真的决定都告诉你了,是真的!”

北堂苍云点了点头:“我知道是真的。你也说过,替嫣贵妃担下杀人的罪名,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合适的。”

北堂凌镜闭了闭眼,终于说出了最关键的一句话:“没错,我是这样说的,因为我是康顺王之子。”

片刻的安静之后,北堂千琅陡然一声惊叫:“你说什么?!康顺王之子?!”

康顺王北堂千珧,是北堂千琅同父异母的亲兄弟,虽也称得上人中龙凤,文武双全,颇有治国韬略,可惜心术不正,先帝才最终立北堂千琅为太子。

北堂千珧不甘心就此失败,竟不惜谋朝篡位,想杀害先帝。幸亏先帝早有防备,很快就把这场逼宫全面镇压了下去,活捉了北堂千珧。

他意图弑君篡位,当然罪无可赦,先帝念在父子一场,赐他一杯毒酒,准许他自我了断。北堂千珧的家人也都受到了牵连,或发配充军,或充当军妓,原本风光无限的康顺王府一夕之间人去楼空。

北堂千琅怎么也没想到,北堂凌镜竟说出这样一句话,焉能不惊叫?

北堂凌镜又是一声苦笑,说不出的绝望:“不错,母妃一直在逼我争夺太子之位,我死活不愿,那次她要我入宫,竟跟我说我是康顺王之子,她当年是带胎入宫的!所以皇位本来就是我的,我必须争过来,只有这样才是为康顺王报了仇,尽了为人子女的本分!我若是不照做,就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

北堂千琅脸上的表情一时无法形容,也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你……这……”

北堂凌镜毫不意外他的反应,自己也只剩下了苦笑:“所以父皇,大皇兄,你们明白了吗?虽然人不是我杀的,但这一切由我担下来是最合适不过的!我给他们两个偿命之后,所有的一切就都结束了,我也就不会做出任何对不起大皇兄的事!母妃一直在逼我,说皇位本来就应该是我的,可我知道这根本不对,皇位从来不属于康顺王,又怎会属于我?可母妃一直往死里逼我,有多少次我都想把真相说出来,可母妃每次都说要死在我面前,我就……又退缩了!就在这个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就想或许这是天意,给了我一个解脱的机会,才把一切都揽到了我身上!”

北堂苍云总算明白了其中的玄机。难怪一直以来,北堂凌镜都那么痛苦。嫣贵妃逼他去争夺皇位,这根本违背他的内心,他却又无法把真相说出来,难怪巴不得一时以求解脱。即便知道墨雪舞是断案高手,他依然咬紧牙关说自己是凶手。他心里的苦,还真没有人能体会。

北堂千琅都快哭了,这会儿没心思理会其他,只有一个感觉:我又替别人养了个儿子?这么倒霉吗?

作为天朝的皇帝,身边的嫔妃居然争先恐后地给他戴绿帽子,还让他替别人养儿子,他这个皇帝做的是有多失败?是他二十多年前对不起云羽蝶,让别人替他养了儿子,所以这是上天给他的报应,让他替别人养儿子,而且还不止一个?

一片安静之中,墨雪舞突然皱眉开口:“这些都是嫣贵妃告诉你的?你可曾通过别的渠道求证过?”

北堂凌镜摇头:“没有,母妃没有必要开这种玩笑骗我吧?但是皇嫂你相信我,我从来无心皇位,真的!”

墨雪舞点头:“这个我看得出来,不过……苍云,解开嫣贵妃的穴道。”

北堂苍云点头,跟着挥了挥手,便听嫣贵妃骤然一声尖叫:“不不是的皇上,臣妾那是骗凌镜的!凌镜是您的儿子,他绝对是您的儿子,跟康顺王没有半点关系!”

北堂凌镜倒是愣了一下,一时却不敢表示惊喜:“母妃,你、你说什么?你骗我?!”

“皇上,是真的,凌镜绝对是您的儿子!”嫣贵妃根本顾不上理会他,跪在北堂千琅面前一叠声地尖叫着,“臣妾是骗凌镜的!臣妾就是气他不肯去争夺太子之位,才编了这个谎话来骗他!其实他真的是您的儿子,臣妾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皇上的事!”

剧情跳转太快,北堂千琅直接跟不上,脑子里开始轰轰作响,下意识地看向了墨雪舞:“小舞……”

墨雪舞目光沉静:“很简单,滴血认亲。”

滴血认亲是次要的,关键是用电子芯片进行亲子鉴定,那才是百分之百准确无误。

“好,滴血认亲!”嫣贵妃毫不犹豫地连连点头,“皇上,凌镜是您的儿子,臣妾不怕!”

www.beritatribun.com

既如此,那还废话什么?不多时,所需物品已经准备妥当,两人各自咬破手指,将血滴入了碗中。北堂千琅还好,北堂凌镜的手一直在不停地哆嗦,因为他实在惊喜到不行:难道真的是嫣贵妃一个恶意的谎言?

一开始,两滴血还安安静静的,不过片刻后就顺利地融合到了一起,北堂凌镜一瞬间简直不要太惊喜,差点当场蹦起来:“什么!?原来我不是康顺王之子?!太好了,太好了!”

与此同时,墨雪舞也已经给两人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证明的确是亲父子俩无疑。所以她接着开口:“父皇,您放心吧,凌镜不是第二个北堂凌锋。”

北堂千琅当然是十分惊喜的,如果北堂凌镜真的是康顺王之子,他这个皇帝也不用做了,还不如找个地方把脸藏起来,不要再出来见人!这还没别的事了,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总不会都不是他自己的!

不过点头之后,他就看着嫣贵妃,脸色反倒比刚才更阴沉:“慕容嫣……”

还没等他说出什么来,嫣贵妃便砰砰砰地连连扣着响头:“皇上恕罪,皇上恕罪!臣妾真的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皇上的事,臣妾就是想用这样的方法逼凌镜去大展抱负……”

“一派胡言!”北堂千琅砰的一巴掌拍在了桌案上,咬牙冷笑,“大展抱负的方式有很多,非要争什么太子之位、皇帝之位吗?何况凌镜根本没有这样的心思,你为了逼他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简直该死!”

“是是,臣妾该死!”到了这个时候,嫣贵妃也顾不得其他了,越发把头磕得砰砰乱响,额头上早就有血流了下来,“是臣妾一时糊涂,以后再也不敢了,求皇上饶了臣妾这一次!”

北堂千琅冷冷地看着她,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然后转头看了看北堂苍云:“苍云,你觉得呢?”

北堂苍云笑了笑,笑容很浅,可是谁也不能忽略里面蕴含的冰冷:“为什么要饶?你为了满足私欲,逼得凌镜违背本心,还肆意捏造谎言,让他生不如死,命案发生之后,更毫不犹豫地想让他替你去死,这三件事有哪一件说明你值得父皇饶恕?凌镜是我弟弟,我绝不容许他被人如此糟践,父皇能饶你,我也不能饶。”xdw8

嫣贵妃似乎有些吓傻了,一时之间竟只能瞪着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你、你……”

苍海王说出来的话,有一句算一句,是不存在吓唬人或开玩笑这回事的,嫣贵妃虽然不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这点常识还有。

北堂凌镜的性子虽然柔弱了些,但绝不优柔寡断,伤春悲秋,可是此刻这几句话,却让他身心俱震的同时,眼泪哗的就流了下来。

当初决定替嫣贵妃去死,以为立刻就要身首异处的时候,他虽然也绝望,也痛苦,也不甘心,却从没想过掉一滴眼泪,可是现在……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这一次他真的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因为喜悦。他知道北堂苍云还是他的大哥,没有放弃他这个弟弟,只要能这样,他就算现在死了也含笑九泉。

流着泪,他静静地看着北堂苍云,嘴角却有几分喜悦的笑:“大皇兄,我对不起你,我不值得你说出这样的话。”

北堂苍云看了他一眼,虽然接着就离开了视线,那一眼却是温和的:“还好吧,从这件事情本身来说,你并没有太大的错,若说有错,也只是错在没有第一时间告诉父皇或者是我。不过站在你的立场上,也无可厚非,何况你最终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已经打算把一切都告诉我了。若非如此,你看我还认不认你这个弟弟!当然,就算我不认,你也可以不在乎……”

“不不不,我在乎,我在乎的!”北堂凌镜打断他的话,用力点头,“我若是不在乎,就不会那么痛苦!这段时间以来,有好多次我都想不如自己抹了脖子算了!那句话是真的,我永远都不想对不起你,永远都不想做伤害你的事,你是个好人,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我……”

声音开始哽咽,他哪里还说得下去,只得微微转了身,有些狼狈地拿袖子擦了擦泪:“对不起,我失态了……而且你别误会,我说喜欢你只是弟弟对哥哥的喜欢,没有别的……”

北堂苍云笑出了声,语调里透着几分愉快:“没事,用小舞的话说,在我面前你就不用硬撑了,反正你也不是伞。何况你觉得我是个好人,只不过是因为你也是个好人罢了。我是什么样的人,取决于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这话说的虽然有点绝对,但谁也不能否认,也是绝对有道理的,尤其是对沧海王而言,别人对他好,他自然会加倍对对方好,反之,他只会比对方更狠。所以在好人眼里,他永远是好人,而在坏人眼里他就是个恶魔。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所以他很得意。

稍稍平复了一下,北堂凌镜才叹了口气:“大皇兄,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自从母妃跟我说我是康顺王之子,逼我去争太子之位之后,我别的什么都不想,就是想着不能对不起你,不能伤害你,所以这件事我是绝对不能做的。除了这个,其他的反而考虑的比较少,甚至都很少考虑是不是对不起父皇……呃……父皇恕罪,儿臣该死!”

这几句话本是顺嘴说出,然后他就突然意识到不合适,不由扑通跪了下去,磕了两个响头。

北堂千琅倒是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没事,起来吧。苍云说的对,从这件事情本身来说,你并没有太大的错,就算你真的是康顺王之子,那也不是你的错,毕竟人的出生自己是无法选择的,上一辈人的恩怨原本也不该由下一辈承担。所以我赞成苍云的话,你唯一的错就是不该一直隐瞒。当然苍云还有一句话说的也对,站在你的立场上,你选择隐瞒也无可厚非,毕竟牵连甚广,一招不慎就有可能造成很严重的后果,你会手足无措也是正常的。不是谁都有苍云那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本事,朕理解你。”

北堂凌镜当然是感激万分,墨雪舞却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父皇,你能不能不要三句话不离苍云,他会骄傲的。他这个人本来就尾巴朝天,你再这么惯着他,谁还压得住他呀!”

北堂千琅忍不住乐了:“没事,反正我不惯着他,他就已经很狂了,能惯的就尽量惯着吧。何况我这也不算是惯着他,不然你说这些话哪一句不对?”

这个……对,当然是对了,可是……

“皇嫂,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北堂凌镜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事要是落在大皇兄身上,三下五除二就处理得妥妥当当,哪里会像我一样瞻前顾后,优柔寡断,整天要死要活的?唉!天分,我就算再修炼千百年也比不上大皇兄的。”

“为什么要跟我比?”北堂苍云摇了摇头,语气异常的认真,“你就是你,不需要通过跟别人的比较确定你存在的价值,只要做好该做的、值得做的事情就好。我承认在某些方面,我可能比你强,但这种强不是天生的,有些甚至是积累了无数的背叛、欺骗和伤害才最终属于我的,如果这种强要付出这样的代价才能换来,我宁愿你弱一点,你就能活得更简单,更快乐。”

这几句话里蕴含的深意不是北堂凌镜能够真真正正理解的,但他依然瞬间肃然:“我知道,多谢大皇兄!虽然我永远比不上你,但我这一生都会以你为榜样,会为有你这样一个大哥而骄傲。”

再说下去就显得煽情了,北堂苍云就点了点头,转身看着北堂千琅:“既然父皇也承认在这件事上凌镜并没有错,那么我以一个大哥的身份请求你,不要再计较他的隐瞒,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行吗?”

北堂千琅微笑,毫不犹豫地点头:“你说行当然行,我没问题。只要凌镜还是原来的凌镜,他就依然是我的儿子。”

“我是,我是的!”北堂凌镜连连点头:“但凡我已经不是,就不会这么痛苦了!父皇难道看不出来吗?我现在这不人不鬼的样子,还不都是被这件事给折磨的?”

北堂千琅忍不住笑了笑,北堂苍云已接着开口:“不是每一个人都值得我开口向你求情,我肯为凌镜说这句话,也不过是因为我确定他还是原来的他,值得我为他求你一句罢了。以后凌镜交给我,我会让他洁身自好走正道,他若敢走歪路,不用你动手,我仍然会以一个大哥的身份,让他付出代价。”

北堂千琅又笑了笑:“这正是我要说的,我就把凌镜交给你了,凌镜,你可有意见?”

北堂凌镜立刻摇头:“没有,儿臣求之不得!儿臣对天发誓,一定会洁身自好走正道,请父皇和大皇兄尽管看着儿臣,有一点点做不到,儿臣死而无怨!”

北堂千琅又点了点头,接着看向了嫣贵妃:“既如此,朕就放心了,至于你……”

“皇上饶命,饶命啊!”终于等到了说话的机会,嫣贵妃又忍不住大叫起来,“臣妾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皇上的事,请皇上……”

“你做出这种事,让朕怎么饶你?”北堂千琅目光冰冷,“幸亏因为这起命案,才把真相揭开了,否则你岂不是要一直用这个谎言逼凌镜去做他根本就不愿做的事,从而走上一条不归路?你如此糟践朕的儿子,要朕怎么饶你?!”

大概听出他语气中毫无转圜的余地,嫣贵妃越发惊慌失措:“皇上,臣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