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次元 >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 > 第314章 晚来风凉人不寐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潇绝情依然无声冷笑,眼里骤然射出了一抹刀锋般冷锐的光芒:还想耍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步天哈哈一笑:“我就知道苍云已经告诉你,《绝龙诀》不是我不给,是他不要,你自以为了不起的付出和牺牲根本就是一个笑话!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失落?”

潇绝情摇了摇头,居然很平静:相反,我松了口气,因为这就说明在这件事上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剩下的就不是我能做到的了。我只是不明白,你到底是何居心。

步天双手托腮看着他,居然叹了口气:“你应该知道啊,我的居心不就是苍云吗?这一点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隐瞒过,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和你一夜风流。不管我跟多少个人一夜风流过,只要我心里只有苍云一个就行了。”

潇绝情的目光更加冰冷,手上的动作也略快了些:我对同性之爱并没有偏见,但你若真的爱苍云,就应该只要他一个!可你如此滥情,根本就配不上苍云决绝的爱!离他远点,别弄脏了他!

步天大概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不由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才笑了笑:“别告诉我,你爱上了苍云。”

潇绝情淡然摇头:我尚未变身,怎会爱上任何人?不过我刚才说的是事实,无论是爱是恨,苍云的决绝,只有墨雪舞的决绝才配得上,你不配。

步天侧着脑袋,仿佛很好奇:“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又愿意为了他委身于我?这对你来说难道不是根本无法忍受的羞辱吗?”wavv

潇绝情挑了挑唇,勾出一抹略带讽刺的冷笑: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可以为他死,何况是一副皮囊。你若真的动了我,我只当是被疯狗咬了一口,有何不可?

最后这句话显然不大客气,步天却并不计较,只是淡淡地笑:“为他死?别说这种大话,否则当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很容易自己打自己的脸。”

潇绝情反倒平静了些:这是我和苍云的事,本来也不需要你相信。不管你为什么如此戏耍于我,你可以走了,我知道你功夫比我高,但你若伤害到苍云,我护不了他没关系,死在他前面总是可以的。

步天又笑了笑,面具下的笑容似乎别有深意,可惜潇绝情看不见:“想为苍云死是吗?好啊,我现在就给你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潇绝情却摇了摇头:我不会再相信你,你走吧。

步天笑得更加意味深长,而且接着语出惊人:“你不相信我也没关系,我只是要问你,你和苍云隶属于一个什么样的特殊组织?”

这个问题委实太过惊人,饶是潇绝情一向冰冷淡定,堪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却因为这个问题悚然一惊:你说什么?

步天却摇了摇头,很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不行啊,你的定力实在是太差了,怎能担当重任?不过倒也不能全都怪你,比起苍云,你经受的历练实在太少。”

潇绝情心底迅速涌上一股强烈的不安,因为他看得出来,步天应该不是在诈他,他是真的知道些什么!可这种知道对他而言导致的是,步天到底是友是敌?

“不过你定力越差,对我来说就越是一件好事。”步天突然笑了,只不过笑容已经变得阴沉冷酷,眼里甚至闪烁着一抹狠厉毒辣,“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们到底属于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潇绝情并不怕死,他也不是个胆小鬼,可是这一瞬间,他却感到一股森森冷气扑面而来,竟然不自觉地颤了一下,然后才深吸一口气,慢慢地摇头:我不管你是真知道了什么,还是在套我的话,总之,我什么都不会说。

“是吗?”步天冷笑,清冷的目光令人不寒而栗,“可我今晚既然来了,就没打算空手而归。要么我带着答案走,要么我留下你的尸体给苍云。你选哪一条?”

潇绝情居然挑了挑唇,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我希望你带着我的尸体走,不要让苍云看到我死了之后丑陋的样子,我怕他晚上会做噩梦。

步天目光闪烁,继续冷笑:“你对苍云的心居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不过你放心,那小子的胆子比天还大,区区一具尸体还吓不到他。别废话,招还是不招?”

这一次潇绝情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静静地坐着,仿佛一个悲天悯人的守护神,正静静地注视着大地上的生灵。

“好,是你逼我的。”步天慢慢点了点头,一只手抬了起来,指缝间闪烁着璀璨的金色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希望一会儿,你能一直这么硬气,那我就佩服你!”

刷!他突然一掌劈向了潇绝情的心口。潇绝情虽然自知不是对手,却绝不可能束手待毙,立刻脚尖点地飞身后退,两人瞬间斗在了一起。

但是很显然,连墨苍云都不是步天的对手,何况是潇绝情,所以不多时高下立判,潇绝情被逼得连连后退,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步天的手掌,织成了一张细细密密的网,让他窒息,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

砰!

终于,步天一掌击中了潇绝情的肩头,肩骨顿时痛得仿佛裂开,潇绝情踉跄后退,感到连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严重的冲击,不由猛一张口,噗的吐出了一口血,后背已经通的撞在了墙壁上!

可不等他缓过气来,咽喉一紧,步天已经紧紧掐住了他的脖子,笑得阴冷而得意:“身手不错,不过在我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瞧的。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不说,我就慢慢把你掐死,到时候尸体会很难看的!我都不敢保证,苍云会不会被你双眼突出、舌头伸的老长的样子给吓到。”

潇绝情咬了咬牙,眼中掠过一抹冰冷的怒意,带着一丝隐隐的决绝。

然而下一刻,步天目光一闪,突然在他胸前几处穴道上连连点了几下,跟着冷笑:“想自断心脉?这点小伎俩怎么能瞒得过我?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落到步天的手里,会连死都是一种奢望吗?”

既然自我了断已经不可能,潇绝情反而放松下来,甚至微微笑了笑:来吧,整天听人说生不如死,我倒真想试试,生不如死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你以为我在吓唬你?”步天掐着他脖子的手突然一紧,跟着冷笑,“好,那你就先来试试这个吧!”

他突然捏住了潇绝情的软骨酸筋,而且不断用力,那种痛苦简直不是人类可以忍受的,潇绝情很快就疼得满脸冷汗,浑身都不住地颤抖起来!可他却始终神色不变,唇角甚至带着一丝冷冷的浅笑。

“哟,看来这一招没什么用。”步天摇了摇头,却掩饰不住眼里的钦佩,“说实话,我都有点佩服你了,如果有人对我用这一招的话,我说不定早就疼得大叫起来了,是条汉子!”

他松开了手,潇绝情顿时感到那让他恨不得一头撞死的酸痛正在渐渐消失,这才微微喘了口气,抬起头,拿一双有些失神的眼睛看着他笑了笑:这你可就说错了,我现在还不是汉子呢!万一我爱上了一个男人,就变成姑娘了。

步天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哎呦,你这个人真是太有趣了,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你说怎么办呀?”

潇绝情又是唇角一挑,依然面不改色:堂堂秋水长天的步天,逼供的手段不可能只有这一点吧?再来一种试试看。

步天看着他,目光微微闪烁,似乎正在思索着可行之策,然后他就突然笑得邪气:“那要不然我就先得偿所愿如何?这样就算你始终因为【威尼斯人注册地址】不肯说死在我的手里,至少我已经得到你了。”

本来他是等着欣赏潇绝情面色大变,惊慌失措或者是愤怒恼恨的样子的,可出乎他意料的是,潇绝情反而比刚才更平静,甚至点了点头:你随意,我不是说了吗?死都不怕,何况是一副皮囊?早就听说你身边有三千美少男,床上功夫必定好得不得了。可我还未经人事,未免遗憾。你若能让我在临死之前知道鱼水之欢是怎样的感觉,我死了之后说不定就不会太恨你,即便化成了厉鬼,也不来找你算账了。

“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我终于发现原来你和苍云一样有意思,并不像外表一样冷冰冰毫无情趣!”步天开怀大笑,跟着却又神情一整,居然有几分严肃,“不过你性情刚烈至此,我倒有些下不去手了。再说你虽然尚未变身,我仍然敬你是条汉子,就不用这种下作的手段了,咱们还用分筋错骨手之类的,行不行?”

潇绝情不骗自己,听到这几句话,他其实是稍稍松了口气的。别看他场面上说的漂亮,而且的确打算就算步天对他做那样的事,他仍然不会透露一个字,但既然可以在临死之前免除那样的羞辱,他当然万分愿意。

所以,他自然不会再逞强去激怒步天,痛快地点了点头:那我就放心了。其他的无所谓,你尽管来。

其实步天倒也不是真的那么仁慈,而是他看得出来,潇绝情是真的是不在乎,何必白费功夫?

笑了笑,他突然抬手,掌心缓缓贴上了潇绝情的胸膛:“你既不肯说,我当然也不可能留下你这个隐患,现在我要废了你的功力,再陪你慢慢玩。”

话音落地,潇绝情就感到一股暖流顺着胸膛涌入了体内,以心脏为中心,迅速传遍了四肢百骸,浑身上下顿时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适。但他知道这绝对不是好事,因为随着暖流在经脉之中游走,舒适的感觉迅速消失,随之而来的是无处不在的剧痛,仿佛有千万根钢针在他的经脉里到处乱扎,要把他从里面扎成筛子一样,那种剧痛比刚才的犹有过之,简直能把人逼疯!

饶是潇绝情坚忍过人,却仍忍不住猛的张开了嘴,可惜因为先天失语,并不曾发出任何声音,只能听到他的气息变得急促而紊乱,就算铁石心肠的人听了,恐怕也会生出几分不忍。

可步天偏偏就比铁石心肠更冷硬,不但不曾收手,反而不断催动着内力,并且冷笑连连:“还不招吗?再不招我就让你这样活活痛死!”

他这一开口,潇绝情反而紧紧闭住了嘴,并且为了强忍剧痛而狠狠咬着下唇。不多时,鲜血就顺着他的下颌流了下来,但是不管怎样,宁死不招的意思不言自明。

步天点了点头,又是一声冷笑:“好,果然想为墨苍云死是吗?那我就成全你!”

他突然猛的催动了一下内力,潇绝情就感到经脉之中的剧痛在这一瞬间达到了顶点,再也无法承受,不由浑身一僵,跟着双眼一闭软软地倒了下去。

步天一矮身就将他抱了起来,笑得十分得意:“撑到现在才昏,算你承受力合格。其他的再趁着这段时间加急训练一下,应该还来得及。”

哼,幸亏你刚才一直死撑,你要真的出卖了苍云,我保证让你死的比刚才还惨十倍!

但你既然能够守住承诺,宁死不出卖苍云,我自然不会让你白白受了刚才那些苦,我保证你醒来之后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惊喜的。

潇绝情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桌上的一盏烛火,他暂时有些分不清状况,是因为刚刚昏迷了一会儿,还是昏迷的时间太久,又过了一个昼夜?又或者他根本早已魂归地府,这里已经不是人间?

“不用怀疑,你还活着。”

身边突然传来步天的声音,潇绝情霍然坐起身扭头一看,步天居然就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地看着他。

这一瞬间,意识基本回归,潇绝情冷笑了一声放松了身体:要杀随便,我不会背弃苍云。

步天站了起来,笑得居然很愉快:“那不是很好?歇着吧,我走了。祝你今晚做个好梦,千万不要梦到我就行了。”

潇绝情愣了一下,嗖的蹿过去拦在了他的面前,目光冰冷: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几次三番戏耍于我,究竟是何居心?我与你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

步天仍然笑,笑容意味深长:“你早晚会明白的,刚才我有些粗鲁,不好意思。”

嗖,他已经消失无踪,潇绝情根本来不及阻拦。可是出于本能,他迈步要追,却在踏出第一步之后猛然停住了所有的动作,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

然后他迅速回到床上盘膝落座,内力运行一周,才惊讶地发现居然进阶了,已经成为了八阶四级的高手!

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进阶?他已经卡在这个关口整整两年了,无论如何努力都冲不过去,怎么会在刚才这片刻之间就有了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难道是步天?这怎么可能?

步天刚才那架势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是真的把他折磨了个半死啊!身上到现在还满是冷汗呢,会那么好心帮他进阶?

但这绝对不是幻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步天也真是会挑时候,墨苍云刚刚跟着北堂千琅回宫,他就趁虚而入了。要是墨苍云在,他应该不敢这么放肆吧?也怪他太自负,墨苍云临走之前说要留下几个鬼鹰保护他的,他却觉得不好这么麻烦人家,就拒绝了。

当然要是真的出了事,他不能活命是小,万一因此耽误了他们的大事,后果又岂是他能够承担的?

可他这莫名其妙的进阶到底是怎么回事?要说不是步天的帮助,他觉得自己都不信,生生卡了好几年,绝对不可能突然突破这个关口的。

潇绝情躺在床上,一边抹着冷汗,一边皱着眉头思索,却越想越觉得脑子里成了一团乱麻,干脆起身出了随心园,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溜达。

已经过了子时,街上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不,看得到,墨雪舞?!

前面不远处的大树上,墨雪舞坐在一个树杈上,两条腿荡来荡去,也不知是因为悠闲还是无聊。她手里还拿着一瓶酒,一个酒杯,正看着空中的明月发呆:不会是喝多了吧?可别掉下来了。

立刻就感应到了他的出现,墨雪舞突然低头一看,跟着笑了起来:“原来夜不能寐的不止我一个吗?上来聊聊?”

潇绝情唇角一抿,飞身而上,轻轻坐在了她的对面。墨雪舞就笑得更加开心:“会轻功就是好,就一个上树的动作,你刚才却美得让我心旌神荡。不像我,撅着屁股爬了半天才上来。”

暗处的鬼鹰撇了撇嘴:王妃忒谦虚。虽然是不会轻功,可这么高的树,她蹭蹭蹭几下就上来了,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别有一番男儿式的洒脱不羁。枉他们还以为,除非他们帮忙,否则娇滴滴的王妃根本上不去。

潇绝情仔细看了看她的眼睛,却发现十分清亮,宛如山泉,便放了心:没喝多吧?

“我?”墨雪舞侧着脑袋看着他,浅笑吟吟,“好像是没有。”

潇绝情不知道,前世身为雇佣兵的她,因为受过严苛的训练,酒量大得惊人。但有一点,她是越喝眼睛越亮,等亮如晨星的时候,就差不多醉了。

不等潇绝情说什么,她已取过放在旁边的另一只杯子倒满,递了过去:“陪我喝一杯?你应该不是滴酒不沾。”

潇绝情接过来,却眉头微皱:你这是在庆功,还是借酒浇愁?苍云呢?居然放心你大半夜独自在大街上喝酒?

墨雪舞摇头,依然笑眯眯的:“我不是一个人,到处都有人陪着我,我其实挺对不起他们的,大半夜让他们睡不好,出来吹冷风。”

暗处的鬼鹰:快夏天了,风倒是不冷。

潇绝情看着她:我问了三个问题,你只答了最后一个。

墨雪舞笑了起来:“苍云在睡觉,在保证我安全的前提下,他从来不干涉我的自由,我想做什么都可以。至于第一个问题,两者皆不是。”

潇绝情点头: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