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修真 > 拜师九叔 > 第七百五十七章:事后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我的老天爷,真杀了!”

“嘶,这麒麟会还真敢杀啊!”

“出大事了,要出大事了,捅破天了。”

“ohgod!广州太危险了,麒麟会太猖獗了。”

...............

江边的两岸上,成片的人群站立,以中国人为主,还有不少外国人,看着江面上的画面,无不是变色。

闪光灯不时的亮起,广州城中各国各家报社也是纷纷闻讯赶来,看着江面上的情况,心头惊颤之余,照相机也是闪个不停。

一百多具日本人的尸体,尽皆漂浮在江面上,全都是三日前中华会馆中被麒麟会抓的那些日本人,不过此刻全都成了浮尸,这个画面惊人。

粗大事了!

这是此刻所有人脑海中冒出的念头,有一种心头颤栗的感觉。

谁都没有想到,麒麟会真的敢说到做到,真的三天一过就把这些日本人全部浮尸珠江,完全不理会日本方面的各种威胁,这是在场大多数人之前所不曾想到的,或者说是不敢想的事情,但是现在,麒麟会却真的做了,丝毫不理会日本方面的威胁。

在场众人哪怕是中国人,此刻大多都是有一种止不住头皮发麻的感觉,在场的外国人就跟不用说,更是有一种全身发寒。

一直以来,他们这些外国人在中国强势霸道有恃无恐,无外乎就是仗着中国人不敢把他们怎么样,中国政府也不敢得罪他们罢了,但是一旦这层保护依仗消失,那么对他们而言,就是再危险不过的事情,尤其是麒麟会这种行事风格,对他们而言就是更加危险无比,随时都可能完蛋。

这一刻,甚至不少在场看到江面上情况的外国人心头都直接萌生出了离开广州的想法,因为对他们而言在广州真的太危险了。

哪怕是有租界的存在,他们都感觉不安全,君不见上次英租界就被麒麟会给堵了。

“砰!”英租界,领事处,约里手中的茶杯直接掉地,碎裂在地上,茶水洒了一地,脸色惊骇的看着来人:“都死了?!”

“死了,都死了,一百多具尸体,全部浮在江面上,到现在都还没人打捞,浮在那里。”

来人也是脸色有些发白,颤抖着声音道,神色中带着一种惊惧,想到之前看到的画面,就是背后一阵发寒。

约里也是坐在沙发上,脸色剧烈的变幻起来,有惊骇,更多的却是一种恐惧,神色剧烈的变幻了好一阵之后,赶紧道。

“去给下面那些报社下令,禁制在报纸上以此事抨击麒麟会。”

不过说完似乎还觉得不保险,又赶紧改口道。

“不,告诉他们,此事都不准在报纸上报道,等看后后续日本动作再说,现在全部给我禁制报道此事。”

报信的人闻言神色一震,愕然的看着约里,随后小声道。

“领事,用不着这么怕...小www.beritatribun.com心麒麟会吧,他们难道还真能在广州一手遮天不成?”

报信的人有些不岔,觉得自己领事是不是也太胆小了,连报纸上都不敢多报道,还有比这更怂的吗?

“你知道个屁,没看着那一百个日本人还在珠江上浮着尸吗,不记得上次怎么被麒麟会堵租界的吗,你是猪脑子吗?”

约里闻言则是直接就是对着来人一顿破口大骂,他现在是真的对麒麟会有些怕了,这些人完全就是无法无天,根本不会在乎你是外国人不外国人的,想到上一任被暗杀的领事,约里就感觉脖子发凉,反正他是看出来了,麒麟会这些人,真的不能惹。

“不懂就给我滚出去照做,出了差错我第一个毙了你,滚。”

看着来人还站在原地的样子,约里又是气不打一处来骂道。

“yse!”

看到约里发怒,来人当即也不敢再多言触霉头,转身就跑了出去。

待来人离开,约里又像是失了神一样往身后沙发上一趟,双眼定定的看着天花板。

“为什么,我当初要来广州?!”

是的,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来广州?!

这一刻,约里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明知道上一任领事横死,明知道广州这个地方不是善地,当初自己到底是怎么被猪油蒙了心头铁往这个地方钻,是有多想不开,才来到这个狗日的广州!

第一次,约里如此觉得自己来到广州是多么愚蠢的选择。

“严令下去,下面任何报纸这几天都不准刊登麒麟会的事,谁要是写麒麟会三个字,我扒了他的皮!”

而几乎在约里这边下达禁制报道这次的事情的命令之后,法国、美国等广州高层也几乎是同一时间下达了相同的命令。

然后,这一天就出现了一个诡异的情况,明明天大的事情,但是这一天广州的报纸上却是出奇的平静,只字不提麒麟会和一百多具日本人尸体浮在珠江上面的事,这般情况,简直让整个广州的普罗大众都是愕然。

不过外界,却是吵翻了天,消息几乎以飞一般的速度传了出去,引发轩然大波。

北平,总司令府,蒋总司令也是以最快的速度得到广州政府传来的电报。

“嘶”

看着电报上的消息,老蒋直接倒吸了一口冷气,心头一麻。

“怎么了?”

旁边的第一夫人看到老蒋的神色不对,当即也是快步走过来,开口道。

“麒麟会,将那些日本人都杀了,尸体还在珠江上浮着。”

老蒋深吸了口气,将电报递给第一夫人,语气沉重道。

“杀了!”

向来从容自若,泰山崩于眼前而难以改色的第一夫人闻言也是止不住脸色一变,接过电报,紧接着也是倒吸一口冷气,随后又变得凝重。

“这样的话,日本方面,恐怕就彻底难办了。”

老蒋闻言也是点了点头,他考虑的,又何尝不是这一点,本来中日形势就紧张,日本又一直处于强势方,而且这次还是双方都挑明闹的国际皆知的事情,麒麟会相当于当着全球所有国家的面将这一百多个日本人都杀了,简直就是**裸的打日本人的脸。

比上次麒麟会堵英租界逼英国人赔偿还严重。

“那现在怎么办,如果这事不能妥善处理好,恐怕日本人真的会借此发难。”

敌强自弱就是这一点,永远处于被动,老蒋深吸了口气,想了想道。

“先通个话吧。”

“和南方那位?”

第一夫人神色微动。

“嗯,根据南方的消息,已经差不多可以确认,麒麟会会长就是那位,武门也已经转移到南方,最近再往上海、澳门、香港等地渗透,这次事情单靠我们自己恐怕已经难以妥善处理,只能和那位谈一下了,看看他的意思。”

老蒋有些不愿提及名字,不过第一夫人却也是心知肚明,知道老蒋口中的那位是谁,因为能让老蒋不愿意提及名字的人,目前就只有一位。

听着自家丈夫的话,第一夫人沉吟思考了一下,随后也是点了点头。

确实,对她们而言,目前没有什么好办法之下,这确实是唯一比较不错的方法。

而且这事本来也就是麒麟会惹出来,他们也总不能一直帮背锅不是。

下午时分,广州,林苑别墅,林天齐就接到广州市政府最高层的几个领导求见,当然,几人到来也是代表了北方的意思。

得知来意之后,林天齐微微思索了一下,随后便也给出了回话。

晚上,北平,国民政府代表便与日本代表举行了见面会话。

中方代表是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日方代表则是一个小胡子的中年男,此刻正在吹胡子瞪眼。

“八嘎,你们这是包庇,包庇!”日本代表小胡子气的脸色都有些涨红,脏话都飙出来了,看着中方代表喝道:“我大日本帝国绝不接受这样的答案,这是对我大日本帝国的侮辱,你们要是不立即清剿麒麟会给我们我国一个交代,此事决不罢休!”

中方代表闻言却也脸色不变,淡淡道。

“我已经代表我们将总司理把话带到了,贵国的要求我们一定会满足,迟早有一天必然会清剿麒麟会给贵国一个交代,对于麒麟会的行为我们也很愤怒,并表示对贵国死去人员的同情,但是现在我军刚刚北伐稳定,大局刚稳,暂时没有多余的兵力派出去对付麒麟会,所以这个时间必须押后....”

押后,押后个鸡,日方代表闻言气的要死,哪里会相信这种官面话,官面上的延后,永远都是代表无限期的延后。

“如果贵国不满意的,那可以自己派人去广州清剿麒麟会,我方准许贵国自己派人进入广州清剿麒麟会。”

中方代表却是丝毫不理会日方代表的愤怒,继续开口道,一副你不满意的话就自己派兵过去的脸色,只要你有本事。

对于中方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日方也是彻底无可奈何,虽然心中气愤至极,却是无可奈何,最后直接不欢而散。

当天晚上,国民政府对于麒麟会之事做出回应,严厉严厉严厉的谴责麒麟会的杀戮行为,并对日本的死者表示“沉痛”哀悼,沉痛二字更是加了双引号,以表示对沉痛二字的强调,真的很沉痛!

同时义正言辞的表示,他日必将清除麒麟会这等目无法纪的帮会势力,至于日期,待定,他日是重点!

日方则是强烈谴责中方的行为,愤怒指责国民政府这是包庇行为,国民政府自然据理力争。

然后一方谴责,一方据理力争。

如此你来我往,口水飞起。

.........

ps:因为前段时间严打,所以有一些章节被屏蔽了,大家见谅,西瓜争取申请解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