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修真 > 这个江湖有点甜 > 第七十八章 血脉之力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自从任云飞成名之后,每天都会有无数人前来拜访,任云飞一概不见。

不过,任家仍会很客气地接待江湖朋友,无论是哪里来的江湖朋友,只要登了任家的门,任家都会送上一份盘缠。

江湖人士喜欢以豪爽而不拘小节自居,其实最是爱好面子,也讲究个礼尚往来。

江湖人经常说逍遥自在,其实却是最不得自在。

有任云飞坐镇的任家,已渐渐成为大魏武林最重要的一方势力。

如今天地大变,各地异象频现,许多江湖人士四处活动,欲打探出一些有用的消息,在即将来临的大世中抢得先机。

任云飞如慧星般的迅速崛起,很快便吸引了无数江湖人士的目光,随着一剑大师的到来,更是让任云飞的名声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徽阳城中暗潮汹涌,涌入的江湖人士比当初任云飞手持虚空图时还要多几倍,倒是让徽阳城的大小客栈赚了个盆满钵满,住宿的价格随着人流涌入,翻了几番。

天地灵气复苏之后,跨入后天,成为武者,比原来要容易许多。

越来越多的人成为武者,正在迅速的改变这个世界的运行秩序。

三万年未有之变局。

从朝廷大员到江湖人士,乃至贩夫走卒,每一个人的命运都在悄然无息的改变着。

任家庄园的兴建极为顺利,除了出钱雇佣了大量民工之外,任家武学堂的武者,也大多前往出力。

武者以远超常人的力量,发挥出现代工程机械才能拥有的效能,大大加快了任家庄园的建造速度。

齐云山原本就是天地灵气汇聚之地,在如今的大变之下,更是异象纷呈,不时有变异的动物和植物出现。

有些性子还算温顺,有些却是攻击性极强,好在有西门无忌这名先天高手坐镇,倒也没有出什么幺蛾子。

工程完工之后,任家便从徽阳城迁入了齐云山。

之前任云飞对朝廷和剑阁还有诸多顾忌,通玄山之行后,任云飞的武功大进,对大魏朝廷和剑阁的担扰之心也去除了不少。

以他如今的实力,虽无法和朝廷抗衡,但朝廷和剑阁想要对付他,也绝非易事。

当此世界大变之际,大魏朝廷和剑阁只要不蠢,就不会故意来与他这个等级的高手为敌。

徽阳城中的任家虽然面积也很大,但对于如今的任家来说,还是太过小了一些。

尤其是武者练功,需要的地方极大,有些大威力的招式,若是没有空旷的场地,便无法施展开来。

任云飞这个级别的高手,若是在徽阳城中打斗,而不加以控制的话,轻轻松松便能毁掉整个徽阳城。

便是他以通玄功炼脉,汇聚天地灵气风云,也会对城市造成无法想象的伤害。

天地灵气复苏之后,普通人的身体素质也日渐强壮,任福的身体也好了许多,看起来似是年轻了十几岁。

对于这个世界的便宜父母,任云飞本来没有太深的感情,当初在剑阁之时,任云飞甚至懒得向家中报信。

但自回到徽阳府之后,感受着任父任母的关爱,任云飞的心态渐渐有了许多变化。

可怜天下父母心。

任云飞决定以徽阳为基石,慢慢培养出自己的势力,而不是出门闯荡天下,这固然有许多原因,最重要的一点,却是为了照顾任父任母。

父母在,不远游。

江湖险恶,若是自己外出而父母有什么不测,任云飞恐怕毕生都难以安心。

对于未来,任云飞还有许多憧憬。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长生久视,逍遥于天地间,哪个男儿不欢喜?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任云飞感到他的世界打开了新的大门。

最顶尖的武道强者,吞吐一口气息,但能使天地风云色变,跺一跺脚,就是山崩地裂。

而他任云飞,也在不知不觉间成长为一方武道巨擎。

若是武道修为能登临绝顶,破碎虚空,飞升而去,又该有何等恢宏的景象?

这些时日,任云飞仍然坚持每日雕刻。

所雕之物,却是越来越繁复。飞鸟走兽,花草虫木,无物不有。

任云飞的雕刻技艺大进,搬入齐云山之后,任家所用的家具,大多都是任云飞雕刻而成。

普通的木头经过任云飞的精雕细琢之后,却是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变得坚韧无比,刀剑不能伤。

其中一些专门雕刻出来的精品,更是被布置在齐云山四周,作为任家庄园大阵的阵眼。

【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 完工之后的任家庄园,虽比不上武林中那些大门大派的气象,较之寻常的江湖门派,气象却是要胜过许多。

再加上有任云飞坐镇,一剑大师客居于此,更是令其声名大震。

齐云山山顶专门建造了一个百米直径的巨大星石盘,用于给任云飞练功。

通玄山之行,任云飞收获极大,尤其是活森林的心脏入体之后,任云飞的身体得到了全方位的改造和提升,与原来已不可同日而语。

再以通玄功炼脉,却是少了许多顾忌。

任云飞每天日出日落以及正午和子夜,共计四个时间段,都会在山顶修炼。

日出日落时的修炼,悄无声音,除非有心人望着山顶仔细观察,才会发现山顶的光线稍稍有些异常。

子时和午时的修炼却是动静极大,天地风云汇聚,万方气象朝齐云。

四面八方涌入的天地灵气,形成一道道巨龙,自天幕苍穹垂下,接连齐云山山顶。

天地间风起云涌,有天倾之势,蔚为壮观,令无数遥遥观望齐云山的江湖人士为之暗暗吐舌。

此时,任云飞身上强横的气息横压齐云山,直达数十公里之外。

那种原自生命深处本能的敬畏与害怕,令不少人胆颤心惊,周身气血,为之凝滞。

及至练功结束,任云飞收敛气息,众人才觉得心头一松,似万斤重担,从心房上撤去。

任家庄园内的人,每日都要经受两次打磨,渐渐也习惯起来。

这种打磨对于任家武学堂修炼的武者,以及大量尚未踏入后天境的普通学员,却是大有助益。

当初徐仙以活森森的心脏置于山顶,试炼进入通玄山的武者,如今任云飞亦效仿徐仙,以此法培养武学人才,收获也是不小。

任云飞慢慢发现,感受到他身体内强横至极的血脉气息之后,任家上下,所有人看他时的气机波动,都有了不小的变化。

从许多人的气机中,任云飞都发现了狂热的崇拜和敬畏。

仿佛任云飞就是天,就是地,任云飞所说的话,便是金科玉律,他们绝对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违背。

有的只是盲目的服从。

任云飞甚至觉得,只要他开口说一声,让他们去自杀,也会有许多人毫不犹豫的拨出刀剑自杀。

这种感觉让任云飞既欢喜,又隐隐觉得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