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修真 > 这个江湖有点甜 > 第四百八十一章 佛门因果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任云飞走到因果河旁,停住了脚步。

“这条河与我有缘,我要将它收取。”任云飞说道。

冯幻曦和慕容冷月顿时都睁大了眼睛。

这条河中的因果之水,仅仅是沾上一分,都十分棘手,难以脱身。

任云飞竟然说要将此河收取,这是疯了吗?

不过,任云飞向来不打诳语,他要说要收取,那便是真的。

【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你能承受这么庞大的因果之力吗?”冯幻曦有点不安地问道。

她猜测这条河中的水能让任云飞的武道修为极大的提升,但其中所冒的风险亦是不小。

慕容冷月亦是此意,笑道:“你现在的武道修为,日益渐长,已达深不可测之境。以你的天资,未来成长仍不可限量,又何必一定汲取这河中之水呢?”

任云飞笑道:“我既见到因果河,那便是结下了因果。若是就此离去,因果了结,以后恐怕就不会再见到此河了。”

“可是,这一河的因果,当真非同小可。”

慕容冷月担醒道:“这不是一界之内的因果,而是万界的因果,也因此聚集了万界的力量。”

“我想,应该没有什么人能承受如此之庞大的因果吧。”冯幻曦开口说道。

若是承受不住因果,贸然汲取此河,那便是死路一条。

“不用担心。”任云飞笑道:“若是没有八、九分的把握,我不会贸然动手。”

“难道你承担得起这此河的全部因果?”慕容冷月吃了一惊,有点不敢置信。

任云飞轻轻摇头,道:“当然是承受不起的。这是万界的力量,我怎么可能与之硬抗呢?”

“那你还要汲取此河?”慕容冷朋没好气地瞪了任云飞一眼。

“这有什么关系呢?”

任云飞笑道:“我根本不需要承受此河的因果?”

慕容冷月和冯幻曦皆大惑不解。

任云飞解释道:“万般皆空,那么,因果亦是空。既然是空,又何须承担呢?”

此言一出,慕容冷月和冯幻曦皆如遭雷击,愣住不动了。

半晌,慕容冷月方问道:“我们刚才遇到的不是假佛祖吗?为何却有佛门真意呢?”

任云飞笑道:“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佛祖既然已经悟得空的至高境界,哪还有什么真假之分。只不过,你我执着于皮相,才会去分真假而已。”

任云飞抬手指着天空飞翔的云道:“你看到云飘,是风在动,还是云在动呢?”

“事实上都不是,只是你我的心动而已。”

“你看云是白色,那只是我们眼睛的感觉,与云本身的颜色无关。”

他指着时光鹰道:“它眼中所见到的颜色,与我们眼中的见到的颜色,便完全不一样。”

……

冯幻曦和慕容冷月皆是资质非凡之人,自然一听就懂。

不过,这些道理并不复杂,但真正在融入武道之中,并将它理清,运用空之规则,为己所用,那可就是难于登天了。

慕容冷月和冯幻曦即使懂了,真正运功,却还是施展不出来。

由此看来,任云飞当真是天纵奇才。

解释了一通之后,任云飞坐下来,开始运功。

随着他的功法运转,因果河中的水,宛如一条游龙一般,被他拘取,源原不断的流入他的体内。

星辰功法运转,在时光长河的旁边,又出现了一条因果暗河。

暗河看不见,除了任云飞之外,别人亦看不到。

因果之力,无处不在,却又无影无踪,无处捕捉。

因果之河,自然亦是如此。

任云飞在河旁坐了一个月,才将因果河中的水,尽数汲取至体内。

因果消失,露出了河床。

此时他们才发现,此处并没有任何沟壑。

因果河一直在地上流淌,却没有任何流出,看起来亦似是有凹下去的河床。

见到任云飞顺利的将因果河汲取入体内,慕容冷月和冯幻曦皆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然听任云飞之言,他应该是掌握了佛门真意,因果河并不会给他造成伤害的,但慕容冷月和冯幻曦仍忍不住的担心。

好在一切皆顺顺利利。

慕容冷月笑道:“看来这里的因果河却实是佛门正宗的因果之河了,你此番的收获不小吧。”

不料,任云飞却摇头道:”此河只是从佛门的因果河中,取了一些水来,置于此地而已,与佛门真正的因果大河不可同日而语。”

冯幻曦亦点头,道:“不错,佛门的因果大河浩荡无比,远非此河能比。”

“不过是汇聚的因果之力的多少而已。”

慕容冷月不以为然,道:“你已经汲取了这么多河水,再用之感悟因果规则,假以时日,自然会有所收获。”

任云飞道:“这倒是不错,只要有时间,我便可以极大的壮大自己体内的因果之河。”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突然又苦笑了起来。

慕容冷月见任云飞神色不对,连忙问道:“怎么?还有什么麻烦吧?”

任云飞点了点头,道:“刚才汲取因果之河,原以为自己是可以不沾半分因果之力的。不料,运功到一半,突然有佛门之人以因果之力,与我的因果河相纠缠。如此一来,虽然其它因果都没有沾到我身上,却将我与佛门的因果连在了一起。”

慕容冷月和冯幻曦闻言,皆微微皱眉。

“这个问题,很严重吗?”呆滞了许多之后,慕容冷月出声问道。

任云飞点了点头,道:“很严重,如此一来,我很难摆脱与佛门的缘分了。”

“佛门还真想渡你出家啊?”慕容冷月惊问道。

“应该是真的。”

任云飞道:“不过,也没有关系,与佛门的这点因果,我还承担得起。”

“这群秃驴,没有一个好东西。”慕容冷月气鼓鼓地说道。

任云飞哈哈大笑,道:“佛门的开创者确实是绝世奇才,便是如今的我,亦是望尘莫及。只能站在山脚下,仰望他的荣光。不过,后世的佛门弟子,可就有很多不堪之人了。”

汲取完因果之河以后,三人再次踏上了征程。

前方仍然是无垠的沙漠,一望无际,不知延伸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