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修真 > 这个江湖有点甜 > 第二百章 生命的大和谐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于墨文的目光扫向周围的人群。

“李玉儿竟敢勾结外人,杀死我儿,若不将她碎尸万段,如何能消我心头之气。”

对于任云飞的名字,于墨文没有提及。

门中弟子对于任云飞的外貌长相众说纷坛,最终也无法确定。

不知道外貌长相,悬赏便没有意义。

李玉儿的画像,很快便会贴遍全城。

更何况,此城靠近天海宗,本就有许多天海宗的弟子来此,原本就是识得李玉儿的。

不过,于墨文大约做梦也没有想到,李玉儿和任云飞,此刻就站在距离他不足百米远的地方。

于墨文发完悬赏,便急匆匆的离去。

他在遍寻周围之地,不惜耗费巨大的精力,将周边的地界,用感知一寸寸的扫过。

却仍是一无所获。

而这时,任云飞正带着李玉儿,走进了城中的一处客栈之中。

此地经常有天海宗的弟子前来,李玉儿亦曾经来过几趟,只是她此时乔装打扮了一番,竟也无人认得出来。

进入客房之后,李玉儿便有些不安的说道:“任大哥,虽说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躲在天海宗的眼皮子底下,他们未必能发现,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我们还是需得想办法远离。”

尽管在客房之中,李玉儿此时说话仍是以传音入密的功夫传入。

小心驶得万年船。

任云飞淡淡笑了笑。

李玉儿又道:“天海宗过一段时间还抓不到我们两个,也会起疑心的,说不定会遍查此地。我们需得在此之前离开。”

任云飞笑道:“无妨,过一段时日,我的武道修为便会完全恢复,到那时,就算他们不来找你,我也会带着你再回天海宗的。”

李玉儿大惊,问道:“任大哥此话何意?”

任云飞道:“天海宗本是名门正派,只因现任宗主于墨文为非作歹,才做出那般无耻之事,你既是天海宗弟子,自当替天海宗清理门户,铲除恶贼。我必助你一臂之力。”

李玉儿大喜,道:“我从小在天海宗长大,天海宗对我有养育之恩,我也不忍看见宗门堕落。若是能清理门户,重振天海宗,自是最好不过。但是,任大哥,于墨文可是先天大成境的高手,你有把握对付他吗?”

任云飞笑道:“如果是此刻碰上于默文,我也只能逃之夭夭。但只消过上一段时日,待我的身体恢复如初,他便不是我的对手了。”

说话间,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任云飞打开门,门外却是一群江湖人士,见到任云飞,便大声喝道:“检查客房中是否藏匿有天海宗通缉的要犯。”

说完,几人便冲了进来,在房中到处翻箱倒柜,找了起来。

任云飞笑道:“我夫妻两人初来此地,怎么会藏匿天海宗的的要犯,几位爷真会开玩笑。”

那几人寻了一阵,自是什么都没有找到,任云飞便塞了些银两给他们,几人方扬长而去。

“我认得他们。”李玉儿道:“刚才这几人,都是天海宗的外门弟子,我曾经与他们有过一面之缘。那时,这些人可老实得很,没想到如今竟然干起了敲诈勒索的行当。”

“上梁不正下梁歪。既然天海宗宗主于墨言为人如此,上行下效,下面必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任云飞道:“你以前是天海宗内门弟子,又是后天小成境的高手,他们在你面前自然老老实实。”

李玉儿点了点头,她本是冰雪聪明之人,只是心地天真善良了一些。

“他们这样检查也是好事。”

任云飞笑道:“如此一来,就更没有人怀疑我们两人的身份了。”

李玉儿的脸色微微泛起一圈红晕,轻声道:“我们此刻是夫妻。”

任云飞抓着她的手,笑道:“那是不是也要做一些夫妻才做的事情呢?”

李玉儿的头顿时垂得更低了,道:“一切都听任大哥的。”

任云飞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问道:“你说都听我的,你自己就没有一点想法吗?”

李玉儿生平第一次被一名男子抱在怀中,顿时一颗心砰砰乱跳,轻声道:“我没有想法的。”

任云飞顿时松手将李玉儿放开,道:“既然你没有想法,那就算了。我可不能做你不愿做的事情。”

“我没【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有不愿的。”李玉儿脱口而出。

任云飞笑道:“那就是说,你想和我做夫妻之事了。”

“我……”李玉儿一脸大窘,红得似满天霞飞,用极其微弱的声音,道:“嗯。”

“声音太小了,我没听见。”

任云飞一脸疑惑的问道:“你到底是想,还是不想呢?”

“我想。”李玉儿将头埋入任云飞怀中,喃喃轻语道:“别再问了。”

任云飞哈哈大笑,大手从李玉儿身上滑过,李玉儿身上的衣服顿时件件脱落,露出如羊脂白玉光滑细嫩的肌肤。

任云飞的身躯压了上去。

客房开始有节奏的震动,房中传来阵阵娇喘之音。

屋外,几名江湖豪客感觉到了震动,顿时发出会心的微笑。

武者的听觉惊人,房间中的声音也瞒不过他们的耳朵。

只是此刻,正处于阴阳交泰中的两人,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呢?

生命中的大和谐自然有无穷乐趣,令人浑然忘记时间的流逝。

任云飞体力悠长,李玉儿却是初承雨露,一番驰骋下来,便渐渐有些吃不消了,只觉身体飘飘然,欲仙欲死,既痛快淋漓,又吃力无比。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玉儿的叫声亦是越来越大。

客栈的大厅中,一名江湖人士一边喝酒一边感慨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猛了,我却已经老了。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

余下之话尚未说完,与他同桌喝酒的同伴便笑道:“你当年年轻的时候,也没有这等能力。”

那人顿时双脸涨得通红,大声反驳道:“谁说没有,我当初可是一夜连御百女的。”

“哈哈哈。”

周围的江湖朋友都发出了快活的笑声。

……

客房内,李玉儿兴奋地大喊了一声,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