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修真 > 这个江湖有点甜 > 第十七章 任云飞的剑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风不言和云不语同时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西门无忌顿时气势全无,吓得跳到一旁,他拉了一下任云飞的衣袖,道:“师傅,恶无穷分明是在亵渎您的女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师傅,出手教训他,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任云飞说道:“师傅有事,弟子代其劳。那就由你出手,替为师教训一下恶无穷。”

“弟子遵命!”西门无忌拍着胸膛,满口答应,走上前一步,作势欲离船与恶无穷战斗,却突然又缩了回来。

他嬉皮笑脸地说道:“师傅,弟子还没有学会师傅的本领,贸然出手,弟子丢命事小,损了师傅的面子事大,不如师傅传我十几个神通,我练个十年八年的,再出手帮师傅去教训他。”

任云飞盯着他看了一眼,这家伙分明是一个无赖,亏得自己刚才还以为是喜欢行侠仗义,打抱不平的少年英雄。

不远处,九玄门的人也赶过来。

七玄门和九玄门,原是出自同一门祖师门下,两名师兄弟,一人创了九玄门,另一人创立七玄门。

远古时代,真武不显,大陆上还没有人能修炼到先天境界。

武功最高的人,也不过是炼到后天极致而已,无法突破先天。

远古时代,只有百人敌的高手,而无万人敌的武学。

末法时代来临,大陆面临异界野人的侵略,一场变乱,天地大变,大陆上开始出现先天高手,大家同心协力,击败了异界野人的侵略。

七玄门和九玄门也是在此时创立。

此后,武学繁荣昌盛,大量的先天高手纷纷涌现,没有了外部威胁,便开始了长达数万年的内部纷争,许多先天高手以一己之力,建立国家,称霸一方。

大陆自此进入战国时代,大陆上有几万个国家,彼此连年争战,天下百姓,苦不堪言。

九剑出世,先后有九名绝世高手,手持神剑,镇压一方天地,大陆也因此而分成了九个国家,大魏正是这九国之一。

曾经的许多国家烟消云散,其中大部份却是变成了门派,传承留下,流传不息。

朝廷与江湖,国家与门派也进入了一个彼此斗争的时期,朝廷势大,却也无法将这些门派尽数铲除,双方之间的斗争一直延续到今天。

远古时代,末法时代,战国时代,以及延续至今的九国时代,这构成了整个大陆的历史。

如今势力庞大的江湖门派,大多数都传承自末法时代或战国时代。

九玄七玄,师出同门,所学各有不同。

七玄门的创派祖师只留下七种神通真意,故名七玄门。

九玄门的创派宗祖却留有九种神通真意,九玄门的武功传承,还在七玄门之上。

神通真意,需要先天境界才能真正掌握。

然而,先天境界是何等之难,纵然是七玄门和九玄门这样传承久远的大门派,也没有几个人能跨入先天。

更何况,即使跨入了先天,要参悟神通真意,亦是极其艰难之事。

九玄门的神通真意虽在七玄门之上,却更复杂晦涩,深奥难懂,数万年以来,没有几人能参透几分。

九玄门的武功心法,亦是晦涩深奥,故而这些年来,九玄门能修至先天境的人越来越少。

七玄门的武功心法和神通真意虽皆不如九玄门,但胜在相对浅显易懂,因此诞生了更多的高手,门派实力反而凌驾于九玄门之上了。

最近这些年,七玄三老威震江湖,相比之下,九玄门就没有什么杰出人物了。

九玄门也不以为意,九玄七玄,同气连枝,七玄门势大,九玄门也跟着沾光。

先前九玄门派人追杀风不言,双方已结下仇怨,只是眼下虚空图出世,局势错综复杂,剑阁中人,也有不少聚集于此。

九玄门不愿在众目睽睽之下出手,唯恐惹来太多的麻烦,故而暂时忍耐。

如今恶无穷准备出手对付他们,九玄门之人便又跟上来了。

五华门是七玄门一手栽培出来的外围势力,却不料竟被西门无忌灭了。

七玄门自是不会善罢干休,一路追踪而来。

“晚辈秋落英,见过恶前辈。”说话之人,便是九玄门现任掌门秋落英,已有百余岁。

他保养极好,看起来不过四十岁左右的样子。

秋落英比恶无穷小了近百岁,论辈份也低了三辈,故而对恶无穷执晚辈礼。

恶无穷看了他一眼,道:“你来得正好,替我出手去教训一下那小子。”

他说的自然【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是任云飞。

秋落英没料到恶无穷竟然拿他当剑使,不禁有些暗暗后悔上前来。

恶无穷没有见过任云飞出手,秋落英却是一直在附近,亲眼见过任云飞出手。

秋落英自问没有胜过任云飞的把握,他看不清任云飞的虚实,这个人若是不出手,仿佛就是一个内功修为平平之人。

只有见过任云飞出手,才知道他绝非寻常江湖人物。

秋落英有些骑虎难下,他不敢违拗恶无穷的命令,只得走上前来,说道:“我观少侠与几位姑娘并无深交,少侠何不就此离去?在下愿意担保,只要少侠愿意独自离去,绝不找少侠的麻烦。”

任云飞笑道:“若我今日抛弃身边的女伴,独自离开,那我日后还有何面目在江湖上混呢?”

“少侠此言差矣!少侠年纪轻轻,武学修为已是极为不凡,若再潜心苦练几十年,将来何愁不能威震江湖,名扬天下,又何必为了几名弱质女流……”

秋落英的话尚未说完,任云飞出言打断道:“秋掌门何必多言,秋掌门尽可出剑就是了。”

秋落英无奈道:“既然如此,那多有得罪了。”

他言语客气,心中却已下了杀机,欲置任云飞于死地。

任云飞感知到杀意,不动声色。

秋落英的剑起,渔船四周的水面上,偷生成了无数道水剑,从水中飞出,向任云飞疾射而去。

上方,却有一道十余米长的巨剑,以排山倒海之势,骤然劈下。

四面八方,上下左右,尽是剑芒,避无可避。

任云飞手中的长剑骤然消失,出现在秋落英颈后三寸远处。

死亡的危机笼罩在秋落英身上,他横移身体,飘出十余米远。

神出鬼没!

秋落英心中骇然,纵横江湖百余年,秋落英自是知道这门神通的。

任云飞的身影,再次握剑,秋落英的剑势,全数落空。

任云飞握剑微笑,剑尖便出现在了秋落英面门前三寸。

秋落英身体往后一抑,剑光却突然到了他背后三寸,他自己正向着剑尖撞去。

一抹鲜血从秋落英的喉咙间喷出,秋落英的脑袋已飞了出去。

半空中,已脱离身驱的脑袋上,秋落英的眼睛仍是睁得大大的,他至死也不明白,为何自己明明避开了背后的一剑,剑却为何突然从他身前刺入了喉咙中。

他记得神出鬼没这门神通,即便是修到最高境界,也只能连出三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