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玄幻 > 都市鬼谷医仙 > 第1752章 为什么这样做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但是你又找不到一个好的时机,我今天这不是为了给你创造时机吗?”

“我承认你说的话不错。”林煜微微的点点头道:“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知道怎么做一个优秀的女人吗?”周盈伏在林煜的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

“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林煜摇摇头,他微微一笑道:“因为我身边的女人,都太优秀了,我对她们简直无可挑剔,所以我不知道一个女人如何才能让自己变得优www.beritatribun.com秀起来。”

“那就是为自己身边的男人着想,他想做的事情,你替他做。”周盈笑了:“只有知道自己的男人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她才能在这个男人的身边立足。”

“这有些不对啊。”林煜突然感觉这话有些不对,他皱眉道:“你又不是我的女人,你也不能这样来形容你自己吧。”

“哈哈,以前不是,这不代表以后不是。”周盈笑了:“我承认,你与那些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不一样,你不是那种看了女人都走不动路的男人。”

“但是毕竟你是一个男人,只要是男人,那你就有男人的通病,不是吗?”周盈抚着林煜的胸膛,她咯咯笑道:“或许有一天,你会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也说不定呢。”

林煜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我做人是有原则的,不是自己的东西,艰难不碰。”

“是吗,我怎么不太相信你的话呢。”周盈笑了:“我知道你下一步的目标就是秋家,所以就为你找了一个切入点。”

“但是刚才的秋风,可是秋家正儿八经的嫡系,本来我以为你教训他一顿就算了,但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是闹大了,他该残废了吧。”

“对,残废了,现在除了有意识之外,他和植物人没有什么区别,这辈子都别想在起来。”林煜的语气很淡,但是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森然,让人感觉到不寒而粟。

“真的,你下手,是不是有点狠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周盈的心里还是不自由主的一惊,她可没有料到林煜居然会下死手,一点情面也不留,那毕竟可是秋家的人啊。

“你怕了?”林煜看着周盈,他微微一笑道。

“怕倒不怕。”周盈摇摇头,她咯咯笑道:“只是事情有些超乎我的想像,他毕竟是秋家的人,而且他也是你的表亲,你下这样的死手,有些……不太合适。”

“不仅仅是超乎你的想像吧。”林煜笑了笑道:“而是超乎你的掌控之外了吧。”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周盈的脸色变了变,但最终还是带着那丝浅笑。

“你的掌控欲很强啊。”林煜道:“今天的事情,本来是要按着你预想的那样去发展的,可是你没有想到,有些失控了,你低估了我这个人的耐心。”

“我讨厌别人侮辱我的亲人,不管对方是谁,只要他敢侮辱我亲人,我就能让他生不如死,秋风今天算是撞枪口上了。”

“我可没有什么掌控欲。”周盈笑了笑,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更加自然一般。

“是吗?”林煜盯着周盈,他笑了:“看着我的双眼。”

周盈抬起头,看着林煜的双眼,她努力的让自己的眼神看起来没有一点波动,但是对上林煜深遂的眼神,她还是有些不自然。

“你知道我从你的眼神里面读懂了什么吗?”林煜微微一笑道。

“不知道,你读懂了什么?”周盈摇摇头道。

“野心。”林煜道:“一个有野心的女人,是从来不甘心臣伏于一个男人身下的,你想掌控我,利用我,对吗?”

“我…我没有。”周盈连忙否认,但是她的声音有些颤抖,这是心虚的表现。

“听着。”林煜直起身子,他淡淡的一笑道:“我不需要你臣服在我身下,但我也不会受你的控制,如果你真心想跟我合作,那我们会合作的很愉快,如果你想掌控我,那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因为有些男人,不会因为一个女人放弃自己的原则的,恰好,我就是那种男人,而你,也没有到那种让我心动痴醉的地步。”

“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周盈突然笑了。

“女人。”林煜坦然的回答道:“在我眼里,你始终就是一个女人罢了,不管你在擅长权谋,但你终究是个女人。”

“咯咯,没错,我就是一个女人。”周盈笑了,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说了几句,然后道:“秋家来人了。”

“我知道,我现在就去会会他们。”林煜笑了,他抽身起来,把桌子上那杯酒一饮而尽,然后他对周盈微微一笑道:“十分感谢你替我做的那个局,哈哈,我很满意。”

说完了这句话,林煜大步走了出去,包厢内只留下了周盈一个人,周盈看着林煜离开的背影,看着他关上了门,然后她双眼中的笑意渐渐的消失。

她的神色有些不大好看,有些凝重,也有些疑惑。

门一开,江南走了进来,看到周盈的表情,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他取出两只杯子,走到了周盈身边坐下来,然后倒了两杯酒。

“怎么样,事情有没有按照你期盼的方向发展?”江南微微一笑,他看着周盈道。

“没有。”周盈摇摇头,她淡淡的说:“这个人,很难掌控啊。”

“呵呵,我早就对你说了。”江南喝了一点酒,他笑道:“这个人,与你之前遇到的男人不一样,他是一个有实力的男人,对于这种人,一切权谋都是过眼云烟。”

“是啊。”周盈笑了,她端起了杯子,晃着杯子中的酒道:“不仅有实力,他还十分有魅力呢。”

“你怎么越来越花痴了?”江南有些不高兴了,他有些吃醋。

“哈,不花痴,还能叫做女人吗?”周盈笑的更厉害了:“怎么,你吃醋了?”

“我会吃醋?”江南勃然大怒,这句话对他来说仿佛就像是侮辱一般,他生气的说:“我是什么人,我会无缘无故的去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