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玄幻 > 法家高徒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审阴

随着一阵yīn风吹入,大堂内的灯火诡异的摇晃起来。

不论是司徒刑,还是其他百姓,都是下意识的探头。。。

来了!

看着突然颜sè变得幽蓝的火焰,众人仿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每一个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更有人满脸好奇的看着四周,仿佛要看到石乃尔的灵魂!

难道!

石大人真的是冤屈而死?

否则,怎么会有yīn风阵阵,更有鬼哭之声。

这可前所未有的奇事!

审理活人的案件,看的多了!

审理鬼神的案件,这还是第一遭!

正是因为如此,聚拢的百姓越发多了起来,整个大堂,都是黑压压的一片。。。

本来,异常肃穆的环境,也因为人员的增多,变得吵杂。

”大人!“

”是不是关上府衙大门!“

看着下面**糟糟的人群,石捕头脸sè不由的微变,下意识的上前说道。

不过!

出乎他预料之外的是!

司徒刑并没有采取他的意见,而是轻轻的摇头之后,就继续盯着大堂!

滚滚yīn风,让整个大堂,显得有些清冷,甚至是冷冽!

不过出乎众人预料之外的是。。。

寒风不停的吹!

但是始终不见石大人现身!

到最后,更是连yīn风,都已经消失。。。

如果不是被吹灭的油灯!

恐怕众人真的会以为,一切都是南柯一梦!

“这?”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没有冤魂现身!”

“而且刚才刺骨的yīn风,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人下意识的扭头看向更夫牛二,不知他会如何解释。

更夫牛二也是满脸的茫然!

显然,他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牛二!”

“本府问你!”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到了这时不见石大人的冤魂?”

司徒刑将手中的惊堂木,重重的拍在桌面之上,发出好似惊雷的声音。怒声呵斥道:

“难道,你至始至终,都在戏弄本府?”

“这!”

牛二显然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般事情,脸sè不由的大变,声音中也多了几分说不出的惶恐。

“大人!”

“冤枉啊!”

“真是冤枉!

”小老儿那里敢戏弄大人!“

“小老儿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如此啊!”

“真的天大的冤枉!”

”那么本官问你!“

”既然冤枉!“

”到了现在,为什么不见石大人的冤魂现身?“

见司徒刑发怒,牛二不由大为惊恐,声音也变得仓皇起来。

”这!“

”这!“

”小的也是不知!“

”不过!“

”石大人冤枉。断然不会有假!“

。。。。

“到了这时!”

“你还敢口不择言!”

。。。

”就是!“

”这个牛老头是不是疯了!“

”竟然在大堂之上,说这等**神之事情!“

”也就是大人仁慈!“

”否则,定然要打他三十大板!“

”三十大板哪够?”

“打五十大板,都是不怨!”

听着两人的对话,四周的人,下意识的后退半步,和他们拉开距离。

那牛二年老体衰!

五十大板!

这是想要他的xìng命!

他们和牛二究竟有什么冤仇?

竟然如此的落井下石?!

真是好狠的心肠。。。。

想到这里,众人看向他们的目光,也都变得诡异起来。

那两人也发觉自己的失言!

急忙闭嘴,满脸讪笑。

众人见他们两人闭嘴,这才收回目光。

司徒刑坐在高处,俯瞰整个大堂。

百姓们的反应,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他心中多少也有些焦急!

不知,石大人的冤魂为什么没有如约现身!

不过!

他并不能表现出来,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用目光瞟了牛二一眼。。。。

虽然他么有说什么!

但是牛二却明白了他心中的想法。。。

更夫牛二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脸sè不由的大变,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惶恐。

“大人!”

“不知为什么,石大人的冤魂,并没有到此!”

“还请大人见谅!”

。。。

“哼!”

“如果不是看你年老体弱!”

“本官定然要重重的责罚!”

“左右!”

“将他叉出去!”

司徒刑目光环视,确定石乃尔的冤魂,并么有在大堂之上,这才目光肃穆的说道。

”诺!“

。。。

“小的冤枉啊!”

看着如狼似虎的衙役,牛二急【威尼斯人注册地址】忙大声喊冤,不过石捕头等人却不管这些,用**棍将他打了出去。

不过!

念他年老体衰,下手倒也非常有分寸。

只是皮肉之苦,不会伤到内脏。。。。

。。。

“哎!”

“这个牛二!”

看着被衙役赶出的牛二,众人不由的议论纷纷,除了相熟的人表示担心之外更多的人,却是幸灾乐祸。

任何牛二这是自找。毕竟戏弄官府,这可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当然,有人说司徒刑仁慈,但是也有不少人,认为司徒刑手段太过柔和,这才有了牛二这等无理取闹之人。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

外面的通天鼓竟然再次被人敲响。

围观的众人,下意识的扭头,眼睛中更是充满好奇之sè。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平常数rì也没有人敲响的通天鼓,今天竟然被人第二次敲响。

“左右!”

“将状告之人带上来!”

听着外面的鼓声,司徒刑的眉毛不由的上挑,眼睛中更是流露出惊诧之sè。

“诺!”

石捕头也是惊讶。不过,他还是箭步上前。

不大一会!

石捕头再次返回,不过的他的脸sè,却是出奇的古怪!

原来,再次敲鼓之人,竟然还是牛二!

看着去而复返的牛二,司徒刑的眉头不由的轻皱,四周的百姓,也是一片哗然!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

牛二竟然会去而复返!

“牛二!”

“你真当本府不敢惩戒于你不成?”

司徒刑眼睛倒立,声音冰冷的呵斥道。

“大人!”

“小的不敢!”

“实在是有冤情想要陈述!”

见司徒刑发怒,牛二脸上不由的浮现出几分恐惧不过他还是强撑硬着头皮说道。

“速速说来!”

“如果胆敢戏弄本府!”

“这次必定大刑伺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