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酸”两个字,令骆雪的脑子里顿时Jǐng铃大作。

她紧张地拦在傅锦行的身前,同时飞快地对远处的保安喊道:“快报Jǐng!”

傅氏集团的员工每天上班的时候,都要通过安检通道,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把危险品给带进来的。

相比之下,傅锦行就显得镇定多了。

他伸出一只手,将骆雪拉到一旁,向她点点头,示意自己没事。

危急关头,怎么能让女人站在自己的前面?

“吴语熙!你要找的人是我,不要影响到无关人等!”

傅锦行走过去,大声说道。

一见他靠近,那些保安全都冲了过来。

他们知道,在这种时候,一定要拼命保护着傅锦行的安全。

于是,那些人紧紧地挨着,在他的身边形成了一道人墙。

“我找的也不是你!只不过,我要是不说找你,没人会搭理我的!”

吴语熙穿着一身浅卡其sè的保洁员制服,头发盘起来,她没有化妆,甚至还有故意扮丑的嫌疑。

看样子,她是装成了保洁员,混进了傅氏大楼。

怪不得吴语熙一路顺畅,竟然闯到了会议室。

“那你既然已经见到我了,就有话直说吧,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傅锦行面不改sè地说道。

他这么痛快,倒是令吴语熙一愣。

她比谁都清楚,当初自己走的时候,可是鬼鬼祟祟的,生怕被傅智汉发现。

“你确定让我在这里说?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里可全都是记者。”

吴语熙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冷笑一声。

打量了她几眼,傅锦行皱了皱眉头。

他派人把吴语熙送到国外,没过两个月,吴语熙就离开了住处,只留下一张字条,说自己去读书了,不想浪费光yīn。

得知消息,傅锦行也没有多想,只是让人定期去看看吴语熙,给她生活费,同时确保她不要回国。

后来何斯迦出事了,他就顾不上太多,好在吴语熙那边一直没出幺蛾子。

想不到,时隔这么久,她竟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嗯,你说吧。不过,我奉劝吴小姐一件事,那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还是不做为妙,免得损人又不利己,你说呢?”

傅锦行把语速降下来,慢条斯理地说道。

他说的话果然起了效果。

吴语熙微微一愣,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唾沫。

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也在迟疑。

不过,几秒钟之后,吴语熙又镇定下来。

她向周围环视了一圈,缓缓地说道:“好,既然是你让我说的,那我就说了。”

顿了顿,吴语熙一字一句地开口:“我给傅智汉生了一个女儿,我今天就是来索要孩子的赡养费的!”

此话一出,满场哗然。

那些记者都不是吃醋的,不管她是不是撒谎,他们立即将长枪短炮对准了吴语熙本人。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就是超级大新闻了!

就算她是在撒谎,也可以制造热点,吸引一波眼球!

不管怎么样,先拍了再说!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所有人都在试图往前推挤,想离吴语熙近一些,再近一些。

坐在台上的傅智汉全身一凛,脸sè霎时变得铁青。

早在吴语熙刚一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就看见她了。

眼看着这个蓄意接近自己,趁机盗窃的小偷竟然还敢露头,傅智汉自然怒不可遏。

再听到她大放厥词,他更是恨不得亲手杀了这个小贱人!

“胡说八道!”

傅智汉猛地一拍桌子,径直站了起来,大声怒吼道。

一时间,会议室内安静得落针可闻。

所有人齐刷刷地看向他。

因为愤怒,傅智汉的一双眼睛几乎都要充血了,令他看起来有些吓人。

被他这么一吓,吴语熙情不自禁地瑟缩了一下。

她甚至后退了一步,小腿撞到了水桶上。

骆雪眼疾手快,一把夺过水桶。

她没有忘了,之前吴语熙曾经声称自己随身携带着硫酸,一旦泼出,绝对会造成巨大的恐慌。

所以,骆雪管不了太多,她只是想着,一定要阻止这个疯狂的女人。

庆幸的是,等骆雪查看过水桶,她松了一口气。

“只是水,根本就没有什么硫酸。”

她看向傅锦行,飞快地说道。

只要没有硫酸这种东西,那就好了。

傅锦行点了点头,向身边的保安队长递了一个眼神。

几个保安一拥而上,一下子按住了吴语熙。

“报Jǐng,就说有人潜入公司,危害公共安全!”

话音刚落,立即有人拿起了手机,拨打了报Jǐng电话。

吴语熙被人制服,她自然不停地挣扎反抗,原本盘好的头发都散开了,披在肩膀上,就像是一个疯婆子。

“放开我!你们这是心虚了吗?是不是怕我说出你们的秘密!”

眼看着自己就要功亏一篑,吴语熙也豁出去了,她现在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只要封口费。

钱,是她的唯一目的。

和那些跟有钱人纠缠不清的女人不一样,当初吴语熙接受傅锦行的提议,主动接近傅智汉,就是为了钱。

她从来也没有想过什么上位不上位的。

留下孩子,就意味着可以源源不断地要钱。

不然,吴语熙才不会年纪轻轻就当妈妈。

要知道,生育对一个女人的身体还是有很大影响的。

“让她说!难道我傅智汉还能怕了你吗?”

冷笑一声,傅智汉用余光瞥了一眼傅锦行。

他早就怀疑吴语熙其实就是傅锦行派来的人,只是苦于没有证据罢了。

如今她主动跑出来,也算是了结一桩无头公案。

“我……”

吴语熙咬紧牙关,脸sè涨得通红,硬生生地咽下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她想,还是不要撕破脸皮。

毕竟和傅家作对,自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有钱拿,也得有命花才行。

左思右想,吴语熙还是闭上了嘴。

偏偏,傅智汉直接从台上走了下来。

他经过的时候,两边的人不自觉地向后闪避,留出了一条路。

很快,傅智汉就站在了吴语熙的面前。

他虽然上了年纪,但气势逼人。

被傅智汉这么一盯,吴语熙不自觉地缩了一下脖子。

“说啊,你刚才不是还很硬气吗?孩子,哪里有孩子,我怎么不知道?”

傅智汉比谁都清楚,他是不可能再有孩子的。

男人做了结扎,虽然也会偶尔出现意外,但傅智汉几乎每年都会做全套体检,绝对不会在这件事上出现问题。

更不要说,他和吴语熙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尽管每天都是干柴烈火一样,却很注意避孕措施。

吴语熙不是第一个想要算计他的女人,自然也不是最后一个。

“孩子……就是你的孩子……你别想不承认……”

似乎被看穿了,吴语熙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

“好啊,你去把孩子抱来,我答应和她去做亲子鉴定!”

www.beritatribun.com

傅智汉掷地有声地喊道。

站在一旁的傅锦行不动声sè地打量着他们,他心中也有了疑惑,因为傅智汉的态度不像是在虚张声势,倒是吴语熙的目的令人怀疑。

作为曾经指使过吴语熙去暗算傅智汉的人,在这一刻,傅锦行其实是略有一点紧张的。

“不敢了吧?”

面对吴语熙的沉默,傅智汉似乎早就料到了。

他微微一笑,目光一一看向周围的那些记者。

被他看到的记者,每一个都是神sè凝重,甚至隐隐兴奋起来。

有人大着胆子问道:“傅先生,这孩子是你的吗?”

旁边有人附和道:“是啊,这位女士声称为你生下了孩子,那你会把遗产留给他们母子吗?”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着傅智汉的回答。

几秒钟之后,傅智汉才淡定地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们都很好奇这个问题,实不相瞒,我早就做了结扎手术,并且年年复查,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其实,关于傅智汉结扎这一点,在很多年前的一档访谈节目上,他就曾经跟主持人说起过。

只不过,年头儿有些久远,很多人不知道,或者不记得而已。

大家面面相觑,半天说不出话。

“我和吴小姐的确有过一段你情我愿,各取所需的rì子,时间不长,也就是半个月而已。可惜她却不告而别,着实令我感到伤心,想不到,今天再次见面,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

傅智汉接着说道。

言下之意,就是吴语熙忽然在今天这种场合上露面,她的目的并不纯粹。

众人都听懂了,傅智汉承认了和吴语熙有过男女关系,但不承认那个孩子是自己的。

“吴小姐,你的孩子到底是不是傅先生的?”

“请问你还打算去做亲子鉴定吗?”

“你刚才所说的秘密是什么,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周围的记者大声喊着,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令人应接不暇。

被两个保安一左一右地架着,动弹不得,披头散发的吴语熙狼狈不堪,她根本无法回答记者们的刁钻问题。

眼前的窘境令她失去了理智,实在走投无路的吴语熙把心一横,大声喊道:“傅锦行其实是傅智汉的亲生儿子!傅智汉和大嫂有私情,两个人还偷偷生了孩子,就是傅锦行!”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安静了。

甚至有人大张着嘴,怎么都合不上,表情呆怔如傻瓜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