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穿越 > 神话版三国 >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赴死的决心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程将军,凌将军,你们退开,这里交给我!”徐晃当即怒吼一声开启自己的军团天赋,直接杀向昆绾本阵,而昆绾则是冷笑着看着徐晃,他的军团天赋完全不怕人多,就怕人少。

不过就在下一瞬间昆绾就看到了惊人一幕,徐晃的大军直接冲入自己的本部,而自己引以为傲的能力对于徐晃的本部毫无效果。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也就罢了,昆绾的军团天赋溅射是不分敌我的,而徐晃的军团天赋只对于己方有效果,这就造成昆绾的天赋面对徐晃的时候,不仅没有效果,还会伤到自己。

昆绾大惊之间直接停止了自己的军团天赋,而这边军团天赋刚刚一停,程普这边靠着大量的中低层统帅瞬间就抓住时机给昆绾来了一波反冲锋,将昆绾本部打的大乱。

扛着车**斧的徐晃面色坚毅的执行着自己干掉三百人的计划,轮舞的大斧根本不是北匈奴的普通士卒所能抵挡的。

昆绾一击逼开凌操和程普,当即率领自己的亲卫朝着徐晃迎去,他的脑子非常清楚,现在这情况只要徐晃在,自己的军团天赋根本不能使用,而不能使用军团天赋,等徐晃和之前的两个内气离体武将汇合,那么就算他有秘术也只有死路一条。

老实说,昆绾至今见过唯一一个在大军之中可能能一挑三的便是赵云,至于昆绾自己,他非常的清楚,他自己肯定做不到。

徐晃眼见昆绾朝着自己冲过来也没有多少惊讶,就算将他换成昆绾他也会做出这个选择。

本来这个时候最正确的选择应该是不管昆绾,率兵继续骚扰,将昆绾本部彻底打乱之后,全军一拥而上,直接围死昆绾。

然而每一个武将都有自己的骄傲,就像张飞明明可以等张辽和庞德抵达之后,轻松合力拿下须卜成,但是张飞宁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和须卜成见个生死。

同样徐晃也知道什么是最佳的选择,但是最佳的选择未必是最顺心的选择,和别人合力斩杀一名敌将,哪里有自己动手拿下好?

因而在徐晃看到昆绾手持马槊冲杀过来的时候,直接扛起车**斧朝着昆绾冲了过去,内气离体大圆满,有何畏惧的。

徐晃和昆绾照面之后,双方的本部亲卫直接撞在了一起,昆绾和徐晃根本没有问话,直接展开了厮杀。

徐晃的斧子毕竟是重兵器,并不需要讲太多的精妙,练好砍削格挡的徐晃,靠着这三招应是逼得昆绾根本施展不开,不管是挑还是刺亦或者其他招数在徐晃大斧的压制下根本无力施展。

眼见程普和凌操等人联手已经稳稳压住自己用来看护身后的亲卫,估摸着再浪费一会儿时间,对方就能突破后方防护的大军,等对方和徐晃汇合,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了。

原本这个时候,以昆绾的头脑,第一选择必然是率兵撤退,和丘林碑,兰氏,须卜成等人兵合一处。

可惜之前就被周瑜喂了脑残,决断的时候一个误差,让昆绾自认为自己开启秘术能在几个呼吸之间击败徐【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晃,而这么一个错估直接导致了昆绾的死亡。

徐晃的实力比昆绾略高一线,但是徐晃当初在洛阳,在长安亲眼见到了强大的吕布,所以他摒弃了一切的秘术和禁技,全身心的投入自己实力的提高上,所以在昆绾开启秘术的时候,徐晃只能继续保持着之前的状态。

昆绾在开启秘术之后三击便确定了徐晃的实力,现在的他比徐晃更强,因而信心更足,全力爆发之下,一阵狂猛的攻击直接将徐晃成功压制,而徐晃则是默默地等待时机。

直到昆绾狂笑着在第五十招的时候将徐晃的大斧用自己的马槊拨开,然后人借马力直接一枪直刺徐晃左胸,马槊尖端的寒芒仿若在瞬间就要将徐晃穿透。

然而在下一瞬间昆绾的马槊不由自主的向着左边偏去,昆绾当即发力朝着右边刺去,保持着马槊尖端直刺徐晃左胸,然而在昆绾马槊向右发力的瞬间,一股大力直接顺势朝右推去。

那一瞬间已经刺中了徐晃左胸表皮的马槊,在昆绾向右的发力和突然出现的向右巨力之下,在徐晃的胸前划出了一条巨大而逐渐变深的伤口。

这一瞬间徐晃就像是一个冷静的猎手一样,冰冷的看着全力一击之下,招式用老,身体走形的昆绾,右手的大斧顺势飞了出去,下一瞬间昆绾的上半身飞了出去。

没什么绚烂的招数,昆绾就是如此简单的死在了徐晃的斧下,等到程普和凌操等人过来的时候,徐晃已经吞下了之前准备好的药丸,提起了自己的大斧,准备直插北匈奴和杂胡的混合大军之中。

身处大军后方的呼延储眼见连折两路大军,心下不由得一沉,虽说他早已经做好了将帅折损大半的准备,但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北匈奴的精粹如此倒下,呼延储真的非常难受。

“稠浑何在!”呼延储深吸一口气怒吼道。

“末将在!”早已按捺不住的稠浑当即开口回答道,双眼之中的愤怒已经无法遮掩了。

“率领禁卫军和一万精骑出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给我直插汉军本部,不惜一切代价,那怕是消耗掉一切军魂都不要在意!”呼延储沉声给这个最忠心于自己的汉子下达了自己的命令。

“是,单于!”稠浑未有丝毫多想,当即回答道。

“在遭遇到对方的军魂军团之后,不要犹豫,直接开军魂军团的终极能力,没士卒就在身后的精骑之中转化,给我死死压住汉军!”呼延储看着稠浑近乎怒吼着说道。

“是!”稠浑怒吼道,这个时候他已经从呼延储的语气之中,从昆绾和须卜成的死之中明白了很多的东西。

“禁卫军随我出击!”稠浑怒吼一声,随后一马当先朝着汉军的方向冲去,而一直按捺着没有出手的高顺和华雄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对望了一眼率领自己的军团直接朝着稠浑冲了过去。

北匈奴禁卫在稠浑的率领下以一种无可匹敌的气势冲杀到了汉匈交战的方位,而后更是以一种大无畏的气势直接撞上了关羽的本部校刀手。

“叮!”关羽一刀斩在稠浑的斩马刀刃上,强横的气势呼啸而去,但是稠浑则像是无视了关羽的气势一般,反手一刀横斩,削向关羽的脖颈,关羽冷漠的以更快的速度直接斩向稠浑。

两人你来我往连过十余招,关羽面色略带凝重,他本身就是以势杀人,但是现在他的气势被对方无视,当场十成实力去了三成。

这等战场厮杀,又不可能很快积蓄起无敌的气势,要斩稠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加之身旁本部校刀手被稠浑率领的军魂军团差点打崩,由不得关羽不分心帮忙。

“杀!”司马俱一脸狰狞的捅死一名匈奴禁卫,他的左臂之前被人一刀砍中,若非闪避的快,那一刀下去,胳膊都要飞掉,但就算是躲开了,左臂也被开出一条大口子,短时间根本没有发力。

“江宫,江晏,瞿恭,裴元绍,黄邵,管承,杜远,组织练气成罡,堵住他们!”廖化双眼泛红的吼道。

关羽军团号称具有最多的练气成罡,最多的中层指挥,可不是说笑的,所以之前动手的时候,多是一个练气成罡武将率领着二十多名校刀手加上两三百人的关羽本部。

这种程度的小部队的战斗力并不差,加上每一个领头的都擅长小军团作战,在关羽的这个龙头老大的率领下,冲杀的非常快。

当然这也是稠浑率领北匈奴禁卫第一时间杀向关羽的重要原因,自然北匈奴狂猛杀到,之前根本没有思考过这一方面的关羽本部当场就受到了沉重打击。

可以说这群人完全没想过之前杀北匈奴杀得很开心的他们,居然突然被敌方军魂军团堵住!

北匈奴禁卫平均下来每一个人的实力虽说不到练气成罡,但是配合他们的实力,四五个人杀一个练气成罡问题并不大。

好在这些黄巾渠帅,本身都是生死场杀出来的,指挥大军可能有些问题,但是指挥个千八百人,或者看看战场形势什么还是轻而易举,因而在廖化一声令下,这些人当即收拢之前的军势。

登时一干实力靠谱的中层将领快速朝着一起靠拢,身后箭雨掩护,很快十几名十几名的练气成罡就领兵抱团在一起。

虽说依旧无法抵抗北匈奴禁卫的反攻,但是靠着大量实力靠谱的中层武将组成的防线,勉强稳住了防线。

“元俭这样不行!”周仓虽说不懂指挥,但是当初当黄巾的时候被大军打的太多,被人追砍的太多,所以战场形势还是懂得。

“必须要打回去一波,否则的话,对方最多再有十多息就能冲杀近来,到时候就算是我军铁骑杀至,我方损失也会太大。”陈炽一边尽力调度士卒去围堵,一边尽可能的将受伤的士卒撤下来。

“我来!”周仓怒吼着丢掉自己的大刀,将武器换成实心的狼牙棒,一夹马腹直接朝着前方的北匈奴禁卫冲了过去。

“练气成罡的兄弟跟我上!”周仓轮舞着狼牙棒,一击砸在一个北匈奴禁卫的脸上,直接将之砸的脑浆崩裂,然后怒吼道。

当即四处在阻敌的中层将领闻言皆是放开身旁应对的对手,直接追随周仓朝着北匈奴禁卫发动了反冲锋,只要这一波击退北匈奴禁卫,那么争取到的几十息的时间足够我方铁骑冲杀过来。

至于被放开的那些名北匈奴禁卫,没有了后面源源而来的北匈奴禁卫,迟早被关羽的本部精锐整死。

“賨人跟我上!”王平怒吼一声,大盾直接拍在对面一个北匈奴禁卫的脸上,盾面上的尖刺直接将对方捅死。

随着周仓的怒吼,关羽的本部之中直接冲出来接近五十名的练气成罡,狂怒着朝着北匈奴禁卫发动了攻击。

这群人多是出身黄巾,所以他们非常清楚什么时候该拼命,什么时候该藏拙,而这一刻在这些人看来到了拼命的时候了。

因此每一个皆是拿出压舱底的招数,同样也都毫不惧死的发动了攻击,他们都很清楚有些时候不怕死才不会死!

近五十名练气成罡在一名内气离体的率领下疯狂的朝着匈奴禁卫发动了攻击,动作之迅猛,根本没有给北匈奴任何反应的时间,一波疯狂的反击,直接将北匈奴禁卫强行打了回去。

不过军魂军团也不是吃素的,瞬间反应过来之后,便对着周仓等人的方向发动了更为迅猛的攻击。

当即就有数名练气成罡重伤落马,甚至被周仓都因为被一群人远近程同时针对,受了点轻伤。

“兄弟们别用制式武器,用以前的武器!”江晏用长枪反击,结果被对面三个士卒挑开长枪之后,差点捅死,当即松手放开长枪,顺手从马背上拿出以前用的三齿钉耙。

上去一个横扫,直接扣住对方的长枪然后猛地发力,对方配合的两人当即用长枪架住江晏的钉耙,结果这种奇门兵器的顶部的长钉依旧耙死了对面的军魂士卒。

听到江晏声音的中层将领当即有一半都从马背上掏出了自己以前用了十多年的奇门兵器,虽说这些兵器大都不太适合马战,但是北匈奴禁卫什么时候接触过这种乱七八糟的攻击方式。

不少匈奴禁卫直接因为没有接触过这种攻击方式,导致在防御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居然还有这种攻击方式。

“哈哈哈,还是我的渔叉好用!”管承大笑着在对面即将架住自己的渔叉的瞬间,一个抖动,渔叉直接拉伸出一长串锁链。

原本即将被架住的硬质攻击在锁链被扫中的瞬间,渔叉直接插中对方的脖颈,随后右手的短渔叉带着绳子直接飞出,插在对面的脑袋上,随手发力一个抖动,直接刺向另一个北匈奴禁卫的太阳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