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都市 > 极品全能学生 > 第7869章 丁家

夏天也明白。

既然天候夜传信给他们,而且说是对峙,那就证明,对方暂时还没有要动天候夜他们的意思,只不过是希望他们给个说法。

因为丁家那么大的世家,如果他们真的想要动手的话,那天候夜也就不会给他们传讯了。

不管大传讯符飞的多快,都不可能有对方动手快。

“天候他们肯定是想要调查一下丁鹤的尸体和丁鹤战死的情况了,所以才会被对方发现的,否则以他们的本事,怎么可能暴露,而且他们自觉理亏,肯定无法和对方争辩,这样的话,就是需要我们过去谈谈了。”天阵明白,现在的情况肯定是非常尴尬的。

天候夜虽然也很强势,但他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他们去查人家丁鹤的尸体,那被人发现了,这种事情就说不清楚了。

“快点吧,万一对方将天候前辈他们惹急了,真的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那就不好看了。”夏天担心出现什么意外,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三人就这样不断的赶路。

丁家之中。

“天候前辈,我们对您算是礼待吧?”一名丁家的男子问道。

“算。”天候夜点头。

“那您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说法了?”那名丁家的男子再次问道。

“我不是也没走嘛,我在等朋友,等我朋友来了,让他们跟你说。”天候夜无奈的说道,他这么好面子的人,让他去道歉。

这怎么可能啊。

而且就算是道歉了,对方也恐怕不会那么轻易就接受的。

所以他干脆什么也不说,就是等人了。

“好,我们丁家养的起两位前辈,两位前辈请继续等。”那个丁家的人非常不客气的说道。

这种话里面的冷嘲热讽,谁都听的出来啊。

可天候夜就是没办法啊。

“这张老脸丢光了啊。”万兵摇了摇头。

“是啊,这次是真丢脸啊,我们两个居然在yīn沟里翻船了。”天候夜无奈的说道。

这种事情,他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打架的话,那他是绝对不怕的。

这几天。

这个男子天天都会过来问同样的话。

虽然天候夜非常的烦躁,但他却什么都不能说。

“来了,来了!”在等的简直就是要崩溃的时候,天候夜接到了天阵的消息。

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仿佛是看到了希望一样啊。

终于熬过去了。

“走吧。”天候夜站起身来。

呼!

万兵也是松了一口气。

最近这几天,人家丁家好吃好喝的招待,可他们什么也吃不进去啊,坐在这里简直就是煎熬啊,人家也没阻拦他们,不过这个大门,他们也是真走不出去啊,一旦走出去,那肯定就是要打起来了。

打架他们不怕,不过这种架要是打了,那以后他们就抬不起头来了。

丁家的门外。

“夏家军军团长夏天拜见丁家高层。”夏天大声喊道。

他的声音很大。

在丁家的大门外喊的。

态度上,绝对是没问题的。

“夏先生,里面请。”一名丁家之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恩!

夏天他们三个就这样走了进去。

很快。

他们就看到了天候夜。

天候夜和万兵两人的脸sè都是非常的难看。

“夏先生,既然您来了,那您说,这次的事情怎么办吧?”丁家的那个人问道。

“你是丁家的哪位?”夏天问道。

“丁月!”那个男子直接说道。

“哦?丁鹤的儿子!”夏天之前可是刚和天阵他们聊过这个人啊。

“没想到夏先生还听过我的名字。”丁月语气平淡的说道。

“我这次来,是过来接人的,我承认,这次的事情是我们有错在先,不过我和令父也算是有一面之缘了,而且还彼此简单交手过,算得上是相识了,所以他们才会过来打听,既然打扰到了你们了,那我替他们说声抱歉,当然了,我也明白,一句抱歉肯定是不够的,这是我的传讯符,以后你们丁家如果有危难的时候,随时可以联系我,只要是为了守护自己而出现的危难,我一定会带人过来。”夏天将大传讯符扔了过去。

丁月直接接过了大传讯符。

这可是一道令箭啊,这么好的东西,不管他和夏天要什么宝物,都比不上这个啊,就算是拿几件帝器让他交换手中的这【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个大传讯符,他都不会换。

帝器并不能保住丁家。

但夏天他们这些人却可以。

天阵大陆现在这么**,谁能保证自己家族不会出事?

特别是他父亲出事以后,丁家将来面临更多的事情,所以这个大传讯符,可以让丁家从水火之中走出,甚至可以在危难时刻翻身。

“夏先生放心,这东西我是绝对不会随便使用的。”丁月说道。

“那我可以带他们走了吧?”夏天问道。

“夏先生难道不想看看家父的尸体吗?过两天,众神坟墓的人就会将家父的尸体带走了,我已经答应了。”丁月说道。

众神坟墓这种事情,他是不会和别人时候的,哪怕是家族的高层,他也不会说。

不过他明白。

这种事情,夏天他们这些人是肯定知道德

所以他说出来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恩,丁鹤是天下第一刀,他死后当然有资格进入众神坟墓了。”夏天点了点头。

“请!”丁鹤摆了摆手。

随后他们走了进去。

正常来说。

参观别人的尸体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

不过丁月也明白,夏天他们不是普通人。

而且他也认为,自己的父亲死的太突然了,所以他想要带夏天他们进去看看:“夏先生,我知道您和您身后的这些人都是见多识广的,所以我也想请求各位,帮我看看我父亲的致命伤究竟是哪个,他和独孤傲战斗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那我们就打扰了。”夏天点了点头。

丁家祠堂。

丁鹤的尸体就摆放在那里。

此时的丁鹤,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曾经的天下第一刀,就这样静静的躺在那里,再也站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