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青春 > 茅山鬼王 > 第1136章 杨帆走了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钟锦亮是由薛小七在医治,他简单的给钟锦亮把了一下脉搏之后,紧接着微笑着看着众人道:“亮子没大事儿,就是灵力耗损过度,在薛家喝几天十全大补汤,应该就没啥问题了,大家伙不用担心。”

其实一开始葛羽就知道是这个情况,不过听到薛小七亲口说出来,心才彻底踏实。

但是给何为道把脉的薛亚松老爷子却是眉头紧蹙,脸色也越来越阴沉,好一会儿之后,才松开了何为道的胳膊,叹息了一声道:“此人乃是被一口怨精之气钻入了体内,控制住了他的神魂,这口怨精之气的力量十分强大,想要从体内剥离出来,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

“怨精之气是啥?”黑小色在一旁问道。

“就是含有极大冤屈之人,临死之前呼出来的最后一口气,被人用特殊的法门搜集了起来,现在这口怨精之气含有极深的怨念,留在了此人的身体之中,能够控制其神魂,消耗他身上的元气,如果不及时将这口怨精之气从他身上弄出来的话,此人不出两天就一命呜呼了。”薛亚松道。

“这个……薛叔您能将这怨精之气给祛除出来吗?此人是我茅山的外门弟子,我不远千里,将人送到此处……”葛羽有些焦急的说道。

“小子,我们行医之人,救死扶伤是天职,即便是跟你们一分钱关系都没有,我们薛家也会尽力医治的,他身上的这种情况虽然特殊,不过老夫可以尽力一试,如果不行的话,就只能送到法阵之中的那两位老爷子那里了。”薛亚松道。

“那就有劳薛叔了。”葛羽道。

薛亚松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言,而是跟一旁的薛小七使了一个眼色,薛小七直接过去将何为道给背了起来,朝着薛家药铺的大堂里面走去。

一直跟在葛羽身边的何大壮,自从来到这里一句话都不敢说,紧紧的跟在葛羽的身边,当时跟着葛羽他们进来的时候,何大壮顿时就吓傻了。

因为这一院子的人,身上的修行者的气息十分浓郁,而且一个个修为都高的可怕,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人。

在他心目当中,葛羽的修为就已经让他叹为观止了,没想到这一院子的人,好像大部分的修为都在葛羽之上,更是让他吓的大气都不敢出。

看到自己的父亲被带到了大堂里面医治,何大壮也不敢进去,小声的在葛羽身边问道:“师爷……这院子里的都是什么人啊,看上去都十分厉害的样子……”

这话被一旁的黑小色听到了耳朵里,顿时嘿嘿一笑,说道:“小子,今天我们带你过来是开了眼了,旁边那几个人就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九阳花李白,你之前没有见过吧?”

何大壮一听,腿肚子真吓软了,九阳花李白,只要是修行者,可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何大壮也不例外。

只是在何大壮的心目之中,这九阳花李白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都有三头六臂一般,如今一见,发现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个样子,一个个看起来是十分随和啊。

不过知道了这些人之后,何大壮的心也安稳了下来,既然有这么多高人在,自己的父亲看来是有救了。

在薛家父子医治何为道的时候,葛羽悄悄的走到了白展的身边,小声的问道:“白展大哥,杨帆呢?我怎么一直都没有看到她?”

葛羽的声音很小,而且还是单独问的白展,旁边的几个人也都听到了耳朵里。

当即,花和尚跟李半仙便道:“哎……那啥,薛叔给那人估计要动用鬼门七十二针的手段了,这手段可稀奇,咱们一起过去瞧瞧。”

“是啊是啊,老长时间没见薛叔用过这手段了,一起过去瞧瞧。”李半仙说着,便跟着花和尚一起朝着大堂里面走去。

这两人刚一走,吴九阴紧接着也干咳了一声,跟周一阳道:“走……咱们也过去瞧一瞧……”

说着,两人也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

这几个人一走,其余的人全都呼啦啦的朝着大唐里面走去。

唯独白展一个人站在那里,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起来,葛羽顿时就有些慌了,因为他刚才感觉了出来,这几个人的表情都不太对劲儿。

“小羽,咱们也去瞧瞧吧,这鬼门七十二针的手段是薛家的看家绝学,传说能够活死人肉白骨,不去可就可惜了。”

白展有些慌乱的说着,便也要离开这里,却被葛羽一把抓住了胳膊,沉声道:“白展大哥,杨帆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们可别瞒着我。”

白展的脸色红一阵儿白一阵儿,阴晴不定,支支吾吾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是不是那龙诞万年珠有什么反噬的作用,小帆姐她……”葛羽心中咯噔了一下。

“没没没……你可别乱想,小师姐她好端端的,啥事儿都没有。”白展道。

“那她人呢?”葛羽【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是真着急了。

被葛羽逼的没有办法了,白展只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罢了罢了,他们都不跟你说,还是我跟你说吧,小师姐她走了,回鲁东了。”

“回鲁东了?”葛羽顿时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响,疑惑道:“她走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

“唉,其实她根本不想走,可是她也没办法啊。”白展再次叹息道。

“到底是怎么了啊?”葛羽郁闷的都快哭了。

“昨天下午的时候,小师姐的父母来了,执意要让小师姐跟他们回鲁东,而且小师姐的母亲还以死相逼,如果不跟他们回去的话,就一头撞死在这里,小师姐是逼于无奈才离开这里的。”白展解释道。

“可是……这为什么啊,为什么非要小帆姐离开这里?”葛羽急了。

“这事儿你还不明白啊,小师姐的爷爷天鸿真人被血灵教的人杀了,而小师姐也差一点儿送了命,从小帆姐很小的时候,她父母就不赞成她修行,觉得一个女孩子不应该整天打打杀杀的,她父母带她走,就是希望杨帆能够远离我们这群人……”白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