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穿越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虽然院子很小很破,也没有秋千这些玩具,可唐儿却玩的很是开心,看样子一个人玩的是否开心,与所处的环境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应该是与一起玩耍的人有关,只要是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玩耍,一个人就会很快乐,而若是与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那么,就算周围的环境再好,也是很难开心的起来的。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似乎考虑物质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但在不愁吃喝的孩童们的眼里,物质根本就不是事儿,精神的快乐才是最高的追求,也就是玩的开心就好,玩的不开心就不好。

唐儿与双儿在一起,玩的是非常的快乐,这足以说明,在唐儿这小子的心里,与喜欢的人在一起,才是一件最快乐的事情,而若是与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天天吃肉,那也是不开心的,非常的不开心。

很多人喜欢旅游,其实,旅游有啥好玩的,尤其是在假期的时候,每个好点的景区都是人山人海的,去了啥风景也看不到,净是看人了,一个个大脑袋有啥好看的,但每年的旅游人群就是很多很多,多的都数不清。

其实,旅游看的根本就不是风景,完全就是玩个心情,心情好了,就算去景区只看到了一群脑袋那也是开心的,若是心情不好,就算整个景区都只有你一个人,那也是不开心的,所以,出去玩出去旅游,与心情有很大的关系,心情好了一切都好,心情不好一切都不好。

“实在不好意思,家里都没有一个完好的茶碗,您小心点。”

妇人端出来一碗冒着热气的白开水,但端水的碗却是残破的,豁了好几个口子,完好无损的一个面只有三分之一的长度,若是这里也有破损,那就真的不能用了。

虽然碗是破的,但也许是这个家庭最完好的一个了,这也算是把家里最好的东西都给拿出来了,算是很不错的待客之道了,李安对此也是很满意了。

古人喝茶都喜欢泡着一点茶叶,这样才有味道,可这个贫苦的家庭显然没有这些,所以,就只能用白开水招待了,而李安显然并不在乎这些,只要主人是一片热心就足够了,至于喝的是什么,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好,多谢。”

李安并不嫌弃没有味道的白开水,一口气就把这一碗的白开水给喝了下去。

“还要吗?”

妇人问道。

李安摆了摆手,开口说道:“平时双儿都在学堂里,你男人也出去干活,那你呢?你平时一个人在家干些什么营生吗?”

妇人惊诧了片刻,开口说道:“我一个妇道人家能干什么呢?不过在家里打扫屋子,缝缝补补罢了。”

李安顿时感叹,难怪这一家子如此的贫苦,完全是思想的问题,一个男子太老实,被人骗了还卖力的干活,而一个年轻的女人,整天待在家里净是瞎收拾了,也没有出去赚钱,如此,这家庭的经济状况,自然就会比较的糟糕了,【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这就是两个傻子呀!

“难怪这家里如此的干净整齐,原来是娘子没事的时候就收拾,难怪,难怪啊!不过,就算每天在家里不停的收拾,那也收拾不出个花来,更收拾不出钱来,要想日子过得好,还是要出去挣钱才是,这样也不会无聊不是。”

李安笑着开导道。

妇人听了李安的话,认可似的点了点头,似乎觉得李安说的有些道理,她之前的日子过的还算充实,每天除了打扫和做饭之外,剩下的时间就陪着双儿玩耍,可自从双儿去学堂学习之后,她每天的日子就变得极为的无聊,每天不停的打扫,以至于把家里弄得一尘不染,可这又有什么用呢?她们家的日子依旧清贫,为了省钱,她晚上都不做饭了,每天晚上最多只吃一个馒头,喝一碗热茶,当然,还有一些咸菜,这就凑合一顿了,他的丈夫回来之后,也是同样的待遇,也是一个馒头,一碗热水,还有一点咸菜。

有的时候,她甚至连午饭都不做了,午饭也只是吃馒头与咸菜,就这么将就着吃了一点就算了,之所以如此凑合,完全是因为家里就自己一个人,实在没有做饭的动力,随便吃几口对付过去就行了。

这样的例子,在任何时代都特别的普遍,在一大家子人的时候,做饭的动力是最高的,而若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家,就会失去做饭的最基本动力,完全就不想做饭,甚至连吃饭的动力都没有,最多也就是饿了的时候,随便吃一点就凑合过去了。

这也是一种懒惰,对自己身体的懒惰,长时间如此的话,对身体的伤害是显而易见的,会让自己的肠胃受到极大的伤害。

只有按时吃饭,吃舒心了,对身体才是最好的,若是不按时吃饭,早晚是要遭到身体报复的,有的人是为了工作,不能按时吃饭,倒也是无可奈何,但也有的人是为了玩而不按时吃饭,这就非常的不应该了。

比如在后世的网吧,有那么多的人,整天待在里面玩耍,几乎都把网吧当成自己的家了,饿了的时候随口点了一份外卖,困了就倒在椅子上稍微眯一会儿,醒了继续玩,这样的日子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可能还能够承受,但时间久了之后,身体是肯定要出问题的,估计最多十来年,这个人就会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废物,一个一无所有一无是处的废物。

当然,眼前这个妇人并不是废物,这个时代的女人,不工作的占多数,工作的才是只占少数,在女子的眼里,不工作让自己的丈夫养活自己,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工作的女人反而显得不够贤淑。

这种思想显然是太落伍了,在如今的大唐帝国,迫切需要更多的女子投入到工作之中,以减轻用工荒的压力,尤其是很多不太需要体力的工坊的大量出现,对女子的需求量极大的增加了,也就是说,女子已经不需要依附男子生活了,在一个家庭之中,女子同样可以用自己的努力挣钱养家,哪怕没有男子的收入,女子也能够养活一个家庭,在这种情况下,继续留在家里不出去工作,就显得非常的不合时宜了。

“娘子是否想过出去做工?这样也能挣点钱贴补家用啊!”

李安趁热打铁的问道。

“出去挣钱贴补家用,我真的可以吗?”

妇人似乎有些不太自信,胆怯的说道。

李安鼓励的说道:“年纪轻轻的,为什么如此没有自信呢?只要你愿意出门找工作,是一定可以的,哈哈哈!”

“恩,等我男人回来了,我与他商量一下,现在双儿整天在学堂,我一个人在家里,也确实挺无聊的,出去找个工作挣点钱,也确实挺不错的。”

妇人高兴的说道。

“那你想做什么类型的工作呢?”

李安开口问道。

“缝缝补补,洗衣做饭,这些我都会,别的我也不清楚,不知道哪些是自己能做的。”

妇人开口说道。

李安笑着说道:“你不用担心的,其实,外面工坊的那些工作都是很简单的,只要用心学一阵子,都是能够学会的,并没有什么难度,你们附近邻居家的妇人,就没有去工坊工作的吗?”

此时此刻,京城各种工坊是多不胜数,有很多工坊大部分都是女工,也就是说,在京城进工坊工作的妇人是很多的。

“其实也是有的,不过,并不是很多。”

妇人回答道。

“哦,那她们是怎么说的呢?他们觉得工坊的工作如何,好还是不好呢?”

李安开口问道。

妇人想了一下,开口说道:“她们有的说工坊工作很辛苦,比在家里做饭洗衣辛苦多了,也有的说并不辛苦,还能挣到不少钱,也不知谁说的是真的。”

显然,妇人也有些矛盾,不知道工坊是一个什么环境,是不是特别的累人,内心是忐忑的,似乎也早就想过要去工坊工作,但就是对情况不太了解,还没有下定决心,

“哈哈!她们都没说说谎,工坊的环境是不会变的,但有的人勤劳身体好,便觉得不辛苦,但也有些人懒散身体不好,工作一天就会累的腰酸背痛,根本就坚持不下来,自然就说工坊很辛苦了,她们说的可都是实话,只不过她们的情况不同罢了,要想知道工坊的工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有自己亲身去体验一番才能完全明白啊!”

李安开口说道。

“这个……”

妇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哈哈!也不用细想了,我家有几十处工坊,若是你愿意去的话,随便去哪一家都行,工钱绝对不会被同行低,最多一年就能让你们家的日子提高许多啊!”

李安开口说道。

家里的产业确实有些多,除了一些垄断的行业,还有一些可供女子工作的各种工坊,都是家里的几位夫人闲着没事的时候开办的,专门为了解决京城没有工作的妇人准备的,这些工作也都是只适合女子,并不适合男子,而另外一些工坊,则有一些是只适合男子的,这样便于管理一些,若是男女混合在一起,管理的难度会有些大,万一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丑事就麻烦了。

“贵人家里有工坊?那贵人贵姓?”

妇人问道。

李安笑着说道:“我姓李。”

“哦,是李贵人。”

妇人脱口而出。

李安顿时颇为尴尬,感觉自己好似变成了皇帝的妃子了,这称呼实在让人有些尴尬,不过,也就是一个称呼而已,也不是太要紧的。

“额,我给你写一张字条,上面有工坊的地址,还有我的推荐信,你若是想好了去工坊做工,明日拿着这个直接去工坊就行了。”

李安说着拿出纸笔,给妇人写了一张推荐信,并在下面写了工坊的地址,然后交到妇人的手中。

妇人伸手接过纸条,感谢道:“多谢李贵人,多谢李贵人。”

李安听不得这种妃子一般的称呼,忙道:“小事一桩,何足挂齿,我们家的工坊也是缺人呢?真的缺人,哈哈!”

说着说着,妇人的丈夫回来了,隔着老远见自己的家里有男人的声音在哈哈大笑,心里一紧,连忙加快了脚步,奔了过来。

“父亲,抱抱。”

双儿听到自己父亲回来的声音,连忙跑过去求抱抱。

不过,他的父亲此刻哪有心情抱闺女,家中院子里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呢?

“双儿别闹,这里还有客人呢?”

汉子并没有抱双儿,而是看向李安,显得有些诧异,因为李安的穿着实在高级,是他们这种家庭巴结不到的人物。

而李安抬眼一看,这个汉子长得比较的壮实,但眉宇间略微有一些傻气,虽然不是弱智的那种傻,但也绝对不是精明人,要说他容易被人骗,李安绝对相信,因为一般这种长相的人,都比较容易轻信别人,如此,被骗的几率自然也就比较大一些了。

“娘子,这位是?”

汉子怔怔的问道。

“父亲,这是唐儿和他父亲,来我们家玩的。”

妇人没说话,双儿倒是开口解释了。

“当家的,这唐儿是双儿学堂里的同学,玩的比较好,要来我们家玩,他父亲不放心,怕路上有意外,就亲自陪着过来了,已经到我们家半个时辰了。”

妇人接着说道。

汉子闻言,顿时都明白了,马上咧嘴一笑,回头抱怨道:“娘子,这客人都来了这么久,怎么不去做点热饭啊!让客人干饿着吗?”

一看这傻大个就是一个好客的人,

妇人抱怨道:“咱们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哪有什么东西能够拿来招待贵客的,但凡有一只鸡,我也一定杀了待客。”

这个妇人倒是挺聪明,没有直接说自己的男人没本事,而是委婉的表达了这层意思,可谓给这个傻大个留足了面子,一看就是一个贤淑的好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