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惊雷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再相见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你可以回去了。”万群准备继续审讯军统的人,不过却放了余惊鹊回去。

因为现在不需要留着余惊鹊,军统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猜测在索菲亚广场接头也猜错,自然不用留着余惊鹊。

“是,股长。”余惊鹊还以为今天晚上回不去了,没有想到姚冰倒是抓了邵怀回来,该打草惊蛇也已经打草惊蛇。

放余惊鹊回去,一点影响也没有。

确实没影响,因为余惊鹊不打算联系秦晋,他联系秦晋汇报什么?

军统的人被抓?

这个消息,军统的人早就知道。

邵怀被抓?

他和军统一点关系都没有,等到有机会告诉秦晋,邵怀的真实身份就行。

回去办公室,打算穿上大衣离开,看到李庆喜还在特务科。

“你怎么还没有走?”余惊鹊对李庆喜问道。

李庆喜跟着余惊鹊进来办公室,不服气的说道:“我们要抓邵怀,股长不让抓,姚冰去了之后,直接就抓人,我们辛辛苦苦冻了几天,给他人做了嫁衣。”

“行了,少发牢骚多干事。”李庆喜不知道具体情况,自然觉得姚冰是去抢功劳的,不然为什么今天晚上让他们撤回来。

“早点回去,还能休息会。”余惊鹊穿上大衣,准备离开。

“队长,我听说你没走,专门等你的。”李庆喜的话让余惊鹊停下脚步。

“等我干什么?”余惊鹊问道。

“队长你不是让我调查暗探的消息吗,已经调查好了,在这里。”李庆喜递过来一份文件。

一边打开看,一边对李庆喜说道:“这么快?”

“这不难,挺好打听的,整理花费了一点时间。”李庆喜办事还不赖,心眼却不大,牢骚挺多。

可是为人也聪明,牢骚只在余惊鹊这里说,出了这个办公室的门,在特务科嘴紧的很。

看了看资料,很详细,余惊鹊挺满意。

“行,做的不错,我回去看看。”说着话,就将资料放在大衣里面。

同时才从兜里拿出来钞票给李庆喜说道:“兄弟们辛苦这么多天,犒劳一下,你看着安排。”

“谢谢队长。”李庆喜开心的将钱接过去。

这么长时间的辛苦,最后邵怀被姚冰抓走,余惊鹊虽然觉得无所谓,可是下面的兄弟不会这样觉得。

李庆喜的牢骚只是说了出来,那些不说出来的人更多,这件事情如果就这样算了,他们会觉得余惊鹊在特务科没有地位,不如其他队长。

一次两次不要紧,次数多了,谁还会真心帮你做事,都瞄着其他队长那里,说不定一眨眼的功夫,就跑过去几个人。

等你成了光杆司令,你着急都没用。

所以金钱的犒劳,很多时候是很有用的,会让大家觉得余惊鹊没有亏待他们,功劳被拿走谁都不愿意,余惊鹊还能犒劳他们,这人心就散不了。

和李庆喜一起出门,李庆喜还殷勤的给余惊鹊拦了一辆黄包车,目送余惊鹊离开。

今天回家自然是晚了,轻手轻脚的上床,和季攸宁打了个招呼,两人入睡。

早上起来,余惊鹊说要送季攸宁上班,季攸宁都习惯了。

余惊鹊送自己上班,那就是心血来潮送一下,之后一段时间根本不见踪影。

让季攸宁认为,余惊鹊送自己上班,完全是抽查去了。

早上跟着季攸宁,两人来到学校门口,看到了今天要见的顾晗月。

两人见面,空气中都是尴尬的感觉,毕竟现在两人算是相互坦白身份。

之前最早对顾晗月做的事情,她也会知道是故意的,所以很尴尬。

给了顾晗月一个眼神,她就明白余惊鹊的意思,今天出现在这里,是有情报需要传递的。

季攸宁在身边,两人谈话不方便,顾晗月看了看说道:“攸宁,你昨天是不是有课程材料没有给主任?”

“昨天我去找【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了,主任不在办公室。”季攸宁回答说道。

“我刚才看到主任过去。”顾晗月说道。

“是吗,那我先过去,你们等一下。”季攸宁跑了出去。

看着季攸宁这傻兮兮的样子,顾晗月明明是支开你啊。

虽然余惊鹊希望顾晗月支开季攸宁,但是看到季攸宁就这么简单被支开,他有点不是滋味,感觉太笨了。

“好玩吗?”季攸宁离开之后,顾晗月就换了一副脸色,对余惊鹊问道。

“什么?”余惊鹊装傻。

“你别装傻,占我便宜,尿了裤子给我洗……”顾晗月的银牙都快咬碎了。

余惊鹊打断顾晗月说道:“不要倒打一耙,说我占你便宜,我看是你占我便宜,喝醉了往我怀里钻,还摸我屁股。”

“再者说了,那裤子上根本就不是尿,茶叶水而已。”

看到余惊鹊三言两语,将问题甩得一干二净,顾晗月想要发难都不行。

不等顾晗月说话,观察到周围没人,余惊鹊将手里的暗探资料递过去。

顾晗月没看,直接放进随身的包里。

“什么东西?”顾晗月问道。

“雪狐要的暗探资料,你抽空交给他。”余惊鹊低声说道。

“要暗杀这些暗探吗?”顾晗月问道。

余惊鹊摇头说道:“你放心,雪狐一定不会杀他们。”

“为什么?”顾晗月问道。

“你想啊,我们杀了这些暗探,还是会有人给日本人做暗探,那些人我们可不了解,想要再调查就会有阻力。”

“这些暗探我们已经清楚,只要让我们的同志注意他们,远离他们,比杀了他们有用的多。”余惊鹊猜得到陈溪桥的想法,杀暗探的价值很低,不如留着他们。

暗探的价值就是暗,当他们在自己眼里,变成明的时候,他们就失去了价值。

“这些名单,你也要记住,以后离他们远一点。”余惊鹊已经看过,记在心里,顾晗月同样需要注意。

“我会尽快交给雪狐,你还有什么事情要汇报?”顾晗月低声的话语,只在两人身边响起。

汇报?

军统的事情现在是一团乱麻,头绪都理不清,密码本到底身在何处,也是谜团,想汇报也汇报不明白。

“其他没什么,山上的过冬资金可能会有眉目,你可以稍微提一下。”余惊鹊说道。

“真的?”听到这句话,顾晗月反而是激动起来,眼神都开始放光。

看来这任务对组织的压力很大,顾晗月可能也收到消息,要留意这方面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