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军事 > 幕后 > 第574章:果断孟繁星

“车牌号查了没有?”

“根据小五提供的车牌号,我们详细查过了,市-45开头的车我市有三十多辆,需要逐一排查,若是小五能把确切的车牌号想起来,就更好了。”齐桓道。

“筛除法不可以吗?”

“难,也可能这辆车就是套的一个假牌子,那就根本无从查起。”齐桓无奈的苦笑一声道。

“大家都没有其他线索吗?”唐锦眉头紧锁。

“我们沿途走访了一些居民,他们的确在那个时间段听到爆炸声和汽车经过的声音,但是我们很难确定绑匪进入公共租界后走的是那一条路。”一名便衣探员说道。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手头上没有掌握一条有关劫匪的线索?”唐锦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什么时候政治处办案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众人一个个都羞愧的低下了脑袋。

“唐督察长,这些绑匪既然在泰来酒楼附近出现过,那就一定有人看到,我们是否发一个公告,重奖提供线索呢?”这个时候,孟繁星站了起来说道。

“这是个办法,这些绑匪不是隐形人,我们没看到,说不定就有人看到了。”唐锦点了点头。

案子已经发生了,现在技术侦查手段也用了,现在也只能用这种方法了,希望有人能提供线索。

“齐桓,事不宜迟,这件事你去办,要快,尤其是昨天晚上在泰来酒楼吃饭的客人,能了解,多了解。”唐锦命令一声。

“是。”

“提供线索的奖金我陆家来出,最高一千块。”孟繁星道。

“弟妹,你这不是打我唐锦的脸吗?”唐锦道,“没能保护好陆老弟,这事儿我有责任,岂能让你再出这个钱?”

“唐督察长,我先回去了,或许绑匪会给家里打电话。”孟繁星微微一点头,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等到现在,都没有线索,那再待下去无非是给唐锦他们增加压力,也不利于他们办案,还不如回家等。

如果绑匪只是为了钱财,这都好办。

“心莹,替我送一下弟妹和闫经理。”唐锦吩咐妻子一声。

“好的,你放心,这两天我有空就去陪繁星妹妹。”柳心莹答应道。

……

回到家中的孟繁星并没有情绪崩溃,而是更加冷静了,这个时候,她就是一家之主,她若是慌了,别说这个家,公司也会是人心不稳。

“闫磊,你别再我跟前了,公司需要你,这个时候,咱们首先稳住自己,先生遭遇不测,咱们可不能**了阵脚。”孟繁星发号施令道。

“是。”

“除了必要的流动资金之外,把能抽回来的资金都集中起来,如果绑匪索要赎金,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准备好。”孟繁星道,“无论如何,先生的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钱我们以后再挣。”

“是,太太。”闫磊眉毛一抖,印象中孟繁星很温和的一个女人,没想到真遇到事情,处理起来不输给男儿的果断。

“打电话去各大银行,就说我陆家要向他们借钱,看他们能给多少额度。”

“是……”

“现在开始,咱们家出门必须是两个人以上一起行动,闫磊,小乐跟着你,阿香跟我。”孟繁星果断下令道,“不许拒绝,非常时期,非常要求。”

闫磊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孟繁星是大家的主心骨,她的一举一动外界都看着呢。

“心莹嫂子,谢谢你从昨天夜里就过来陪我,看你也累了吧,我让人送你回去,我在家里那么多人照顾,没事儿的。”孟繁星对柳心莹道,“莹儿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

“那好,明天周末,我带莹儿一起来看你。”柳心莹点了点头,起身道。

“好的,嫂子。”

……

“号外,号外,实业钜子,著名外科医生陆希言博士昨晚突遭绑架,下落不明!”

“法租界再起惊天绑架大案!”

“恐怖分子猖獗,昨rì凌晨,广慈医院最年轻的外科主任陆希言博士与友人吃饭分手后遭遇绑架,目前生死不明!”

“著名评论家金雄先生认为,这一次绑架案是ChóngQìng方面的蓝衣社分子所为,这些人过去就是一伙儿暴徒,他们杀人放火,残害忠良,什么事情都干,据悉,陆博士过去遭遇过蓝衣社分子的刺杀,而且不止一次……“

……

这些号外和消息都是临近傍晚才发布出来的,有【威尼斯人注册地址】些报纸还没有做出反应,但这个消息一出来,很快就传播开来。

陆希言,法租界名人,广慈医院的明星医生,最近大出风头的“安居工程”更是他收购了“赉安”洋行后的第一个大动作。

这个被誉为是“良心”的项目一经推出,就赢得了各方赞誉,不但赢得了许多民心,更是前景广阔,许多人纷纷要求加入。

这个项目如今已经启动了,进入了如火如荼的建设之中,这个时候突然传出陆希言被绑架了。

在这个风口上,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怕是猜测众说纷纭了。

……

“浅野君,你看看这篇评论。”竹内云子让酒井把浅野一郎叫到了自己办公室,给了他一张号外。

这是《新中国报》的一张海外,看rì期,还是今天的,油墨味道还没散尽呢,显然是刚从街上买回来的。

浅野一郎一看内容,脸sè微微一变:“这个金雄是什么人,他怎么能这么写呢?”

“他写的不对吗,从字面上看,人家写的是一点儿都没错。”竹内云子道,“看起来,我们还低估这纪云清了。”

“这不是纪云清的手笔,他没有那个本事,这应该是林世群,只有他,才会想到这一招。”浅野一郎直接下判断道。

“林世群,这倒是很像是他的作风。”竹内云子愣了一下,旋即点了点头,认同了浅野一郎的判断。

“云子,这篇文章虽然没有明说绑架陆博士的人是军统分子,但这已经把大家的思路往这方面引导了,若是在过去,我们乐观其成,可是现在,这或许是一件麻烦事儿。”浅野一郎道。

“纪云清老jiān巨猾,他不但贪婪,还不想一个人独自承受来自法捕房的压力,把林世群也拉下了水,这倒是我没想到的。”竹内云子微微一点头。

“这篇号外和评论应该是有人授意发布的,想要查的话,不难。”浅野一郎道。

“不,我都能看到,你说唐锦会看不到,你能查到,他也能查到,所以,我推断,你是查不到的,就算我们知道是林世群干的,也查不到证据。”竹内云子道,“他既然这么做了,就肯定不会自己露出马脚。”

“那接下来的唐锦的怀疑就真的可能集中到孙亚楠身上了。”

“林世群并不知道孙亚楠的身份,他这么做,祸水东引,还一箭双雕,无口厚非,只是我们被动了。”竹内云子一叹道,这算不算作茧自缚?

“怎么办,林世群现在一定把所有痕迹都清理干净了,唐锦他们想要找到线索,只怕是很难了。”浅野一郎道。

“鼹鼠的安全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军师现在给他的任务就是潜伏,没有其他任务。”浅野一郎点了点头。

“林世群只怕还不知道孙亚楠原本就是铁血锄jiān团的人,而军师跟陆希言的关系匪浅,孙亚楠根本不可能绑架陆希言,这一次很有可能是他弄巧成拙,只是,这铁血锄jiān团跟法捕房应该没什么关系吧。”竹内云子道,“这倒是一个机会,我们不妨坐山观虎斗,看看他们三方怎么一个斗法。”

“你的意思是,如果唐锦不上当,这就说明铁血锄jiān团可能跟法捕房有联系,或者有沟通?”

“这说明不了什么,如果唐锦判断错误,军师肯定会想把他提醒他,就算我们没有关系,也会这么做,何况孙亚楠现在是他的部下。”竹内云子道。

“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陆希言的安全,林世群这些人我不放心,一旦可能事情败露,杀人灭口也不是不可能的。”

“他应该没这个胆子吧?”浅野一郎砸舌道。

“派人盯着吴四宝,杀人这种事儿,林世群不会自己亲自动手的,一定是吴四宝来做。”竹内云子道。

“哈伊。”

“现在消息已经传开来了,能不能通过鼹鼠了解一下铁血锄jiān团跟军师的反应,但不可强求。”

……

晚些时候,广慈医院。

“太太,是我没用,没能保护好先生。”麻小五躺在病床上,见到孟繁星进来,激动的从床上下来。

双.腿一弯,就要跪下来。

“小五,别这样,不管你的事,这件事谁也想不到。”孟繁星一把将麻小五给拉住了没让他跪下来。

“我要是早一点把车开过来,先生就不会被人绑走了。”麻小五还是内疚不已。

“小五,他们早就在先生的车上动手脚了,就算你们一起坐车离开,他们也很会在半路上拦截你们,绑匪这是有预谋的。”闫磊解释道。

“刹车失灵是真有人动手脚了?”麻小五惊道,“难道是在我们吃饭的时候?”

“应该是的,今后出去吃饭,车上不能离人了。”闫磊点了点头,这都是经验教训呀,敌人是无所不用其极,而且防不慎防。

“先生找到了吗?绑匪是什么人?”

“倒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对方是有备而来,我们又耽搁了几个小时才进公共租界,就算有线索,也让人给打扫干净了。”闫磊叹了一口气。

“该死,磊哥,我要出院,我要出去找先生。”麻小五一拔自己手臂上的输液针头说道。

“别**动,你这一次大难不死,但是也是小半条命没了,医生说了,你至少要趟一个星期才能下床。”闫磊一把摁住了麻小五。

“先生生死未卜,你叫我如何趟的下来?”麻小五一挣扎,剧烈咳嗽起来,嘴里冒出血丝来。

“你现在这个身体,就算找到绑匪,能把先生救出来吗?”

“小五,还是挺闫磊的,我们这么多人都在找,难道还比不上你一个人?”孟繁星也劝慰道,“你在医院好好养伤,希言他吉人自有天相,你不必担心,我相信他一定能够平安回来的。”

“太太,我没能保护好先生,真没用,真没用……”麻小五激动的抡起拳头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