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94章:接头(求收藏!)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金先生……”

“浅野先生!”

望着这二人虚伪的寒暄,陆希言有一种想要上去给两拳的冲动,日本人的阴谋,金九绝对是参与了。

从之前的发布的“暗花”就能看出来,金九跟浅野之间一定是暗中勾结在一起了。

陆希言知道,这里面一定有秋山雅子的穿针引线,否则金九也不会这么快跟日本人勾搭成奸。

至于唐锦,就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金九跟日本人的关系了。

这个他也不好问。

“在下到处【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寻找唐探长,问了巡捕房的人,才知道唐探长亲自出现场了。”浅野一郎一副我找你很久的表情。

“浅野探长找我有事吗?”唐锦表现很冷淡。

“是这样的,我听说昨天夜里租界和华界突发四五起凶杀案,似乎都跟亚尔培路刺杀案的主谋‘铁血锄奸团’有关?”浅野一郎道。

“这调查取证都还没有完成,浅野探长怎么知道案子跟‘铁血锄奸团’有关?”唐锦冷哼一声。

“也许人家浅野探长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呢?”陆希言也不忘嘲讽一声。

“陆大夫真会开玩笑,在下要是能未卜先知,岂不成成了神仙了?”浅野一郎讪讪一笑。

“唐兄,可以把搬动尸体了,尸检的话,还是让鉴证科那边做吧,这种外伤致命,没有太大的难度。”陆希言对唐锦道。

“好,我来安排。”唐锦点了点头。

“唐探长,需要帮忙吗?”浅野一郎凑过来问道。

“浅野探长很清闲吗?”唐锦问道。

“唐探长,在下可是一片赤诚之心……”

“探长,卡尔总监让你和金爷马上回去开会!”一名便衣探员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报告道。

“知道了,马上就回去。”唐锦点了点头,“齐桓,你带队,把能带走的都带回去,我先回巡捕房。”

“明白,探长。”

“陆老弟,我捎你一程?”唐锦上车,对陆希言道。

“不用,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从我这里去医院还是震旦大学都很近。”陆希言婉拒一声道。

没走几步路,他就发现身后跟上了一个小尾巴。

他只能当做什么都没看见,漫不经心的走在大街上,他今天上午请假了,可以不用去医院。

沿着吕班路往南,过两个路口,就看到震旦大学的西大门了。

在大门口买了两包烟和一份报纸。

“陆博士来了。”震旦大学的门卫都已经认识陆希言了,看到他进来打了招呼一声。

图书馆。

孟繁星这会儿在上课,不适宜去找她,他直接就奔图书馆去了,书籍能够给人带去智慧,同时也能让人的灵魂得到安宁。

陆希言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想一想,捋一捋这纷繁复杂的事情。

这个时候学生们大多数都在上课,图书馆内很安静,没什么人,陆希言随便借了几本书,找了一个比较安静角落。

刚坐下没多久,就看到一个穿着深蓝色衣服的校工,擦着桌子走了过来。

“陆大夫,是我,谭四。”

陆希言吓了一跳,仔细一看,这清洁桌椅板凳,伪装成校工的人居然是谭四,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二哥一直跟着你呢。”谭四一边擦拭桌子,一边弯腰低头说道。

“跟我的是二哥?”

“不,跟着你的人还有日本人,看来他们还没有放弃对你的怀疑。”谭四解释道。

“阴魂不散的家伙。”陆希言骂了一句。

“日本人阴谋挑起我们跟军统自相残杀,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看起来,他们的目的就要达到了。”谭四道。

“巧手五金工具行的案子?”陆希言问到。

“我也说不好,但我肯定没有下这样的命令,老六被我关了禁闭,他也不可能给手下人下这样的命令。”

“会不会是日本人找人栽赃嫁祸呢?”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可是军统的秘密据点,连我们都没掌握,日本人怎么会知道呢?”谭四道。

“军统内部的问题?”

“不好说,现在看来情况是越来越复杂了,以我对军统的了解,接下来他们肯定会报复的,戴雨农那个人,睚眦必报。”谭四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陆希言问道。

“不知道,军师不在,没了主心骨,我现在只能勉力维持,三哥和老五暂时撤出了法租界,其他人,能藏的都藏起来了,还有一些根本没法藏。”

“什么意思?”

“原来虎头帮是上海滩码头,人力车以及工人苦力的最大的帮会,解散后,一部分跟跟随九哥去了两广,一部分则组建了‘铁血锄奸团’,帮会散了,可兄弟们还有联系,有时候也会暗中帮我们做事儿,这些人拖家带口的,想撤都没法撤。”谭四解释道。

鼎盛时期,虎头帮号称十万人,就算帮会散了,这些人可大部分都还活着呢,曾经的历史也抹不去。

“军统会拿这些人报复?”

“军统他们做事只求结果,不问过程,而且不折手段,暗杀,绑架,勒索,贩卖烟土,走私,什么都干,他们过去就是披着官衣的土匪。”谭四道。

“一旦你们跟军统开战,那得益的肯定是日本人,而且日本人分明是想让你们在租界内动手,他们除了想坐山观虎斗,坐收渔人之利之外,还想着逼英、法两租界当局对镇压你们,达到他们借刀杀人的目的。”陆希言道。

“好歹毒的计谋!”谭四咬牙切齿道。

“四哥,眼下只有一个办法,或许能化解这一次危机。”陆希言道。

“陆大夫,你说。”

“能不能跟军统坐下来谈,把日本人的阴谋揭露出来,只要我们自己脑子清醒,不上日本人的当,他们就只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陆希言建议道。

“其实军统方面曾经派人传话,要见军师,但我给拒绝了。”谭四道。

“拒绝,为什么?”

“军统的戴雨农一直想收编我们,军师没同意,只是跟他们达成井水不犯河水的协议,当时我怀疑,这可能是军统的一次阴谋,借日本的人手逼我们就范。”谭四解释道,“戴雨农可是此道高手,我们不得不防。”

“戴雨农?”

“就是军统的头子,军统的人都叫他戴老板,陆大夫你是留洋回来的,不知道此人也是正常的。”谭四道。

“此人如此厉害?”

“当然,他还跟九哥是拜把子的弟兄呢,如果不厉害,岂能跟九哥称兄道弟?”谭四道,“正因为如此,九哥才死在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手中,可恨呀!”

“九哥是此人害死的?”陆希言惊讶道。

“没错,我们铁血锄奸团上下谁不想生啖了此贼的血肉,为死去的九哥报仇!”谭四道,“若不是日寇犯我中华,军师相忍为国,又怎么与军统达成井水不犯河水的协议?”

陆希言默然,他当然明白,此时若军统跟“铁血锄奸团”在上海掀起血战,那得便宜的必然就是日本人。

而这也是浅野一郎阴谋的目的所在。

“日本人的阴谋已经发动了,秋山雅子又知道你们的一些情况,如果你们真的跟军统开战的话,日本人就更有借口插手租界的事务了。”陆希言道,日本人这一次可不止一箭三雕这么简单。

“陆大夫,现在只有军师出面才能掌控局面,主意是你出的,这个责任也应该你来负。”谭四道。

“四哥,你这不是耍无赖嘛?”陆希言闻言,气的有些瞠目结舌。

“没办法,我谭四资历威望都不够掌控全局,一旦开战,我也仅仅能约束一部分人,其他人我很难约束的,毕竟大家都是有仇恨的,他们不听我的,但是听军师的。”

“那你以军师的名义给他们下令就是了。”

“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见到军师本人,你觉得这些人会信吗?”谭四抬头看了陆希炎一眼。

“我连秋山雅子都瞒不过,还能瞒过你军师的手下?”

“装病你会不会?”

“装病?”陆希炎一愣,谭四这是让自己装病,病中的人跟正常的情况有些差异,这完全可以理解,这倒是个好办法。

“今晚我会召集铁血锄奸团在上海主要负责人,这些人当中,有些我见过,有些我也不熟悉,他们直接受听命于军师,陆大夫,你得来。”谭四道。

“那本花名册上的?”

“对,就是那本花名册上的,有名字的,我认识的,还能知道一些,一些陌生的,我就不认识了,你要早一点儿来,我约了他们八点到凯旋门舞厅,老六来接你!”

“什么,你还让老六出来?”

“放心,他要愿意的话,连我都认不出他来。”谭四道,“陆大夫不是见识过了吗,那不过是他仓促之间易容改装的。”

陆希言点了点头,瘦猴老六伪装成一个看病的老头儿,要不是熟悉瘦猴的眼神,第一时间他也不见得能认出来。

“我必须得去吗?”

“您必须得来,否则接下来的后果不堪设想。”谭四认真的道。

“你们这是赶鸭子上架!”陆希言道。

“没办法,不这样,请不动您,谭四只能日后给您赔罪了。”谭四微微一欠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