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9章:回家(新书求收藏,推荐票)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吴桑这么快就查到了?”浅野一郎很惊讶,自己手下办不到的事情,找了一个青帮头目很轻易的就办到了,这很令他吃惊。

“纪先生交办的事情,我们岂敢怠慢,这是那个女人的全部资料,浅野先生您请过目。”

“吴桑的办事效率真是令我刮目相看!”浅野一郎有些惊讶,有些方面,这中国人办事儿要比日本人强的多。

“浅野先生说笑了,能够为大日本帝国效力,是我吴某人的荣幸。”吴四宝谄媚的一笑道。

吴四宝长的本来就难看,满脸横肉,这一笑就更难看了,而且他能有今日,全靠了他的老婆,于爱珍,青帮大佬纪云清的干女儿。

“很好,吴桑,希望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朋友,当然。”吴四宝微微有些飘了起来,“浅野先生,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请吴桑帮我看住这个安平诊所,我需要他们的一举一动,明白吗?”

“明白,包在吴某人身上。”吴四宝虽然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可脑子还是有点儿的,现在的上海日本人势力最大,连纪云清都跟日本人合作了,他难道拒绝吗?

有了日本人的支持,他在法租界横着走都没有问题。

“孟繁星,有意思……”浅野一郎翻看一下资料,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

竹内云子怀疑那个陆希言是“啄木鸟”,而他则觉得这个孟繁星更为可疑,或者陆希言更像是她的上线。

……

“都别吵了,一起回去,这年夜饭,我们四个人一起吃,祥生叔那边,我来说。”陆希言强势决定了下来。

“安子哥,你……”

“怎么,梅梅,你也不听安子哥的话了?”

孟繁星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下来了。

“梅梅,别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你担心的那些,我们一起面对,大不了,过年后,我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就是了。”

“安子哥说得对,惹不起,我们躲得起。”孟浩也激动的道。

正说话呢,楼下诊所大门被人使劲儿的敲响了。

“大夫,大夫,救命……”

“浩子,我下去看看,你和你姐待在家里。”陆希言将手中的笤帚往孟浩怀里一推,“扫干净点儿。”

“来了,来了……”

门口,四五名青衣棉袍的汉子,抬着一个身受重伤的人,为首的一个满脸煞气,右边额前还有一块刀疤,死命的砸着诊所的大门。

“你是大夫?”

“我就是。”

“是,还特么愣着干什么,赶紧救人呀!”为首的刀疤平头冲着陆希言吼叫道。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本分,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救人都是第一位的,不过这些人的来历和态度,可以理解,陆希言忙打开诊所的门,放人进去了。

“抬到里面去,里面有一间处置室……”

“枪伤?”简易的手术台上,陆希言稍微检查了一下,有些惊讶,伤者居然是枪伤。

“对,枪伤,赶快给他治,治不好,要你好看!”刀疤平头恶狠狠的威胁一声。

“这枪伤是要报巡捕房的,我一个小诊所大夫,最多也就看个头疼脑热什么的,几位这不是为难我……”

“少特么废话,马上手术。”

腰间鼓鼓囊囊的,一看就有武器,这大过年的……

“哎,哎,好……”

“病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你们有谁知道他是什么血型,还有跟他血型一样的?”陆希言问道。

“我的吧,我跟四哥血型是一样的。”其中一名汉子一撸起衣袖,毫不犹豫的说道。

“好,还请诸位兄弟帮我一下,我这个诊所就我一个人,万一耽误了救治这位兄弟的性命就……”

还知道自己血型,这些人只怕真来历不一般,一般老百姓那个知道自己是啥血型的?

这种小手术对陆希言来说,没有多大的难度。

弹头很快就被取了出来。

是一颗6.5毫米的步枪子弹,毫无疑问,这是一支三八式步枪射出来的,在上海,拥有三八式步枪的也就只有日本人了。

“好了,病人需要静养一个星期,另外伤口不能够有任何的感染,否则……”

“啰嗦!”

领头的刀疤平头丢下一根小黄鱼道:“嘴巴严实一点儿,不该说的,不要乱说,对你没好处。”

很显然,他们没打算把伤员留下,甚至还把取出的“弹头”也带走了。

办事儿干净利落,而且还相当有军事素养。

清理处置室,等忙完这一切,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

这种事儿,陆希言见得多了,上海滩每天都发生各种各样的命案仇杀,黄浦江上的捞尸队,哪天不捞上来几具尸体?

这种来历不明的枪伤,他们是不敢去大医院的,大医院人多眼杂,而且规矩多,一旦被盯上,那就麻烦了。

小诊所虽然医疗设备不如大医院,但是胜在隐蔽,而且治好了就走,谁也不认识谁。

收拾完了,陆希言正要关门。

街角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蒙特过来了,身后还有其他人。

定睛一看,居然是那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的浅野一郎。

“陆大夫,咱们又见面了?”

“是呀,浅野先生,有事吗?”

“陆大夫,刚才是不是有四五个人抬着一个伤员到过你的诊所?”浅野一郎眯着眼睛问道。

“是呀,怎么了。”

“陆,你是不是给那个受伤的伤员做手术了?”蒙特问道。

“我是大夫,给伤员做手术,这是我的本分呀。”陆希言并没有隐瞒,这种事儿隐瞒只会坏事儿,何况这非亲非故的,他知道那些人是干什么的。

“陆大夫,那几个人是一伙杀人不眨眼的暴徒,我们正在追缉他们,我希望陆大夫能够提供他们的一切线索,帮助我们将他们缉拿归案。”浅野一郎道。

“可是,我不认识他们呀?”

“不需要你认识,你只需要描述一下他们的形体特征以及他们着装和离去的方向。”浅野一郎道。

“这个问题不大,配合巡捕房办案是作为良好市民应尽的责任。”

“那就多谢了!”

……

“陆,小心这个浅野一郎,他好像盯上你了?”

“盯上我,我有什么值得他关注的?”

“不知道,直觉告诉我,他似乎对你很感兴趣。”蒙特耸了耸肩膀说道,他好歹也是一名受过严格训练的警察,不然也不会派到上海来担任要职了。

“听说日本人在某些方面有那种变态的喜好……”

陆希言一阵恶寒。

……

“安子哥,怎么回事儿,那个浅野一郎怎么又来了?”

“这一次跟你姐无关,刚才诊所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受了枪伤,我给做了手术,取了子弹……”陆希言解释道。

“是这样,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吗,爹还在家里等着呢。”孟浩道。

“嗯,可以回去了。”

去人家家里蹭年夜饭,怎么能空手呢,陆希言早就备下了一份礼物,亲自提着,与孟家姐弟一道朝孟家而来。

“爹,开门,我们回来了!”孟浩重重的叩响大门。

“来了,来了,臭小子,让你去叫小安子,你这一个下午野哪儿去了?”一道沙哑的声音透过门缝从传了出来。

孟繁星止不住眼圈立刻就红了,是父亲的声音,但是不如之前的响亮了。

陆希言一个眼神,示意她“收住”。

嘎吱!

www.beritatribun.com

一抬头,四目相对。

父女连心,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孟祥生呆住了,孟繁星也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愣着干什么?”

“爸……”

“梅梅……”老头一抬脚冲出来,将孟繁星抱住,父女俩是抱头痛哭。

“爸,咱别站在门口说话,进屋说。”孟浩也忍不住抹了一下眼角,提醒一声,这大过年的,站在门口痛哭那多不好。

进的门来。

老头忽的一把将孟繁星推开,一记耳光甩了过去。

“啪!”

这一声令三人都震惊了。

“你还知道回来,要不是你这么悄没声息的离开,你娘她会思念过度,积劳成疾,早早的过世吗?”老头指着孟繁星的痛骂道。

“爸,是女儿不孝,您怎么骂,怎么打都行!”孟繁星噗通一声直接就跪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爸,大过年的,姐姐这不是回来了嘛……”

“你闭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她回来了?”老头喝骂道,“你也是个不孝的东西。”

“爸,我……”

“叔,浩子他也是刚知道,其实,梅梅回来,是先去我那里了,这几年,我们都是有联系的,只是,我不知道她跟你们……”

“你们两个?”

“叔,您不相信浩子,我您还不相信吗?”陆希言道。

“你跟你爹一样,为人方正,不会撒谎,叔叔我相信你。”老头儿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

“叔,您看,这大冷天的,能不能让梅梅先起来,有话我们进屋说?”

“好,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都给我滚滚进去说话。”有个台阶,老头儿就着台阶就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