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806章:救还是不救?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广慈医院大礼堂。

一场关于脑外科方面的学术研讨会正在紧张的召开,与会的来自亚洲和欧洲二十个国家的专家和学者。

还有上海本地的各大医院的脑外科医生,大概有一百五十人,正在聚精会神的听丹麦的一名神经外科医生讲解他的研究成果。

所有人都听的聚精会神,陆希言也坐在下面认真的听着,不时的用钢笔在笔记本上记录下什么。

虽然同行们的水平高低不一,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在某些方面的深入研究也是能给他很大的启发的。

学医,除了经验之外,也需要跟同行交流,扩散思维,不能闭门造车。

陆希言很珍惜这一次在上海搞的这一次高端的学术研讨会,虽然某些方面带有一些政治因素和其他不为人知的目的。

但是,这给他一个近距离跟同行们学习交流的机会,这是非常难的的,陆希言感觉自己好多地方又有了新的想法。

他还年轻,还没到躺在功劳簿上睡觉的时候,还必须勇猛精进,将自己的医术再往前提高一截。

尤其是脑外科方面,他觉得这应该是他今后努力的一个方向,当然,胸外科也不能放松就是了。

嘭!

突然一道沉闷的撞门声传来。

“你们不能进去,这里在召开医学研讨会,请你们马上出去……”负责门口的安保人员想要阻拦进入的人,但是被粗暴的推开了。

“八嘎!”

是日本人!

日本人的特征太明显了,矮个子,仁丹胡,还有不太协调的五官,这么看都像是上帝造人时候,不小心留下的残次品。

竹内云子?

陆希言惊讶的一回头,看到进来的人群中一个身穿黑色日本海军制服的女少佐军官,赫然就是竹内云子。

领头的人陆希言也认识,梅机关的晴气庆胤。

这两人过来干什么?

会场顿时一阵骚动,好好的学术会议,一群日本人闯进来,显然没有好事,福莱梅副院长站起来走了过去。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正在进行一场神圣的医学研讨会,请你们出去!”福莱梅院长义正辞严的指着门口,大神说道。

“实在抱歉,院长先生。”领头的晴气庆胤忽然双.腿一并拢,给福莱梅院长深深的一鞠躬,“在下晴气庆胤,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想请陆希言博士帮忙。”

陆希言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一阵错愕,他个晴气庆胤丝毫没有交集,可以说相互并不认识,他来找自己干什么?

会场上的专家学者和医生们都窃窃私语,都在谈论日本人突然闯进会场,到底想要干什么。

还有,这里是法租界,法捕房难道就任由日本人这样横冲直撞吗?

“对不起,晴气先生,我们现在正在开医学研讨会,如果你有事的话,还请你到外面的等候。”福莱梅严肃道,如此严肃的学术会议岂能被打扰?

“福莱梅院长,事情紧急,我们只想请陆希言博士出手救治一个病人,我们没有别的企图。”晴气庆胤道。

“救人?”福莱梅副院长楞了一下,日本在闸北的陆军医院的能力似乎不比广慈医院差。

什么样的病人需要陆希言出手?

“对的,我们有一个重伤员,整个上海滩,能做这种重伤急救开颅手术的人只有陆希言博士一人。”晴气庆胤道。

他这话一出口,周围的医生和专家学者纷纷的倒吸一口凉气。

开颅手术!

而且还是重伤急救开颅手术,这可是高难度的手术,别说一般的外科大夫做不了,就是今天来参加学术研讨会的专家,能做和敢做的也没几个。

而且,即便有人能做,没有一个配合娴熟的团队和硬件设备,估计是没有人敢做的。

“所以,借用贵医院的手术室,请陆博士出手救命。”

“伤者是谁?”陆希言知道自己躲不掉,他若是躲了,就会被人瞧不起,没有担当,一个没有担当的医生,就算医术再高,也会被人鄙视的。

“陆博士,您好,伤者是您的熟人,浅野一郎先生。”晴气庆胤见到陆希言,忙再一次一鞠躬。

“浅野一郎!”

陆希言吓的后背汗毛倒竖,他早就得到了丁鹏飞发来的电报,说是他一枪击中了浅野一郎的脑袋,并且亲眼看到他倒下的。

照此判断,浅野一郎应该是命丧黄泉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活着,他内心的震惊可想而知了。

已经两天过去了,这家伙被一枪击中脑袋,不到被运到了上海,到现在还活着,这家伙的运气也太逆天了吧?

“晴气先生,开颅手术不是说做就能做的,需要详细的检查病人之后,才能确定。”陆希言道。

“病人我们已经带来了,就在救护车上,还有所有检查的结果都带来了,陆博士可以做一个参考,我们只希望陆博士能够尽快的进行手术。”晴气庆胤直截了当的说道。

“能否等我们把这个会议开完再说?”

“会议可以继续开,但您必须马上跟我们去手术室。”晴气庆胤生硬的道,“我想这个学术会议没有您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凭什么?”陆希言脸一冷,这里是法租界,是广慈医院,不是虹口区,不是闸北!

“陆博士,您是一名医生,救死扶伤不应该是你的职责所在吗?”晴气庆胤道。

“救死扶伤是做医生的职责,可医生不是神,有些人就算是神都救不回来,何况是医生?”陆希言反驳道。

“陆博士,我知道,你跟浅野君之间过去有一些过节,但这不应该成为你见死不救的原因吧?”竹内云子越前一步看着陆希言发问道。

“荒谬,既然你们不信任我,何必来找我救人?”陆希言冷笑道,“难道你们日本人的心里就是这样一阴暗的吗?”

“八嘎……”竹内云子身后的中岛红着眼就要冲上来,但被竹内云子一伸手拦住了,“中岛君,别冲动。”

“陆博士,浅野君危在旦夕,他可能熬不过今晚十二点,我们用尽了办法,甚至也准备做开颅手术,可我们的医生没有www.beritatribun.com一点儿把握,而上海滩如果有人能救得了浅野君的话,这个人只有你,拜托了。”竹内云子面对陆希言也是深深的一鞠躬。

陆希言脑海里也是天人交战,浅野一郎居然没有死,这简直就是天大的意外,而他不死也给他制造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日本人居然求他救浅野一郎,还给他做开颅手术,这里面会不会是一个阴谋?

他若是答应救治。

救活浅野一郎,只怕国人一定会骂他是汉奸,可若是治死了,不但日本人不会放过他,只怕“上帝之手”称号瞬间会臭大街。

到时候,他这个外科圣手怕是立马跌下神坛,从此被人唾弃,甚至因为出手救治浅野一郎而被国人认定为汉奸走狗,再无容身之地,身败名裂。

可若是不救,那日本人也不会放过他,而且还会质疑他身为“医生”的职业道德。

横竖他都讨不了好。

这简直就是被逼到悬崖顶上。

这一招是谁想出来的,太毒了,陆希言额头上都出汗了,后背心湿透了,这一个应付不好,他真是要有大麻烦了。

“云子小姐,你也太看得起我陆希言了,今天在场的这么多脑外科医生和专家,我建议不如把浅野先生的病情拿出来作为一个特殊的病例讨论一下,如果大家觉得手术有希望的话,我就亲自操刀给浅野先生做手术,你觉得如何?”陆希言脑中一转,自己怎么忘了今天来参加的研讨会的医生和专家了。

竹内云子微微一皱眉,这似乎不是她来的初衷,可是,陆希言的建议又非常的合理,这里这么多的医生和专家。

这么多人给浅野一郎来一个会诊的话,难道还不如陆希言一个人吗?

“浅野君能支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再给你们时间讨论的话话,那手术的时间能保证吗?”

“这个我就没办法保证了,如果你们不同意我这个建议,那你们就算拿枪逼着我做手术,也没有用。”陆希言道。

“晴气先生,我觉得可以一试。”竹内云子在晴气庆胤耳边低声说道。

“好吧,陆博士,就按照你说的,给你们半个小时时间,应该能有一个结果吧?”晴气庆胤道。

“半个小时太短了,至少一个小时。”陆希言断然道。

“四十五分钟!”晴气庆胤咬牙让步道。

“至少一个小时。”陆希言毫不让步。

“好,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晴气庆胤看陆希言的眼神,愤怒的几欲喷火。

中岛上来,将有关浅野一郎的检查的数据资料以及拍摄的x光片都递送了上来,交到了陆希言的手中。

“不好意思,先生们,临时插入一个议题,一位急诊病人的病例,请大家帮忙会诊一下,严重的脑外伤,子弹从右眼窝射入,眼球完全爆裂,已经摘除,病人意外的幸存,但子弹还留在颅骨之内……”陆希言走上讲台,拿起浅野一郎的病例开始描述情况。

“噢,上帝……”

下面一片惊叹声,一个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能活着,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当然,奇迹也许持续不了多久了。

如果不把子弹从颅内取出,压迫脑干,导致颅内压升高,甚至会引发重度感染,到时候奇迹就只能是昙花一现了。

事实上,情况已经恶化的非常快乐,浅野一郎自从受伤昏迷后,虽然人还活着,有呼吸,有心跳,可就是没有苏醒。

而且,颅内的子弹似乎受到挤压,正在一点一点的发生偏移,这可不是一个好的现象,如果子弹固定在那里,或许不取出来,人未必会有事儿,脑袋里带着弹片活着的人并不罕见。

但脑子里如果有一个活动的子弹头,那就跟一颗不确定的炸弹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

(以上都是杜撰和想象,如有雷同,纯属胡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