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773章:孟浩的画像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先生,蚂蚁报告,江湾的这个东亚植物研究所可能有很大的问题。”晚上没有找到时间,闫磊只有早上找时间找陆希言汇报了。

“什么问题?”

“去年下半年,这个植物研究所进行过一次大修,时间是三个月,但是用的是军队,而不是普通的劳工,而且,连续差不多一个月,每天夜里都有十几辆卡车往外拉泥土,这些泥土后来都被用去填埋江湾的野战机场了。”闫磊道。

“有这件的事情?”陆希言惊讶道,“江湾机场建设取土,也犯不着去挖植物研究所呀?”

“说的也是,只有一点儿可以解释,日本人在东亚植物研究所地下挖了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所以才有这么多泥土运出去。”

“可有其他佐证?”

“有,除了运出去的泥土,还有运进去的钢筋和水泥,数量就算再盖三个研究所都够了,而且,在大修期间,研究所周围都是围挡了起来,外人不允许靠近。”

“能进吗?”

“不能,门禁森严,没有有效的证件或者文件根本进不去。”闫磊道。

“看来,这个东亚植物研究所不过是个幌子,其真正的用途只怕是非同小可。”陆希言点了点头。

“先生,服部一男不是被咱们引出来了,里面必然防备空虚,要不要派人潜入进去看一下?”

“可以尝试一下,但不要逞强。”陆希言点了点头。

“明白。”

“服部一男一行到什么位置了?”陆希言问道。

“黑山老妖那边传来的消息,已经到淀山湖了。”闫磊道。

“速度还挺快的。”

“照这个速度,应该明天就能赶到苏州了。”闫磊道,“听阿莱说,服部一族的忍者在忍者中是最擅长追踪的,他们能够在想不到的地方寻找蛛丝马迹,他们就吃过这方面的亏。”

“本来还想着给他们留点儿线索的,这一来,不用给他们留了,命令丁二哥,让他小心点儿,千万不能轻敌。”陆希言吩咐道。

“是。”

“那个木下的身份确定了吗?”

“嗯,哑巴张已经确定了,这就是那个在教堂阁楼以及杀他的那个人。”闫磊点了点头。

“那就把人带回来吧。”

“明白。”

……

“什么,木下失踪了,什么时候的事情?”鬼冢接到手下的报告,吓的一跳,木下在海军俱乐部做事儿,本来等事情过去后,就回来,但后来鬼冢发现,海军俱乐部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情报来源点。

于是就让木下长期待在那里了,可以随时搞到一些情报。

“不知道,按照规定,昨天晚上他应该去‘尚’酒屋的见面的,但是我昨天等了他一个多小时都没有等到他,我去海军俱乐部打听,他同事告诉我,他中午匆匆出去之后,就没有再看到。”

“八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鬼冢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先是大川监视那个陆希言,离奇的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现在,又多了一个失踪者。

而这两人都跟那个姓陆的有关系。

难道?

鬼冢不愿意多想,可又不得不往这方面去想,现在服部一男带着大队人马去办浅野一郎追杀“幽灵”了,他手下只有一个小队,还要负责东亚植物研究所的安全。

地下细菌病毒研究所的安全决不能出任何的岔子,否则,他们所有人都难逃军法的制裁。

“马上联系慧子小姐,就说我有急事要见她。”鬼冢命令手下一声。

“慧子小姐吩咐了,没有特别要紧的事情,不让我们去打扰她……”手下轻声提醒一声道。

“这还不是特别要紧的事情吗?”鬼冢怒喝一声,吓的那名手下赶紧答应一声,跑出去了。

服部一男不在,鬼冢虽然可以做主,但出现部下失踪的事情,他必须请示汇报,否则上头一旦问责下来,他吃不了兜着走。

……

中午,午休后。

“闫总经理,静香小姐刚刚有些不舒服,想请假半天,您出去吃饭了,请假条就交到我的手中。”助理严嘉将一张请假条交给闫磊道。

“身体不舒服,那要不要紧?”闫磊下意识的问道,女人嘛,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的,这并不奇怪。

“脸色不太好,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叫了一辆黄包车就走了。”严嘉道。

“行,我知道了,你忙去吧。”闫磊点了点头,将请假条收了起来,放进办公室的抽屉里。

“喂,广慈医院吗?我是蒙安公司的闫磊,找一下外科的陆博士。”闫磊坐在椅子上想了一会儿,觉得不太对【威尼斯人注册地址】劲,还是拿起电话给陆希言打了过去。

“我是陆希言。”

“先生,今天中午,藤本静香突然请假半天,说是身体不舒服,我当时不在公司,严嘉处理的。”闫磊道。

“没耽误研发进度吧?”

“没有,实验室一切正常,她离开一时半会儿,问题不大。”闫磊道。

“嗯,那就不用管她,她想请假就请假呗。”陆希言想了一下,员工身体不舒服请假,这是很正常的。

“知道了。”

……

“76”号,高洋房二楼,林世群的办公室。

“主任,这就是那名枪手的画像,我们根据那名英籍的警员的描述画出来。”凌之江献宝似的给林世群送上了一张人脸素描。

“凌队长,你是怎么做到的?”

“您放心,没有用任何强迫的手段,就是花了点儿钱。”凌之江嘿嘿一笑,“这英国佬也跟咱一样,也爱财。”

“光有画像没有用,能找到人吗?”林世群点了点头,能不用暴力手段那是最好了,‘76’号跟公共租界警务处的关系已经快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了,这个时候,最容易擦枪走火了。

“只要有这画像,就能按图索骥,起码这追查的方向有了。”凌之江道。

“那就赶紧去找,最好能够在丁默村的手下找到之前找到。”林世群吩咐道。

“明白。”

……

晚上,麻小五开车来接陆希言下班。

“怎么样,那个木下招了吗?”陆希言问道。

“还没有,估计快了,这小子比那个大川的意志要弱多了了,估计撑不了多久。”麻小五嘿嘿一笑,“先生,您可真厉害,怎么找到这个家伙的?”

“咱们不是刊登过一则寻人启示吗?”陆希言道,“有人给我们提供了线索,我让杨一鸣派人暗中盯了许久,才发现他的踪迹。”

“这家伙明显就是一个军人,而且背后肯定有一伙人,咱们抓了他,只怕他背后的人一定会报复的。”

“我正愁找不到他们呢。”陆希言道。

“先生,要不要跟督察长说一声?”麻小五犹豫了一下,问道。

“不用了,他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呢,再者说,禁烟大队也得拉出来练练了。”陆希言道,“这两天,你就坐镇禁烟大队。”

“是,先生。”

……

“希言,老马说是请假两天,这两天都过去了,怎么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吃晚饭的时候,孟繁星有些担忧的问道。

“老马能出什么事儿,没钱,长的又一般,姐,你就别担心了。”孟浩夹了一块肉道,这两天他可是乖了,早上按时上班,晚上一下班就回家,吃完饭就回房休息,跟乖宝宝似的。

“老马还是有才华的,咱们家那花园都快让他变成菜园子了。”闫磊嘿嘿一笑,揶揄一声道。

“那么大一块地,全部种花草,太浪费了,还不如开辟一块出来种点儿菜,这样自给自足不好吗?”陆希言道,“再说,这自家种的蔬菜,吃着也放心。”

陆希言很清楚,老马这是通过试用期了,估计暂时是没办法回来了,只是该怎么跟孟繁星解释呢?

“这老马估计有什么事情给耽搁了,说不定过两天就回来了呢。”

“这外面乱糟糟的,‘76’号的汉奸特务们整天就是绑架杀人,真让人担心。”

“……”

“闫磊,吃完了,跟我上来。”几分钟,陆希言放下碗筷,起身道。

“好的,先生。”

“先生,这是飞鸟给的,‘76’号已经锁定了一名枪手,是一名追缉的英籍警官提供的。”闫磊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翻拍的照片。

“这张脸怎么有点儿像浩子?”陆希言仔细端详了一下照片上的画像,眉头皱了起来。

“是吗?”闫磊凑过去,仔细看了看,“还真有七八分相似,难道,这名英籍警员追缉的是浩少爷?”

“只怕真有可能是他了,这下浩子有麻烦了。”陆希言终于明白自己那天下午心中隐隐不安的来源是什么了。

“仅凭这张画像也不能证明枪手就是浩少爷吧?”

“那英籍警员一定是跟浩子照过面,否则,‘76’号手里怎么会有浩子的画像?”陆希言道,“这是人证。”

“人证,那种情况下,看错也是很正常的,这也不能作为证据。”

“就算没有证据,一旦让‘76’号认定了这个枪手是浩子,那他们就会死死的盯着浩子的,再者说,‘76’号的人会跟你讲证据吗?”陆希言冷笑一声,反问道。

“先生,现在怎么办,‘76’号已经掌握了浩少爷的画像,这已经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了。”闫磊道。

“这小子太马虎了,若是早告诉我,他跟追缉的英籍警员照过面,这张素描画像就到不了‘76’号的手里!”陆希言埋怨道。

“先生,要不然趁‘76’号的人没有发现,赶紧送浩少爷去香港吧?”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那‘76’号手里掌握画像,还有英籍警员人证,他们想要找到浩少爷,只怕是迟早的事情。”闫磊道。

“别急,让我好好想想,想想……”陆希言坐下来,低眉深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