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73章:嫁祸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军统,不,中岛君,是铁血锄奸团!”浅野一郎眼底闪过一道嗜血的红光。

“可是,组长,我们明明掌握的线索和资料,都指向了军统……”中岛脑门上都写满了“不理解”三个字。

“租界已经成了这些抗日分子的庇护之地,可他们拥有法外治权,帝国拿他们没有办法,如果没有这一次刺杀**,我们想光明正大的进来都难,中岛,你要明白一个道理,我们铲除的不仅仅是一个中统地下组织,而是整个上海滩与帝国为敌的所有地下组织,明白吗?”浅野一郎喝斥道。

“哈伊!”

“金九约在什么地方?”

“四马路的一家长三堂子,那儿是金九的一处安全屋。”中岛忙道,“雅子小姐也在。”

“雅子小姐对他公开身份了吗?”浅野一郎惊讶的问道。

“是的,不这样,金九也不会如此痛快的跟我们合作了。”中岛点了点头。

“好,你去传个话,就说晚上我们准时赴约。”浅野一郎郑重的吩咐一声道。

……

中央巡捕房,三楼政治处,唐锦办公室。

“探长,您找我。”齐桓推门进来问道,看到唐锦手里端着一杯咖啡,站在窗前瞧着大街上的人来人往。

“坐。”

“是,探长。”

“浅野一郎这一天都干嘛了?”唐锦问道。

“拉蒙长官一直都陪同着,浅野一郎等人先去了现场查看了一下,然后,又找了一些目击证人询问一下,最后把案件卷宗带回了万国饭店,一直没在出来。”齐桓禀告道。

“这浅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唐锦自言自语一声。

“我想,他们也找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现场我们都搜遍了,这伙人可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不可能给我们留下线索的。”齐桓道。

“不管他们能不能找到线索,你派人给我盯紧了,有什么异动,马上报告。”唐锦命令道。

“是,探长。”

……

“陆博士,你好。”

“嗯,怎么又是你,静香小姐?”中午,陆希言去医院食堂吃饭,刚要准备打饭,一道妖娆的身影迎面而来。

这个日本女人怎么跟浅野一郎一样,总能在他面前出现?

“我带学生来医院实地参观学习。”藤本静香解释道,“中午就在医院的食堂就餐了。”

“是吗,那很好呀,我们医院的员工饭菜不错的。”陆希言随后一声,取了木勺子,给自己盛了一碗米饭。

“陆博士,我第一次来,能给帮我打个饭菜,好吗?”藤本静香面带微笑的希翼的说道。

“好,好吧……”陆希言其实真不愿意搭理这个藤本静香,这个日本女人确实长得漂亮,身材也好,婴儿肥的脸蛋,笑起来一对小酒窝让人不由的生出一种保护的欲.望。

但是她的举动让他本能的保持一丝距离,他在欧洲留学,接受的是西方的教育,可他本能的还是保持东方人的保守观念。

对这种主动贴上来的女人,尤其对方还是日本女人,他本能的是抗拒的。

“梦瑶,你看,那不是陆大夫,那个女人是谁,陆大夫的未婚妻吗?”食堂门口一群青春活泼的少女走了进来。

“你看,他们俩的样子好亲密的哟……”一个圆脸的女生道。

“陆大夫医术高,又年轻,咱们医院不知道多少人喜欢呢,你是近水楼台了,怎么还让人抢了先?”

几位年轻少女簇拥进来,最受人瞩目的当属奚梦瑶了,大外科主任的外甥女,年轻,漂亮,又有前途,那不知道是多少男生心中的女神,

“谁说我一定要喜欢他?”奚梦瑶看到这一幕,脸色一黑,撇下众女也过去打饭了。

“神气什么,人家陆大夫早就有未婚妻了,哼!”

……

“陆博士,上次在震旦大学图书馆,静香就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藤本静香与陆希言对坐,优雅的吃着饭道。

“我不习惯吃饭的时候谈事情,静香小姐,有什么问题,吃完饭再说。”陆希言低头吃着饭。

面对一位秀色可餐,几乎都已经送上门的美女,他居然能无动于衷,藤本静香内心也是崩溃的。

这家伙难道是个榆木脑袋,没看出来,她对他有意思吗?

奚梦瑶打好饭菜也走过来了,看了藤本静香一眼,挨着陆希言坐了下来。

陆希言微微皱眉,他又不是傻子,这情况,他能不明白吗,对于奚梦瑶,他觉得自己不点破,是怕伤了她的心,但是他已经保持一定距离了,甚至也暗示过了,他们俩是不可能的。

而且他舅舅不可能没跟她说过,他已经有未婚妻了,她怎么还这样?这样下去,准没好事儿。

藤本静香也是怔住了,还以为自己魅力不够了,原来这家伙身边早就有一朵鲜花相伴了。

难怪他对自己置之不理呢。

这是怕自己的小情.人吃醋呢……

“陆博士,这位小姐是?”藤本静香一副从容大度的气度问道,她对男人的心理可是把握的十分到位,善妒的女人永远是得不到男人的欢心的。

“奚梦瑶,医院的实习医生,暂时担任我的助理。”

“原来是助理实习医生,奚小姐,你好,我叫静香,是震旦大学的交流讲师。”藤本静香优雅的伸出了右手。

奚梦瑶有些慌张,藤本静香的老练给了她极大的压力。

“梦瑶,静香小姐本名叫藤本静香,她是藤本圭吾教授的女儿。”陆希言岂能让藤本静香欺负奚梦瑶,替她解围的同时,还点明了藤本静香的真实身份。

“她是日本人?”奚梦瑶脸色当场就变了。

“对,日本人。”陆希言点了点头。

“我吃饱了,静香小姐,你慢用。”陆希言站起来,掏出手帕擦了一下嘴,对奚梦瑶道,“梦瑶,吃完饭,来我办公室一趟。”

“陆博士……”藤本静香就这样被晾在那里了。

陆希言不想跟这个藤本静香有任何的交集,把奚梦瑶叫到自己办公室,未尝没有利用她挡驾的意思。

藤本静香如果聪明的话,她应该能明白他的意思。

……

“又失败了吧,要不是知道这家伙有一个漂亮的未婚妻,我都怀疑他是不是不近女色?”汽车内井上太郎对气冲冲上车的藤本静香道。

“闭嘴!”

“好,我闭嘴,我不说话,不过这个陆希言油盐不进,只怕他很难为我所用,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就不能留给我们的敌人!”井上太郎眼底闪过一丝寒光。

“他现在还不是我们的敌人!”藤本静香冷哼一声。

“你对他还抱有希望吗,我的静香小姐?”井上太郎嗤笑一声,都被三番五次的拒绝了。

“瓦廖莎和金娜呢?”

“你放心,他们和数据都已经被我安全的送上了去旅顺的轮船,相信要不了多久,老师就能够见到他们了。”井上太郎道。

“这件事总算圆梦完成了,也算没有辜负父亲的希望。”藤本静香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

“静香小姐,下一步怎么做?”

“租界现在正流行霍乱,想办法控制一批霍乱病人,以供我们提取病毒并培养病毒样本。”藤本静香道。

www.beritatribun.com

“法租界对疫情控制的非常严格,就算我们有足够的研究对象,想从他们身上提起并培养病毒样本,这也太难了。”井上太郎道。

“你只需要给我弄到足够多的霍乱病人就可以了,租界这么大,就算少个百八十人的又有谁留意?”

“明白了。”井上太郎点了点头。

……

“邝教授,怎么有几日没见到小舒了?”下午例会的时候,陆希言碰到邝志安教授,问道。

“小舒病了,这几天一直请假在家养着呢。”邝志安道。

“病了,什么病?”陆希言奇怪的问道,小舒虽然是邝志安的助理,那些天窝在实验室,他俩关系还处的不错,小舒除了有些腼腆之外,人挺好的,身体也不差,怎么就突然病了呢。

“我也没多问,好像是感冒吧。”邝志安道。

“小舒住哪儿,要不然下班后,我去看看他?”陆希言道,在广慈医院,能跟他关系不错的也就那么几个人,小舒算是其中的一个。

“好像是住在小东门那一带,具体地址,我还得回去查一下……”邝志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