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695章:守护这个家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吃过晚饭,孟繁星在楼下收拾,孟浩则跟着陆希言上了二楼书房。

“姐夫,耀祖舅舅的事情,我知道对你们隐瞒,是我不对,可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们说起……”

孟浩耷拉着脑袋。

“你就告诉我,你跟舅舅的关系牵扯有多深?”陆希言问道。

“我……”孟浩一时间为之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算了,你不说,我也能猜出来。”陆希言微微一苦笑,罗耀祖是ChóngQìng方面的还是延安方面的?

陆希言知道,一旦问错了,会有可怕的后果。

当然,他还没有问,他如果想问,是有这个权限的,毕竟现在是亲戚关系了,对抗日本人是友,但其他方面就未必了。

“是他发展的你吗?”

“是。”

“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概五年前吧,我刚中学毕业,学习成绩不是很好,就跟着爸在巡捕房打杂,然后,舅舅在那个时候找到了我。”孟浩解释道。

“他都让你做了什么?”

“没有,就是安排我进行了一些特殊的训练,跟踪,射击,驾驶还有格斗、秘密传递消息之类的。”孟浩道。

“一次任务都没有吗?”

“训练的时候,有一些望风和跟踪的任务,后来他离开上海,直到去年我跟梦瑶订婚的时候才回来。”孟浩道,“我所知道的就这些。”

“之后呢,他没安排你做什么事儿?”陆希言问道。

“有。”

“他让你做什么了?”陆希言眼中精芒一闪。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一个观察者,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做事的是另外有人,我只需要把我看到的一切报告给他,其他的跟我无关。”孟浩解释道。

“为什么会让你去做这个观察者?”陆希言道,“他是在考验你的能力,还是测试你的忠诚度?”

“姐夫,我怎么觉得你对我们这一行的了解还在我之上?”孟浩眉头一抬,有些怀疑的问道。

“现在是我在问你,别叉开话题!”

“舅舅似乎不希望我继续待在这一行,他不止一次说过要我远离这一行,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我做这件事,也许,他有他的难处?”孟浩分析道。

这样的做派不像是自己的同志,陆希言心里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自己同志如果发展了亲人或者朋友,绝不会再说出这样的话。

这也充分说明了罗耀祖内心是一个相当矛盾的人。

【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 不是自己同志,那会是哪一方的呢,军统,不太像,如果戴雨农知道自己手下跟自己有这样一层关系,会不利用吗?

不可能。

难道是中统?

中统在上海的势力已经被打的七零八落了,如果罗耀祖真是中统的人,到不是没有可能。

军统和他都未能查到那支跟“丁二哥”遭遇以及袭击温莎旅馆的日本人,他居然能查到这些人的身份。

这个舅舅真的是有些不简单呀。

“浩子,上海的局势越来越紧张,未来租界能不能存在都不好说,我和你姐都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巡捕房的工作不做也罢了,但是,我们也知道这需要尊重你的意见。”陆希言郑重的道,“我是代表我和你姐跟你谈话。”

“我要留下来,尽一个中国人的职责。”孟浩眼神坚定的说道。

“你确定?”

“姐夫,你和我姐做的事情我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我能感觉到,你们绝对是在做一个中国人应该做的事情,你们能做,我为什么不能?”孟浩反问道。

“你知道的,这很危险,你现在结了婚,有了孩子,你若是出点儿什么意外,你让梦瑶娘俩怎么办?”

“姐夫,若是您出事儿了,那我姐又该怎么办?”

“我跟你说的是你的事儿,你总往我和你姐身上扯干什么?”陆希言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

“姐夫,你在回避问题!”孟浩追问一声。

“我没有回避问题,我跟你姐跟你不一样。”陆希言辩解一声。

“有什么不一样,若是输掉这场战争,我们还不都一样,要当亡国奴?”孟浩反问一声。

“行了,这个问题我们不讨论了,你要留下来就留下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否则,我会帮你辞掉巡捕房的工作,然后送你去香港。”

“姐夫,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蛮不讲理了?”孟浩控诉道,“好吧,你有什么条件,说吧?”

“你今后的行动必须让我或者你姐姐知道。”陆希言道,“这是你留在上海的唯一条件。”

“那你们俩的事情什么时候跟我说了?”

“你想知道我们俩什么事情?”陆希言问道。

“我现在忽然不想知道了。”孟浩忽然道,“姐夫,咱们是一家人,我会守护好这个家,这个家里所有人。”

“我也是。”

“姐夫,你放心,回到法捕房,做什么事情我会提前跟你通气的,以您现在的地位和能力,想知道什么,都不难。”孟浩道,“我刚回来,累了,先下去休息了。”

……

回到卧室。

“跟小浩谈的怎么样了?”孟繁星冲了澡从卫生间出来,一边擦拭湿漉漉的头发,一边问道。

“这小子,比重求情,居然反问我来了。”陆希言合上手上的书籍道,“估计是铁了心了,不打算辞职了。”

“他跟耀祖舅舅的关系你问了吗?”

“只怕是有些牵扯,现在局势这么负责,中统,军统,还有他们那些名目繁多的外围组织的,自发的抗日组织也不少,鱼龙混杂,但是,我觉得耀祖舅舅不像是延安那边的。”陆希言道。

孟繁星愣了一下。

“为什么?”

“有些事情,连我和唐锦都查不到,他却有找到了线索,你说,这奇不奇怪?”陆希言道。

“他主动告诉你的?”

“我试探的。”陆希言道,“没想到他还真给我查到一些线索了。”

“什么线索?”

“温莎旅馆企图刺杀我的那些杀手。”陆希言道。

“找到那些杀手的线索了,什么人?”

“日本忍者,服部特攻队。”

“这个服部特攻队,我好像听说过。”孟繁星听了,眉头微微的一皱,忽然展开来,惊讶道。

“你知道?”陆希言吓了一跳,孟繁星怎么会知道“服部特攻队”,从来没听她提起过。

“希言,你没听过,这不稀奇,因为这个服部特攻队在关外那是相当有名气,不知道有多少抗日志士死在这个服部特攻队的手中,这支队伍作恶多端,可以说是罄竹难书,因为我曾经在天津做过一段时间地下工作,听到一些有关‘服部特攻队’的方面的传闻,你要是不说,我也想不起来。”孟繁星解释道。

“关外,那就难怪了,耀祖舅舅的那个小酒店就叫东北小酒馆,而他的手下好几个都是关外的口音,这说明这些年他很有可能是在关外,难怪永无音讯,还能查出‘服部特攻队’的身份了。”陆希言猛然醒悟过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听说过‘服部特攻队’残杀我抗日志士和百姓的出传言,具体的,不是很清楚。”

“想要证实‘服部特攻队’来没来上海,这不难。”陆希言眼中光芒一闪。

……

沪西,一家日式的酒吧。

“为什么约我见面,你把情报直接给钮梅波不就可以吗,知道,我的身份一旦出现在这里,会有多危险吗?”

浅野一郎十分愤怒,韩彩英居然透过钮梅波约他亲自过来见面,而且非要见他本人不可。

“浅野君息怒,这是鼹鼠的意思,并非我故意如此。”韩彩英忙解释道。

“到底出什么事儿了,非要如此?”一听是孙亚楠的意思,浅野一郎脸色稍微缓了缓,这家日式的酒吧,还是很安全的。

“‘军师’透过五哥给鼹鼠下达任务,这一次的任务事关重大,鼹鼠觉得不能通过钮梅波小姐传达,一旦泄露,后果不堪设想。”韩彩英道。

“到底什么任务?”浅野一郎吃惊的问道。

“刺杀纪云清!”

“什么?”浅野一郎差一点儿把自己面前的啤酒给碰撒了。

“‘军师’怎么会给鼹鼠布置这样一个任务,这分明是让他去送死嘛?”浅野一郎忽然感觉后背一阵冷汗直冒。

“他们已经有周密的部署,鼹鼠只是计划的执行者。”韩彩英道,“鼹鼠分析,这可能是‘军师’对他的最后一次考验了,如果他能够完成任务,就能见到‘军师”本人。”

“能确定吗?”浅野一郎忽然面露一丝狂喜之色,刚才听到“刺杀纪云清”这个消息,他感觉自己一下子坠入了深渊,遍体生寒,而现在,忽然感觉一下子冲上了云霄,充满了希望。

“是那个姜培亲口对他说的,行动的时候,五哥会亲临指挥。”韩彩英道。

“好,不过,纪先生现在对大日本帝国还是非常重要的,他若是出事儿的话,会对我们的在租界内的计划产生不利的影响……”

“浅野君,鼹鼠的意思,能否安排纪先生假死,等到他见到‘军师’本人,然后确定其身份和所在的位置,一网打尽!”韩彩英道。

“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军师’已经一年多没露面了,我们想尽办法都没有查到他的行踪,我甚至怀疑他可能已经不在上海了。”浅野一郎道,“为了找到他,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那怎么办?”

“若是要取信‘军师’,刺杀必须是真的,但刺杀之中,出现意外也是正常的,只要纪先生不死,一切都还能挽回,即便是真无法挽回……”浅野一郎的话里的潜台词已经很明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