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667章: 钢丝上跳舞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先生,还有一件事,我刚才忘记跟您汇报了。”离开绸缎庄之前,郭汉杰忽然追上来一声道。

“何事?”

“吴四宝不是抢了章啸林那十箱烟土嘛,他已经在悄悄的寻找买家出货了。”郭汉杰小声道。

“这家伙是记吃不记打,这个时候出货,他想死吗?”陆希言还是觉得自己有些高估了某些人的智商了。

“吴四宝被咱们狠敲了一笔后,身家大缩水,手头缺钱,要不然,他也不敢打章啸林的主意了,再说,他这一次也学聪明了,找的都是外地的烟土商。”郭汉杰道。

“纪云清知道吴四宝抢了章啸林的货了吗?”

“应该还不知道,上次因为您的事情,纪云清让吴四宝单独承受了损失,倒是林世群出面贴补了吴四宝一笔,所以,吴四宝极有可能对纪云清隐瞒了这件事。”郭汉杰道。

“那林世群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吴四宝跟林世群的关系虽说不错,但还没到那个地步,倒是传言,吴四宝的老婆跟林世群有一腿,惹的林世群的太太叶玉柔是大吃醋,在‘76’号,禁止林世群单独跟于爱珍见面。”郭汉杰嘿嘿一笑。

“这些八卦消息,你从哪儿听来的?”

“飞鸟每个星期都有情况汇报,反正不管消息真假,他都会把听到的,看都的写下来上交过来。”郭汉杰解释道。

“行了,让小蜜蜂那边盯着吴四宝点儿,别人纪云清太早知道吴四宝背地里做的这个事儿。”陆希言吩咐道。

“要不要派人伪装成土商跟吴四宝接触一下,摸一下他的底?”郭汉杰问道。

“可以,但是千万不能露馅儿。”陆希言叮嘱一声。

……

江湾,东亚植物研究所。

“长官,属下回来了。”

“木下君,都解决了。”服部一男微微一点头,面无表情的问道。

“哈伊,那个人是教堂的一个打扫卫生的杂工,而且他只是一个哑巴,我把他从家里骗到了外人坟地,一刀解决了,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就在我打算把尸体掩埋的时候,有人路过,我只有把尸体藏在草丛之中,然后离开了。”木下道。

“你没有再回去吗?”

“当时天色一黑,我对那边的地形不太熟悉,所以,就先回来了。”木下低头道,“请长官放心,我藏人的地方很隐秘,就算没有掩埋,这么热的天,要不了几天尸体就会腐烂,到时候,就算被发现了,也没有人能认出来。“

“嗯,这样最好了。”服部一男冷哼一声。

“服部队长,慧子小姐(藤本静香的化名)请你去他的办公室。”一位年轻的军医官敲开服部一男的房门,报告道。

“知道了。”服部一男擦拭完太刀,猛地一归鞘,将刀放到了刀架之上。

“慧子小姐。”服部一男走进藤本静香的办公室,微微的弯腰,恭敬的称呼一声。

“服部君来了,我明天就要搬到法租界去了,研究所这边,工作交给田中长官负责,当然,我也会不定期的回来,从现在起,你的任务就是保护研究所。”藤本静香郑重的道。

“慧子小姐,服部家族的特攻队可不是保姆,我们的职责是进攻,是战场杀敌,这才是一个武士的真正价值所在,所以这个任务请恕属下不能接受。”服部一男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藤本静香的这个安排。

“你若是不愿意,可以,我去跟服部将军说,让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藤本静香要知道服部一男如此指挥,早就知道就不向上面把这支特攻队给要过来了。

“慧子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我这里不需要一个不服从命令的人,既然你不愿意当这个安保队长,那我就只有换一个愿意的人来。”藤本静香斜睨了服部一男一眼道。

“慧子小姐,服部不是您的奴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服部一男,你也是军人,当明白军令如山的道理,我是你的长官,你不听我的命令也就罢了,难道还想抗命不成?”藤本静香道。

“慧子小姐,除了服部,恐怕没有人能帮你查清楚是谁在背后采集霍乱菌种标本,一旦有人对菌种标本进行深入研究,就会发现这一次时疫是人为的,而且也会暴露帝国正在暗中研究生物武器的秘密,到时候,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就凭你?”

“是的,我已经追查到一些线索了,近半年内,上海的医疗器械公司从欧洲进口的研究设备,用于细菌培养和研究的机构和大学有十七家,而最近的大量进口培养细菌所用的琼脂有三家,其中有震旦大学医学院,巴斯德研究所,以及蒙安公司。”服部一男道。

藤本静香微微露出一丝讶然。

“很惊讶是吧,震旦大学医学院作为医学研究,使用大量的琼脂,这很正常,上海巴斯德研究所是上海唯一的一家生产和制造霍乱疫苗的企业,他们需要用大量的琼脂培养菌种,这也很正常,唯独蒙安公司,他们在这个时候进口琼脂,是不是觉的很怪异。”

“你怀疑这个蒙安公司跟采集霍乱菌种标本,然后进行研究?”藤本静香问道。

“难道不是吗?”

“你的猜测毫无根据,据我所知,蒙安公司是陆希言博士创办,他跟我一起去的梅龙镇隔离区,如果他想要采集霍乱标本进行研究,大可光明正大的进行,根本不需要偷偷摸摸的去采集。”藤本静香驳斥道。

“没错,他的确可以光明正大的采集菌种标本进行研究,可如果他不想让您知道他这么做呢?”

“这只是你的猜测,也许蒙安公司采购琼脂和科研设备是另有用途呢?”

“另有用途,别告诉我,他们是想研发新药?”

“这可不好说,陆博士是丹尼尔教授的学生,而丹尼尔教授在细菌药物学上面,可是有相当高的建树的。”藤本静香道,“或许受这一次“霍乱时疫”的刺激,陆希言想要研发一种对抗霍乱的新药,也说不定呢。”

“反正我不相信在这个时候,一个只是从事药品贸易的公司会突然想要搞研发,简直太可笑了,中国人有这个能力研发新药吗?”服部一男冷笑一声,不屑之意昭然若揭。

是呀,就凭陆希言一人之力,能研发出新药吗?藤本静香也表示严重怀疑。

研发新药,那可是欧美人的专利,还没听说中国人有能力研发出一种新药出来,不是瞧不起中国人,而是在中国,没有个条件。

若是在日本的话,或许还有几分希望。

“那你为什么要鲁莽行动,还派人刺杀陆希言博士?”藤本静香质问道。

“我没想杀他,只是想把他还带回来,我知道你对这个姓陆的中国人很感兴趣,想要让他为你所用,其实不用那么麻烦……”

“蠢货,我要的不仅仅为我所用,还要的是人心。”

服部一男眼底闪过一丝森然的杀机,他很讨厌别人说他“愚蠢”,尤其是藤本静香,这个让他喜欢的女人。

“服部君,我希望你考虑清楚之后,想要留下,就给我看好研究所。”

服部一男最终还是一并腿,郑重的一欠身。

如果被藤本静香赶回满洲,那他服部一男只怕会成为家族的大笑话,这是他绝对不能够接受的。

……

“你这是在钢丝上跳舞,不行,你这个计划太冒险,而且不可控的地方太多了。”胡蕴之听了陆希言关于挑起纪云清与章啸林的内斗的计划,当即表示了反对。

“我知道,这个计划变数很www.beritatribun.com多,但就目前来说,都还在我的设想和控制范围之内,如果能让他们斗的一个两败俱伤,对我们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陆希言认真道。

“这两个人都是老江湖,他们都不傻,一旦他们醒悟过来,你可就有麻烦了。”胡蕴之道。

“我知道,可我本来跟他们就是对立的,就算知道了,他们无非对我更加痛恨而已。”陆希言解释道,“如果他们内斗而相互消耗力量的话,这对租界内的抗日力量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这盘棋下的太惊险了,稍有不慎,你就会粉身碎骨的。”

“局势现在变得对我们越来越不利了,如果纪云清和章啸林这样的人得势,那我们的抗日大业来说是灾难,只要这两人一倒台,那租界的帮派力量就松散了,这反倒有利于我们分化,拉拢吸收和加以利用。”陆希言道,“军统方面已经给章啸林下了制裁令了,就算我不动手,军统那边也不会放过他的。”

“但是,你这样冲在前面,会不会暴露?”

“不会,我在唐锦面前一不争权,二不争利,我挑起‘禁烟’,完全是被动的,如果章啸林不动我的家人,我也不会吃饱了撑的,跟他章啸林作对,这一点,起码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陆希言道,“报纸上不也写了,我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嘛,就连我跟我学生闹的绯闻也都这么写。”

“说真的,你跟那个巫锦云……”

“老胡同志,怎么连你也不相信我,我都把这事儿全权交给梅梅处理了,锦云逃婚回上海,都是梅梅去码头接的人,我到现在连她面都没见到。”陆希言生气道。

“对不起呀,算我失言,谁让你现在的谣言那么多,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别说别人了,就连我有时候都有些怀疑了。”胡蕴之讪讪一笑,有些不好意思。

“汪兆铭回上海了,还搬新家了,听说在北平受了王克敏一肚子气?”陆希言一打手,认真的问道。

“日本人反悔了,之前答应的条件直接废掉了大半儿,王克敏呢摆资格,瞧不起汪兆铭,这两人,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倒是武大帅这一次没有受日本人的蛊惑,没有给汪兆铭半分面子。”胡蕴之道。

“汪兆铭想抛开老蒋另立中央,自己也过一把独裁者瘾,只怕到时候连石敬瑭都还不如。”陆希言讥笑一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