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652章:认出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先生,这个小包房是小店为一些熟客预留的,看今天这个时候也不早了,估计也没有人来了,既然您需要,我就安排它先给您了。”

罗耀祖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微笑的解释道。

“老板真会做生意。”陆希言微微一颔首,赞了一声。

“先生,就是这间了,您里面请。”拐了两三个弯,罗耀祖推开一扇门,做了一个迎请的姿势道。

“老板,你这包房的路可真是九曲十八弯,挺饶的呀,我这走过来一遍,都不记得这回去的路了?”陆希言呵呵一笑,抬脚走了进去。

“先生,您说笑了,我这个酒馆小,得把所有空间都利用起来,才能坐得下更多的客人。”罗耀祖麻利儿的上前,取了反扣在桌上的茶杯,倒了两杯茶水道,“两位,天热,先喝口茶润润嗓子。”

“老板,我们俩这是第一次来,您应该是看出来了吧?”

“是,两位对小店来说,的确是第一次见。”

“那老板不介绍一下你这店里的招牌菜,我们俩若是吃的好了,以后那可要常来光顾的哟。”陆希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脸上满是笑意道。

“那敢情好,小店做的都是家常菜,可能先生吃【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惯了山珍海味,一时尝个鲜还觉得不错,但吃的时间长了,那也会觉得腻的。”

“你这老板还真是会说话,把你们最拿手的菜上来几个,另外,再给来一壶好酒。”陆希言哈哈一笑道。

“先生,咱这酒馆没有别的酒,就只有一种,东北的烧刀子,不晓得你们喝不喝的惯?”

“烧刀子,一听这就是烈酒,小磊,咱们尝尝?”陆希言道。

“行呀。”

“那您二位稍等,我去厨下吩咐一声,尽快给您上菜。”罗耀祖微微一弯腰,满脸都是做生意人的那种公式化的微笑。

“先生……”

陆希言给了闫磊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轻轻的站了起来,四下里仔细查看起来,当然,所有东西都是轻拿轻放的。

尤其是他们所坐的桌子,检查的最为仔细。

果然,在桌子底下,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陆希言看到了一个药瓶差不多大小的黑色小盒子,就粘在桌子底下。

陆希言招呼闫磊弯腰下来,他看到这个东西,那也是大吃一惊,连忙伸手掩住了嘴巴。

……

“怎么样,他们在说什么?”

“没有说话,只听到敲击桌面的声音,还有在喝水……”

“继续监听,不要放过任何一丝动静。”罗耀祖吩咐一声,他其实也有些把握不准,陆希言不应该在温莎旅馆,处在严密保护当中,怎么会跑到他这个酒馆来了呢?

难道说昨天跟踪小浩的人跟他有关系?

如果是这样,那自己该怎么办,瞒只怕是瞒不住了,难道要和盘托出吗?

罗耀祖也没有完全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太突然了。

……

小包房内,闫磊用手指沾了茶水在桌上写道:“先生,咱们现在怎么办?”

“随机应变。”陆希言也在桌上随即写了四个字。

“万一他们在饭菜中下药?”

陆希言摇了摇头,孟浩极力隐瞒的存在,那应该不会对自己有敌意,否则,以孟浩的性格,是决不允许的。

刚才那老板的眉宇间,陆希言似乎看到一丝孟浩的影子,难道,这老板是孟繁星、孟浩两姐弟的舅舅罗耀祖?

越想越觉得像,两个人眉宇间那个神情,还真是有七八分相似,都说外甥像舅舅,这古人的话并非没有道理。

如果他就是罗耀祖,那他也是孟繁星的舅舅,按照辈分来说,他也应该叫一声“舅舅”的。

弄不好,还是一家人。

但是这个“舅舅”只怕还会有另外的身份,能够搞到如此先进的窃.听设备的,只怕不会是自己同志,这一点他还是了解的,那是军统?

军统在上海的情况,他不了解的还真不多,除了一些单独潜伏的小组,这倒是有可能的。

罗耀祖如果是军统,为什么回窝在这一个小酒馆里,他是有什么秘密任务吗?

陆希言一时间也猜不透。

中统?

中统那边,他就不是很熟悉了,中统那边的特工几乎都被‘76’给策反了,要不然‘76’号怎么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展壮大,光靠吴四宝和纪云清手底下的那些青帮打手,那是成不了气候的。

如果这两者都不是的话,那这罗耀祖的身份就难说了,一个失踪十多年的人突然回来了。

又有着神秘的身份,还掌握着最先进的窃.听设备,窝在这么一个小酒馆内,他究竟要做什么?

“菜来了,您二位先吃着,后面还有。”思绪间,门被敲响了,一名伙计端着酒菜进来。

“多谢。”

“小磊,来,尝尝这烧刀子。”陆希言取过酒杯来,给闫磊和他自己都斟上了一杯。

闫磊端起来,微微抿了一小口,感觉如同一团火穿喉而过,辣的他脸瞬间通红,鼻头和额头出了一层汗珠:“先生,好辣的酒!”

“烧刀子嘛,当然辣了,东北那个地方,天寒地冻的,只有这烈酒才能驱寒。”陆希言道,“不过,这大夏天的喝烧刀子,还真是不太适合。”

“不过,这酒够劲儿,要是冬天喝的话,那就倍儿爽了。”闫磊稍微缓过劲儿来,赞叹了一声。

“这小酒馆生意不错,应该不会那么快就倒闭的,咱们还有机会的。”陆希言夹了一口菜放到嘴里,“嗯,这菜做的不错,厨子挺地道的,看来,老板是用心了。”

“先生,偶尔来尝尝,也还是不错的,这吃多了,只怕也是会腻的。”闫磊道。

“嗯,小磊,咱们走一个。”

“……”

“头儿,这两人吃的还挺欢的,没什么异常?”负责监听的伙计一抬头,朝脸色阴沉不定的罗耀祖道。

“你懂什么,继续听。”罗耀祖可不是他手下的伙计,耳麦里传来的声音很重,伙计听不出来,他岂能听不出来?

桌子底下的窃.听器被人发现了。

他在权衡,要不要过去和盘托出,可一旦挑明身份了,那接下来又该如何相处呢,还是装作没听见,当他们是普通的食客?

“关掉机器,不要再听了。”罗耀祖终于有了决定,有些事情,拖着的话,还真不是解决的办法。

“头儿?”伙计疑惑不解。

“我们被人发现了,你没听出来吗?”罗耀祖冷哼一声,“我去见他们,你们不要有任何动作,这两人不是敌人。”

“不是敌人……”伙计有些乱了。

陆希言也真是饿了,加上这小酒馆的东北菜做的也挺合他的胃口的,因此吃的还挺欢快的。

不时的跟闫磊走一个,基本上就真把自己当成一个来吃饭的食客了。

“两位先生,小店的酒菜,还满意吗?”罗耀祖推门进来,这一笑,额头上的皱子都出来了。

“不错,不错,老板,你这小酒馆,这菜不但做的地道,量还大,还有这酒,够烈,好!”陆希言冲罗耀祖竖起大拇指道。

“先生您谬赞了,开门做生意,图的就是一个口碑,生意做砸了,对我也没什么好处,不是吗?”罗耀祖嘿嘿一笑,“先生若是满意,您下次再来照顾小店生意就是了。”

“老板真希望我来吗?”

“做生意的,哪有把客人往外赶的,我当然希望先生您能常来了。”罗耀祖嘿嘿一笑,脸上说不出的真诚。

“行,这顿饭吃的不错,多少钱?”陆希言呵呵一笑,问道。

“我算一下,花生米和蚕豆算是小店送您的,剩下的四个热菜家一瓶酒,应该是两块三毛,您给两块钱就可以了。”罗耀祖道。

“罗老板,您这做生意可就亏了?”

“不亏,不亏,你要是回头再来,我不是还赚了吗?”罗耀祖嘴上答应着,忽然眼神微微一缩,他刚才答应的有点儿快了,刚才陆希言那一声“罗老板”,简直就如同一声惊雷。

身份暴露了。

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是小浩吗?

闫磊也很惊诧,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听这老板介绍自己,更不知道这老板姓什么,先生怎么知道的?

如果眼前这个人就是罗耀祖,那之前有些说不清楚的事情,可能现在就有答案了,比如,在孟浩订婚晚宴上,那个神秘的客人,留下的红包。

是承认,还是不承认呢?

罗耀祖愣了三秒钟,终于苦笑一声:“没想到还是被你认出来了,我该叫你一声陆董,还是外甥女婿呢?”

闫磊眼珠子瞪的老大,完全石化了,什么情况,这个东北小酒馆的老板是孟繁星、孟浩两姐弟的舅舅?

这也太戏剧化了吧!

“我也应该称呼您一声舅舅吧。”陆希言缓缓一点头。

“没想到,我们会在这样一个场合下见面,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罗耀祖呵呵一笑,有些好奇的问道。

“您跟浩子眉宇间有七八分神似,加上他在我面前说漏了嘴,所以,我才把您认出来了。”陆希言解释道。

“难怪。”罗耀祖点了点头,他也猜到是孟浩那边出了问题,不然他怎么会这么快暴露给陆希言呢。

当然,如果对方不是陆希言,只怕他也不会暴露的这么快。

“这位就是闫磊兄弟吧?”罗耀祖一指闫磊问道。

“是的。”陆希言点了点头。

“陆董,我们找个地方单独谈一谈?”罗耀祖提议道。

陆希言点了点头道:“您叫我希言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