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645章:陆希言舞剑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我跟姐谈过了,她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孟浩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碍于纪律,不会承认,但我也不是傻子,我能看得出来,你们在为谁做事儿。”

请继续!

陆希言没有回答,现在基本可以肯定,这小子在跟自己玩诈术了。

但是,他忽然也想到了,www.beritatribun.com孟浩毕竟是他们身边最亲近的人,是最熟悉和了解他跟孟繁星的人。

他如果有心,想要察觉到他跟孟繁星的一些问题,比外人的机会要多得多。

继续隐瞒是肯定不行了,但如实坦白也不行。

那就是有选择的告诉他一些事情了。

“既然你姐都跟你说了,那我也就不瞒你了,我和你姐的确都在为ChóngQìng方面做事。”陆希言长叹一口气,装出一副无奈之下,只有坦白的语气道。

“ChóngQìng方面,我姐不是延安的吗?”

“谁告诉你你姐是延安方面的,你姐她自己吗?”陆希言反问道,他可以肯定,孟繁星绝对不可能告诉孟浩自己是**的身份,就连他这个丈夫,她都没有正面直接的提到过任何一个有关这方面的字。

她是不可能违背组织纪律的,这一点他还是清楚的。

“我姐她没直接说……”孟浩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嘴角也抖了抖,这是心虚撒谎的表现。

“我和你姐只是为ChóngQìng方面做事,但不隶属他们任何组织,只是出于一个中国人情感和责任,浩子,这你能明白吧?”

“明白,其实我也愿意为国家和同胞做些事情。”孟浩道。

“你做好自己就行了,我们家有两个人为国家做事就够了,一旦出事儿了,至少还有你能把我们两家的血脉香火延续下去。”陆希言语重心长的道。

“姐夫,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你就想让我当一个懦夫不成?”孟浩大声质问道。

“放屁,你有没有想过,你若是出事了,谁来照顾梦瑶,谁来照顾她肚子里的孩子?”陆希言怒了。

“我为什么一定会出事儿,姐夫,你就这么对我没有信心吗?”

“我不是说你一定会出事儿,这件事太危险了,你是老孟家唯一的男丁,我不能让你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这样,你也是,舅舅也是。”孟浩情绪爆了。

“舅舅,什么意思,浩子?”陆希言眼睛一睁,他敏锐的抓住了这个从来没有在孟浩嘴里出现过的字眼儿。

“没有,你听错了,姐夫。”孟浩故作镇定的掩饰了一下。

“是吗,我真的听错了。”陆希言没有深究,他太了解孟浩了,性子很拧的,越追问的话,只怕他越不会说的。

“你不走是不是?”

“我不走。”

“行,那你就待着吧,不过不要待在我这里,出去找个凉快的地方待着。”陆希言手一指大门道。

“反正你就是赶我我也不走。”孟浩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不打算离开陆希言半步。

……

闫磊从外面进来。

“先生,跟浩少爷吵架了?”

“你咋知道?”

“我刚才在门口看到浩少爷了,脸臭的生人勿近的模样,一看就知道了,除了跟您吵架,也没别人了。”

“我让这小子赶紧去香港陪梦瑶待产,这小子非要留下来,说是保护我的安全。”陆希言道,“我的安全需要他保护吗?”

“浩少爷这是担心您的安全,也是一片好心。”闫磊道。

“不行,得把他弄走,不然我哪有行动自由,他跟在我身边,我很多事情都没办法做了。”陆希言道。

“先生,浩少爷脾气拧,这您又不是不知道,不过,您也别着急,有有一个人能治他。”闫磊嘿嘿一笑。

“梅梅还在期末考试,我不想让她分心。”

“您忘了,今天是最后一天了。”闫磊提醒一声。

“是吗,那好,我给她打个电话,让她过来。”陆希言刚拿起电话,又放了下来,“还是先说一下你打听到的消息吧。”

“两个消息,章啸林派陈岐去向黄锦荣求救,黄锦荣抱病在家,是管家程曦文出的面,在德胜茶楼,两人是关门密谈的,具体什么内容不知道,但以黄锦荣的性格,只怕就算不会落井下石,也会趁火打劫一把。”闫磊道。

“嗯,你分析的有道理,黄锦荣出了名的贪财好.色,他拒绝了日本人的拉拢,可他的徒子徒孙们却一个个的跟日本人眉来眼去的,自己还暗中拿着一份日本人给的津贴,这老家伙是既不想担着汉奸的骂名,又想着捞钱捞好处,这一次我们抄了章啸林的货,法租界有这个能力,能拉他一把的也就是他了。”陆希言冷笑道,“不知道昔日的三大亨兄弟情谊还能值几个钱?”

“那个翁左庆呢,他干嘛去了?”

“秘密的去了一趟闸北,乐山花园酒家,见了宏济善堂的社长见里甫,那里是日本人的一个情报点,我们的人很难打入进去,因此,不知道他们谈的什么。”

“章啸林手里大部分烟土供货的都是这个见里甫吧?”

“是的,章啸林的货,七成以上都是日本人供应的,主要是宏济善堂,这个宏济善堂背后有日本海军撑腰,所以,他们的鸦片烟土都是走海路过来的,畅通无阻。”闫磊点了点头。

“纪云清呢,他也是跟日本人合作的吧?”

“是的,他的货也是日本人提供的,也是这个宏济善堂。”闫磊道,“您的意思是,章啸林跟纪云清?”

“闫磊,你知道,我为什么答应跟陆金石合作吗?”陆希言一抬头。

“为什么?”

“我的目标不是章啸林,章啸林虽然贩卖鸦片,替日本人搜刮物资,发战争财,但对咱们来说,没有切肤之痛,还记得我跟你们讲过吗,我们解下来最大的对手是丁默村和林世群为首的‘76’号吗?”陆希言问道。

“您的确说过这样的话,我们‘铁血锄奸团’在‘76’号使的力也是最大的,沪西情报组人员最多,装备最精良,经费也是最多了,如果不是因为‘76’号的存在,其他组的兄弟都觉得您太偏心了。”闫磊道。

“我的目标是纪云清。”陆希言道。

“原来如此,我说您为什么不乘胜追击,对章啸林名下的土行和燕子窠下手呢,原来您的目标不在他身上?”

“错了,以我们现在明面上的力量,是动不了章啸林的,那样会在法租界引起大规模的火拼,我们现在做的是依法办案,有礼有节,章啸林不敢明着动我们,可我们一旦跟他正面冲突,那我们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陆希言道。

地下土行和燕子窠当然是非法的,这当然是在禁烟大队的执法范围内的,但是,还不到时候。

禁烟大队实力还很弱小,经不起风浪,但是,不等于没事可做,章啸林的命门在于他的鸦片烟土的货源不在他自己手中。

只要他把烟土挡在了法租界门外,进不来,章啸林就算是自废一半儿以上的武功。

“闫磊,浩子在这儿,我不方便出去,你去找一下汉杰,告诉他这样……”悄悄的凑到闫磊耳边小声说道。

“明白了,先生,我马上就去。”

目送闫磊离开,陆希言觉得房间内有些闷热,就打开电风扇吹了起来,并拿起电话给孟繁星打了一个电话。

“小五,找个人出去买一个西瓜过来,一伙儿,梅梅要过来。”

“好的,先生。”麻小五点了点头。

……

半个小时后,陆希言透过楼上窗户看到了孟繁星的汽车停在了旅馆的门口,孟繁星头戴一顶白色的遮阳帽,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从车上下来。

假小子的小乐紧跟着孟繁星走进了旅馆大门。

“姐,你怎么过来了?”

一进门,孟浩就见到了孟繁星,惊讶的迎了上来。

“怎么,我不能来吗?”

“能,能,姐夫在在三楼,一个大豪华套间,可舒服了,比家里还舒服,我领你上去?”孟浩殷勤的说道。

“不用,你不是说要保护你姐夫的吗,在这儿待着吧,一会儿我再来找你算账。”孟繁星瞪了他一眼,“小乐,我们上楼。”

孟浩悻悻一笑,崔头丧气的走了回来,继续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拿起报纸的无聊的翻看着。

“来了?”听到敲门声,陆希言走过去打开一看,是孟繁星,便让她跟小乐一起进来了。

“小乐,你去门口守着,我跟梅梅说话,任何人都不见。”陆希言吩咐一声。

小乐点了点头,开门出去了。

“梅梅,先吃一块西瓜解渴,我刚让小五出去买的。”陆希言殷勤的从果盆儿里取了一块西瓜递了上去。

“我不渴,一会儿再吃吧,你把我叫来,到底为了什么事儿?”孟繁星接过来,又放了下来问道。

“浩子可能察觉到一些事情,今天跑过来说是不肯去香港,说是要保护我,我不同意,还吵了起来,我一来火打了他一巴掌,结果他就说知道我们在为谁做事儿。”陆希言擦掉手上的西瓜汁道。

“他知道了?”

“不,他是知道一些,但对你我的具体身份应该还不清楚,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告诉他一些事情。”陆希言道,“否则,以他的个性,一定会弄个水落石出,到那个时候可能还会坏事儿。”

“小浩涉世未深,他……”

“他不是小孩子了,只有你这个做姐姐的还一直把他当做小孩子,而我这个做姐夫的平时也太多忽视他了,我们都想保护他,但都没有想过他的想法。”陆希言道,“所以,我把你叫过来,就是想认真的谈一谈。”

“希言,这里安全吗,要不,咱们回家说?”孟繁星警惕的道。

“放心吧,这里我都检查过了,没有任何窃.听装置。”陆希言摇摇头,“再说,这是唐锦的一处安全屋,他也不会安排人在自己的地方安装窃.听器,监听他自己吗?”

孟繁星忽然察觉,丈夫对地下工作这个领域知道的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自己就一句话,他就能猜到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