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641章:突袭“霖记木材行”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章公馆。

章啸林人老了,早年好.色的毛病收敛许多了,也懂得一些养生了,所以,除非通宵赌博,一般吃过晚饭后,很早就睡下。

“法尧呢,还没回来?”

“爹,法尧在外面应酬呢,很晚才回来。”大儿媳陈月华幽幽一声,她有丈夫,其实跟没有丈夫一样。

“月华,苦了你了,爹对不起你,这个畜生,回来,我一定抓他去戒烟,再这么抽下去,他这条命就没了。”章啸林发了狠心了。

“大帅,岐公求见。”

章啸林一愣,这么晚了,亲家老大哥过来过什么,他有不爱打牌,牌局都很少参加,何况这大热天的,他不在家歇着。

陈月华也觉得有一丝诧异,虽然父亲是家里的常客,可一般不会在晚上过来的。

“爹,我先回房了。”

“嗯,月华,你先回房休息,回头我来收拾那个逆子,这么好的媳妇儿,在家独守空房,造孽呀!”章啸林咬牙啐骂一声。

陈月华微微欠身,回房去了。

“阿虎,出事儿了。”陈岐进入会客厅,第一句话就说道。

“什么事,让你如此惊慌?”章啸林吃惊道,自己这位老大哥一向是沉稳大度,宠辱不惊的。

“法捕房传来消息,要成立一支禁烟大队。”

“禁烟大队,这什么时候的消息?”章啸林闻言,也是惊诧不已。

“就今天下午,而且批文已经下来了,编制在警务处,级别上低半级,只占用法捕房的编制,但人员和经费自筹!”

“自筹,这是姓陆的小子搞出来的?”

“没错,禁烟大队的就是这陆希言搞出来的,我们都以为这些天他什么都没干,偃旗息鼓了,没想到,他闷声不吭的弄了一个禁烟大队出来了。”陈岐道。

“这小子还真是要跟咱们对着干了?”章啸林恼怒道。

“不过,我也听说了,这个禁烟大队现在就他一个光杆司令,一个人都没有,所以,一时半会儿还对我们形成不了威胁。”陈岐道。

“原来是个空架子,我还以为他已经拉出一支队伍来呢。”章啸林嘿嘿一笑,“既然人都没配齐,那就好办了,老陈,盯着点儿,它要是招人的话,安排咱们的人进去,我就不信了,他还能玩的过老子。”

“大帅说得对,咱们再把话放出去,谁敢加入禁烟大队,那以后就是咱们大帅的敌人,看还有谁敢去。”管家李弥道。

“嗯,老陈,就这事儿,你何必晚上亲自跑一趟?”

“还有一件事,就是咱们杜美路的仓库刚入库一批辽土,大概有两百箱左右,我觉得放在那里有些不安全,是不是考虑分散储存?”陈岐建议道。

“禁烟大队还只是个空架子,岐公您担心什么?”李弥嘿嘿一笑,觉得陈岐有些杞人忧天了。

“没有,就是咱们这批货进的有点儿多了,如果都放在一个地方,有些危险,而且杜美路的仓库的位置,过去很多人都知道,现在虽然……”

“分散储存是对的,这么一大批货,价值超过十万大洋,应该小心一些,老陈,这事儿你尽快安排一下。”章啸林点了点头。

“好的,阿虎。”陈岐点了点头,起身告辞离去。

却不知,此刻杜美路的霖记木材行的仓库,陆希言亲自带队,麻小五带领禁烟大队将其团团包围。

行动定在十点宵禁之后。

霖记木材行这个仓库,主要就是存放鸦片烟土的,过去三鑫公司建造这个仓库就是按照存放烟土的规格和标准建造的。

章啸林接手之后,没有理由不接着使用,若是新造的话,又要花一笔钱,还不如直接用呢。

再说里面任何设施都是完备的,而且在法租界,有谁干捋他章大帅的虎须?

禁烟大队的遴选工作其实早已开始了,只是外界并不知道,而且也不是以招募“禁烟大队”的方式进行的。

所以就更没有人知道了,只要人员有三大部分,第一是铁血锄奸团的外围种子培养梯队,上海滩的抗日青年组织多如牛毛,铁血锄奸团可以很轻松的挖掘和寻找自己所需要的后备人才,而且不会被发现。

只有被选中的人,才会有资格知道“铁血锄奸团”,然后还要通过一系列的培训,才能正式加入。

“铁血锄奸团”已经从过去的一个公开的抗日锄奸组织,变成一个神秘的地下抗日锄奸的组织了。

越是神秘,越是吸引着许多有志报国的年轻人加入,所以,“铁血锄奸团”在上海滩不缺后备人才。

只是陆希言制定的“铁血锄奸团”的发展规划走的是精英路线,对组织成员的要求很高,所以,队伍精简之后,扩张的速度并不快,这样做的好处就是,“铁血锄奸团”隐藏的更深,更不容易被抓住尾巴。

第二部分是跟青帮和章啸林有矛盾过节,但过往人品不错,且具有爱国热情的商界人士推荐,比如联合化工的方文董事长,董楼的董少筠等等,第三部分就是来自组织的支援了,从上海周边的几个游击区,抽掉了一批精英干将进入法租界,人数不多,有十来个人,这样就把禁烟大队的给初步的搭建起来了。

人数当然不满编,把勤杂人员都算上,也才四十多人,但是完成这一次行动已经足够了。

下一步还要对外招人的。

这四十多人已经秘密磨合训练了一个星期了,麻小五和杨一鸣担任教官,杨一鸣是那个二十一人名单中其中之一。

这个人过去在杨虎的上海警备司令部担任缉私股的一个副股长,日本人占领上海之后,他就被留用了,后来因为得罪一个日本侨商,被开除,之后又去一家洋行干了不到一个月,跟上司不合,又被开除了。

之后是每一个工作都干不过三个月,直到,陆希言以“判官”的身份联系上他。

其实这个杨一鸣是跟组织失去了联系,他不断的换工作,都是在寻找组织,可他那条线断掉之后,组织上许多文件资料丢失了,也没想到会有这样一个人,后来,才算是接上头。

陆希言手中的那二十一人名单有一小半儿都是这样的情况,有的不是断线了,就是联系不上了。

这样的散落在外面的孤鸟,跟在上海潜伏的其他地下组织都没有联系,非常适合吸纳进入“藏锋”小组,顺带着,他还需要对这些在外的“游子”进行一次甄别和考察。

杨一鸣担任过缉私股的副股长,有这方面的工作经验,陆希言当然委任他为“禁烟大队(筹建)”的教官了。

当然,杨一鸣进“禁烟大队”并不是直接通过陆希言,当然,他也并不知道“判官”的真实身份。

至于,他被任命为“禁烟大队”的教官,也是看在他过去的在上海警备司令部稽查大队的履历的关系。

陆希言不会在禁烟大队担任任何职务,他只是在挂一个“顾问”的虚衔,拿到成立的批文后。

陆希言马上就任命了麻小五为禁烟大队的大队长,杨一鸣为副大队长,禁烟大队下设三个中队,每个中队又有三个班,然后麻小五和杨一鸣分别兼任第一中队和第二中队中队长,许清和王霖被任命为班长,因为人数还没招满,不但还有一个中队长位置空缺,其他还有许多班长的位置也都空着。

紧着现在的编制,先把人员编成了另个中队,一个中队两个班,算是把禁烟大队的基础骨架给搭建起来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禁烟大队刚拿到成立批文的第一天,就有行动,而且还是查抄章啸林在法租界的秘密烟土仓库!

这让队员们不敢想象,激动的无以复加。

【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陆希言在“霖记木材行”的对面早就租下了一间房,作为行动的指挥部,而且在这里已经悄悄的观察四五天了,最近的一批烟土前天夜里才运送进来,足足有两百箱。

“先生,第一次行动,他们能行吗?”

“放心吧,小五和一鸣都不是生手,他们当中不少人都是有战斗经验的。”陆希言手持望远镜站在窗口,望着对面霖记木材行的动静。

“先生,这些人您是怎么找过来的?”

“有些是别人推荐来的,还有的是过去杨一鸣的部下,还有就是咱们自己人了。”陆希言道。

“咱们也有人在里面?”闫磊惊讶道。

“嗯,一小半儿呢,不过,他们也都是优选过来的,成立禁烟大队对我们来说,以后可以用公开的身份活动,也多了一份保障。”陆希言道。

“您说的对,咱们以后很多事情,可以用禁烟大队作掩护,公开做了。”闫磊点了点头。

陆希言还有一个目的没说,那就是要保护“安居工程”的顺利实施下去,他手上必须有一支可以自保的力量,否则,真要跟章啸林或者‘76’号斗起来,也有正面还手的力量。

日本宪兵已经进驻‘76’号了,这可不是一个好的信号,说明欧美各国根本已经是外强中干,被日本人看透了本质。

接下下来,只怕日本会更加肆无忌惮的侵蚀租界,达到彻底的掌控租界的目的。

“先生,时间到了。”

“命令小五行动吧。”陆希言淡淡的吩咐一声。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