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633章:暗流涌动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禁烟大队,你这个想法有些大胆呀,不过,如果能够在法租界建立一支党领导的地下武装力量,这对我们接下来的地下对日斗争是极为有利的。”胡蕴之道,“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利用这支力量保护你自己。”

“我现在只是一个设想,已经跟唐锦谈了,他也支持,但是需要组织上的支援,我需要一些懂军事和政工的同志过来,帮助掌握这支队伍。”陆希言道。

“人员方面你有什么考虑?”

“凡是帮派背景的一个不要,但是其他方面,我就不太擅长了,所以,才向组织上求援。”陆希言道。

“就是上级派人来,也不会太多,你能够给他争取什么位置?”胡蕴之问道。

“队长一级的,肯定不行,但是如果组织上能够通过别的渠道把人安插进来的话,我可以安排。”陆希言道。

“这个咱们做不了主,得请示一下上级。”

“这是必须的,所以,我才把你约出来,不然以我现在的关注度,跟你见面,也是会给你不小的麻烦的。”陆希言道。

“有麻烦吗?”

“没麻烦才不正常,我们不都是一直处在解决麻烦的过程中吗?”陆希言道。

“这几天的报纸我都看到了,表扬你的,骂你的,几乎是一半儿对一半儿,你现在是毁誉参半了。”胡蕴之道。

“有人想捧我,有人想要把我踩在地上,再搓两脚,这样也好,刚好中和一下。”陆希言嘿嘿一笑。

“你还笑的出来,这两伙人都对你没什么好心。”

“章啸林是因为我抢了他亲家余叶封的华董的位置,至于日本人嘛,他们应该是某种政治宣传上的阴谋,把我打造成英雄,再把自己跟我这个英雄扯上关系,甚至这个英雄某一天倒向他们,制造舆论影响,这一点用心非常歹毒。”陆希言道。

“是呀,不明真相的人,恐怕又要骂你是汉奸了。”胡蕴之道。

“没关系,我也不是第一天被人骂汉奸,骂着,骂着就习惯了。”陆希言自嘲的苦笑一声。

“你完全可以解释一下,或者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

“老胡,如果我表明了态度,那就是摆明了车马,泾渭分明了,就没有腾挪的余地了。”陆希言道。

“只是,他们终归会逼着你表态的。”

“那就等到哪一天再说,拖,对我来说是最有利的战略。”陆希言道,“只要我一天没有正式表态,她们就还能容忍我,而我也能布局做一些事情。”

“我明白了。”胡蕴之长叹一声,他能理解做出这样决定会承受怎样的非议和内心的煎熬。

“下一步我的目标是纪云清!”

“纪云清?”

“对,‘76’势大的原因是背后有纪云清这个青帮老流.氓的缘故,日本人是‘76’号的财源,而纪云清则是‘76’号人力上靠山,公共租界华捕中,很多人都败在纪云清的门下,所以,纪云清若是倒台,对‘76’号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打击。”陆希言道。

“你想怎么做?”

“挑起纪云清跟章啸林的争斗。”

“这只怕很难吧?”胡蕴之一惊,两人江湖地位相当,而且现在都投靠日本人做事,势力范围都划分好了,井水不犯河水的,就算平时有些小摩【威尼斯人注册地址】擦的话,全面对抗的话,日本人也会介入的。

“我狠狠敲了吴四宝一笔,如果现在有一个能弥补损失的机会,以他的贪婪,老胡,你觉得会怎么做?”陆希言嘿嘿一笑。

“吴四宝爱财如命,令智令昏,他的确有可能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胡蕴之点了点头,“你想用什么做文章?”

“烟土。”

“烟土,陆希言同志,你可不能犯错误。”胡蕴之吓了一跳,以为陆希言要贩卖烟土呢,这是违反中央规定的。

“老胡,你放心,我一不会吸食大烟,而且也不会贩卖这个,我是想这样……”陆希言小声的跟胡蕴之说了自己的计划。

“你这个计划到不是不可行,可这吴四宝他能上当吗?”胡蕴之问道。

“财帛动人心,只怕到时候连纪云清这个老鬼也忍不住的,虽然他们都从日本人那里拿货,可卖掉钱那是各进自个儿的腰包,一旦纪云清动了章啸林的奶酪,这仗就一定会打起来。”陆希言道,“两家过去的恩怨,根本谈不上信任了,只要一动手,想要停下来,就难了。”

“你这是不是转移自身的压力?”

“两只恶虎相争,最好是把‘76’拉进来,如果不管是两只恶虎最后元气大伤,还是其中一只倒下去,对我们抗战事业都是有好处的。”陆希言道。

“你这下的好一盘儿大棋呀!”

“这个说起来容易,坐起来可不轻松,我们对手中也有聪明人,到时候还需要随机应变,小心出击。”陆希言道。

“嗯,你说的对,不能低估我们的敌人,丁默村和林世群都是经验吩咐的老特工,特高课还有土肥原机关这些在沪的特务组织和机构也是无孔不入的,需要小心提防。”胡蕴之点头称是。

“所以,接下来,江北的这条交通运输线,老胡你多盯着点儿,我可能会顾不上,那边需要什么,咱们尽量保证咱们部队的需要,情报方面,你跟啄木鸟已经把关系接过来了吗?”陆希言问道。

“工作关系是接过来了,不过,她们这个小组任务比较单一,我的存在就是在必要的时候保障她们的安全和转移,但这方面似乎也不用我.操心。”胡蕴之呵呵一笑道。

陆希言知道,就是把一个组织关系接过来,然后改怎么样还怎么样,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

“保持常规联系,其他的不变就是了。”陆希言点了点头。

“我知道,还有个情况我得跟你说一下。”胡蕴之道,“你不是说,这一次上海附近地区爆发的时疫有可能是人为的吗,我就让游击队的同志暗中打听了一些情况,确实有些奇怪,你说的爆发的时间有些突然,而且传染的速度极快,几乎几天内,爆发源的一个整村子的人都死光了,但扩散的速度相对就慢了许多,没有爆发初期那么快,那么猛,如果按照爆发初期的速度的话,那这一次霍乱死亡的人数是远远的超过现在的,而且日军的守备部队也都是第一时间赶到疫区,并且将其封锁消毒,然后建立隔离区,隔离感染的病人,所有的物质和防护设备似乎早就准备好了。”

“我知道了,没想到日本人真是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居然研究和制造生化武器,如果运用在战争中的话,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陆希言义愤填膺一声道。

“生化武器?”

“这是国际公约明令禁止研究和制造的武器,因为它太不人道,杀伤力太大,有违天和,这种武器一旦制造出来,并且投放使用,会造成数以百万以上的伤亡,像日军在进攻南京的时候使用的特种弹,就是化学武器,一旦大规模使用,能瞬间把一座城市变成死城!”陆希言解释道。

“这么可怕?”胡蕴之吓了一大跳。

“毒气弹在战争中使用,若是发现还能提前防御,可这病毒武器,那根本就是无法预防的,因为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投放,在哪里投放,致病致死的效果如何,这才是最可怕的。”陆希言说起来,自己也都有些心颤,这方面,他是学医的,又学过传染病学,当然清楚其中的厉害了。

中世纪欧洲流行的黑死病,那死了多少人?

历史上,每爆发一次瘟疫,都会死很多人,如果是人为的话,那制造出来的病菌会更厉害,更具备传染性,那一旦应用到战场上,那根本就是无差别的攻击,病菌可不会选择军人和平民。

“陆希言同志,日军做这种丧尽天良的研究,一定要揭露和阻止他,否则,真的用在战场上,后果不堪设想。”

“这种武器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出来的,我想这一次在上海周边爆发的这场时疫应该是一次实战测试,但是,如果是测试的话,一个点就足够了,为何还要分几个点呢?”陆希言奇怪的道。

“难道说……”

“难道什么?”胡蕴之问道。

“没什么,我已经暗中找人对这一次爆发的霍乱的病菌进行研究,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陆希言道,“也想从其中找到一些人为的证据。”

“哦,原来是这样。”

“这事儿,你知、我知就好了,暂时不要对外言传,以免造成恐慌,还把日本人给惊到了。”陆希言道。

“我知道分寸,不会乱说的。”胡蕴之点了点头。

“老马的腿好的差不多了,有事儿我会通过他给你传信儿的。”陆希言道,“咋俩若没必要,以后尽量的少见面了。”

“好的。”

从蒂文斯咖啡馆出来,陆希言走到路边的一辆汽车边,伸手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吩咐一声:“去安源绸缎庄。”

“是,先生。”驾驶员闫磊点了点头,发动起车沿着霞飞路往巨福路方向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