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618章:刮目相看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浅野君,你怎么看这个消息?”

“这对我们来说,非常不利,这个人本来就跟‘军师’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现在当上华董,他就更有能力庇护铁血锄奸团在法租界内的活动,而在法租界,我们的活动本来就开展困难。”浅野一郎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

“他在五位华董内排名最后,又是小字辈,虽然虽然跟法方的关系不错,但影响力还有待商榷。”酒井插了一句话道。

“酒井君高见。”

“我只是这么一说,何况他现在又多了一个对手,就算我们不出手,章啸林和余叶封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他的。”酒井又道。

“这倒是,这一次他虽然成功上位华董,可也得罪了章啸林和余叶封,虽然他有法捕房撑腰,只怕也未必能顶得住压力。”浅野一郎点头附和道。

“浅野君,你知道当年魏廷荣的一桩公案吗?”竹内云子缓缓问道。

“您是说中法银的总经理,法租界商团司令魏廷荣?”浅野一郎点了点头,既然坐上特高课的位置,怎么可能不对上海滩的名人轶事有所了解呢?

“当年魏廷荣被其妹夫赵慰先绑架,差一点儿把命丢了,虽然后来破了案,可赵慰先被抓的时候,已经是当时南京方面的人,结果呢,魏廷荣看在亲情的面子上,心软放过了赵慰先,反被赵慰先反【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告,魏廷荣自己被绑,差一点儿丧命,却最后付出八万大洋才了结此事,个中原因你可知道?”竹内云子问道。

“这个我却是不知道。”浅野一郎微微一颔首道。

“因为他得罪了杜月晟,绑架魏廷荣的幕后黑手并不是他的妹夫,而是有上海地下皇帝之称的杜月晟。”竹内云子道。

“您的意思是?”

“现在的陆希言是不是有点儿跟当初的魏廷荣很像,当年魏廷荣担任华董的时候,也才三十出头,年轻气盛,仗着自己有留法经历,又是朱葆三先生这个岳父,在法租界那是呼风唤雨,有掌握商团武装力量,被视为能够跟杜月晟分庭抗礼的人物,可结果呢,心灰意冷,一蹶不振,现在还有谁记得这位曾经风光一时的商界大亨?”竹内云子道。

“你的意思是,章啸林会效仿杜月晟,也该陆希言来这么一下子?”浅野一郎道,“只怕章啸林没有这个本事吧?”

“章啸林不是杜月晟,但陆希言也不是魏廷荣,你说,他们两个要是斗起来,是不是很好看呢?”

“坐山观虎斗,云子,这倒是一出好戏。”浅野一郎笑道。

“看吧,章啸林这个人心急又记仇,很快就会有所行动了。”竹内云子微微一笑,很笃定的说道。

滴玲玲……

“酒井,你去接一下。”

“哈伊!”

“云子小姐,是三鑫公司打来的,明天,余叶封想要来拜见您。”酒井捂住电话口汇报道。

“跟他说,明天上午十点,我给他十分钟。”竹内云子吩咐道。

“哈伊。”

“浅野君,你听到了,余叶封这是来试探我们对陆希言当选华董的态度了。”竹内云子呵呵一笑道。

“那我们的态度?”

“都是大日本帝国的朋友,我们不希望任何一个有所损伤。”竹内云子道,“从长远看,陆希言这样的人要比章啸林有价值大了。”

“你还是觉得陆希言可以为我所用?”

“至少目前来看,他也没有表现出对帝国太多的敌意,不是吗?”竹内云子反问一声道。

“我的感觉,这个陆希言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他这一次当选华董,赢的太轻松了。”

“那是有人希望他能赢,你以为,这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吗?”竹内云子道,“浅野君,你对大局的了解还是停留在简单的一对一的争斗上面,陆希言能够当选,这背后不仅仅是他个人能力,还有许多看不见的推手,就好比我们希望余叶封能够当选,可也有很多人希望他可以当选,尤其是法方的意志也是支持他的。”

“受教了。”

……

蒙安公司总部。

“先生来了。”得知陆希言到了楼下,闫磊亲自从楼里跑下来迎接。

“你这做什么,我又不是没来过,在家里都没这样,到公司还来这些虚头巴脑的。”陆希言轻声道。

“您难得来一回,我要是不下来迎接,回头公司的员工们会怎么看?”闫磊呵呵一笑,“我这做经理的,不能带头没了规矩。”

“好了,我就是来看一下,晚上还有事情,回家的话,坐不了一会儿,有的出来,到你这儿还能近一些。”陆希言解释道。

“董事长办公室一直都有人打扫,您可以去那边休息一下,我让人给您泡一杯咖啡?”闫磊道。

“嗯,好。”陆希言点了点头。

“公司现在人才储备如何,够用吗?”陆希言问道。

“先生,公司现在处在扩张期,我们经营状况又非常良好,需要大量的专业人才,今年我们计划从中法工学院、震旦大学以及上海其他几所院校招募一批毕业生,目前,愿意来公司求职的人还是不少的,按照您宁缺毋滥的原则,所以,我们人才储备这一块还是比较缺的。”闫磊道。

“繁星投资那边呢?”

“那边现在基本上还是沿用赉安洋行的人,我们新招收了一批,目前还都在熟悉业务和消化和整合赉安洋行的资产,真正再做的项目就只有一个‘安居工程’,这还是一个明星项目,前景被很多人看好,目前运作也良好。”闫磊解释道。

“嗯,繁星置业那边,你帮我多看着着点儿,梅梅有时候上课,可能顾不上。”陆希言吩咐一声。

“先生,您真有些小瞧太太了,繁星置业那边,太太手下可是精兵强将不少,这么跟您说吧,您搞的这个‘安居工程’只是提出了一个极好的创意,而贯彻执行创意的这个人可是太太以及她手下的团队,太太整合赉安洋行的资产,就三招,裁撤,合并,还有放权!”

“哦,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你跟我说说。”

“这裁人很简单,就是裁撤庸才和不听话的人,大刀阔斧,那些不干事的,自然不能向以前那样混日子了,不干事儿的,卷铺盖卷儿滚蛋,这合并,就是把各个部门有效的整合,原本一件事过去需要多个部门去做,效率低下,现在一个部门就可以了,缩短流程,简单高效,放权,就是放手任命能干事的人,让他们放手去做事,公司部门焕然一新,不破不立。”

陆希言听明白了,这不就是裁撤冗员,再简政放权嘛?

听上去很简单的事情。

说是很简单,可做起来可就难了,孟繁星居然能有这个魄力和执行力,真是令他刮目相看。

将不符合要求,不听话的,直接让你滚蛋,把能做事儿的,会做事的人提拔上来,这样一来,整个部门就焕然一新了,重新恢复工作效率和活力了。

接受赉安洋行的资产的时候,陆希言还基本上是参与出谋划策的,但是,那个时候只是秘密接受,并没有对外宣布。

后来接收工作交给闫磊负责一段时间,主要是她们一家去香港了,从香港回来后,孟繁星正式接管繁星投资以及后来创建的繁星置业。

后面的事情,陆希言就管的比较少了,基本上他都是提供“创意”以及协调外部的关系,公司具体事务都是孟繁星和闫磊负责,他连繁星公司都没去过几次。

“您可能还不知道,投资和置业公司那边的人还给太太起了一个外号。”闫磊道。

“什么外号?”

“孟婆。”闫磊呵呵一笑。

“哈哈哈……”陆希言听了大笑起来,这个外号起的好呀,他在“藏锋”小组你代号是判官,孟繁星是孟婆,判官和孟婆正好凑成一对。

不过给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取这么一个老态龙钟的外号,足见孟繁星在公司下属们的眼里是个什么形象了。

“对了,太太现在在家里还是在繁星公司?”

“这个时间,应该是在公司吧,一般下午只有两节课,太太上完课后都是先去公司处理事务,然后再回家。”闫磊道。

“嗯,给她打个电话。”陆希言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电话机,拨了一个号码,他虽然打电话去公司,但孟繁星公司办公室的电话他还是记得的。

“喂,我找孟繁星?”

“请问您是?”

“我是陆希言。”

“您是陆博士呀,我马上帮你转接进孟董办公室。”接电话的外线有些激动的连忙说道。

“喂,希言,什么事儿?”

“今天的号外,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恭喜也,陆董。”电话那头,孟繁星俏皮的一笑道。

“别人这么叫我,你也这么叫?”陆希言道,“晚上让阿香开车,先回一趟家,帮我取一套衣服来,晚上去董楼吃饭,今晚来的人估计不会少。”

“董楼,怎么会安排在那儿?”孟繁星惊讶道。

“这事儿说来话长,回头再跟你细聊。”

“希言,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蒙安公司,跟闫磊谈事情呢,你一会儿帮我取了衣服先过来,然后一起去。”陆希言道。

“那我就不用回去取衣服了,蒙安公司里,你我都有备用的衣服,直接换上就可以了。”孟繁星道。

“是吗,这就最好了,你早点儿过来,今天晚上可能有不少人要认识。”陆希言嘱咐一声。

“好,我知道了,我把手头的文件处理好就过去。”

陆希言说完‘再见’后,放下了电话,吩咐一声。

“闫磊,走,下去看看你给我腾出来的实验室。”

“好的,先生,您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