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589章:说客上门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听了浅野一郎的话,纪云清有一种错愕的感觉,怎么这姓陆的跟日本人也有这么深的关系?

这真是……

纪云清真想爆一句粗口,可是,他现在自重身份了,不能像过去那样,张嘴闭嘴就是骂街的话了。

林世群也有些发呆,浅野一郎这一波是什么操作,纪云清可能不清楚陆希言跟浅野一郎的微妙关系。

他是知道的,陆希言跟“铁血锄奸团”关系密切,甚至可以直接联系到“军师”,这个可是日本人一直处心积虑想要抓到的人。

浅野一郎怎么给陆希言当起说客来了?

不,这绝不可能,应该是日本人不想在这个之后引起纪云清跟铁血锄奸团的直接冲突,弄不好斗起来,残局无法收拾。

影响到日本在华的战略,有这么高的高度吗?林世群心里是翻转了几下,一时间也猜不透这浅野一郎的心思。

“干爹,世群觉得浅野先生的话不无道理,眼下有些事情我们已经是瞒不住了,一旦对外公布,对您的名声是大大的受损,咱们只有花钱消灾,息事宁人这一条路了。”林世群劝慰一声。

“花钱消灾,大块头还在法捕房关着呢。”纪云清怒道,“再说,人家还不一定乐意跟我们和解呢。”

“纪老先生,只要您这边愿意化干戈为玉帛,陆博士那边,自然会有人牵线搭桥,毕竟和气才能生财嘛。”浅野一郎道。

“若是他揪着不放呢,老夫一把年纪了,难道还要向他跪下认错不成?”纪云清道。

“这个要看你们双方谈的如何了,只要愿意谈,总能达成一致的。”浅野一郎道。

“只要对方胃口不大,花钱消灾,我也就忍了。”纪云清想了一下,现在有个台阶让他他,他自然选择下台阶了。

“如此就好办多了,不知道纪老先生愿意拿出多少诚意来呢?”浅野一郎很直白的问道。

“这……”纪云清看了林世群一眼,这个他还真没有想过呢。

“干爹,这事儿要摆平话,至少得这个数。”林世群悄悄的给纪云清竖了一根手指头道。

“多少,一万大洋?”

林世群微微一摇头。

“十万!”纪云清感觉胸口生疼,呼吸困难,这么一大笔钱,他得用多长时间才能挣下?

“干爹,十万大洋的赔偿,人家愿意接受就已经不错了,如果这两家开战的话,只怕损失的不止这么多。”

“那他也别想好过!”纪云清气哼哼的道。

“干爹,说句诛心的话,您不占理,到时候,可没人会帮您。”林世群道。

“你到底站哪儿边的?”

“干爹,四宝兄弟闯下的祸,您替他担着已经够仁义了,这钱,让我那干妹妹出好了。”林世群道。

“对,对,这一次都是四宝闯祸,这一次他不出血,难道让我一个老头子替他背这个锅不成?”纪云清想起来了,这事儿都是吴四宝起的头,祸是他闯的,这锅总不能让他来背。

其实林世群心里也把吴四宝骂了不知道多少遍了,这次他闯的祸也太大了,要是那位真的死在坍塌的房子下面,估计不知道会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自己也是鬼迷心窍了,居然想出那种办法,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这家伙也真缺德,居然硬生生的把他和老头子都拉下了水。

这下好了,人家可不管你是不是无辜的,吴四宝是你的徒弟,是你的手下吧,他干的事儿,要是没有你们的授意,谁信呀?

这个时候还不如来的光棍一些。

……

在陆公馆吃过饭,回到政治处。

“督察长,黄公馆的程管家来了。”

“程锡文?”唐锦还在回味那道糖醋里脊的味道,做的真是好吃,比起荣顺馆的大厨做的都还好。

这陆公馆的小厨娘不但厨艺好,人还长的漂亮,这好事儿怎么都让姓陆的都给占了,不对,自己是正派人,怎么能有这么龌龊的心思呢?

“他来做什么?”

“说客,您猜不到吧。”齐桓嘿嘿一笑。

“纪老儿的动作够快的呀,这就找上门来了?”唐锦问道,“这吴四宝还有多久满四十八小时?”

“已经过去二十【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五个小时了,还剩下二十三小时。”齐桓心里计算着呢。

“纪老儿还没那么大能量让程锡文出面做说客,看来是日本人背后使力了,呵呵,他们也有害怕的时候。”唐锦冷冷的一笑。

“您见还是不见呢?”

“见,为啥不见?”唐锦嘿嘿一笑道,“这送上门的敲诈的好机会,我推出去干嘛?”

“陆顾问哪儿?”

“我这不是刚从老陆家吃饭回来嘛。”唐锦嘿嘿一笑。

“明白了,我去把人请到您办公室。”齐桓听明白了,自家长官应该是跟陆顾问达成一致意见了。

“程老,稀客呀,快请进,我这中午出去办事了,不在处里,怠慢您了,恕罪,恕罪!”

“唐督察长客气了,是我来的唐突了。”程锡文一脸客气的笑容。

“齐桓,让人泡茶,绿茶,去火。”

“是,督察长。”齐桓抿嘴一笑,出去了,程锡文等了两小时了,估计现在心火正旺呢。

“唐督察长,老朽我是受人之托而来,关于贵处陆顾问绑架一案,其中恐怕有些误会,还请唐督察长明鉴。”程锡文道,“好在是陆顾问现在已经平安归来,这事儿也算是有一个交代。”

恬不知耻,把人绑架了,人家自己脱困回来了,跑过来说误会,这世上有这样无耻的人吗?

没办法,难道你还能上门直接抓人吗?

证据呢,宝丽汽车行塌方了,人都是死光了,人证没有了,物证只怕也早就毁尸灭迹了。

打官司,明面上,纪云清是不怕的。

当然,只怕他想不到的是,法捕房会直接拘押了吴四宝,这反而成了命门所在,一旦吴四宝开口,就麻烦了。

吴四宝知道纪云清和‘76’号太多秘密了,这些秘密抖搂出一个去,都会让他们痛彻心骨。

所以,必须低头服软。

这种事情,过去在帮派里太多了,今天还打生打死的,明天就有可能坐在一起打麻将,喝茶。

只要没到生死大仇那一步,都是可以妥协,可以谈的。

纪云清估计没那么大面子请的动黄金荣出面说和,故而,这里面应该是有日本人出力了。

日本人大概也不想纪云清跟法捕房之间大打出手,那样对他们来说,也是没有丝毫的好处的。

话说这日本人动作够快的,这陆希言刚平安回来,他们找人上门来说和了,明显是早有准备。

“我们政治处的陆顾问遭遇绑架,这么大的事情闹的整个上海滩是风风雨雨,我总要对外有个合理的解释吧?”唐锦慢悠悠的端起茶杯说道。

“唐督察长,你看这个解释行吗?”程锡文从随身的皮包你掏出两根金条放到了唐锦面前。

唐锦点头喝了一口,没吱声。

程锡文从皮包里又取出两根放在桌子上。

“这个嘛……”唐锦嘴角微微以上杨,放下茶杯。

程锡文嘴角一抽,又从皮包你拿出了两根金条放在了桌子上,六根金条,金灿灿的,直晃人眼。

“解释嘛都好说,总能想到一个合理的,不过,苦主那边,你们打算怎么办呢?”唐锦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六根金条,不少了,何况这钱可不是他一个人的,下面办案的人,哪一个不要分到?

“只要唐督察长您开口,都好商量。”程锡文松了一口气,只要唐锦肯收钱,这事儿就好办多了。

“回去等信儿吧。”唐锦点了点头。

“那就有劳唐督察长了。”程锡文站起来一拱手,他虽然年纪大,可在青帮的辈分,他跟唐锦是同辈的,所以,不敢托大。

“齐桓,替我送一送程总管。”

“程总管,您请。”齐桓上前,开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放下茶杯,唐锦马上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陆公馆的电话。

“喂,老陆,还真让你猜中了,我这刚回来,说客就是上门了,你猜这说客是谁?”唐锦急速道。

“唐兄,你这为难我了,我怎么知道说客是谁?”陆希言笑了,他又不是神仙。

“程锡文,黄锦荣的管家。”

“这黄老板也搅进去了?”陆希言惊讶道。

“黄锦荣自己虽然跟日本人保持距离,可他的徒子徒孙们跟日本人做生意,大发国难财的不少呢,再说,他每个月都拿日本人的津贴,比章啸林还多两千呢。”唐锦道。

“你收了多少好处?”

“你猜呢?”

“怎么的也得五六根金条才能满足你的胃口吧?”陆希言笑道。

“不多不少,正好六根。”唐锦道。

“哈哈,这本儿下的够大的了,这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你以后可以放心大胆的收钱了。”陆希言哈哈一笑。

“这些混蛋是真有钱呀!”唐锦忍住骂了一声,“这金条我打算给你留两根,剩下的给这一次办案的弟兄们分了,这两天没日没夜的,大家都辛苦了。”

“不用给我留,要不然这样,金条给小五一根,这一次他差点儿把命丢了,这一根他是应得的,剩下的你看着办,怎么样?”陆希言道。

“也行,就这么定了。”唐锦一口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