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575章:脱困的机会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嘿,兄弟,陪我说说话呗,反正我手无寸铁的,也跑不掉?”陆希言背靠铁门,冲外面守卫的背影喊了一声,之前那个凶巴巴的看守好像不在了,换了一个木讷的。

从进来,他一共吃了两顿饭,第一顿是一碗稀粥外加一个馒头,第二顿稍微硬一点儿,发黄,有些霉味儿的米饭一碗,外加一盘儿炒青菜,一碗咸菜汤。

长这么大都没吃过这样的饭菜,但人只要饿了,什么都吃得下,但吃是吃下去了,肠胃可受不了。

翻江倒海,来回整整拉了三回,人都快虚脱了,这才算是止住了。

要是没那恭桶的话,那这个味儿,能把人熏晕过去。

也亏的陆希言年轻,身体好,这要是换一个体质虚弱的人,这么一折腾的话,估计半条命都没了。

他还能有口力气说话就不错了。

“樊哥说了,不让我跟你说话……”

这家伙好实诚呀,一听就知道是个憨厚人,本性并不坏,这年头虽然说坏人不少,但还没到遍地都是坏人的地步。

有些人是愚昧,更多的是无知,还有就是为了活命,为了一口饭。

“没事,你老大又不在,他怎么知道你有没有跟我说话,再说了,你一个人站在那里,不闷吗?”陆希言哑然失笑。

“……”

“嗨,兄弟,你有香烟吗?”

“香烟,我没有,我们老大有,樊哥说了,地下室不允许抽烟,容易着火,有危险。”年轻木讷的看守认真的道。

“呵呵呵,这里能有什么危险,你们老大就是危言耸听。”陆希言笑道。

“什么叫危言耸听?”

“就是吓唬你的,他是不是要你给他孝敬,每个人每个月给他多少钱,然后才让你留下做事儿,才有肉吃,有酒喝?”

“你怎么知道?”

“你来这里做事儿多久了?”陆希言乐了,这吴四宝的手下居然派这么一个人来看着自己,大概是看他人老实,一根筋,还是个闷葫芦的缘故吧。

这样的人听话是不错,好欺负,但并不真的就傻,在吴四宝的警卫大队里,还真是非常少见。

为啥不派个精灵点儿的来看守牢房呢?

这有点儿小聪明,心思活泛的,只怕是坐不住的,之前那个就是这样的,这么枯燥无味的活儿也就这种没什么心思,单纯的人能胜任,这其实也算是人尽其才。

“听你这口音,是苏北的吧?”陆希言问道。

那边没有开口回答。

“黄泛区逃难来的?”陆希言又问了一句。

不说话,沉默,这就代表是默认,陆希言虽然没见过这个看守模样,但他能听的出来他的口音。

“知道,你的家乡为什么会被淹没吗,为什么要拖家带口的出来逃难吗?”陆希言道,“都是因为日本侵略者,就是东洋人,你晓得吧?”

不说话,但陆希言知道他在听。

“我们本来在自己的家乡过的好好的,这日本人来了,他们想要霸占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土地,还有我们的资源,哦,这个资源的意思就是,咱们吃的,穿的还是用的所有东西,你懂的吧……”

陆希言自顾自的说了近半个小时,有些口干舌燥了。

“兄弟,能给我弄点儿水喝不?”

没有回话,不过,他听到脚步挪动的声音了,看得出来,这看守兄弟跟绑匪“老大”以及吴四宝那些人是有区别的。

“给你水,煮过的。”两三分钟后,看守端着一碗水伸手递了进来,还特别的加了一句。

“谢谢。”陆希言真是感激,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还真是没有白费,他这肚子要喝生水的话,保不准会把拉的他怀疑人生。

这烧开的水就好了,喝了不会有问题。

陆希言拉肚子后,本来就缺水,这一碗温水喝下去,舒服多了,咦,怎么还有咸咸的味道。

“兄弟,你是不是在水里加盐了?”陆希言惊讶的问道。

“我娘说,拉肚子的话,用点儿盐冲水喝,人恢复得快。”看守把水碗接了回去,认真的说道。

“你娘真是个好人。”陆希言一呆,这个他还真没想到。

“我娘死了,没粮食吃,饿死的。”

“兄弟,对不起了,提起你的伤心事了。”陆希言忙道歉道。

“我知道,您是好人,老大他们把你绑来,是想让你家人拿钱来赎你,对不对?”虽然通过铁门上的那个小窗口只能看到半张脸,但他能看到那双稚嫩的眼神。

“你是怎么加【威尼斯人注册地址】入他们的?”陆希言问道,很多人并非本性坏,只是一不小心走错了路,等到明白的时候,想回头已经无路可走了。

“三个月前,我在码头跟老乡们一起做苦力,一天下来,也就勉强够吃饭,后来有人说这里待遇好,有肉吃,还有钱拿,我就过来了,他们就挑中了我。”

“76”号得到日本人的经费支持,大肆招兵买马,除了招安那些地痞流.氓,失意军人和政客之外,对家世清白的人也是非常苛求的。

毕竟林世并不想把“76”变成一个江湖帮派的组织,他是想打造一个庞大的特务机构,需要大量的人员,而家世清白的人最容易打造成他的心腹班底,那些带着小心思来投奔的,现在可以用,但将来是不能够大用的,只是现在没人不得已倚重罢了。

“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丁槐。”

“丁槐,这名字是谁给你取的?”

“我爷爷,家里院子外原来有一颗老槐树,我出生的时候,老槐树刚好抽嫩,发新芽,爷爷说这是好兆头,就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老人家还是挺有学问的。”

“爷爷过去是村里唯一的秀才,落第之后,在村里的私塾教书,十年前去世了。”丁槐忧伤的道。

“这么说,你还念过书,认字儿了?”陆希言有些惊讶,农村出来的,大多数都是文盲,有的连自己名字都不认识,偶尔碰到一个认字儿的,那都是稀有品种。

“爷爷去世后,家里没钱,就没念了。”

“难怪,兄弟,你跟着这些人混,只怕没有什么前途未来,他们是干什么的,你心里是清楚的吧?”陆希言道。

门外,丁槐沉默了。

他不爱说话,看上去有些木讷,没有他几个同乡那么会来事儿,其实他来了之后,才知道自己到了一个什么地方,但是他已经走不了了,‘76’号不是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

所以,他只能装傻,有时候故意的比人慢半拍,渐渐的,大家伙就嫌弃他了,就被发配到这里看看守了。

守在这里也好,他不用出去跟那些人去抓人,去干坏事儿,求的一个心理的上的安慰。

“丁槐,死哪儿去了,给老子打洗澡水去……”通道里,一声喝骂传来,是那位绑匪“老大”的声音。

“来了,樊哥。”丁槐忙答应一声跑了过去。

樊哥?

这个绑匪“老大”姓樊,陆希言开始在脑海里搜寻有关吴四宝的手下,的确有一个姓樊的幸福,叫樊良。

这家伙可是吴四宝的忠犬,不少绑架案都是这家伙带人做的,但因为没有证据,最后就连巡捕房也拿他没有办法。

如今投靠了‘76’号,又有日本人撑腰,就更嚣张了,这吴四宝手下除了死掉的林世昌,也就是张国震、樊良这些人了。

这小子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把樊良的身份泄露给他了。

“丁槐,你小子是不是跟那个人说话了?”

“没有,樊哥,他吃坏了肚子,拉了一个下午了,问我要一碗水喝?”丁槐低着头小声解释道。

“让你做好人,你特么的做什么好人,滚过去给老子打洗澡水,这一天了,老子累死了。”樊良骂道。

“是,樊哥,我这就去,您稍等。”丁槐不敢有丝毫的反驳,被樊良手中的毛巾抽了两下后,乖乖拎着水桶去打热水去了。

樊良本想把从陆希言手上弄来的手表留下自己戴的,可一想到万一被吴四宝发现了,他私藏绑票的财物,少不得会挨骂,还不如把手表找个当铺当掉,换成钱,也算是落袋为安了。

他不敢在沪西地面上的当铺出货,于是出了一趟远门,去了一趟闸北,找了一家信誉不错的当铺把手表给当了。

没想到这手表挺值钱的,居然当了八十大洋,这要不是典当的话,估计还要值钱,就是留在手上是个祸害。

八十大洋,他很满足了,一边脱衣服,一边还哼唱起来,当然,都是些粗鄙的淫词浪调,这狗嘴里也吐不出象牙来。

“玛德,你想烫死老子呀……”

“对不起,樊哥,我给您掺点儿冷水。”

“笨手笨脚的,当初怎么就把你给收下了,要不是看在你能算会写的份上,老子早把你给踢出去自生自灭了。”樊良打骂一声,“去,给老子买点儿酒菜过来。”

丁槐眼巴巴额望着樊良。

“去呀,你盯着老子看什么,你刚才这水差一点儿把老子给烫着了,你还不得给老子赔罪呀?”樊良骂道,“让你买点儿酒菜送过来,怎么了?”

“樊哥,我这个月的钱已经花光了。”

“你小子这一天到晚的都干啥了,这么快就把薪水花光了,真是败家子儿,去前台吱一声,借多少,自己摁手印。”樊良喝斥一声,仿佛借钱给丁槐买酒菜给自己吃还是一种恩典。

陆希言可都听到了,这樊良也太贪婪霸道了,这丁槐每个月的薪水估计都被他以各种方式给榨干了,现在还让人家借钱给他买酒菜,这般盘剥苛刻下属,早晚会天.怒人怨的。

但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