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559章:恐吓信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老师,有人给您寄了一个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周一上班,成诚拿着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从外面进来。

“是吗,署名了吗?”

“没有,就写了一个陆希言博士亲启。”成诚上下左右翻看了一下,就连邮戳都没有,显然是有人故意投递的。

“我看看。”陆希言呵呵一笑,他这位置,收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信并不稀奇,有的甚至在信封里夹带支票的。

他从不收红包,所有很多病人为了感谢他,可是想了不少招数,为了让他收钱,什么招儿都想到了。

这些收到的无名的红包或者钱,他都捐出来了,在医院的胸外科设了一个医疗救助基金。

专门帮助一些大病没钱治疗的病人,这也算是积德行善了。

因为这个救助基金,匿名给他捐钱的人就更多了,他这个善举帮了很多没钱治病的穷人。

捏了一下,确定不是钱,做外科大夫的,这点儿直觉还是有的。

再捏了一下,陆希言脸色微微一变。

“老师,是什么东西,拆开来看看吧?”成诚脑袋张望过来,一脸的好奇的问道。

“你真想看?”陆希言没拆开信封,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本来他不打算在成诚面前拆开的,但是这小子想看,又不好明着阻拦。

“老师,有什么不妥吗?”

“哦,没有,一会儿别吓着就行。”陆希言微微一笑,撕开了信封口,一抖,从里面掉出一块蓝布手帕包袱。

揭开手帕,只见里面的包裹这一截断指和一颗点四五口径的手枪弹。

“啊……”成诚吓了一跳,子弹他不是没见过,但这种断指恐吓信,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见到了,吓着了吧?”陆希言微微一笑,重新将子弹和断指包了起来,“去把小五叫进来。”

“哦,好的,老师。”成诚点了点头。

“喂,这事儿你知,我知,别说出去,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陆希言又郑重交代一声。

“明白,老师。”

麻小五从外面进来,路线把子弹和断指包好了,放进了信封,递给他道:“交给鉴证科的袁科长,不过,我估计应该没什么有用的线索。”

“明白,先生。”麻小五一上手,就明白信封里是什么东西了,眼神微微一缩,居然有人敢给陆希言寄这种东西,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什么人给自己寄这种东西,陆希言非常好奇,他不认为是什么的人的恶作剧,不知道自己是碍着谁的路了,还是得罪了哪路神仙了。

这路神仙的路子还很野,一上来就给他寄这个。

危险,他还不怕,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注定就是跟危险作伴儿的,但是现在,他的知道是谁。

这种下三滥的手法,倒是很像一些流.氓和帮派分子所为,不过,现在凭借他跟青帮的关系(主要是杜、谷这些抗日一系),有什么风吹草动,他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

晚【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上下班回家吃饭。

“姐夫,今天是不是有人给你寄东西了,还直接送到了医院?”闷头喝着汤的孟浩突然一抬头问道。

“消息传的这么快,你都知道了?”陆希言呵呵一笑,袁锐应该不是大嘴巴的那种,不过,既然他让麻小五把东西送去巡捕房,也就料到,这不是个秘密。

“我上午刚好有一个案子,去鉴证科找袁锐,结果,在他的办公桌上发现的。”孟浩道。

“希言,小浩,你们俩说什么呢?”孟繁星放下筷子问道。

“一点儿小事儿,梅梅。”陆希言呵呵一下。

“姐,姐夫今天被人寄了一截断指还有一颗子弹。”孟浩直接了当的说了出来。

“什么?”孟繁星吃惊一声,桌上所有吃饭的人都放下了手中的碗筷,一个个都担忧的朝陆希言望去。

“小事儿,小事儿,这种事儿,但凡是名人,哪有没碰到过的,这说明,我陆希言也今非昔比了,哈哈,大家不用大惊小怪,吃饭,吃饭。”陆希言笑道。

“小浩,吃完饭,跟姐姐好好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孟繁星严厉一声,“我吃饱了,先上楼。”

孟繁星一走,陆希言就狠狠瞪了孟浩一眼:“臭小子,说话也不挑个时候,让你姐担心了。”

“姐夫,你这样不对的,这么大的事情都瞒着我姐,那我姐就更担心了。”孟浩辩解道。

“就你懂,我难道不懂你姐?”陆希言哼哼一声,“这事儿以后在家里,谁都不许提,阿香,小乐,今后跟梅梅出去,你们两个必须有一个贴身跟她一起。”

“明白了,先生。”

“我吃饱了,去看一下老马。”陆希言起身道。

……

“怎么样,老马?”老马房间内,老马正在吃饭,气色好多了,已经能够下床活动了,当然,动过手术的那条腿还缠着绷带呢。

“好很多了,先生,这姑娘的医术真是高明,我这么重的伤,这才几天功夫,就恢复的这么快。”老马欢喜道,这一次是一劳永逸的把这个隐患解决了,他能不高兴吗?

“锦云来过了?”

“嗯,上午来的,给我换了药,这姑娘真是心细,还给我买了一副拐杖,先生,你看?”老马手一指床边的一副崭新的拐杖说道。

“是我疏忽了,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陆希言歉疚一声,这事儿他应该想到的。

“哎,你现在那么忙,再说,我前些日子,躺在床上,也用不着。”老马笑道,“我是瞧出来了,这姑娘外冷内热,对你可是崇拜的紧哟。”

“崇拜,呵呵,说笑了,我有什么好崇拜的。”陆希言呵呵一笑,没太在意,巫锦云是他的学生,说老师几句好话是正常的,这就是崇拜的话,那崇拜人的就多了去了。

“这几天我虽然在家里养伤,但外面的情况我还是知道一些的,小何每天送饭的时候,都给我拿几份报纸来,这前线的战局是不是很不乐观?”老马问道。

“就目前而言,日军在正面战场上还是占据压倒性的优势,但这种优势随着他们战线的拉长在逐渐抵消,现在日本国内的兵力,超过百分之八十已经到了中国,这对他们而言,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而且他们的内部的意见还不统一,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难得的喘息的机会。”陆希言道。

“你是从国外回来的,比我们这些老粗有文化,看的远,你说,咱们这仗能打赢吗?”

“怎么连你老马都没有信心了?”

“不是,我是想能早一点将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咱们老百姓就早受一天苦。”老马说道。

“是呀,不管到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丧失信心,放弃信念,只要挺过去,一切都会变好的。”陆希言道,“你好好养伤,今后还有很多工作需要你。”

“放心吧,我这身体,要不了多久就恢复了。”老马一锤胸口,哈哈一笑道。

……

“希言,小浩都跟我说了,这明显是有人威胁你的生命安全,你可不能掉以轻心。”上楼,回房,孟繁星已经等候他了。

“他那是小题大做,咱们现在生意越做越大,保不齐得罪了什么人,人家就是恐吓一下,真动手想要我的命,那就未必有这个胆子。”陆希言笑道,“你呀,就别太担心了,这种事儿,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小浩的意思,他想调查这个案子,找出幕后黑手。”孟孟繁星道。

“浩子,他要调查这个案子?”陆希言颇为赶到一丝惊讶,“他就不怕别人说他公器私用?”

“怎么说你也是法捕房的高级顾问,又是法租界的名人,你被威胁恐吓,法捕房是有责任立案调查的,差别就在于,谁接手这个案子。”孟繁星道。

“我可没有报案,这是让袁锐帮我查一查有没有可用的线索而已。”

“你既然把证据都交给了袁锐,现在又闹的尽人皆知,法捕房如果没有说法,那法捕房就是失职了。”孟繁星道。

“这个浩子,他就不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陆希言本意真不想闹的尽人皆知,这个孟浩,做事还是改不了毛躁的毛病。

“我估计,明天一早,你被人寄断指和子弹的事情就会上报了,这两天,你可是连着上头条呢,就连前线战报都为你让路了。”

“这话说的,我又控制不了人家报社的嘴,他们想登什么,就登什么。”陆希言道。

“这事儿会不会跟余叶封有关系,上一次他来家里谈合作,你直接就拒绝了,这余叶封后来就没有再找过咱,这跟他以往的做派不太一样。”孟繁星分析道。

“余叶封?”陆希言微微一眯眼,这不是没可能,首先他拒绝了余叶封的合作,虽然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多,但消息灵通的人,想打听不难。

余叶封丢了面子,随后暗地里调查过安平大药房和蒙安公司,这说明他并没有咽下这口气。

但是却没有直接上门找麻烦。

那给他寄一根断指和一枚子弹,又是何意呢,无缘无故的?

不对,不是余叶封,他要是威胁的话,早就威胁了,何必等到今日才给他送这样一封恐吓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