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536章:营救行动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拦住他,拦住他……”

姜培身手十分矫健,那些34号的特务们根本就追不上他,再者,湖北会馆内突然一间房子着火了,滚滚浓烟而来涌出来。

瞬间整个前堂大厅内都是那种刺鼻的味道,烟雾呛人,收到惊讶的人们纷纷不管不顾的,往外头冲了出来,现场十分混乱。

韩彩英一看情况不对,趁着混乱赶紧从后门溜走了,这个时候,后门也早已没人了,她很容易的就脱身了。

“五哥,她已经脱身了。”

“跟踪,千万不能让她发现你们的存在,这个女人非常机警,而且还有极强的反跟踪能力。”茶楼中,郭汉杰微微一点头吩咐道。

“是。”

“五哥,您这是做什么,让34号的人把孙亚楠抓走,却故意的放走那个女的?”一旁的王守成问道。

“事情到了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现在就不要多问了。”郭汉杰道,“你的任务是全方位监控这个韩彩英,她接下来去哪儿,跟什么人见面,说过什么话,买过什么东西,所有活动轨迹必须详细的向我汇报,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让她发现你们。”

“明白,这一点我们在行。”

“不可小心大意,要是坏了先生的大事,你吃不了兜着走。”郭汉杰再一次郑重提醒一声。

“是,我一定注意。”王守成神情一凛,答应道。

呜呜……

着火了,自然马上就有人报了救火队,刚好附近就有一支救火队驻扎,很快就听到了救火车的警笛声。

“快,把人带走!”34号也不愿意跟警察局纠缠,毕竟他们不算是什么正规的机构,而且相互也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

这谁抓到了抗日分子,谁就有功劳,何况这一次居然还捞到“孙艳楠”这么一条大鱼。

虽然跑走了一个人,但冢本已经非常满意了,抓到“孙亚楠”这样一位通缉要犯,至少在日军军部那边获得一笔相当丰厚的奖励。

现场还死了一个特务,伤的最重的还是带队的宋凤鸣,这么一个立功的机会,他怎么能不请自来呢。

现在还受了伤,那就更不一样,他这么卖命,日本人还不更加信任和倚重他,到时候财富和权力不是更上一层楼。

看到冢本那个满意的表情,宋凤鸣都感觉自己胳膊上的疼痛了,脚下也轻了不少,呼喝着手下赶紧把“人犯”带上车,并在警察到来之前,撤离现场。

浅野一郎得知冢本和宋凤鸣带队去湖北会馆抓人,连忙换上便衣与心腹手下中村开车前往闸北。

还没到,就听到闸北火车站方向传来的枪声,紧接着又是救火车的鸣笛声,还有那一道冲天的黑烟柱。

这下麻烦了,浅野一郎知道出事儿了,这要是让34号那帮人把孙亚楠给逮住了,后面的事情就难办了。

“中村,开快点儿,希望还来得及。”浅野一郎是真急了,这孙亚楠要是真被抓,他的计划就全部被打乱了。

“是……”

湖北会馆地处闸北火车站辐射中心地带,是闸北最繁华的地段,这里在淞沪会战的时候遭到日军巨大的破坏,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元气,这个时间是街上是人来人往,车来车往。

突然发生的枪战,让本来就经历过大战的民众们的神经一下子就紧张起来,好在都有经验了。

大家都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反应,甚至去什么地方躲避,都很清楚,不至于像无头的苍蝇似的,手忙脚乱。

很快,湖北会馆前面的一条街就没什么人了,这个时候,谁还傻乎乎的看热闹?

34号的车队迅速的撤离湖北会馆现场,他们自然是选择了一个跟救火队和军警相反的方向。

车队刚往北走了三百米,正要拐弯。

突然。

就听见一声玻璃清脆的响声传来,走在最前面的汽车突然就失控了,直接冲向了马路牙子。

咣当,一声巨响。

车头装在了百货公司圆拱门的廊柱上。

后面的车都不由自主的踩了刹车!

“怎么回事?”宋凤鸣坐在第二辆车上,猝不及防之下,脑门撞在了,车门框上,瞬间疼的叫起来。

呯,呯……

清脆的枪声传来,宋凤鸣看到下车查看情况的手下,一个个倒了下来,而连敌人都没有看清楚。

开第一枪的是丁鹏飞,他已经埋伏在百货公司顶楼许久了,他还在对面也安排了一组狙击手。

两组人,两把狙击步枪,形成了一个交叉火力,直接就封住了车队的去路。

“他们在楼顶……”冢本到底是受过军事训练的,根本宋凤鸣这种青帮流氓出身的还是有些区别的。

“冲上去,干掉他们!”宋凤鸣被手下人从车上推下来,声嘶力竭的叫了一声,太可怕了。

对手居然在这里伏击他们,很明显就是预谋的,等着他们过来的。

他宋凤鸣何时被人这么算计过,这黑道争雄的狠劲儿一上来,居然命令自己的手下冲进了百货公司,想要干掉顶楼的丁鹏飞。

“宋桑,回来,该死……”冢本就有经验多了,虽然他身边有四名日本保镖,可他还得倚重于宋凤鸣的力量,毕竟宋的手下人数众多,这个时候不应该跟敌人纠缠,而是马上想办法带着“人犯”离开。

囚车上,韩奇峰望着被困成粽子一样的孙亚楠,脸色很平静,似乎早已知晓外面发生的这一切。

囚车是特制的,他们在里面相对来说比外面更安全。

而隐伏在街道两边的言虎看到宋凤鸣的人被丁鹏飞引诱,冲进了百货公司,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简单的一个“出击”的手令一下,幽灵组的其他队员们纷纷掀开自己身上的伪装,冲了出去。

“一个活口都不留!”

“是!”

突然从街道两边冲出来七八个穿着普通衣服的人,冢本立刻感觉一丝不对劲,这些人脚步沉稳,眼中都带着杀气。

“小心!”

就在他提醒自己手下之际,言虎等幽灵组队员已经冲到了他们的面前,开始了一场杀戮。

面对突然冲出来的幽灵组,34号虽然人数还多一些,可根本就不是对手,纷纷中枪倒地。

“宋桑,快,把囚车开走……”冢本到是表现的很英勇,掏出手枪与言虎对射,还给宋凤鸣下令。

宋凤鸣已经吓傻了,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人,这身手和枪法,那根本不是松散的组织,他们简直就是一支经过专业训练的战队。

军统的飓风队?

飓风队不是因为凌之江的投靠76号的分裂了吗?

这些人是谁?

身边的手下一个个倒下,宋凤鸣感到恐惧了,腿都发软了,对于冢本的命令,他根本没有能力执行。

“该死!”冢本看到这一幕,他也后悔了,这些中国人真不中用,早知道从井上公馆借调一些帝国武士精英过来了。

34号的特务哪里是幽灵组的对手,不到一分钟,就死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冢本和两个手下还在抵抗,但是他们已经无法阻止言虎等人靠近囚车了。

直接用斧子劈开囚车车厢门,将韩奇峰和孙亚楠都从车上带下来。

“虎哥,警察和日本宪兵来了,快撤!”一名望风的队员给言虎发来信息,这个时候不走的话,一会儿可能就走不了了。

“算你走运!”言虎望了一眼冢本和剩下的人,暗啐了一口,下达了撤离的命令。

就是宋凤鸣没有这么好运了,他本来就受伤了,加上身边的手下一个个倒了下来,那些都是什么人,对付一些普通的人还行,面对像幽灵这样的行动队,三两下之下就被打的溃不成军了。

身边的人一跑,他瞬间就成了一个孤家寡人,他还受了伤了,想跑还跑不远。

“虎哥,这个家伙杀了他吧?”言虎身边一个队员冲过来,对准宋凤鸣就要开枪,但被跑过来的言虎把手臂一顶。

这一枪直接就打到路边的廊柱上,一个清晰的弹孔出现在上面。

“你干什么,这一次要没有宋队长,我们……”言虎当着宋凤鸣的命轻斥一声。

“虎哥,这姓宋的……”那队员当时就傻眼了。

“快走!”言虎一把扯着队员的胳膊,冲了出去。

宋凤鸣庆幸自己捡回一条命,正高兴呢,忽然看到了冢本一双阴沉可怕的双眼,瞬间感觉自己如坠冰窟。

他瞬间就就明白刚才那个叫虎哥的人留下那句话的含意。

挑拨离间。

日本人本来就不相信中国人,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那些人没有杀自己,还故意的给自己一条命,这岂不是告诉冢本,他是内奸?

就算冢本会考虑是离间计,可他敢再相信他吗,日本人是什么德行,他难道不知道吗,尤其是这个冢本,那可是有名的阴毒,而且刻薄寡恩。

“冢本先生……”宋凤鸣哆哆嗦嗦的上前来。

身后警铃大作,穿着黑皮的警察和黄皮的日本宪兵迅速的冲了过来,可也就这几十秒内,救了人的幽灵行动组早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

外滩公园江边上,陆希言约了“刺鱼”方晔见面,他现在最迫切需要日本特务机关内部的消息。

因此选择了这样一个周末的日子,以去银行办事的机会,找了个时间与方晔见面。

“周福海他们正在跟‘76’号方面联系,但是丁、林二人似乎不太情愿,据岩井讲,丁默村这个人野心有点儿大,日本人似乎也不太喜欢他,晴气庆胤正在奔走,撮合他们之间合流的事情。”方晔道。

“你觉得他们会走到一起吗?”

“蛇鼠一窝,无非是利益问题,只要达成一致的条件,他们的结合不过是迟早的问题,只是现在汪兆铭还在海上,估计等他上岸后,这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周有些问题还是做不了主的。”方晔道。

“汪没有上岸吗?”

“还没有,只是发了一个通电,人还在‘浅间丸’号上,估计明天差不多就会上岸了。”方晔道【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林世群派出了张鲁作为汪兆铭在上海的保镖,还在租界专门给他找了一栋房子,已经装修完毕了。”

“也就是说下一步日本国内就要把汪兆铭推出来了?”陆希言问道。

“可能先会安排汪访日吧,确定汪的真实态度和想法,才会有所决定。”方晔道,“日本国内还有不少人不太了解汪,而汪估计自己也有这个想法,并且已经主动提出来了。”

“秘密的还是公开的?”

“这一次应该是一次秘密的行程,不过其实也等于是公开的,因为这也是日本方面乐见其成的,但是汪肯定是要求秘密访问,确定日本方面会不会承诺当初在‘重光堂’签署的那些秘密协议是否都能够确定下来。”方晔道。

“我估计,这是异想天开吧,现在的陆相板垣征四郎可是个性格强悍的人,他代表的陆军方面会舍弃在华的利益吗?”陆希言分析道。

“嗯,你分析的有道理,不过现在满洲方面,关东军故意挑起跟苏联红军的摩擦,很有可能引发一场全面战争,所以,妥协也是有可能的。”方晔道。

“宪兵特高课那边有什么最新的动向吗?”陆希言点了点头,换了一个话题问道。

“岩井不太关注那边的情况,不过我倒是听说了一个保密级别非常高的计划,由宪兵特高课那边一个叫浅野一郎的负责,这个人你认识吗?”方晔问道。

“岂止是认识,我们暗中交手好几次了,这个计划的具体内容呢?”陆希言问道,关于浅野一郎的情报,他当然感兴趣了。

“都说了是保密级别非常高了,我怎么能知道,不过我倒是知道一点,就是这个计划是针对军统高层的。”方晔道。

“军统高层,难道是暗杀?”陆希言想起戴雨农就在香港,香港那边日特活动也会非常频繁的,而不久前浅野一郎正好去过香港,这两者似乎有某一种联系。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也只是听到的,如果往深入打听,就该被人怀疑了。”方晔嘿嘿一笑。

“你可以留意一下,有关宪兵特高课那边的任何消息,第一时间通过老鬼告诉我。”陆希言道。

“没问题,我会尽我所能收集相关消息。”方晔道。

“不要刻意,也不要冒险,你存在的意义比我还要重要。”陆希言郑重的提醒一声。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方晔道,“组长同志,你不用每次来见我,都要提醒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