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530章:一张唱片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香港,利舞台。

后台,化妆间,演员们正在紧张的化妆和排练,今晚演出的是京剧《梁红玉》,梅老板的戏。

在香港那是一票难求。

这预售的戏票,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卖光了,就为了能一睹梅老板在台上的风采。

最大的意见化妆间,独立的,只有梅老板一个人使用,梅老板对镜而坐,手里拿着一支眉笔,正在描眉呢。

这纤细的身段,婀娜的体态,如果不知道他是谁,只怕真以为这是一位风华绝代的佳人呢。

“梅老板,有位客人说是您的故友,想见您一面。”

“胡老板,什么人能让你亲自过来做说客?”梅老板听得出来,这是利舞台老板的声音,这间化妆间,除了他工作人员外,也就只有他这位老板能随意进出了。

“您担待,就三分钟,这离演出开场还有二十分钟呢。”胡老板微微一笑,竖起三根手指头道。

“好吧,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把人领过来吧。”梅老板点了点头。

“好咧,您放心,就三分钟,多一分我都不会让他待的。”胡老板非常肯定的承诺一声道。

胡老板匆匆离去,约么两分钟,带着一个穿着长衫,带着礼帽年轻男子走进了化妆间。

“梅老板还记得鄙人吗?”年轻男子摘下礼帽,微微的弯腰一笑道。

“何先生?”

“上海一别,一年有余,梅老板为避战祸,暂居香港,风采依旧呀。”何志微微一欠身,坐了下来道。

“何先生怎么也在香港?”梅老板问道。

“我在香港有些生意,所以常来,听说梅老板在利舞台登台表演,我就请胡老板帮忙,想见您一面。”何志微微一笑道。

“何先生见我,有事吗?”

“真是瞒不过梅老板这双慧眼,我来,的确有事相求。”何志郑重的一拱手道。

“你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义不容辞。”

“那我就先多谢梅老板了。”何志道,“我想向梅老板求一张您私人灌录的唱片,最好有您最拿手的曲目《宇宙锋》或者《贵妃醉酒》在里面?”

“这……”

“何先生现在就要吗?”

“是的,越快越好。”

“我让夫人回家给你取去?”梅老板考虑了一下,说道。

“那就多谢梅老板了。”

多年之后,梅老板回忆起这件事,他是记忆犹新,当时他也没问何志索要“唱片”为何事,直接就给了,这是一种怎样的信任。

当然,这张唱片后来建了奇功了,因为它,76号这个杀人魔窟的总务科长萧逸命丧黄泉。

这是后话了。

……

76号接连损失两员大将,可这不是小事,军统的报复的来的如此之快,如此之猛烈,这让丁、林二人感到措手不及。

原本以为,在钱佩林和凌之江投诚之下,他们已经捣毁军统在上海区的机关所在地,军统上海区的元气大伤,内部混乱,至少需要时间也缓一口气,才能对76号发起报复。

他也想利用这段时间来巩固一下76号的,毕竟人员和势力扩充太快了,内部管理和利益分配都出现了问题,需要梳理和整顿。

线索,线索!

破案和抓人都需要线索,对新近投诚的钱佩林和凌之江还不能逼迫太甚,这些人可比起吴四宝手下那些地痞流.氓强多了,如果要建立一个跟军统或者中统抗衡的特工组织,他还必须依赖这这些投诚过来的人。

林世群亲自带人勘察了两个现场,可能发现有用线索几乎没有,现场处理的太干净了,除了告诉他,这就是针对76号的报复,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救护车还没叫就到【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了,说是吴四宝给福民医院打的电话,但后来证实,吴四宝根本就没有给福民医院打电话叫救护车。

可是,确实有一辆救护车在那个时间出去过,打电话却是另一个地址。

这简直就是咄咄怪事。

救护车!

吴四宝的人满大街的找寻这样带走“林世昌”性命的救护车,最终在路人听过的线索之下,在一个废弃的工厂厂房找到了救护车。

但是,车上早就人去楼空了,当然,车上也是什么都没有。

线索再一次中断。

再说张琼花被杀案,根据邻居提供的线索,那天晚上来找张琼花的三个人当中,有一个是她那个好赌的弟弟,张君宝。

那天傍晚张琼花接到的是张君宝的电话,张君宝欠下高额赌债,他没有能力偿还,被债主逼着还钱,不还钱,就剁掉手指,他只能给姐姐张琼花打电话要钱。

张家就这一根独苗,张琼花对这个弟弟那是相当溺爱,就算她再生气,也不能不管弟弟的死活。

于是就拿着钱回家,准备替张君宝还赌债。

谁会想到,张君宝带回来的不是要赌债的,而是要她命的人。

张琼花死的是有点儿冤,不过就凭她给76号做的那些事儿,却又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关键证人是张琼花的弟弟张君宝。

只要能找到张君宝,那杀害张琼花的凶手自然也就找到了,76号的效率还是很快的,尤其在沪西地面上,开赌场的谁不认识吴四宝?

张琼花遇害的前天,他弟弟张君宝在一家叫“利得”的赌场出现过,当时他赌输了钱,跟赌场已经借了不少了,赌场老板也是看在他姐姐张琼花的面子上才借的,不然,早就把人轰出去了。

后来有两个外地人来找他,还替他还了一笔赌债,然后就跟人家走了。

外地人什么来头,长什么模样,没人能说的清楚。

自那之后,就在也没有人见过张君宝了,

与林世昌的案子一样,线索也被掐断了。

这明显是精心策划的两起谋杀案,对方对林世昌和张琼花的生活习惯和家庭情况是了如指掌,才能制定出如此周密的杀人方案。

感觉像是军统干的,可林世群又不相信军统能在这个时候把活儿做的如此干净,一点儿线索都没给他留下。

这是有些高估了他们了。

而且,这样的报复行动,居然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收到,那怕是风声也是应该的,如此周密的行动计划,绝非一两个人能够完成的。

林世群是一筹莫展,而76号内更是草木皆兵,警戒级别提到最高,白天一个人都不敢外出了。

到了晚上就更不必说了。

而这个时候,汪兆铭要来上海了,虽然他们背后有日本人做靠山,可日本人除非直接宣布把中国纳入日本版图,事实上,他们的确想,可现在还没胆子这么干。

一个特务头子是满足不了丁默村和林世群的胃口的,他们想要更大的权力和利益,日本人为什么扶持汪兆铭,这用心已经昭然若揭了。

利用汪兆铭组建新政府,而他们想要在新政府内谋求一个更高的职位,76号就是他们的进身之阶。

为了迎接汪兆铭来沪,他已经秘密的在沪西给汪找了一处住处,正在秘密的大兴土木呢。

周福海已经到沪多日,晴气庆胤多次过来,希望丁、林二人主动前往拜访,商讨汪到沪的事宜。

但是丁默村有些傲气,不愿意给周低头,认为到了上海他主人,周不过是客人,周应该来拜访他才是,找借口说不愿意去见周福海,这让林世群夹在中间很难做。

两人渐渐心生嫌隙。

捎带着连晴气庆胤对丁默村也不太热情了。

发生林世昌和张琼花被暗杀的事情,丁默村就更有借口不去礼查饭店见周福海了,这样下去,势必会把本来就还没融洽的关系给搞僵了。

林世群又不能单独私自去见周福海,那样让丁默村知道了,只怕这本来就有点儿别苗头的,嫌隙就更大了。

林世群正头疼之际,张鲁进来禀告,汪云来访。

“快请!”林世群精神一振,忙吩咐一声,他能跟丁默村联手成立76号特工总部,就是这个汪云促成的。

“世群兄,叨扰了。”

“汪云兄客气了,我这里出了点儿是,正焦头烂额呢,你过来刚好帮我出出主意?”林世群忙把汪云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吩咐秘书泡茶。

“听说了,你手下两员大将都出事了,死的挺惨,凶手抓到了吗?”

“没有,对方有意为之,所有线索全部被人为掐断,现在是无从查起。”林世群叹了一口气,他也是老特工了,这能让他一筹莫展的时候还真不多。

“嘿嘿,老林呀,你这一回是遇到对手了。”汪云嘿嘿一笑,端起茶杯,砸么一口茶水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消息?”

“巧了,我还真听到一个消息,军统和中统这一次被你们76号打击的够惨,王天恒和陈烨联手了。”汪云道。

“中统和军统居然联手了,这可是破天荒头一遭。”林世群吃惊道,“这消息你从何而来?”

“这个老林你就不用管了,不过,你手下被暗杀这件事的确跟军统和中统有关系,但这事儿不是他们做的。”汪云神秘一笑道。

“汪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军统刚刚经历过背叛,王天恒又未能清除赵立军留下的影响,完全掌控上海区,内部组织混乱,中统嘛,你待过的,我现在还算是,他们的能力你我都是知道的,你判断一下,他们现在有能力策划并执行这么严谨的行动吗?”汪云嘿嘿一笑。

“你的意思,另有其人?”林世群皱眉道,“可是在上海滩,还有谁有如此行动能力,地下党,他们的红队都被我们给铲除了,留在上海的地下党也就搞一搞宣传,学.运和工运那些,这种专业的暗杀行动,他们还没这个能力。”

“再想想看?”

“那就只有铁血锄奸团了!”林世群悚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