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517章:孟浩起疑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中午,孟繁星没回来吃饭,直到快天黑了,才开着车自己回来了。

陆希言也没问她去了哪里,就算是夫妻之间,也有相对独立的小空间,人如果没有私人空间,就等于完全没有秘密。

一个完全没有秘密的人是没有安全感的。

这不是信任的问题,是一种心理。

在外面跑了一天,有点累,回到家,孟繁星直接就上楼了,何小芬和小乐在厨房做饭,而阿香对庖厨之事比闫磊和麻小五更不如。

她在教筱慧练拳,这小丫头还是很有天分的,学的很刻苦,说是将来练成绝世武功,可以保护妈妈,爸爸,干妈和干妈。

陆希言为之一笑,一时童言并没有放在心上,如果真有一天需要被自己的孩子保护,那她们估计也老了。

老马没事的时候,就爱琢磨棋谱,如果老孟头在家,他们应该是一对很不错的棋友。

“希言,这是怎么回事儿?”

孟繁星终于发现了书房书桌上那烫金的大红请柬,邀请陆希言参加天长节庆祝大典表演观礼。

他也没打算隐瞒,也没这个必要。

“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派人送来的,拒绝不了,只能先收下了。”陆希言无奈的一笑,解释道。

“收下的意思是,你打算真去观礼?”孟繁星惊讶的坐了下来。

“不是,我没出面,是闫磊出面接的请柬,总不能为难送请柬的人吧,再说了,收下请柬,不等于我就会去,这是两码事。”陆希言解释道。

“日本人邀请你出席天长节庆典观礼,明显是不怀好心,一旦你去了,他们必定会在宣传上大做文章。”

“这个我能看不出来?”

“孙亚楠的事情就是前车之鉴,如果不是日本人故意宣传,外界怎么会有人误会你是汉奸,而对你实施了刺杀呢?”孟繁星道。

陆希言何尝不知道,日本人会利用天长节庆典做文章,他本人是肯定不愿意出席的,就怕这只是一个开始,后面会有源源不断的动作。

他能躲得了这一次,下一次,下下次呢?

“先生,太太,饭好了。”

“嗯,叫大家吃饭,浩子回来没有?”陆希言起身招呼道。

“浩少爷还没有回来。”

“这都几点了,打个电话去法捕房问问,怎么还没有下班?”陆希言吩咐一声,闫磊主动过去拨打电话了。

“先生,刑事处的值班警员说,浩少爷四点出头就下班了。”

“这臭小子,是不是又跟他那群狐朋狗出去喝酒了?”陆希言眉头微微一皱,露出一丝不悦的表情。

“要不要我去他常去的场子找找?”闫磊问道。

“不用,他那么大的人了,还能我们像个小孩子一样照顾,都当探长的人,该回来就会回来的,我们先吃饭,不等他了。”

……

红玫瑰理发店。

“怎么了,小浩,突然想要见我?”罗耀祖很惊讶,为什么孟浩会突然约见自己,这不符合他们之间的约定。

“哎,我也不知道,这段时间,我总觉得家里有些人和事不太对劲。”孟浩道,先是阿香,再来了个小乐,老马暂时没看出来。

反正自从搬到福开森路的陆公馆,家里的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一些来路不明的人,却得到陆希言和孟繁星的信任。

这些人都是他之前没见过的。

“哪些人和事不对劲?”罗耀祖嘿嘿一笑,他知道孟浩并非一个愚笨的人,只是对自己身边的人不那么“上心”罢了,谁没事怀疑自己亲人和朋友是不是在图谋不轨?

正常情况下都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说不上来,不过我总觉得她们在背着我做一些事情。”孟浩道。

“你有问过吗?”罗耀祖问道,

“没有,我了解我姐和我姐夫,他们如果想说,早告诉我了,不想让我知道的,他们是不会说的。”孟浩道,“从【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beritatribun.com】小我姐嘴巴就严,在学校受欺负,也不会跟家里说,都是自己解决,什么事儿都藏在心里,从来不跟把和我说,要不然也不会一走就是三年没有音讯了。”

“你不会是想让我帮你调查你姐和你姐夫吧?”罗耀祖惊讶的问道。

“舅舅,我能有今天,姐姐和姐夫的付出了很多,我不希望她们两个有任何的危险。”孟浩郑重的道。

“舅舅也不希望她们出事儿,她们是你的至亲,难道就不是舅舅的至亲了吗?”罗耀祖道。

“我有时候也告诉自己,别那么大的好奇心,他们告诉我,肯定也是不希望我有事儿,是为了保护我,但是,我总不能装什么都不知道吧?”

“小浩,我明白你的想法,不过,你天天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就没有发现他们有那些异常之处吗?”

“我姐夫跟那个闫磊经常关起书房来说话,一说就是很长时间,而且我姐夫对他十分信任,什么事情都交给他去办,而且,家里书房,除了我姐之外,只有他是可以自由进出的,而他来我家之前,就没有见过这个人,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我姐夫认识的。”孟浩道。

“你姐呢,她对这个闫磊什么态度?”

“闫磊在公司是我姐的副手,你说她是什么态度,而且现在我姐和姐夫还把蒙安公司都交给他打理了。”

“那你姐呢?”

“姐夫收购了赉安洋行后,新组建了一个繁星投资和繁星置业,我姐担任这两家公司的董事长。”孟浩道。

“这么说,你姐她没有被架空?”

“没有,繁星投资和繁星置业的资产和规模要比蒙安公司大得多,而且涉及的行业更多,几乎是拿到了赉安洋行在上海和东南亚产业的控股权。”孟浩道。

“吃下赉安洋行,那不是至少需要千万资金,他们哪来这么多钱?”罗耀祖虽然知道这场收购,但是他也很好奇陆希言和孟繁星的资金来源。

“这个有一部分是梦瑶从娘家带过来的,还有部分是姐夫他们自己的,以及去年卖籽棉的钱,还有银行的贷款等等。”

“那也不少了,能轻易筹措上千万的资金,还能不对外界泄露一丝消息,就完成了对赉安洋行的收购,你姐和姐夫真是商界的奇才呀!”罗耀祖惊叹道。

“我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操作的,反正这里头的事情,我也搞不清楚。”孟浩挠头道。

“你是不是怀疑他们的资金来历不明,或者背后有什么势力操控这一切?”罗耀祖是干什么的,不用孟浩提醒,他自己就本能的朝这个方向去想,你当他就没怀疑过吗,他其实早就暗中调查过了。

只是,他查来查去,也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他想要深入的话,只怕就会被发现了。

“舅舅,我就是担心她们会不会被人控制了,而不敢告诉我,怕我担心,或者怕我也陷进去?”

“小浩,你觉得谁会操控他们?”

“**。”

罗耀祖笑了,在他看来,**是比较善于蛊惑人心,而且极具煽动性,但要说操控,他们还真不会,他们会洗脑,然后把你变成自己人,都是自己人了,那还需要控制吗?

“舅舅,你笑什么,难道不是吗?”

“小浩,这个怀疑有根据吗?”

“我还没发现……”孟浩尴尬的一声,他是怀疑过姐姐孟繁星是抗日分子,也曾怀疑过她是地下党,可这一年相处下来,他也没发现孟繁星有什么异常,在家里也不提什么政治,除了上课学习就是打理公司的事儿,人际交往都比较少,除了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合得来的朋友也只有寥寥数人。

“你要说军统的话,我还相信三分,中统也有可能,甚至日本人都行,至于**,除非她们自己就是,否则谁都操控不了他们,这一点你可以放心。”罗耀祖笑道。

“他们肯定不是了,就凭我姐和我姐夫拥有的社会地位和财富,那可是他们眼中的资本家,剥削阶级。”孟浩辩解道。

“说的也是,小浩,你不是想要知道那个闫磊的来路吗?”罗耀祖道,“你先搞一点他的资料给我,然后我再帮你悄悄的查一下,看到底有没有问题,怎么样?”

“好,但是舅舅,这可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你不得对任何第三人提起。”孟浩咬了一下牙,点头答应道。

“放心吧,舅舅答应你。”罗耀祖欣然应允,并且收走了孟浩手中的酒杯,“你喝的不少了,时间也不早了,赶紧回去吧,别让你姐担心。”

“没事,舅舅,不就是喝你几口酒嘛,这么小气干什么?”孟浩不满道。

“你是第一次认识舅舅我,我一向很小气的。”罗耀祖嘿嘿一笑,把自己那杯也随手拿走了。

“那我回去了,再见!”

“臭小子,外套都忘了拿了。”忽然看到孟浩的外套还扔在椅子上,罗耀祖没多想,抓起来,开门追了出去,把外套套在了孟浩身上。

“你这丢三落四的毛病以后要改改了。”罗耀祖指着孟浩的鼻子数落一声。

“知道了,反正又没少不了,嘿嘿。”

“滚蛋,有多远滚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