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491章:外调收获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回来了,又一身酒气。”孟繁星伸手接过陆希言脱下的外套,微微流露出一丝不悦的表情。

“没办法,跟老唐他们出去,不喝点儿,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陆希言笑呵呵一声,把手里的馄饨递了过去,“回来的时候,路过老汤的馄饨摊而,麻油荠菜馄饨,你最爱吃的。”

“算你还记得。”孟繁星白了他一眼,其实她心里并非真的怪陆希言,她也明白,陆希言是一个很自律的人,即便是跟唐锦等人外出喝酒,也会克制自己,不会乱来的,喝醉情况基本上不会出现。

“这个我怎么能够忘记呢。”陆希言换上拖鞋,上了楼梯,“上来,我跟你说点儿事情。”

“什么事,等我把馄饨吃完?”

“拿上来吃,吃完明天再收拾,碗明天让小何买菜的时候给老汤捎过去就是了。”陆希言道。

“哦,好……”

“梅梅,这学期功课怎么样,这回来几天,我尽忙着医院的事情了,没时间关心你一下。”陆希言解开领带,扔在了书房的沙发上,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了下去。

“还行,刚开学,功课还不太紧,老师讲的,我都能听的懂,这一个月在香港,我的英文可是进步不小,跟老师无障碍交流了。”孟繁星一边吃着馄饨,一边说道。

“公司那边呢?”

“闫磊管的挺好的,我现在把琐碎的事情都交给他处理,另外,他给我找的那个助理叫田蕊的,也不错,行政方面的事情她也能帮我处理一些,只有特别重要的,才需要我做决定。”孟繁星道。

“我下面想把蒙安公司交给闫磊代管,你呢,专管繁星投资,这是咱们产业之中最大的一块儿。”陆希言道,“把咱们接手的有关索尔先生的赉安洋行的产业进行一个整合和规划,剥离不.良资产,将优质资产组合起来,优化经营。”

“那我不是学错专业了?”

“那也不能这么说,药房管理也是一门学问,把喏大的一个药房管理井井有条,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咱们现在的最大的利润还是来自于药品方面,未来支柱也会在医药方面。”陆希言解释道。

“那我不是成了大资本家了?”孟繁星瞠目结舌的道。

“对,你已经是大资本家了。”

“那不行,绝对不行,希言,我可以帮你管家,可以当这个总经理,但我决不能当资本家。”孟繁星坚决的说道。

“说你是资本家,其实,你就是个大管家,咱们手里的钱都是咱们的吗?”陆希言呵呵一笑,反问一声。

“有些是,但大部分不是。”

“这不就是了,我们只是代为使用和管理这些钱,而这些钱本质上还是属于别人的,而我们赚到的钱是需要给别人分红的,不是踹到自己口袋里的,至于我们自己那一部分,咱们怎么处理,那是我们的事情,对吧?”陆希言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再说下去,就可能暴露身份了。

药品走私这一块儿,很危险,陆希言打算让孟繁星从里面抽身出来,交给闫磊直接负责。

这样一来,等于说,蒙安公司成了“铁血锄奸团”直接掌控的公司,指挥运作起来就更加的隐秘和有效了。

“好吧,我试试看,如果不行的话,你还是另外找人帮你吧。”

“你一定行的,何况你的背后不是还有我嘛,有什么事,我顶着。”陆希言笑了笑道,“浩子今天给家里来过电话没有?”

“吃完饭的时候打过来了,明天早上的船票,最迟明天下午到,天气预报说,最近海上风平浪静的,不会耽误的。”孟繁星点了点头。

“爸和梦瑶都还好吧?”

“估计这丫头有些舍不得,哎,好不容易在一起,这又要分开了,梦瑶还怀着孩子,哎……”

“没办法,谁让我们生活在这个乱世呢,想要厮守在一起,过太平日子,就要用我们一起努力结束这个乱世才行。”陆希言道。

竹内云子的事情,还是不告诉孟繁星的好,免得让她担心。

……

“先生,督察长让我回去一趟。”

“去吧,我这边没什么事儿,你不用成天守在医院。”陆希言点了点头,晚上有行动,陆希言不可能把麻小五拴在自己身边,不给人家立功的机会。

“那我过去了,晚上……”

“晚上下班,我让闫磊开车过来接我就是了,晚上的行动,你自己小心。”陆希言提醒一声。

“知道了,先生。”

好不容易挤出半天时间看门诊,一个上午二十个号,没到五分钟就一抢而光,后面有还有不少患者过来,陆希言示意让成诚给加了十个号,就这样还是不能满足所有人。

为了避免时间浪费,陆希言都是让柯默和樊坤两个学生先过一遍,确定是比较重的病症,再转到他这边来。

这样也能提高一下看病的效率。

普通的感冒发烧也跑过来挂他的号,这就没什么意义了,虽然他也能看,但这样做,是资源的严重浪费。

下午手术,一台是他自己主刀,还有一台是樊坤主刀。

两台手术完成后,已经是六点开外了。

“老师,那个竹内云子的各项体检报告出来了,比上一次复查的时候,好了不少,尤其是血象,许多过去不达标的,现在都达到了正常的指标。”成诚汇报道。

“嗯,我知道了,把她的病例和各项检查报告整理一份,星期一上班之前放到我的办工作上。”陆希言吩咐道。

“好的。”

“都错过晚饭了吧,这样,老师从香港回来,也没带什么礼物,我请大家吃顿饭吧,你们想吃什么,火锅还是其他?”

“我要吃火锅!”成诚第一个叫的最欢。

“行,那就吃火锅,把保罗他们都叫上,大家都辛苦一周了,陪着我连轴转,犒劳一下。”陆希言哈哈一笑,“走,咱们老正兴。”

“耶!”

所有人欢呼雀跃起来,陆希言虽然有时候工作严厉点儿,但还是一个不错的上司和老师的,起码不是那么小气,在待遇上,从不亏待大家。

……

“闫磊,一会儿道老正兴接我,八点半左右吧,嗯,我来给梅梅打电话……”不回去吃饭,是要报备一下的。

八点半,陆希言从老正兴结账出来,其实里面还没吃完呢。

“五哥在绸缎庄等您。”上车后,闫磊汇报一声。

“知道了,过去吧。”

“您回来的这几天,咱们家附近出现了一些陌生的面孔,您进出的时候多注意一些。”闫磊提醒道。

“哦,什么来路?”

“不知道,看他们的做派,不像是一般帮派人物。”闫磊道。

“先不要打草惊蛇,搞清楚背后的人是谁再说。”陆希言闭上眼睛,吩咐一声道。

www.beritatribun.com

“好的。”

……

安源绸缎庄。

“汉杰,让你久等了。”

“也没有,今天是周六,舞厅的客人比较多,这会儿稍微的散了一些,没有刚才那么忙了。”郭汉杰解释道。

“夜里的行动都安排好了吗?”

“黄三哥带队,又是在南码头,那地方过去是我们的地盘儿,太熟了。”郭汉杰嘿嘿一笑道,“您就放心好了,保证把皮匠(符越)给安全的带回来的。”

“嗯,符越这一次算是将功补过,这一次回来,我打算把他调去给四哥当助手,你觉得怎么样?”

“符越这一次回来,卧底的身份只怕是瞒不住了,换个身份离开上海,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就怕他自己不愿意。”郭汉杰道。

“有什么困难吗?”

“他在小川沙家里还有一个常年生病卧床的母亲,孩子年纪也小,这父母在,不远游,要是去外地避一阵子,估计他不会拒绝,可要是去安南那么远的地方,那可就不好说了。”郭汉杰道。

“我只是有这么一个想法,四哥那边缺少得力的助手,符越能力不错,但是,我们也要尊重他个人的意愿,这事儿,等他回来后再说吧。”陆希言点了点头,强扭的瓜不甜,实在不行,再另找人选呗。

“先生,你让安排人去东台外调那个和美诊所的刘贺妻子的人回来了。”郭汉杰面露喜色道,“您猜,我们有什么发现?”

“快说,别卖关子。”

“刘贺好赌,欠了一屁.股的债,其中有一个债主叫李鸣,我暗中接触了一下刘贺的过去的赌友,这一调查,我有了发现,这个李鸣还有一个名字,叫见里甫,宏济善堂的幕后老板,上海滩一半的辽土和红丸都是从他手里供货的。”

“宏济善堂,见里甫。”陆希言微微一皱眉,“这应该是个日本人的名字?”

“对,就是日本人,这个日本人能量很大,跟日本军方关系很深,纪云清的大烟馆基本上都是他提供的货。”

“该死,用这种无耻的手段掠夺钱财,毒害国人。”陆希言愤怒一声。

“另外,还有一件蹊跷的事情,那就是刘贺死之前一个月诊所的病人登记册不见了,其他的都在,就缺了这一个月的。”

“刘贺死之前一个月,那不是一月份的看病记录?”陆希言算了一下道。

“对,就是一月份的看病登记簿。”

“那上面一定记录了什么东西,才会被人取走,可就算他卖给阿辉红丸,那绝对不敢记录在案,否则他自己不就暴露了?”

“说的也是吧,这一整本都丢了,那就说不好到底是上面写了什么才被人拿走了。”郭汉杰道,“只怕现在这记录早已被销毁了。”

“一月份,阿辉去过刘贺的诊所吗?”

“去过,据刘贺的妻子说,她对阿辉这个病人印象还是比较深的,阿辉不善言辞,总是很沉默,每一次来看病,都是低着头的,不敢多看别人一眼,他基本上一周来一次,很准时的,对了是星期二,星期二他轮休的……”

“星期二,我第一次在医院遇刺是1月17号,那天好像就是星期二!”陆希言记忆力惊人,很快就回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