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470章:开颅手术 (一)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走,现在就走……”蒙特二话不说,拉着陆希言就往外走。

“蒙特,你别急,总的让我拿了行李再走吧?”陆希言哭笑不得,还真没见蒙特这么着急过的。

难道这个露西是他的真爱,这个情场浪子终于想要找个女人安定下来了吗?

“你的行礼在哪儿,我们现在就去取。”蒙特直截了当的道。

“离这儿不远的萨帕旅店……”

看到三人突然离去,老法塔追了出来:“嗨,你们去哪儿,还没吃饭呢?”

“法塔大叔,我们有事儿要赶回河内,下次再来吃你做的烤虾。”蒙特拽着陆希言上了车,一发动汽车就离开了。

“陆先生,您这是要走?”陆希言无奈,在蒙特的监督之下,收拾好行李,拎着行李箱,准备退房。

碰到了从房间内出来的素素。

“我一个生意上的伙伴,来接我了。”陆希言微微一点头,直觉告诉他,这个叫素素的女人还是敬而远之为好。

“是吗,陆先生去哪儿?”

陆希言头都没回,就匆匆的下了楼梯。

谭四还不知道他被蒙特拽去河内,他在离开之前,必须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不然他一定会着急的。

可是蒙特就这样跟着他,这让他怎么去找谭四呢?

“蒙特,我身上烟没了,你等我一会儿,我去买条烟,行礼先放在你车上?”陆希言道。

蒙特不疑有他,点了点头,行礼都在他车上了,也不怕人跑了,事实上,他也没想过这种可能性。

趁买烟的功夫,陆希言去了谭四说的那个旅馆附近,希望能碰到谭四,不然的话,就只能先走一步了。

谭四知道休斯酒馆,找不到他,一定会去休斯酒馆的,老法塔知道他跟蒙特去了河内,这一点不难打听出来。

没有碰到谭四,陆希言没有办法,不能让蒙特等太久,他买了一条三炮台的香烟,夹在咯吱窝你,一路跑了回来。

忽然,迎面而来,看到谭四骑着人力车过来,两个人眼神在空中一个交汇。

谭四明白了。

“走吧。”陆希言钻进了汽车,招呼一声。

他并不知道,就在萨帕旅店三楼的一扇窗户后面,一双眼睛默默的注视着陆希言坐上了汽车离开。

没过多久,素素也从萨帕旅店退房离开,买了一张去河内的火车票,踏上去河内的列车。

……

香港,九龙约道18号,陆公馆。

“太太,电报局刚送过来的,先生已经安全抵达海防港,让您和家里放心。”贵叔拿着一张电报纸向孟繁星禀告道。

“知道了。”

“姐,姐夫去海防港,你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早知道,我跟他一块儿去了。”孟浩拿起果盆儿你一个苹果啃了一口道。

“你去干什么?”孟繁星已经开始工作了,香港这边分公司的成立以及跟安济医院合作的跟进,接下来她在香港的日子会非常的繁忙。

“我可以保护姐夫呀。”

“我看你是想跟着出去玩吧。”孟繁星冷哼一声,岂能不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的心思。

“这话说的,姐夫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你就不担心?”孟浩问道。

“你姐夫素来稳重,从不惹是生非,我担心什么?”孟繁星道。

“姐,要不然,你让我去找姐夫吧?”

“不准!”

“你不准,我自己去还不成吗?”

“你敢去,我让爸打断你的腿。”孟繁星冷哼一声,“别给自己找不自在,好好陪梦瑶这才是正事儿。”

“梦瑶现在好多了,孕吐也没那么严重了。”孟浩道,“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在家里都快憋死了。”

“你要是觉得无聊,那就跟贵叔学做事儿。”孟繁星道。

“我一警察,才不学那些玩意儿呢。”

“你这警察能当一辈子吗,在法租界,咱们中国人永远低人一等,现在多学一点儿东西,就算将来不当警察了,也照样能混口饭吃,难道你还指望我和爹养你一辈子?”孟繁星斥道。

“行,我学,我学好吧,总比窝在家里闷的发臭好。”孟浩道。

……

从海防到河内,火车要比汽车快一些,毕竟走公路,需要绕一些路,而且路况也不是很好。

只不过客车列车班次不多,算下来的话,做火车的抵达河内的时间要比汽车还要慢一些。

河内是安南首府,又是法属印度支那总督府所在地,市政建设比安南其他的诸多城市要好得多。

起码这里能够感觉到一丝现代化的气息,街上行人的着装,明显要比海防城的更时尚一些。

街上的招牌最多的也还是汉字,安南过去本来就是中国的藩属国,只不过被法国殖民者给强行霸占了过去。

安南的文化本来跟中华文化是一脉相承下来的。

白梅医院(没能查到那个时候河内有那些医院,只听说过这个医院,如果有读者知道当时河内最好的医院的名字,请在评论区内告知),河内最好的综合性医院。

蒙特开车,直接就把陆希言接到了这里。

露西的父亲也算是河内的高层大人物之一,警察总监,整个河内的警察力量都归他管,那自然不是一般人物,住的都是特护病房。

护士都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巡视的,随时掌握病人的情况。

白梅医院把最好的监测设备都用上了,这还有最好的医生,毕业于法国里昂大学医学院的贝特朗教授,还有临床外科专家阮红河,组成了一个治疗团队,为萨鲁总监进行会诊和治疗。

这已经是河内最顶尖的医疗团队了,当然,相比而言,白梅医院的综合医疗水平要比香港和上海差不少。

这是跟河内的经济发展和人文素质水平有关,不是单凭个人的力量可以改变的。

但从白梅医院的规模看,比起陆希言工作的广慈医院在硬件方面都有不小的差距,软实力就不说了。

“露西小姐,你去哪儿了?”萨鲁的医疗团队的队长贝特朗教授都快急疯了,萨鲁生命垂危,病人的家属突然在这个时候失踪了。

若是萨鲁清醒还好办,他可以决定如何给自己治疗,问题是萨鲁昏迷不醒,医院就不能擅自给萨鲁实施治疗,万一出事儿,没人能承担这个责任。

“我去了一趟海防城。”露西的情绪一直不稳定,要不是有蒙特赶过来陪着她,她早已没了主意了。

说来这也是巧了,蒙特也不知道露西的父亲发生坠马的事情,到了之后才知道的。

“海防城,露西小姐,你去那里做什么?”贝特朗十分不解,父亲命在旦夕,作为女儿怎么在这个时候还有空跑到一百公里外的海防城。

“蒙特先生说,他有一位好朋友从香港过来了,我们去接他的。”

“什么,接人?”贝特朗差点儿暴走。

“蒙特这位朋友是一位也是一位医生。”

“医生?”正要发怒的贝特朗突然愣住了,不过当他看到正在给萨鲁检查的陆希言的时候,怒火再也抑制不住了。

一个亚洲人,还如此年轻,估计还没从医学院毕业吧,值得露西如此珍重,不惜耗费大半天时间去了海防把人接过来?

“年轻人,请你不要动我的病人。”贝特朗十分厌恶粗暴的将陆希言拉开。

陆希言惊愕了,自己不过是探查一下萨鲁的情况,再说,【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更新快】他也没打算做什么,怎么就这样了呢?

“贝特朗教授,陆博士是我请来的客人,他也是一名医生,请您不要见怪。”露西忙解释道。

“露西小姐,你不要被这个黄皮猴子骗了,还博士,这样的骗子我见得多了……”贝特朗怒道。

对于露西擅自找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中国人来给萨鲁诊治,这完全是对他的不尊重,他非常生气。

当然,他们说的是法语,他以为陆希言听不懂这么高贵的语言,不巧的是,他恰恰听的懂,而且还会说。

但是,这种事儿,的确做的有些不妥,起码应该跟萨鲁的主治医生打个招呼再来,突然就这样直接进来了,是一种没有礼貌的行为。

不过,他是医生不假,但现在是以蒙特和露西的朋友的身份来的,而且他自始至终也没给出任何自己的判断和治疗意见。

所以,这贝特朗教授也有些过了,起码也要等陆希言开口说话,拿到了实质的把柄,再发作呀。

人家就没有一个医生朋友吗?以后医生去看望病重的朋友,是不是都要给朋友的主治医生打招呼?

只要陆希言没有插手治疗,贝特朗就没有发作的理由,而他存粹的就是种族歧视,还有根本没有把陆希言放在眼里,中国人在他眼里只怕是落后和野蛮无知的代名词吧?

说心里话,要不是看在蒙特的面子上,他真不愿意来,就算这里面有天大的利益和机会,他也不愿意。

治病救人和挟恩图报这是两回事儿。

蒙特的脸色很难看,陆希言不但是他最好的朋友,又是他生意上最亲密的合作伙伴,他能在上海活的滋润,有一大半儿是因为陆希言的缘故。

虽然他对大多数中国人并无特别的好感,可他对陆希言却是不同的。

“你说什么?”蒙特的脾气很爆的,尤其是当你惹到他的时候,很明显这个贝特朗触到他的底线了。

“我说,这个黄皮猴子,他就是个骗子,让他滚出去!”贝特朗早已被怒火充斥着心胸,指着陆希言大声道。

露西傻了,一边是父亲的主治医生,一边是自己的前男友,还是念念不忘的那一个,她有些无所适从了。

“混蛋!”蒙特破口大骂,暴怒之下,向前一步,一下子揪住了贝特朗的领口,他好不容易才把陆希言从海防求过来的,他很清楚,如果那个什么保罗的不能从伦敦赶过来,能救萨鲁的人恐怕之后陆希言了。

“蒙特。”陆希言赶紧出声,他真怕这家伙不知轻重,对这个贝特朗施以重手,那就难收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