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461章:三不原则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旺角,佳佳咖啡馆。

“这个情况,我知道了,既然这是一种感谢馈赠,那你收下应该没有问题。”何志听完孟繁星的解释后道。

“可是这件披肩是周福海的太太,这样会不会让别人误会?”

“如果是因为你救了周福海的儿子,人家感恩,赠送你一件礼物就误会的话,那就太低估组织和世人的判断能力了。”何志道,“这件事你已经向组织上汇报了,组织上的意见是,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机会,周福海可是相当惧内,而通过她,我们可以了解到不少有用的信息,但不要太过刻意。”

“老何同志,我明白了。”孟繁星点了点头,这就是让她通过跟周福海老婆杨淑慧的交往,而获取情报。

“记住,除非她主动向你透露身份,你千万不要主动打听,当然,如果你什么都不问,那也有些不合常理。”何志道,“如果周福海的老婆主动约你出去逛街或者喝茶,你可以随口问一下,她说与不说,你都不要刻意追问。”

“明白,就是我不主动提问,话说到那份上,顺嘴问一下。”

“我相信,周福海一定会让人调查和了解你们的背景,但以他们现在的情报能力,反应可能不会那么快,所以,杨淑慧不会很快约你。”何志道,“你要做到,不主动,不迎合,不拒绝,这三不原则。”

“老何同志,这不主动,不迎合我可以理解,这不拒绝我该如何把握?”

“你只要做到不当面拒绝就可以了,借口嘛,你难道不好找吗?”何志想了一下,开口道。

“明白了,我先生可能近几天要去海防港,他跟军统打算利用滇越铁路线进行药品和其他物资走私,组织上有什么计划吗?”

“组织上也正在想办法帮他打通一些关系,不过,也要等他首先行动起来,这条药品线路一旦建成,我们是可以复制在舟山模式,这样,我们的药品供应就不会因为日军控制东海海权而随时断裂。”何志道。

“这样我就放心了。”孟繁星松了一口气。

“啄木鸟同志,平时你要多关心一下他的生活,组织上虽然现在还在对他进行考察,但对他是给予相当大的希望的。”何志道,“未来,我们很希望他能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但是现在还不行,你明白吗?”

“明白,老何同志。”

“好了,啄木鸟同志,你可以走了,下次见面,还在这个咖啡馆,2号桌靠窗,桌上摆放了一束黄玫瑰,就说明这里是安全的,你就可以进来。”何志交代一声道。

“好的。”孟繁星点了点头,在咖啡杯底下压了五块法币,拎起包,起身离开佳佳咖啡馆。

……

约莫五六分钟,一个四十多岁,脸色蜡黄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提着一只皮包,还戴着手套,走到何志面前,径自坐了下来。

“对不起,先生,我喝咖啡的时候习惯一个人。”何志微微一皱眉,咖啡馆内空座率不低,又不是没有位置。

“这个位置,刚才不也是有一位漂亮的女士吗?”低哑的声音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何志放下杯子,身体骤然绷紧了。

“呵呵,故人。”

“你倒底是谁,不说的话,我可要走了。”何志作势就要起身。

“别,老何,是我。”陆希言摘下墨镜,冲他嘿嘿一笑。

“陆,是你……”确认眼神后,何志真是大吃一惊,陆希言这一身伪装居然把他这样一个老地下给瞒过了。

“嘿嘿……”

“你这一手化妆术,还真是厉害,谁教你的?”何志惊讶的问道。

“邹淮。”

“军统的那个邹淮?”何志吃惊道。

“也不能说是他一个人,之前也有过这方面的研究,只是碰到邹淮后,这才系统的跟他学习了一下,他的化妆术还是很高明的。”陆希言笑道。

“你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何志也笑了。

陆希言呵呵一笑,谦虚道:“反正邹淮要是出现在我面前,他肯定是认不出来。”

“孟繁星同志可能对你的身份起了疑心,尽管她没有说出来,可她也是一个有经验的老地下了,她能猜到组织上跟你有联系。”何志道,“你是不是可以考虑告诉他实情?”

“现在还不是时候,她知道的越少越安全。”陆希言道。

“你这就有些自私了,虽然说有组织纪律,可你们不仅仅是志同道合的同志,还是合法的夫妻。”何志道。

“我们都是游走在钢丝线上,谁也说不好会出现什么状况,她负责的那条线相对来说更为安全一些,而我这条线危险重重,我不想她为我担心。”

“可你跟她是一体的,咱们的药品走私和地下交通运输线的计划,她都可能参与其中,组织上觉得,还是有必要让她知情。”何志道。

“能不能等我从海防回来再说?”陆希言想了一下道。

www.beritatribun.com “可以,南方局的首长正在研究有没有可能将你们这两条线合并一起,统一领导。”何志道。

“老何,这可是地下工作的大忌。”陆希言忙道。

“组织上也知道这一点,其实这么做也是从工作上考虑,你也知道孟繁星同志那条线,虽然具体运作你不清楚,但这条线相对比较稳定,敌人内部也从未怀疑过,非常隐蔽,如果冒然更换联络员,势必会带来暴露的风险,当初我们给孟繁星同志配了一个交通员,结果因为不遵守纪律,被日本宪兵抓了,幸亏他还不知道具体任务,到现在还在日本人的矿区**里呢。所以,一个合格的地下工作者不是那么容易的。”何志道。

“那如果非要让孟繁星同志知道我的身份的话,我服从组织安排,但我希望是有限的透露,我在‘铁血锄奸团’中的实际身份,还不能让她知道。”陆希言道。

“这一点请你放心,这是组织绝密,你的在‘铁血锄奸团’中的身份仅限于我跟老李还有在上海你的老搭档老鬼知道,其他人一概不知,而且没有任何文字记录。”何志郑重的承诺道。

“这就好,铁血锄奸团也需要新鲜的血液,我希望组织上可以考虑安排一些政治和素质可靠的同志进来。”

“嗯,你的提议我会向南方局汇报的。”

“‘三不’原则你跟孟繁星同志说了?”末了,陆希言问了一句。

“说了,你还真打算让孟繁星同志跟周福海的老婆接触,这也是很危险的。”何志问道。

“我还没想好,但这很可能是一个机会,如果我们主动接近周福海的话,成功的几率是极小的,而这一次意外,却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如果能够通过这个杨淑慧了解道周福海等人的动向,这对我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陆希言道。

“理是这个理,不过,得小心,这周福海可也是老狐狸。”

“放心,只要不刻意打探,就当是正常的女人之间的交往,没有问题。”陆希言道,“何况,主动权不在我们手上。”

“嗯,你什么时候动身去海防港?”

“初五吧,我跟谭四坐同一条船去,蒙特随后直接去海防港找我们。”陆希言回答道。

“海防那边没有我们的人,你到了那里一切小心。”何志嘱咐一声。

“知道。”

……

正月初四,陆希言接到了蒙特从香港打来的电话,他已经购买了从上海到河内的飞机票,当然,这不是直飞,而会在香港转机。

因为停留时间很短,所以,他不会在香港与陆希言会面,而是飞去河内后,再转去海防港。

这样算下来,预计会在三天或者四天后抵达海防港。

得到蒙特确切的行程后,陆希言就让贵叔去订了一张海防港的船票,把船次告诉谭四,他的票由他自己去定。

从香港到安南海防港,也就一天的水路,这条航线是两天一个来回,初五这天还没有,只有初六才开。

只能选择初六早上走了,这样还能在香港多待一天。

到了初五,上海那边有关伪南京维新政府外交部长“陈篆”被刺杀的消息也开始见诸于香港的各大报纸。

陆希言也看到了相关的案情分析和评论,以及关于“死亡通知书”的方面的报道,工部局警务处显然是没有第一时间出来辟谣。

这种不说话,其实就是一种纵容和默认。

按照约定的方式,陆希言给戴雨农打了一个电话,当然,接电话的不是戴雨农本人了,告诉他离港的时间。

直到初五的傍晚,陆希言接到戴雨农紧急召见的通知。

还是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地方,房间也一样。

这一次见到戴雨农,尽管他掩饰的非常好,但陆希言还是察觉到他眼底的那鲜红的血丝和疲惫。

以戴雨农的多疑,陆希言可不敢多问,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果然,戴雨农是为了上海的事情找他来的。

赵立军跟王天恒的矛盾最终还是激发了,虽然没有火拼,但在冲突是发生了。

赵立军认为王天恒冒功,明明是人家“死神”小组的功劳,王天恒为了压过自己一头,就拿来说成是自己的。

王天恒当然不服了,赵立军这摆明了就是睁眼说瞎话,因为他手上有那个跟着一起逃出来的“陈公馆”的警卫,这是铁证如山。

可赵立军又说了,“人证”都是你的人,随你怎么说好了,物证呢,有工部局警务处的认定吗?

现场留的可是人家“死神”小组的招牌标志,死亡通知单。

你说人是你杀的,留人家的死亡通知单干什么?

尽管王天恒解释自己手下留的不是什么“死亡通知单”,可怎么证明,谁能证明?

冒功,这可不是小事儿。

这两人闹起来,纷纷向戴雨农告对方的状,戴雨农本来就对王天恒不太信任,而赵立军又是他的心腹爱将。

可这功劳不管怎么说,那都要落到军统手里,如果真是王天恒冒功,那功劳可就是“死神”小组的,跟军统关系就不大了。

他让八面佛唐锦秘密调查实情,得到的消息,却是“刺陈”案确实是是王天恒手下的行动小组所为。

而所为的“死亡通知单”极有可能是工部局警务处为了推卸责任,以及日本人暗中推波助澜,想要迫使“死神”小组先生的阴谋诡计。

到手的功劳,没有人愿意往外推,这是人之常情。

这功劳只要是落在军统手里,那是最好不过了。

但是,多疑的戴雨农又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王天恒在上海是外来户,如果他跟“军师”达成的话,把赵立军赶走,那上海岂不是他一人独大?

这么一想,又让他寝食难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