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458章:指环披肩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陆太太,今天中午在金巴伦道,多谢你仗义出手,要不然我家小海可就……”那周太太说着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周太太,您别这么说,我就是顺手推了小海一把,没什么的。”孟繁星赶紧说道。

“不管怎么说,陆太太救过小海一命,我也知道陆太太家里也不缺什么,这些是我和小海父亲的一点儿心意,请你务必收下。”

小海手里捧着一个礼品盒上来。

“这是一条披肩,是我的一个我的一个朋友送给我的,我觉得颜色太艳丽了,不适合,一直没有佩戴,陆太太这个年纪,刚刚好。”

“这不太好吧,那种情况下,我相信任何人都会出手相助的,这礼物我不能收。”孟繁星推辞道。

她当时真的是下意识的,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总不能让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在自己面前消失吧?

而且她也从来没想过施恩图报。

“陆太太,这远亲不如近邻,咱们两家就隔着一条街道,这也是咱们两家的缘分,这不过是一条披肩,又不是多么贵重的东西,你要是不手下,我和小海父亲心里怎么过意的去?”周太太道。

“梅梅,既然周太太都这么说了,一条披肩而已,你就收下吧。”陆希言从旁一声道。

“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先生,陆希言。”

“陆先生器宇轩昂,与陆太太真是天生一对璧人,难得还如此的心地善良。”周太太嘴甜的跟抹了蜜似的。

陆希言讪讪一笑:“周太太谬赞了。”

“小海,叫陆叔叔。”

“陆叔叔好。”那大男孩有些腼腆的冲陆希言叫了一声。

陆希言点了点头,虽然说老子是老子,儿子是儿子,但对于这一家子,他是本能的有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

“陆先生,陆太太,我跟小海就先回去了,不打扰你们了,欢迎两位来家里做客。”周太太道,“我和小海父亲一定扫榻相迎。”

……

孟繁星还亲自将周太太送了出去,这才返回客厅,拿起礼盒准备上楼。

“梅梅,去书房,我有话跟你说。”陆希言叫住了孟繁星,与他一起上了二楼书房,关好门。

“梅梅,你知不知道这个周太太是什么来历?”

“不是咱们对面5号的邻居吗?”

“她是我们的邻居不错,可她还是周福海的老婆,而且对面5号住着的可不止周福海一家。”陆希言郑重严肃的道。

“周福海,是跟汪兆铭一起出逃河内的那个周福海吗?”孟繁星大吃一惊。

“就是他。”

孟繁星闻言,顿时吓的不轻:“那我还收下她送的礼物,岂不是跟汉奸同流合污了?”

“这个倒不必担心,我们又没做亏心事儿,一条披肩而已,我们如果坚持不收的话,反而会让对方起疑。”陆希言道。

“那这么说来,今天在金巴伦道,周小海差一点儿被汽车撞到并不是意外了?”孟繁星惊呼一声。

“我相信有意外的发生,但在这个时候,意外还真不多,汪兆铭的外甥在澳门都被军统刺死,周小海是周福海的儿子,以军统只求结果,不求过程的行事风格来看,完全有可能就是预谋的,只是,他们没有算到你会出现在那里,还推开了周小海,意外的救了他一命。”陆希言分析道。

“那我找机会把披肩还回去。”孟繁星道。

“礼都收了,再还回去,这不明摆着告诉对方,你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了吗?”陆希言摇头道。

“那怎么办,总不能真收下周福海的礼物吧?”孟繁星又急又恼道。

“别急,如果周太太的丈夫不是周福海,那这就是一份平常人及往来的礼物,无关紧要,可现在涉及到周福海,你应该怎么做呢?”

“向上级汇报。”孟繁星脱口而出。

“梅梅,这可以说是一件小事儿,但也可以说是一件大事儿,就怕有人会拿这件事做文章,所以,你必须第一时间上报。”

“希言,我发现你怎么比我还要清楚我们的工作方式和纪律?”孟繁星忽然盯着陆希言问道,“你该不会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吧?”

“我现在可是军统,你难道不知道吗?这做情报工作的原则和方法不都是共通的,我知道这些有什么奇怪的?”陆希言镇定自若的解释道。

“我怎么感觉你现在比我更像是干这一行的?”

“我这不也是被逼着上梁山嘛,有些事儿总要有人去做,如果大家都不去做,那这个国家就没救了。”

“我看看这是条什么样的披肩。”孟繁星顺手打开盒子,一下子就被里面的东西吸引住了,“哇,好漂亮。”

【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好柔软,好轻呀……”孟繁星伸手抓在手里,感觉轻飘飘的,如同托着一尾羽毛差不多。

而且轻轻一抖,披肩就从她的手指缝隙“出溜”下去了。

这也太滑了吧。

傻子也能看出来,这条披肩的不寻常了。

“希言,这条披肩只怕是不便宜吧?”孟繁星也不是当初那个不懂什么是奢饰品的小女人了。

虽然很多时候见识还有些欠缺,可是眼力那已经是锻炼出来了。

“梅梅,这会不会是‘绒中之王’沙图什?”

“什么是‘绒中之王’?”孟繁星不解的问道。

“这‘绒中之王’是藏羚羊的羊绒,藏铃羊有‘高原精灵’的美誉,它身上的绒毛非常轻,一条2米长,宽1米的披肩拧起来可以通过一枚戒指,也被称作是‘指环披肩’,是这个世上最昂贵的织物。”陆希言解释道。

“那这一条难道就是指环披肩?”孟繁星吃惊道。

“把你手上戒指取下来一试不就知道了?”陆希言提议道。

孟繁星点了点头,取下自己手上的戒指,拎着披肩的一头,塞入价值空心圆中,一松手,披肩顺着戒指的空心圆直接就滑落了下去。

结果不言而喻。

“希言,这太贵重了,咱还是还回去吧?”

陆希言也知道这披肩的贵重,这周太太也确实是诚心感谢孟繁星伸手那一推,一条“指环披肩”跟儿子的性命相比,那太微不足道了。

“不,咱们可以回礼,但这条披肩咱收下就是了。”

“希言,那周福海现在可是大汉奸,咱们收了他的东西,这外界会怎么看我们……”

“他给咱们送礼,那是你救了他儿子,不是他主动结交咱们,也不是咱们去巴结他,这个人日后或许能用得上。”陆希言道。

“希言,我要是觉得不妥……”孟繁星微微皱眉。

“你实在要还回去,我陪你去就是了。”陆希言笑笑道,没有必要为了一点儿小事儿,两口子吵起来。

“我再考虑考虑。”孟繁星闻言,又道。

……

铜锣湾,“大华”贸易公司。

“孙兄,你怎么回事儿,这么一点儿小事儿你都办不好,还指望先生把更重要的事情交给你?”谢力恭严厉的训斥孙亚楠。

“谢,您也知道,大白天的,那条马路上人类车往的,那小鬼身边还有保镖跟着,这一次不成,想来第二次就难了,还有……”孙亚楠额头大汗,低着头为自己辩解道。

“还有什么?”

“如果不是那个女人推开那个小鬼的话,那小鬼就算不死也得重伤。”孙亚楠道,他其实吓的不轻。

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在大街上碰到孟繁星。

他调查过陆希言,自然对陆希言家人有所了解,孟繁星是陆希言的太太,更是重点调查对象。

所以,他开车撞向周小海的时候,突然看到孟繁星冲出来把周小海推开,他吓的不轻,哪敢再来第二次,直接就开车溜了。

“什么女人,你给我说清楚?”谢力恭厉声质问道。

“谢,说起来我也不敢相信,也许是我看错了……”孙亚楠吞吞吐吐说道。

“到底是谁,你给我说清楚,否则先生那边,你如何交代?”

“孟繁星,就是我刺杀的那个法捕房顾问陆希言的太太。”孙亚楠忙回答道,“就是她出手把那个小鬼给推开的。”

“你碰到她了?”谢力恭惊诧一声。

“谢,您知道?”孙亚楠敏锐额的察觉到谢力恭语气中并没有太大的意外。

“你大概还不知道吧,陆希言携太太一家在香港度假,你可能见到的那个女人就是她。”谢力恭道。

“陆希言也在香港?”

“怎么,你还想找人家报仇吗?”谢力恭问道。

“我手下四个弟兄可都死在他和法捕房的手中,这仇我岂能忘记。”孙亚楠拳头紧攥了一下道。

“你最好不要有这样的想法,尤其在香港,这里的警察可比上海法租界的厉害多了,而且,如果进去了,我们也救不了你。”谢力恭警告道。

“是,我明白,谢谢提醒。”

“如果你汇报的属实的话,或可从轻处罚。”谢力恭冷哼一声,“先生本想试一下你的办事能力,结果这么一件小事儿居然办砸了,等着处分吧。”

“是,属下办事不力,甘愿处罚。”孙亚楠连声道。

隔壁屋子里,谢力恭跟孙亚楠的对话,戴雨农是听的清清楚楚,谢力恭名人将孙亚楠送走后,回到屋内。

“力恭,你觉得他的话可信吗?”

“他在香港毫无根基,又是按照我们指令行事,事先更不知道干什么,目标是谁,所以,属下觉得,不像是撒谎。”谢力恭恭敬的道。

“那就去查。”

“查,不是把扁鹊叫过来一问就知道了吗?”

“我让你去查,不是要你去问,明白吗?”戴雨农有些脸色阴沉下来。

谢力恭心中咯噔一下,戴老板这是嫌他多嘴了,赶紧点了点头:“是,属下这就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