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437章:任务接头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我去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一下平安。”安顿下来,陆希言道。

“电话在二楼书房。”老孟头道,“香港这边电话费比上海还便宜一些,但长途酒鬼一些,按分计算的,上海那边,五分钟内一个价。”

“是吗?”

陆希言上了二楼书房,孟浩应该是很少过来,橱窗里的书籍都是外文的,基本上没有动过的痕迹。

电话机就搁在书桌上。

“喂,能我想要一个长途,上海法租界,福开森路117弄2号……对,就是这个电话号码……”

等待了大概有五分钟,电话接通了。

接电话的是闫磊。

“闫磊,是我,我们已经顺利抵达香港了,你记住这个电话号码,有事儿的话,可以打过来,家里的事儿,你多费心了。”

“知道了,先生,您放心好了。”闫磊回答一声。

孟繁星在楼下厨房张罗着晚饭,陆希言则一个人待在楼上书房,到香港,第一件事儿就是去九龙城的福鑫旅馆,把“法币母版”交给宋鑫。

然后第二件事,就去跟早已抵达香港的谭四取得联系。

在香港他要跟上海的郭汉杰等人保持畅通联络的话,可不能用有线的长途电话,必须是无线电台。

谭四他们是携带电台过来的。

然后还要等候军统戴雨农的召见,以及,最重要的是他还的去见在香港等候他多时的老李同志。

事情并不少,得一件一件的来。

这里不是上海,没有了麻小五和闫磊的保护,一切都的自己一个人来,充满了未知的危险。

将随身携带的“法币母版”放入书房内的保险箱内,设置好密码。

这东西必须尽快的送走,不能有片刻耽误。

“希言,吃饭了,你一个人在书房发什么呆呢?”正考虑下一步该如何,书房的门被孟繁星从外面推开了。

“哦,来了,今天晚上吃什么?”

“贵叔特地买了鲍鱼和虾,做了一些广东菜,说是让你尝尝。”孟繁星道。

“是吗,走,说的我都快流口水了,咱们下去吃饭。”陆希言忙起身说道。

“来,我们一家人在香港终于团聚了,干杯!”陆希言和孟繁星一到,这个家顿时人气满了。

“繁星姐,你总算来了,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奚梦瑶孕吐的厉害,虽然孟浩到来,让她欢喜不已,总算有人能陪伴自己了,许多女儿家的事情又不方便跟孟浩说。

“好的,一会儿,我去你房间。”孟繁星点了点头。

“吃菜,吃菜,贵叔,你在香港还是一个人住吗?”陆希言问道。

“回禀少爷,我还是一个人。”

“一个人住太不方便了,要不然搬到家里一起住,反正家里地方大,你住进来,还可以陪爸说说话。”陆希言道。

“对呀,他们年轻人的事儿,我们插不上嘴,你过来,咱们老哥俩还能下个棋,喝点儿小酒什么的。”老孟头满脸的希望。

“爸,您还喝酒?”

“香港这边天气暖和,我这哮喘一天都没发过,喝点儿酒没问题的。”老孟头解释道。

“爸……”

“好了,梅梅,爸的身体,适量喝点儿问题不大,你不要太担心了。”陆希言忙拉住了孟繁星。

“贵叔,我们以后可能会常来香港住,你一个人还不如跟我们住在一起,大家相互有个照应。”陆希言道。

“少爷都这么说了,我岂敢不从。”贵叔忙道。

“来,贵叔,我敬您一杯,这大半年来,若没有您在香港,我们安平大药房也不会在香港站稳脚跟,还发展出数家分店来。”陆希言站起来举杯道。

“这还是少爷经营有方,老爷和夫人泉下有知,一定会感到欣慰的。”贵叔说着,眼圈红了起来。

陆希言也有些感伤,父母去世一年多了,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入土为安了,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据说尸体被压在废墟下面,挖出来的时候已经面目全非,根本不能看了。

天气炎热,根本放置不住,只能草草收敛,两口棺材还是老孟头找人花高价买的,要不然,只怕连一个容身之所都没有。

“贵叔,都过去了,活着的人要向前看。”陆希言道。

“少爷能明白这个道理,我们这些跟随老爷多年的人都感到高兴。”贵叔情绪激动,捂着嘴巴说道。

陆希言想要报仇,可他该找谁去报仇,他也不知道是谁投下的那颗炸弹,他的父母大仇其实就是国仇了。

只有把侵略者彻底消灭,才算是真正的报仇,才能告慰父母的在天之灵。

“贵叔,以后别叫我少爷了,叫我希言就行了。”

“不行,这上下尊卑,阿贵不能僭越。”

“贵叔,希言是不习惯别人这么叫他,这样,阿香他们都直接称呼希言为先生,你也这么叫吧。”孟繁星道。

“先生?”贵叔有些不大习惯,但最终还是同意了。

香港这边气候湿润温暖,比上海要暖和多了,在上海出个门,不穿棉袄的话,能冻的你瑟瑟发抖。

到了这边,夜里可能会冷一些,白天穿个毛衣,外面穿个外套基本上就不觉得寒冷了。

“希言,听贵叔说,这套房子是你让贵叔买下来了。”吃过晚饭,上楼休息,孟繁星一边整理带来的衣物,一边问道。

“嗯。”陆希言点了点头。

“你这是打算在香港长住吗?”孟繁星道。

“我打算让爸留在香港,这里的气候比上海好,就是怕他一个人在这里寂寞。”陆希言道。

“上海的局面越来越复杂,爸留在香港也好。”孟繁星点了点头,“梦瑶一个人在香港,也需要有人照顾。”

“这段时间,物色一个可靠的人,等我们走后,可以给爸和梦瑶洗衣做饭。”陆希言道。

“要是把小何带过来就好了。”

“小何不行。”陆希言摇了摇头,顾小白就在香港,何小芬若是来了,那顾筱慧怎么办?

不是不让他们夫妻一家团聚,www.beritatribun.com而是,顾小白不能有羁绊,才能在军统内安心的工作。

“嗯,明天我让贵叔帮忙找找,年前的话,想要招人的话,只怕不容易。”孟繁星道。

“这件事不着急,慢慢找。”陆希言道,“对了,梦瑶孕吐的情况严不严重?”

“前些日子还挺严重的,吃什么,吐什么,最近一个星期好多了,可能是心情好的原因,没有那么严重了,今天看梦瑶脸上的气色还是不错的,就是营养差了点儿。”孟繁星道。

“梦瑶怀孕有多少天了,找时间让浩子带她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陆希言道。

“嗯,好,这事儿我会提醒小浩的。”

“明天,我打算出去一趟,咱们既然在香港过年,就得置办一些东西,虽然从上海带过来一些,但还不够。”

“行,我陪你吧?”

“不用,你不是还要写论文吗,这段时间不用工作,正好可以安心写论文,我让贵叔从办事处给我派两个人跟着就行了。”孟繁星道。

“也行,香港治安还是不错的,你带上阿香。”陆希言点了点头,对于安全问题,他到并不太担心,孟繁星可不是寻常女子,阿香的身手就更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

“嗯。”

“洗个澡,把睡衣换上吧……”

……

陆希言是不可能安安静静的待在家里写论文的,第二天一早,孟繁星带着阿香,贵叔开车出门,他也随后换上了一件帆布夹克,头戴一顶灰色的鸭舌帽,也出了门。

九龙城距离他住的地方不是很远,那里是一个贫民窟,治安和环境是全香港最差的,小偷,烟贩,通缉犯……

这里是个三不管的地方,只要躲进了这里,香港的警察,国内这边就更没办法管了,广东省都被日本人占领了。

这里是犯罪分子的温床。

陆希言要去的地方自然不是在城内,而是在城外,地方并不好找,加上他那半生不熟的粤语,一张嘴就知道他是从国内来的。

好在他有准备,衣着打扮比较简单朴素,不然,几次都差点儿被人带沟里去了。

费了半天的劲儿,他才找到了马云飞口中所说的那个福鑫旅馆,招牌不大,几乎淹没在一排招牌里面。

狭长的街道,正不知道,一家开在这里的旅馆还有没有生意。

不过看街上的人流量,应该还是不错的。

空气有些污浊,贫民窟就是这样,上海的贫民窟和难民区也这样,可能是习惯了,街上的老百姓一个个都没觉得什么。

街边卖什么的都有,还有一些姿色不怎么样的女子,站在楼梯口,手里夹着香烟,冲路的行人搔首弄姿。

“抓小偷……”

小偷飞奔而至,没有人伸手去阻拦,甚至还刻意的让看一条路,周围都是冷漠的表情,追赶的是一位年轻的汉子,一脸的焦急,大冬天的,光着膀子,追着一个瘦弱的身影。

理智告诉他,不要多管闲事儿,但是他看那汉子一脸的愤怒和焦急,还是忍不住伸腿绊了一下那个瘦弱的黑影。

吧嗒!

瘦弱的黑影猝不及防,一下子凌空飞起,摔倒在地上,年轻的汉子直接就扑了上来,将人死死的摁在了地上。

陆希言则不动声色的隐身人群之中,前面不远,福鑫旅馆的招牌已经在头顶了。

丢钱的大汉从小偷身上取回自己的钱物,扭头想要寻找帮了自己一脚的人,却发现人早就没有踪迹了。

在九龙城,做好人,千万不要留名。

这个话,是后来老宋对陆希言的忠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