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436章:抵达香港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一.夜平安无事。

第二天一早,陆希言睁开双眼,掀开身上的大衣,看到孟繁星和阿香也都醒过来,正在卫生间梳洗打扮。

“希言,你醒了,看你睡着了,没忍心叫你。”孟繁星走过来道。

“我什么时候睡着的?”陆希言坐起来问道。

“凌晨三点多吧,我和阿香睡醒了,本来打算叫你去卧室睡的,你不同意,说是把床让给我们,你睡沙发就可以了。”孟繁星解释道。

“嗯,我先洗把脸,咱们弄点儿早饭吃一下。”陆希言起身朝卫生间走了过去。

咚咚……

“谁呀?”

“陆博士,你好,我是船上餐厅的侍者,萨柯先生吩咐让我们给您送早餐过来。”一开门,一名侍者身份的人推着餐车站在门口。

“多谢,阿香,帮这位侍者一下。”陆希言点了点头,他订的是头等舱船票,是包括餐费的。

但他可以选择吃或者不吃。

当然,一般情况下,餐厅提供的是最基本的早餐,特许需要,那就需要加钱了。

陆希言这一份显然超过了邮船上基本服务了,是萨柯专门为陆希言夫妇安排的,真的是非常热情。

“替我谢谢萨柯先生,让他破费了。”陆希言掏出一美元的小费,塞在侍者的手里说道。

“谢谢陆博士。”侍者非常开心,难得见到这么大方的客人。

意大利通心粉,披萨,还有肉狗,面包,牛奶以及鱼子酱……

每一样量都不多,但都很精致。

“吃吧,没事儿,刚才送餐的人的确是船上的侍者,他收小费的动作一看就知道经常这样。”陆希言对两个对着诱人香味早餐的吞咽口水的女人说道。

“这你都能看出来?”孟繁星狐疑一声,这可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特工才具备的技能,她印象中,陆希言可没有这方面的训练和经验。

“小五教我的。”陆希言哈哈一声,麻小五是军统青训班出来的,算是优等生了,不然也不会派到唐锦手下了。

船是沿着固定的航线走的,这个季节海面上风平浪静,船行的又快又稳,偶尔会看到一两艘货轮,比我五千吨的邮船来说,显得太渺小了。

因为发现了孙亚楠在船上,陆希言和孟繁星都收起了去外面吹一吹海风的念头,万一碰上了,容易多生事端。

其实,躲在船舱里看书也不错。

陆希言这个假期,也不是什么事儿都不干,他还的琢磨自己的博士论文呢,打算在年后就要完成。

但是论文的答辩就比较麻烦了,【威尼斯人注册地址】不过,到时候自然会有解决的办法。

杜美总统号是经停香港,然后会补充一些给养和淡水,再带上一波客人,继续下一段的航行。

这一路上很顺利,虽然在经过台湾海峡的时候,碰到了插着旭日旗的日本海军军舰,但他们对悬挂了法兰西帝国国旗的邮船并没有任何反应。

只是有两架侦察机在上空盘旋了两圈,可是把船上的人们紧张了好一会儿。

日本海军在这片海域已经是主宰式的存在,西方列强们面对这样的现状,也只能退让,妥协。

当然,高卢雄鸡的骄傲还是要保持的,浪漫的法国人也会骂粗口的,而且,你还听不懂。

这就是鸡同鸭讲了。

陆希言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日本军舰真想干什么,就凭个人的力量,也改变不了。

还不如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日本人除非脑子进水了,在这个时候攻击民用的邮船,要知道,在船上可是有一半儿的欧洲侨民。

日本现在国际外交上的压力可不小。

要是那个日本海军军官脑子一热,把战争给引爆了,那对中国来说,反而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儿。

可惜,他们并没有这么做,就是派了两架飞机低空跟着飞行了几分钟,就来了一个低空俯冲,然后甩了一个转弯,耀武扬威一番,就飞走了。

这很猖狂!

过了台湾海峡,香港就不远了。

“算时间,我们大概在下午五点之前到达香港。”陆希言算了一下,虽然海面上风平浪静,可这个时候吹的是季风,逆风行驶,船速是正常行驶的七成。

中午,萨柯又来了。

“陆博士,今天天气不错,你和太太怎么没有去甲板上走走?”萨柯非常热情好客,看得出来,他是个不错的轮机长。

“太太有些感冒了,甲板上风大,不宜吹风。”

“哦,陆博士真是一位体贴的绅士。”萨柯大为赞赏,并邀请共进午餐,陆希言怎么推辞都不行,只能带着孟繁星跟着去了。

午餐也很丰盛,这也符合法国人的习惯,他们一般午餐吃的很好,晚餐相对来说简单一些。

中国人的午餐比较简单,晚餐则比较丰盛,因为忙碌了一天,晚上回到家,好好的吃上一顿饭,这才是最美好的事情。

文化的差异,必然会带来饮食习惯的差异,西方的经验不能照搬到东方来,否则就会水土不服。

老萨的酒量很好,陆希言根本招架不住。

陆希言估算的不错,他睡了一觉醒来后,就瞧见了沐浴在夕阳之下的维多利亚港,很漂亮。

呜呜……

汽笛声阵阵,香港虽然不如上海,但也算是一个国际城市了,一个弹丸之地,聚集了百万的人口。

英国人倒是将它打造成了在远东地区势力的桥头堡。

上海沦陷后,香港成了许多上海富人首选移居的城市,尤其是那些不愿意跟日人同流合污的商人和实业家们,纷纷在香港置业,转移财产,一时间,带动了香港的经济达到相当程度的繁荣。

香港的地价和房价也是应声而涨。

这边是深水海港,邮船可以直接停靠,比在黄浦江边,想要接驳船方便多了,临下船,萨柯还亲自过来送行。

送给了陆希言两瓶波尔多酒庄的红酒,这可是他自己都舍不得喝的,陆希言坚持不收,可架不住老萨的坚持。

同时他也回礼了,赠给了老萨一盒正宗的古巴雪茄,这让老萨开心不已,他很喜欢抽雪茄,但正宗的古巴雪茄可不容易买到。

码头上,陆希言见到了翘首以盼的贵叔和孟浩。

“姐,姐夫,你们总算到了。”孟浩兴奋的跑上前来,接过了孟繁星手中的皮包,却对陆希言手上那只更大的视而不见。

“臭小子,真是亲疏有别,我这个比你姐重多了。”陆希言笑骂一声。

“你是男人嘛,应该的。”孟浩可比理会陆希言的埋怨,嘻嘻一笑。

“小浩,帮一下你姐夫,我这箱子里都是些衣物,不重的。”孟繁星莞尔一笑,将皮箱再一次拿了回来。

“还真是女生外向。”孟浩嘟囔一声,“阿香,我帮你拿箱子吧?”

“不用。”阿香的回答从来都是简洁明了,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除了对孟繁星外,很少给外人笑脸。

这样的丫鬟,估计也就孟繁星能接受得了,换别人,早就不知道被骂成什么样子了。

脾气比主人还大的丫鬟,有几个?

“少爷,您和少奶奶总算是到了。”贵叔非常开心,他原本就是家里的老人,要不是老夫妇俩出事儿,陆家也不至于这样。

“贵叔,让你费心了。”陆希言上前道。

“少爷,我就租了一辆车,挤一挤,应该可以坐的下。”贵叔不好意思道。

“没关系,我们行礼也不多,五个人,一辆车,坐得下的。”陆希言呵呵一笑,“上车吧,我们回家。”

“好咧。”

装好行礼,陆希言给孟繁星拉开车门,让两女坐了进去,他绕过去,从另外一边拉来车门坐了进去。

孟浩开车,贵叔坐在孟浩边上,从码头往他们在香港的新家而去。

新家在九龙约道,那是富人区,街道两遍都是独立的小楼,在今年房价比去年至少贵上五成的情况下,在这里买下一栋房子,绝对是有钱人。

18号,数字很吉祥。

一座带花园的洋房,地上三层,地下一层,带独立车库的,占地面积不到一亩,这样一栋房子,在如今的香港,至少需要十万元。

这钱,陆希言还花得起,这也是为了一个门面,如果连这样的宅子都住不起,别人有怎么会相信你的实力呢?

老孟头已经站在门口的台阶下许久了。

终于听到门铃声了。

快步过去开门。

“爸,怎么是您?”从车上下来的孟繁星看到开门的人是老孟头,惊讶的问道。

“家里就我跟梦瑶,梦瑶害喜的厉害,总不能让她下来给你们开门吧?”老孟头看到孟繁星和陆希言等人安全的到达,自然是欢喜不已。

“少爷,我给您拿行李。”

“不用你贵叔,我自己来。”陆希言忙道,贵叔年纪大了,他怎么能让一个老人给他拿这么重的行李箱子?

“少爷和少奶奶的房间在二楼。”

“我们住二楼,那浩子和梦瑶住几楼?”

“浩少爷她们住三楼。”贵叔道。

“那不行,梦瑶怀孕了,害喜,住三楼不方便,还是让他们住二楼吧,我们住三楼。”陆希言道。

“这……”

“贵叔,您就听希言的吧,让梦瑶搬下来,这样下楼方便些。”孟繁星微微一笑道。

“好,既然少爷和少奶奶都这么说了,我马上来安排。”贵叔点了点头。

“阿香,你去帮贵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