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注册地址 > 言情 > 幕后 > 第377章:开辟新的运输线

威尼斯人注册就送

 热门推荐:

“老板,我订购的期刊到了吗?”

“哟,先生,您来了。”书店老板一见到陆希言,忙丢下手里的活计,“您订购的可都是国际上重要科学文献期刊,小店虽然有些海外关系,但一时间凑不齐。”

“没关系,有几本给我拿几本,价钱好说,不会亏了你的。”陆希言点了点头。

“您随我来。”

“好。”陆希言点了点头。

里面一间小库房,胡蕴之已经在里面等了有一会儿了。

“老胡,你来了。”陆希言一屁股对面坐了下来。

“你急着找我,又有什么事儿,书店这个联络点,规定只有紧急的情况下才能启用。”胡蕴之批评道。

“我知道,没有急事儿,我会约你在这里见面?”陆希言点了点头。

“说吧,什么事儿?”以胡蕴之对陆希言的了解,他虽然有时候异想天开,做一些出格的决定,但基本的分寸还是有把握的。

敌占区的情报工作,虽然说有工作纪律,但随机应变也是一个情报人员必须具备的素养。

“绑匪给段太太打电话了,就在今天上午。”陆希言小声说道。

“你对段太太进行了技术监听?”胡蕴之惊讶道,他这边都没有接到消息,反倒是陆希言先知道了。

“是的,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也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了解绑匪的动向,我必须这么做。”陆希言道。

胡蕴之想了想,虽然有些违规,可是有从权,陆希言这么做并没有恶意,而且从消息传递的时效性来说,这是最快的。

“按照我教的,绑匪果然答应了段太太的要求,他们同意今晚九点,让段太太去诊所接听段大夫的电话,以确认段大夫还活着,然后再决定是否进行人质交换。”陆希言道。

“真的?”胡蕴之眼里露出一抹惊喜。

“别高兴太早,这或许是绑匪的权宜之计,老胡,你想,绑匪为什么不继续打段太太家里的电话呢,反而舍近求远,要她去诊所接听这个电话?”陆希言道。

“家里不太好监视,诊所就简单多了……”

“还有呢?”

“他怕段太太家里的电话被监听了!”胡蕴之道。

“我想,绑匪应该还想不到这一点,不过,为了谨慎起见,这么做更保险有些。”陆希言话锋一转道,“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段大夫人已经不在了,绑匪在故意的拖延时间,而且他还把这个通话时间放在了晚上九点。”

“拖延时间……”

“这是最坏的情况,不过,想来应该不会,如果要拖延时间的话,应该会拖的更久一些,比如拖到明天,不到十二个小时,没这个必要。”陆希言分析道。

“嗯,有道理。”

“还有,老胡,这绑匪前后打了两次电话,第一次和第二次不是一个人,我已经让人去查第二次电话号码了,我觉得这不是应该不是同一个电话打出来,而且第二次打电话的人的声音我有些熟悉。”陆希言道。

“你听到电话录音了?”胡蕴之惊讶道。

“嗯。”陆希言点了点头。

“第二个人是谁?”

“林世群。”

“是他……”胡蕴之有些吃惊。

“本来我就怀疑这件事跟元旦晚上刺杀谢筱初的案子有关,段大夫其实是给我们背锅了,当然,巧的是,我们的同志又刚好在那晚在段大夫的诊所动手术,这凑到一起来,这日本人能不怀疑他吗,他们在租界没有执法权,所以,只能采用秘捕的方式,我想公共租界巡捕房一定知道,故而,就算段太太报案,租界巡捕房也不会认真调查的。”陆希言道。

“日本人没有租界执法权,他们一直想要在租界培植一股亲日的势力来替他们做事儿,过去的黄道会,现在他们看中了林世群这个人,不遗余力的扶持他,这一次谢筱初的案子就是日本人测试他能力的试金石。”陆希言继续分析道。

“当然,现在扶持林世群的层次比较低,那是他自己本身过去地位名声不显,可加上丁默村就不一样了,丁默村那是老牌特工了,资历深,人脉广,他的加入,势必会增加林世群的砝码,所以,我们不得不提防这股汉奸势力做大。”

“你说的有道理,不妨对林世群、丁默村这一股汉奸势力写一个评估,然后向上级汇报一下?”胡蕴之提议道。

“好,这个我可以写,但你要给我时间,并且尽可能的提供我一些有关这些人的资料。”陆希言道。

“嗯,这个问题不大。”胡蕴之道,“还是说一下你下一步的计划吧?”

“我们的计划不变,如果今晚能确定段大夫还活着,我想林世群就会在这一两天内要求进行人质交换了。他会如何选择赎金和人一起交换,还是分开来,这就难说,只是这段太太一个人,如果林世群逼着她分开交易,那她只能顺从了。”

“那怎么办?”

“给钱,我的人会跟踪拿钱的人。”陆希言道。

“那可是一万大洋。”

“钱重要,还是人重要,何况不管是林世群还是吴四宝,他想得到这一万大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陆希言道,“我会连本带利的让他吐出来的。”

“你可别胡来,你知道你的身份。”胡蕴之警告道。

“肖扬是我们的人吧?”

“肖扬是谁?”胡蕴之一愣,表情很无辜,但是眼角的颤动还是出卖了他。

“别跟我装糊涂,这又不是我想要知道的,要不是段大夫这档子事儿,我也不会知道这些。”陆希言道。

“你手底下这些人是越来越厉害了。”胡蕴之感叹一声道,“没错,肖扬是我们的同志,也是负责跟段大夫联络的联络员,他是段大夫儿子的班主任,正常的学生家长跟老师关系,不会被人怀疑,一旦撤离,反而会惹麻烦,所以,才留下来了。”

“这些天都是你跟他直接联络的吗?”

“是的,不过我化了妆,也换了一个身份,他并不知道我是谁,只知道我是上级派来的。”胡蕴之道。

“联系方式?”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你觉得我都能看出肖扬有问题,林世群这种经验老道的特工会不知道,肖扬被人跟踪了,他自己都不知道吧?”陆希言道。

“肖扬被跟踪?”

“应该是吴四宝的人,跟踪技巧并不高明,被我的人很轻易的就发现了。”陆希言没好气道。

“海思棋社,6号或者9号包厢,左边的窗帘斜拉开一半儿,下午两点到四点之间,信物是半枚铜钱。”胡蕴之道。

“去过几次?”

“三次,看到约见的信号,我才进去。”胡蕴之道。

“这还好,如果每次对弈的都是你,那只怕你也暴露了,还好,他有这个生活习惯,对弈的人不止你一个,就算怀疑,也暂时怀疑不到你头上。”陆希言松了一口气。

“嗯。”

“他今天应该会去海思棋社,你不要再去了,太危险,我安排人过去。”陆希言吩咐道。

“你的人,那怎么行?”

“我让郭汉杰过去,他知道你的身份,也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何况,他也是你的熟人?”陆希言道。

“他知道我的身份?”

“你觉得有些事情时间长了,能瞒的住吗?”陆希言问道,“我能跟军统合作抗日,就不能跟**合作吗?”

“你是这么说的?”

“那当然了,不然我还能告诉他,我是一名**员不成?”

“怪不得,你让他跟我联系,原来还有这样一层关系在里面。”胡蕴之明白了,这个理由没毛病呀。

“郭汉杰这个人你是了解的,他跟日寇是有血海深仇的,所以,我才让他负责情报方面的工作。”陆希言解释道。

这是眼前,往长远了想,陆希言也想着把整个“铁血锄奸团”都拉进革命的队伍中去,现在找几乎接触,了解一下,那也不是坏事儿。

革命的队伍也是需要新鲜血液的。

放着现成的人才不要,那不是傻吗?

“你想把郭汉杰发展进来?”

“有什么不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要慎重,不能操之过急,要知道你的任务关注国际局势并为组织开辟战略资源的输送渠道。”胡蕴之提醒道。

“我明白,但如果把自己身边的人变成自己同志,那我岂不是更安全?”陆希言道,“那样我做起事情来更顺畅,不需要挖空心思的说谎隐瞒这个,又隐瞒那个的?”

“我知道,但是一个处理不慎,那会给你带来生命危险?”

“干我们这行的,哪一天不处在危险当中,想要没有危险,当个鸵鸟好了,把脑袋插进沙子里,屁.股露在外面,啥都看不见,听不见,不是更好?”陆希言有些激动。

“好吧,我们各退一步,你发展郭汉杰,可以,但不能操之过急,得一步一步的来,还有,以后再有这一类的想法,必须第一时间向上级汇报,上级同意了,你才能做。”胡蕴之道。

“可以,不过,我也有我的判断。”陆希言道,“还有一件事,今年过年我打算休长假,全家去香港过年。”

“你要去香港,干什么,你这是……”胡蕴之刚要把“擅离职守”这四个字说出口,却发现他似乎没有权力这么说。

“老胡,别急听我把话说完。”陆希言道,“我这一次去香港并非完全为了个人享受,蒙安公司和安平大药房重心在明年会往香港方向,我要去对香港考察一下,这是第一,第二,从目前我们获得的情报消息,日军有计划出兵进攻海口,全面封锁我海岸线的企图,这样一来,我们的海上走私会越来越困难,我们要开辟另外一条运输线,当然,就目前而言,我们不会放弃海上这条线的,第三,我那小舅子孟浩的未婚妻怀孕了,他要去陪护一段时间,日本人现在还在找她们一家,如果他一个人去香港,会惹人怀疑的,可如果我们一家都去香港过年,至少可以降低怀疑,还有,我打算让谭四带一批人去香港,保护我们的产业和加强我们的力量,说实话,我并不相信港英当局,慕尼黑协定,他们能够向德国人妥协,出卖捷克的利益,只怕也能向日本人妥协,出卖www.beritatribun.com我们。”陆希言道。

“你担心港英当局会对我们下手?”胡蕴之问道。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组织在香港的活动几乎是半公开化,且不说日本人,就是军统也从未曾暗地里少给我们找麻烦吧?”陆希言道。

“我建议组织上考虑我的提议,我们不害人,但需要有提防之心,起码也要留一手。”陆希言道,“我的理由说完了,你可以跟上级请示汇报,我服从组织安排。”